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新領導人警告分裂危機 烏前程未明

【大紀元2014年02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萬平綜合報導)烏克蘭代總統圖爾奇諾夫(Oleksander Turchinov)警告,在罷黜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之後,烏克蘭有越來越多分裂跡象,尤其是在與俄羅斯邊境附近地區。而烏克蘭的未來並非只是選擇方向而已。

圖爾奇諾夫在國會發表講話時說,將會晤執法和安全部門,討論在俄羅斯裔人口聚居地區出現分裂的危險。

烏克蘭東部克里米亞(Crimea)和其它親俄地區已經發生了反對推翻亞努科維奇的抗議,引發人們對烏克蘭分裂擔憂。

同時,德國聯邦政府東歐事務專員埃勒爾(Gernot Erler)對季莫申科將扮演的角色持疑慮態度。他在24日的《世界報》上警告說,不能視季莫申科為「救世主」。他指出,季莫申科是一個魅力型人物,但態度極端,對所有反對派而言,她意味著「一種挑戰」。

烏克蘭示威的深層原因

烏克蘭為歐洲面積第二大的國家,農業十分發達,不僅擁有全世界40%黑土帶(世界第三大糧食出口國),而且還蘊藏著70多種礦藏資源,煤、鐵礦產豐富,有近200地煤礦區,全球第6大鐵礦產國。

烏克蘭在蘇聯時期一直是重要重工業區,烏克蘭繼承了蘇聯時期的軍事基礎,維持著僅次於俄羅斯的歐洲第二大軍事力量。

烏克蘭先天基礎良好,但後天受蘇聯共產黨影響當政者貪腐成風,治國能力又差,只會浪費國家資源,國庫通家庫,從亞努科維奇帶著家眷潛逃後,曝光的140公頃豪華莊園,令這位自稱「與烏克蘭貧民站在同一陣線」的貪腐總統罪行坐實。相較於面臨失業、平均月薪400多美元的人民,只不過希望加入歐盟,能過上與鄰居波蘭人一樣的幸福日子,卻需用生命去爭取,怎不令人憤慨。

烏克蘭人均所得約7,300美元左右,只是波蘭22,200美元的三分之一。當大多數人生活在貧窮、不平等和政治腐敗下,國家的經濟命脈卻操縱在少數寡頭統治集團和許多政客手中,包括季莫申科,她成立的天然氣公司曾一度控制五分之一的烏克蘭經濟。

俄不滿王冠上的寶石轉向歐盟

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25日警告,迫使烏克蘭在俄羅斯和西方國家間做一個選擇是「危險的」。美國和歐洲國家干預東歐國家的命運,迫使其做出唯一選擇,「要麼支持我們,要麼反對我們」。

其實,烏克蘭變天,就是起因於俄羅斯的脅迫,加入獨聯體就貸款150億美元,供應廉價天然氣,令亞努科維奇不得不在與歐盟簽約前幾天,180度轉彎。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24日對烏克蘭的新領導班子的合法性提出質疑,稱現存政權只獲部分省份承認,還認為新政府嚴重威脅俄羅斯公民的安全和俄羅斯利益。

梅德韋傑夫25日在莫斯科的新聞發佈會上警告,其它國家不要在烏克蘭尋求「單邊利益」。

白宮發言人卡尼(Jay Carney)說,儘管亞努科維奇是民選總統,但他的行為已經損害了他的合法性,而且他目前也並沒有在領導烏克蘭。

烏克蘭在歷史上,因地位重要曾被蘇俄刻意移民、文化入侵,而使得重要的克里米亞(Crimea)半島上(臨黑海),半數以上的人為說俄語的俄裔人。

橋頭堡地位令俄歐雙方爭搶

地處東歐的烏克蘭為歐盟和獨聯體的交叉點,對歐盟和俄羅斯都據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它是俄羅斯出海到印度洋和大西洋的便道,俄羅斯也視其為面對歐洲的門衛;歐盟則視其為設在俄羅斯家門口的崗哨。

烏克蘭18世紀被俄羅斯侵入後,就非常重視烏克蘭南部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大力發展當地,因為克里米亞半島為不凍港,港口可以終年無休地運作。克里米亞在4世紀時被匈奴佔領,13世紀時被蒙古人佔領。

俄羅斯在半島上的塞瓦斯托普(Sevastopol)建立海軍基地,又實行俄羅斯化政策,學校只准教授俄文,並且大量引入俄羅斯人移民。目前,烏克蘭東南部約有兩成人是俄羅斯人,克里米亞半島更有六成俄羅斯人,而西北部只有不到一成(與捷克、波蘭和白俄羅斯為鄰)。

從戰略角度來說,克里米亞是一個易守難攻的軍事戰略要塞,是俄羅斯確保南部安全的重要地區。

從蘇聯時代開始,俄黑海艦隊7成基建都部署在克里米亞。目前,俄海軍黑海艦隊在克里米亞擁有塞瓦斯托普、費奧多西亞(Feodosiya)、尼古拉耶夫(Mykolaiv)三個海軍基地,還有4個岸防部隊基地的機場。失去了對克里米亞的控制,俄羅斯對中東、西亞、外高加索甚至巴爾幹的控制能力將被極大地削弱。

從經濟角度來說,克里米亞擁有許多設施良好的港口,曾是蘇聯對外經濟貿易和交流的重要海上橋梁。俄羅斯也絕不會放棄克里米亞這塊寶地。

烏克蘭在1991年脫離蘇聯獨立後,俄羅斯人佔多數的克里米亞半島一度宣布獨立,但在國際上不獲支持,1996年取消,但在烏克蘭境內,有自治共和國的地位,擁有自己的一套憲法、政府、議會,塞瓦斯托波爾仍然租借海軍基地予俄羅斯。

在克里米亞半島上,如今雖有佔大多數的俄裔人口,但歷史上源自突厥人、蒙古人的韃靼人血液中流淌著半遊牧金民族金帳汗國後代,在二戰後(1944年5月)被蘇聯斯達林全族(18萬多人)流放到荒漠的中亞和西伯利亞一帶的古拉格,幾乎半數人(46%)因飢餓和疾病而亡,半世紀後(葉利欽1989年簽署法令,准許克里米亞韃靼人返鄉。)才被允許回到草肥馬壯的故鄉,這些韃靼人視俄羅斯人為世仇。如今約有25萬被放逐的韃靼人回到故鄉。

而亞努科維奇首次出逃的東部頓內次克盆地(Donetsk)是烏克蘭工業中心,因地緣和歷史關係,東南部也較親俄。

(責任編輯:李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