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猶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說周永康

【大紀元2014年03月08日訊】(法廣報導)最近中國流傳著這樣一個詰問:周濱的父親是誰?至於周濱本人,據說他是一位「神秘富商」,利用父親的權勢,建構了一個龐大的「政商帝國」。後來他被抓了,他的帝國衛星圈的一大批官員,從部長到黑社會漢子也被抓了。中國媒體近來常說「周濱的父親」,周濱有名,父親隱名。周濱是官二代,官二代是官員的後代,一般情況,介紹起來,先說其父,再說其子,父輩榮耀,兒輩沾光。對這位周濱,媒體是反過來說的,周濱如何如何,連帶出來周濱的父親如何如何。周濱的父親一直著。網上故此稱周濱為「最牛官二代」。

今天,周家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周濱的父親還在被模糊著,儘管人人心中有桿秤。為甚麼這樣奇怪呢?兩會期間,中國一位官員回答說:「你懂的」! 這三個字,就成了中國媒體,微博,推特上一句會意的問候語,「你懂的」。

你懂的

去年和今年的人大,都有一個亮點,去年是薄熙來徹底栽倒前的最後表演,頗受媒體的關注。今年被關注的這個隱身人,說穿了就是周永康,他也許永遠喪失了登場露面的機會。因曾官居中央常委,屬於「九皇帝」之一,死了的駱駝比馬大,何況這是一隻活著的老虎呢。中南海的「醫生」尚未宣判老虎的病狀。中國的媒體都不能直呼這位先生的大名。不過,今天的中國網路四通發達,會前會後,人人都在以一種方式或者另一種方式「說周」。正是:兩會無消息,人人說永康。

雖然,媒體、官員說起周永康來還那樣欲說還休,人們已從某些官員竊喜的嘴角,從某些媒體的春秋筆法,知道周永康已是昔日黃花。而且,不是「罪大惡極」,也是「很大很大的」。不僅如此,所謂永康帝國,以周濱為首撐場面的中流砥柱們,也已紛紛崩塌。

去年夏天起,海外媒體就披露周永康已經被調查的消息,到了年底,更是傳出周永康被捕的消息。但中國官方直到今天,既不證明,也不否認。讓人覺著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存在。

好在,一年一度的兩會總是一個或多或少洩露官場重大秘密的場合,薄熙來案就是在前年的兩會上一步一步被輿論引導出來。今年兩會大約也未完全辜負民間的期待。兩會開幕前夕,官方終於面對記者有關周氏的提問,說出一句「你懂的」猶如自道苦衷的名言。一個「你懂的」就這樣覆蓋了兩會的會場內外。甚麼難言之隱,都可以用一句「你懂的」帶過,像似求你心領神會,做他的政治合謀。

這是一句本來極其單純的口語,經政協發言人之嘴道出,多少有點掩耳盜鈴了。外邊人人說永康,此地無銀三百兩,「你懂的」就這樣成為2014兩會的經典話語。3月1號,全國政協舉行新聞發佈會,記者心裡都有一個沉甸甸的名字,只有香港南華早報的記者敢於或者說「獨家被允許」一語道破:他要求政協對外界有關周永康的報導做個解釋。人大發言人呂新華擺出一副王顧左右而言他的姿態,又有點像早有準備,姜太公釣魚的樣子。所以,周永康的名字一出口,場內到處是笑聲。

呂新華回答說,「我和你一樣,在個別媒體上得到一些信息。」 他接著說:「無論甚麼人 無論官職有多高,只要觸犯黨紀國法,就要嚴厲懲處。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你懂的。」場內又笑。他的話說了半截掐住了,但人們終於從某種角度得到了證實。

熟知官場的人也許會諒解這位官員的苦衷。他也許並非故弄玄虛,他的意思是請求不要再問了,黨中央沒有讓他說這個人的名字。「你懂的」三個字已經做了全部的暗示。

「你懂的」三字從高官嘴中,在一個特殊的重大場合說出來並非易事,境外早把周永康炒得沸沸揚揚半年有餘,在中國,卻第一次有媒體首次提問周永康。而且經香港記者提出。從中國一些官媒後來爆發的反應看,敏感問題讓境外記者提,幾乎是一個不成文的慣例。

