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訴南陽「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罪行

淚如泉湧的杜吉閣(作者提供)

【大紀元2014年03月04日訊】2014年「兩會」召開前夕,河南省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婦女杜吉閣,不為上訪,而是專程來北京與我會見,以淚洗面訴說「南陽臥龍區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視含冤上訪為非法,將她抓進欺壓良民的另一形式的勞教所,遭遇令人難以置信的迫害和折磨,渴望我為她申冤鳴不平。

三年五次被送進訓誡中心

杜吉閣的弟弟杜振華因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和丙肝病毒要求賠償,委託姐姐杜吉閣替他上訪。因為屢次上訪給南陽丟了臉,被鎮政府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總想尋機找茬收拾她。2010年5月,杜吉閣又去北京上訪,北京警方根據她住宿登記的身份信息得知下榻的旅店,不廢吹灰之力將她抓獲,然後送往北京收留各地上訪者的收容地知名度頗高的久敬莊,並即刻通知河南駐北京截取訪人員將她帶回原籍轉交給鎮政府。鎮政府認為教訓杜吉閣的時機已到,迅即將她送進南陽臥龍區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這是第一次。

杜吉閣有冤沒能申,5個月後即2010年10月又去北京上訪,和頭一次一樣,被南陽市常駐北京的截訪人員押回老家交給鎮政府,第二次被送進訓誡中心。

杜吉閣被訓誡兩次仍癡迷不悟,2011年2月又去北京第三次上訪,照例沒有逃過北京警方的火眼金睛抓回來「三進宮」,第三次被送進訓誡中心。


陳秉中採訪杜吉閣(作者提供)

杜吉閣總認為北京有青天大老爺,2011年8月再次踏上去北京上訪的征途。北京警方和南陽駐京截訪人員緊密協同,按原樣「烹製」,由截訪人員將她交給鎮政府,被第四次押解至訓誡中心。這一回不是關押3-5天釋放,而是9天。

事擱16個月後她仍未送出投訴狀,非常頑固的杜吉閣2013年12月再次進京上訪,抓回來後她被第5次送進訓誡中心再訓誡。這次訓誡期限不僅延長至10天,又另給開了「小灶」,從訓誡中心放出來後沒讓她回家,接著轉送至南陽市拘留所,因為她仍不悔罪,在拘留所又被拘留10天。杜吉閣此次來北京我問她,你受到既訓誡又拘留的「雙料」待遇,該回心轉意了吧?這位久經鍛練的平民女子毫無懼色地回答,我習慣了,討不到公道絕不罷休。

像南陽市臥龍區這樣的訓誡中心河南一些市縣都有。與杜吉閣同在一個訓誡中心被訓誡的10多位受害者對我說,鎮政府是成立訓誡中心最大受益者,通過這樣維穩上訪少了,上級表揚,當地也顯得「太平」了,所以每次送一名訓誡對象,鎮上要從維穩經費中拿出幾百塊錢答謝臥龍區訓誡中心。從北京押回一個上訪者,上訪者所在單位要給負責押解部門押運費和處置費8000元(見收據)。沒有免費的午餐。


領導批示:同意報銷捌仟元(作者提供)

領導批示:同意報銷捌仟元(作者提供)

獨具一格的精神和肉體5種折磨訓誡法

一是全天候24小時不間斷地播放錄音訓話,哇哇叫的大喇叭對著耳朵往裡灌高分貝震耳欲聾的噪音,吵得你心亂如麻,弄得你疲憊至極,想閉上眼睛迷糊一會都不行,深感這種心理和生理的摧殘和折磨,比挨一頓打還難忍受。

二是睡在上面粘一層塑料薄膜的水泥地上和只給一床連鋪帶蓋的又髒又臭的被子,有時潮到地上濕乎乎一層水,晚上大小便不允許出屋,放個便桶,室內解決,如同監獄關押重刑犯不見陽光的小號。


杜吉閣睡在沒有床的水泥地上(作者提供)

三是吃飯不管飽,中午和晚上只給雞蛋一樣大的三個小饅頭或包子和一小碗麵條或一小杯豆漿,早飯比這還少,天天挨餓。

四是不許家人探望,有病不讓看,干挺著。

五是連打帶踢,生拉硬拽是家常便飯。杜吉閣從北京轉交給鎮政府時,一幫政府人員圍著她集體訓斥,那場景恐怖異常,太嚇人了。當她要求出具訓誡書時,鎮政府維穩辦主任潘長慶先用手打她的頭,後又用腳踢下身,怒斥道:「還想跟我要甚麼訓誡書!」。第二次因反抗訓誡,又是潘長慶連踢帶打,只能老老實實,逆來順受,不許你說話和還嘴。


鎮政府人員將杜吉閣拖進屋坐在地上遭集體訓斥和踢打(作者提供)

杜吉閣離開南陽非正常訓誡中心(作者提供)

