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夕 昆明恐怖殺人案三大疑點

【大紀元2014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唐文報導)中共兩會前夕敏感期,3月1日晚,昆明火車站發生恐怖砍人事件。昆明血案發生有三大疑點,時間太敏感、隨後習近平、李克強反應太迅速、官方對事件定性太精確。

中共兩會前夕,昆明火車站3月1日晚22時發生持械砍人殺人特大慘案。一夥手持刀具、統一著裝的蒙面人,衝進雲南昆明火車站廣場售票廳一路見人狂砍。截止到2日已有30人死亡,130人受傷。血腥事件震驚大陸、國際聚焦。

中國時政評論人士趙邇珺分析昆明案的三大疑點:

一、發生時間太敏感。3月1日,被視為習近平陣營風向標的大陸傳媒《財新網》首次證實,周濱及數位家人已被抓,周濱是周永康長子,這是習近平陣營在做公佈周永康案的對外試探和輿論鋪墊。當晚即發生昆明血案。

趙邇珺表示,哪些人對公佈周永康案最敏感?江派。所以,這邊習近平陣營發佈證實周永康全家數人被抓的消息,那邊江派馬上就有激烈動作。

二、習李反應太迅速。3月2日凌晨1點半左右,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佈消息:受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委派,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3月2日凌晨撲雲南昆明「指導」處置3月1日晚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

趙邇珺分析,事件在4個小時內就上報到中共最高層,並迅速做出安撫反應,習近平陣營顯然知道該事件對其自身可能造成影響的份量,不做出緊急反應,就有可能被對手趁勢得手,導致局面難以收拾。

三、事件定性太精確。3月2日凌晨1點40分左右,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佈消息:昆明火車站襲擊事件已定性為「暴力恐怖襲擊事件」。用三個前置詞形容該事件,排除了其他歧義性說法,表明習近平陣營對事件製造者的身份和意圖相當清楚,故此用此精確定性對該事件進行定性,以期最大限度地在輿論上營造對事件策劃方的全面打擊之勢。

隨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昆明恐襲挑戰人類文明底線踐踏人類道義》,完全站在習近平陣營的立場對此事件進行譴責,但是隻字未提「恐暴分子」的具體身份。倒是新華社3月2日宣稱:其記者從昆明市政府新聞辦獲悉,昆明事件事發現場證據表明,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勢力一手策劃組織的嚴重暴力恐怖事件。

趙邇珺表示,由地方政府來指認事件策劃者,這是越俎代庖,表明中共內部對該事件處理上存在搏弈,江派與事件有重大幹係證據。

周永康案成聚焦點

之前,2月26日,在中南海決定將亞太經合組織財長會議(APEC)由香港改在北京舉行後僅一天,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被人從背後揮中六刀斬傷,事件震驚香港。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今次明報前總編遭刺傷,與目前中南海激烈博弈密切相關,江澤民派系慣用黑道手法亂港,目地是製造白色恐怖。

趙邇珺認為,江派在香港策劃了針對《明報》前主編劉進圖的斬砍襲擊事件,目的是以此攪局,阻擊周永康案的公佈。看到習近平陣營並沒有止步,江派狗急跳牆,升級恐怖襲擊,目的是讓習近平陣營窮於對整個局勢的應付,逼迫習近平陣營放棄公佈周永康案。

近期,周永康心腹新一輪密集落馬,周永康落馬已呼之欲出。周永康案的核心罪行是政變密謀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由於國際國內一億法輪功學員堅持15年之久的傳播真相,在大陸法輪功真相戶戶傳,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人罪惡在國際廣泛曝光,現任中國當權者中相當數量的高官不願意、也不敢繼續替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揹黑鍋。

2013年12月20日,周永康在政法系的頭號馬仔、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官方罕見強調其隱秘頭銜、跟迫害法輪功團體有關的三個職務。這使得江澤民恐懼異常。此後,江澤民集團再次在海外抹黑法輪功、企圖綁架現當權者破產後,發出「同歸於盡」的恐怖威脅。

習近平陣營強勢回應,習、李加強政治聯盟,做好最壞打算的同時,接連引爆江澤民集團多個地方窩案,發動新一輪圍剿周永康行動,鎖定江澤民集團核心人物、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並不斷升級季建業案、直接指向終極「大老虎」江澤民。

(責任編輯:林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