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對周永康這個名字先讓境外記者提出憤憤不平,署名單仁平的評論員寫道:「周永康的名字備受揣測後在中國媒體上第一次提及,借的是昨天政協記者會機會,提出者則是一名 中國大陸之外的媒體人」。

「調查顯然還沒結束,可以用來對外宣佈的結論大概也還沒有,所以儘管中國市場化媒體紛紛掄圓了胳膊打擦邊球,但官方就是不接招,那個關鍵的名字就是沒人提,媒體上演了罕見的『旁敲側擊』和『影射』戰術,以致『該懂的人全看懂了』,但就是不破題。」環球時報替「國家主流媒體」打抱不平,憤憤質問:「提敏感問題為何是境外記者的特權」?

「你懂的」,其中多少尷尬,多少難言之隱?堂堂人大官員,主持記者會,最後一個小短句,卿卿我我,像小青年發嗲,又有點江湖味道。但也等於默認了南華早報提出的問題,周永康已經消失,而且全家也已經消失,消失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只等黨中央一聲令下,就會昭示天下了。你懂的。有些記者還不大懂,不肯罷休,3月3日政協開幕,發言人呂新華又被記者包圍追問「你懂的」是甚麼意思,是否表示當局正查辦周永康。呂新華說,對他那句「你懂的」不會再解讀,還說「你不懂我也沒辦法」。

五嶽散人不知是否有點明知故問,他在「你懂的時候,我懂了」一文裡說:「這三個字微妙的把提問者與回答者放在了同樣一個語境之下,形成了兩者之間的默契,一瞬間就消弭了對立的情緒,變成了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 想」。看來,他把這一場景完全夢化了。

玩家家 以挖祖墳的方式 你懂的

周永康的大名,街頭巷尾都爛熟了,上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政法、安全,被人視為「安全沙皇」。過去大名鼎鼎,現在「涉黑了」?也許吧。不過,半月多來,媒體膽子越來越壯了,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全民玩家家:他是他的爸爸,他是他的兒子,你猜他是誰,而且玩得越來越邪乎。這場遊戲中,只有兒子的名字―周濱。父親仍然是以周濱的爹的身份存在。

周濱的父親是誰?微博上Mossphlox 發問:「這週濱又是誰的兒子?經過黨中央廢寢忘食地周密調查,大膽假設,小心取證,終於找到了答案,現在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全國人民:周濱,就是他爹的兒子」。羅昌平寫道:「現在看來『官二代』中最有出息的還是周濱,其他人到老都只混了一個『XXX的孩子』,唯獨周濱做到了:全國媒體和人民提他爹都說『周濱的父親』。大隻威說:『嚴重同意周濱是最牛官二代,因為大家說起他爸爸時,都說是周濱的父親,名聲比他爸強多了』」。

想當初,榮華富貴,看今日,淒淒慘慘慼慼。媒體不方便直言周永康,卻道富商周濱如何巧取豪奪,同官方採取的把周家外圍掏空的策略如出一轍。有篇叫做「富商周濱家族起底:其父任副職時要求修祖墳」的文章,先從周濱的叔叔周元興的葬禮說起:老人死後,「與以往貴客盈門的盛況相比,送殯者從長相和穿著上大多就能看出農民身份」。有點像『紅樓夢』,一個世家如何由盛既衰的悲涼故事。家業正四通八達,突然禍事纏身,被官府連連兩次抄家。

文章進一步刨根究底:「周家兄弟三個,周元興行二,一直守在家鄉。駕鶴西遊之時,160多名親友趕來送殯,唯大房長兄周元根、嫂賈曉曄、侄周濱、周涵、三房弟周元青、弟媳周玲英、侄周峰,無一露面。」原來,「他們目前大多數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

原來,周濱二叔家經銷五糧液、替人平事撈人;三叔家開奧迪4S店、與中石油合夥做液化天然氣生意。在被兩次抄家後,2014年春節過後,二叔周元興病逝家中。 「這是一場規模不大的出殯儀式,人群中除了周元興的老妻泣不成聲,其他人面色嚴峻,只是在走著。那條曾經象徵著周家影響力的馬路,如今彷彿也成為一個家族謝幕的舞台。」