杜吉閣代弟弟上訪理由充分「非法」之談何來

杜吉閣弟弟杜振華1995年在南陽市第一人民醫院因病住院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和丙肝病毒,2007年,也就是12年後因病情加重才確診被感染。由於確診前的12年一直當感冒發燒治療經濟拮据,當得知確診為愛滋病和丙肝的噩耗,如泰山壓頂,令杜振華一下子精神崩潰。他認為這些年不知道自己被感染,肯定傳染給了家人。在種種壓力的絕望中,他覺得無法活下去了,只有一家人同赴黃泉才能得到解脫。2007年7月21日晚,他拿起菜刀砍向妻子和兒女,4歲兒子當場死亡,妻子和女兒經搶救雖脫離危險,但都致殘,杜振華自殺未遂,先判無期,後改判刑期19年。

杜振華輸血感染艾滋和丙肝病毒後因延誤確診和治療的「雙延誤」,由於病情加重導致絕望,以至採取了極端行為淪落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事發後杜振華委託姐姐杜吉閣到醫療機構等相關單位索要賠償,但法院不立案,醫院不賠償,她為了弟弟不得不進京上訪,從而引發了前面所述的5次被送進臥龍區非法上訪訓誡中心的悲慘遭遇。杜振華一失足成千古恨是不該發生的慘劇。如果醫院沒有給他輸感染愛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污血,如果杜振華1995年感染愛滋病毒後做到早確診早治療有效遏制病情不致精神崩潰,杜振華一家的慘劇完全可以避免。現在把一切責任都扣在杜振華頭上了,為他討公道的姐姐也跟著吃苦頭。公正地說,追究杜振華的刑事責任的同時,應考慮到事發的前因後果,同時必須追究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罪魁禍首的責任,而不是單純處罰杜振華。至於杜振華要求因輸入被感染愛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污血患上愛滋病和兩肝給予賠償,是合情合理的正當要求,這是國際慣例,無任何理由拒絕,更不應為此打壓她的姐姐杜吉閣。現在繞過河南愛滋病大流行主要責任人李長春和李克強,把板子全都打在原本是受害者的杜振華身上,他怎麼能為河南愛滋病大流行頂罪,只是犧牲品。

從上述情況明顯看出,南陽市臥龍區蒲山鎮政府對杜振華姐姐杜吉閣5進訓誡中心的迫害,將本來合法的含冤上訪變為非法,將典型的百分之百非法的訓誡中心為合法,本末倒置了。司法當局這種以假亂真、魚目混珠、轉移目標和嫁禍於人的做法,是對民眾和輿論的政治欺騙,上演的則是壞人得寵,好人遭陷害的活報劇,迫害杜吉閣是冤假錯案,必須賠禮道歉,給予賠償,徹底糾正。

南陽「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是這樣被曝光的

河南省南陽市民楊金芬2月9日晚在新浪網發出微博,說她年近70旬的媽媽為遭誣陷被判刑的兒子楊金德上訪申冤,南陽市當局認為她是非正常上訪,竟不顧上訪者高齡體弱多病,將她抓進南陽市臥龍區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進行訓誡深感憤怒。發出的微博受到北京《新京報》記者塗重航的高度關注,並為此專程去南陽臥龍區非正常上訪訓誡中心採訪,寫了並附有拍攝的關押在訓誡中心楊金芬媽媽悲痛欲絕照片的報導。消息發出後媒體紛紛轉載,社會上引起轟動。楊金芬在媽媽危難時刻及時發出微博顯示出母女深厚之愛的偉大,記者塗重航適時報導顯示出他的敬業精神、職業敏感性和對受害含冤者同情的挺身而出。


陳秉中與楊金芬會見(作者提供)

楊金芬舉牌為哥哥申冤(作者提供)

多年來我一直關注河南因推行「血漿經濟」導致愛滋病氾濫成災的問題,特別是對災難發生負主要責任的李長春和李克強為隱瞞疫情對舉報者和無辜受害上訪者的瘋狂打壓的遭遇,更是我關注的焦點。正當我進一步深入調查李長春和李克強為掩蓋疫情真相迫害敢於揭露真相的具體事實過程中,新京報轟動性的大膽揭露南陽非常正常上訪訓誡中心的黑幕,意義重大,從一個側面讓人們看到李長春和李克強隱瞞真相直至今天也沒有絲毫收斂,仍在變本加厲地對通過上訪揭露真相的受者下毒手,卑鄙至極,絕不可等閒視之。


楊金芬媽媽關押在訓誡中心鐵窗內痛不欲生(作者提供)

「兩會」臨近來北京上訪的愛滋病患者約我與他們會面中,我見到不僅是一位杜吉閣,短短二三天會見到二十多位杜吉閣。


陳秉中同被南陽訓誡中心關押的部份受害者會見(作者提供)

他們都有杜吉閣和楊金芬媽媽受迫害的經歷,河南當局讓訓誡中心披著合法外衣幹著非法的打壓含冤合法上訪者的勾當,徹底曝露出河南省委主負責人決策成立針對蒙冤上訪者和保護害人者的那個機構的目的,完全屬於反人類的不可告人的用心。說別人非法,其實他們才是地地道道以掩蓋真相為目的的最大非法者。我向勇於揭露南陽「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的二位致敬。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4年2月26日
電子郵箱:chzh2012@gmail.com

(責任編輯:魏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