紐約佬逛花都 巴黎吃喝玩樂逍遙遊(六)

今天是我們逗留在盧瓦爾河谷的最後一日,也把這天安排在參觀世間之最的雪儂索古堡(Chateau Chenonceau)。這座橫跨雪爾河(River Cher)的獨一無二城堡,也是我所參訪過的城堡中最鍾愛的一座。

雪儂索堡亦稱作「女人城堡」(ladies』 castle),因為古堡的歷任女主人都是與亨利二世(King Henry II)有關的女性。此古堡是亨利二世金屋藏嬌的地方,他把古堡贈與情婦黛安娜‧波提葉(Diane de Poitier)。但法王死後,妒火中燒的皇后凱薩琳‧梅迪奇 (Catherine de Medici)驅逐黛安娜,古堡再度易主。凱薩琳大肆改造古堡,清除情敵的一切蛛絲馬跡,並為古堡大興土木,成為今日世間無雙的建築奇蹟。
雪儂索堡是16世紀初,在一處古碉堡廢墟中重建的古堡。雪儂索堡原先是一塊長71、寬68平方英呎的建地;城堡頂端矗立四座圓塔,護城砲塔環伺四周,其間還有一間鑲滿彩繪玻璃窗的教堂。

黛安娜成為堡主後,再擴建宴客舞廳及一條從城堡入口處,延伸橫跨雪爾河的觀景長廊,使雪儂索堡成為世間絕無僅有的一座珍貴水上古堡。

古堡為參觀的民眾徜開每一扇窗,以便感受和領略融合自然與歷史軌跡的和諧設計。室內佐以綺麗的節令花卉,把法式文藝復興傢俱和歷代的寶貴藝術文物,烘托得美侖美奐。古堡外的花園設計更是一絕,粉紅色玫瑰花叢,在盛開的芬芳薰衣草與紫羅蘭間,迎風搖曳。

當我們結束城堡參訪,走向停車場前,特意穿過城堡花園內,一座修剪整齊的樹籬迷宮。這是一件奇特歡愉的體驗,猶如在嚐過一頓令人驚嘆的建築傑作饗宴後,接著再享用一道完美的甜點,才能盡興而歸!
epochtimes.com
雪儂索城堡花園內,一座修剪整齊的樹籬迷宮。(攝影:Helena Chao/大紀元)
猜想如果能乘著熱氣球,從空中俯瞰雪儂索堡,定能讓渴望在法國體驗所有浪漫美好事物的人心滿意足。

離開雪儂索堡後,我們開始驅車返回巴黎。我們在回程中,先到昂布瓦斯(Amboise)古城和皇家昂布瓦斯城堡(Royal Chateau d』Amboise)瀏覽一番。不過,令人不解的是這個所謂的皇家城堡,竟和先前看到的許多雄偉華麗的古堡截然不同。 它缺乏雪儂索古堡所擁有的舒適和迷人的特質,反而讓人感到潮濕陰暗,整體陳設也看似簡陋貧乏。
epochtimes.com
皇家昂布瓦斯城堡,缺乏古堡雄偉華麗的迷人特質。(攝影:Helena Chao/大紀元)
不過此地還是有一值得一遊的景點,即是位於聖胡貝特教堂(Saint Hubert Chapel)內的達文西之墓。他在臨終的前幾年,都在距昂布瓦斯城堡只有幾百公尺之遙的克洛呂斯堡(Clos Lucé)度過餘生。達文西死於1519年,根據他的遺願,死後亦葬身在此古堡的土地上。

我們在回巴黎前卻遇到了大塞車,經過一番波折後,終於抵達巴黎市區的拉丁區。不過,我們發現街道上有別以往的擠滿了人群,每個街角都有不同的樂隊,在做現場即興表演,原來當天巴黎市正在舉行音樂節活動。這場音樂節就像紐約的洛拉帕羅札(Lollapalooza),或是胡士托(Woodstock)音樂節一樣,提供音樂家們在巴黎街頭,盡情的發揮他們的才情!
epochtimes.com
我們居住的飯店房間,佈滿有趣可愛的非洲主題裝飾。(攝影:Helena Chao/大紀元)
當晚我們再度走進「美麗都」(Mirama),這間全世界最美味的中式烤鴨餐廳,用美食好好的犒賞了我們的胃;飯後再到Rue des Arts,享用花生醬薄餅,用道地的法式甜點安撫了我們的味蕾。這頓齒頰留香的飽餐,至今仍讓我們久久無法忘懷!

--本文翻譯自 英文大紀元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18705/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