這是中國媒體首次披露周永康的舊名「周元根」,以及他在老家的弟弟去年被當局抄家的事。財新網的這篇報導披露,當年「周元根」讀書時因與同學重名,才改掉了這個鄉土氣的名字。報導還披露,周元興的大哥周元根,早年赴京讀書,之後一直在外工作,舉家定居北京。『人民日報』在「投資界」欄目首頁刊登特稿「周濱之父周元根如煙往事:神秘的政商帝國」,也沒有直接提周永康的名字。

中國媒體還揭露,周濱之父90年代都是副職,請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稱周家祖墳有問題,於是派人修墳,種樹,立碑,「周家祖墳的熱鬧,是在周濱之父的官越做越大之後。每至清明,掃墓者絡繹不絕。來者多是幹部,不僅有無錫本地、江蘇其他地市,甚至還有來自上海、武警的車輛。掃墓時,周家人多半陪著,掃墓者臨走時,一般叫他們「跟周首長講一聲」。」

報導稱,2013年12月上旬,周元興家被抄家, 12月18日,周家再遭抄家。據稱,2013年12月,周元興的三弟周元青全家被帶往北京。

對周濱一家的包圍圈越縮越小,媒體既然不能直說周永康,就在他周邊挖坑,坑挖得越來越大。中青報有一篇題為「周濱背後的利益集團是如何形成的」的文章提示:「這幾天,一個叫周濱的富商的腐敗故事,十分地引人注目……」。

騰訊網的一個標題乾脆這樣標出,「探訪無錫周家:一人『得道『之後」,那省下來的一句就是「雞犬昇天」了?

財經網「周濱何許人也?」介紹說:周濱,現在全國最著名的「神秘商人」。圍繞著他,建立了一個隱秘龐大的政商帝國。但如今,從北京到成都再到海口甚至遠及海外,從正部級的國資委主任蔣潔 敏、中石油的副總、到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等顯赫高官,再到劉漢、吳兵等黑社會老大、市井之徒,這個隱秘的『黑金帝國『在一次次抓 捕中逐漸土崩瓦解。文章斷言:「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後的謎底揭曉」。

北京為何遲遲不肯公佈?你懂的

的確,所有人都在等著最後的謎底揭曉,官方為甚麼還不出來說話呢?貓眼看中國刊載一篇短文「周濱,爸爸去哪兒了?」文章對中國媒體為何把矛頭對準「神秘富商」周濱,而沒有點破周濱是某高官之子的做法做了分析。「大家都知道打虎指向某高官。現在不好拿某高官說事,拿他兒子說事。媒體指向也是很明顯的,希望通過輿論的倒逼,來迫使官方把這個案件早日給它了結,早日明朗,早日把所謂的大老虎揪出來。」。但是,「要坐實某高官的罪證,是一個艱難的較量過程。因此,當局還在挖掘某高官的直接犯罪證據」。作者認為周濱之父身居高位多年,不可能冒險直接犯罪,並且會在身居高位的時候把從前的犯罪線索滅掉,因此先從周邊挖尋,首先從他的四大秘書,從他的家人開始。因此,需要時間。那麼,當局現在為甚麼突然放任媒體「挖周家祖墳」做公開的暗示呢?

作者認為,同以前處理薄熙來等案不同,當局放任媒體這樣做,「是官方在利用這個造勢,吹吹風,也許這個案件比想像的還要複雜、嚴重」。作者還分析:當局在打一個模糊的戰略,既不明說,但是意思都點到了,就看大家能不能接受,如果覺得效果還可以,那就可能公開處理某高官,如果覺得反響太大,負面作用太大,可能就不公開。所謂可進可退。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反腐倡廉關鍵還是打老虎,為改革開路」。一提到老虎,大家立刻又要想到周濱的父親。中國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對李克強的話進行了「獨家解讀」:「已經騎到大老虎身上去了,沒有退路。你不打死它,它會反過來傷害你」。他還認為:「這次與處理薄熙來事件的方式有變化。薄熙來是先免職再曝光,現在是先曝光、先扒皮,一層一層的往下扒,扒到老百姓都『你懂的』的時候,水到渠成,老百姓也不感到任何驚奇」。他認為這是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大老虎,是建國以來最大的黑利益集團的大老虎。

(責任編輯:孫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