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昆明血案後中國政局聚焦八個敏感點

【大紀元2014年03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報導)3月1日的昆明血腥事件發生後,中共江澤民集團與中南海現任最高當權者習近平陣營之間的鬥爭已進入升級的狀態。3月4日,中共雲南省書記秦光榮在兩會「自說自話」表態所謂昆明事件屬於「聖戰」,李克強在兩會脫稿發言卻沒有提到任何新疆字眼。

3月8日,王岐山高調宣佈雲南副省長落馬,親習近平陣營的《新京報》曝這位剛剛落馬的副省長曾擅自「調動警力」,暗喻涉昆明血案。圍繞昆明血腥事件,中南海進入史無前例的你死我活的大陣仗中。

此前,《大紀元》剛剛獨家報道了(昆明血腥事件的始末)。

敏感點之一、曾慶紅《明報》「露面」 曝老闆與江澤民集團關係

3月8日,近期未露面的曾慶紅,在香港媒體《明報》上露面。《明報》稱,前《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許崇德昨日出殯,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罕見致送花圈。而值得關注的事情是,大陸媒體對曾慶紅為許崇德送花圈沒有任何報導。

79歲的香港《明報》集團董事會主席張曉卿,近日也被港媒曝光,在過去幾年他在中國的投資有增無減,曾經照顧他的人脈,就是他由1980年代起一度押注薄熙來。

《明報》出面老闆與周永康勢力有巨額交易

《前哨》雜誌稱,張曉卿搭上薄熙來,與近日被大舉清剿的周永康石油派系有關聯。張曉卿在新加坡上市的常青石油及天然氣公司,2007年透過子公司京沃爾德資源,與國企中石油簽訂合同,合作開發吉林松遼盆地扶餘一號範圍的石油資源,面積達204.9平方公里。中石油旗下著名的大慶油田和吉林油田,都在松遼盆地,屬國有資產。

當年,薄熙來是商務部長,他的盟友周永康已晉身政治局常委。當時中石油的第一把手,就是因嚴重違紀正被中紀委調查的蔣潔敏。張曉卿與中石油的合作,2008年獲商務部批准,但仍要過國務院發改委的最後一關。

由簽訂合同至今6年,常青已在該處探了99個油井,但一直未作正式開採及商業生產。中共規定包括原油及天然氣等能源投資項目,必須由發改委審核後再呈交國務院核准,但常青和中石油的合作計劃尚未開最後綠燈。

常青曾預料,發改委2013年第二季會出批文,之後又延至第四季,但至今仍未見到「聖旨」。2013年8月,即薄熙來被捕一年多後,便爆出了習近平清剿「周永康派系」,多名中石油高幹因貪腐問題墮馬,除了蔣潔敏,還有大慶油田總經理王永春等,周永康亦在薄熙來審訊完畢後,2013年底傳出被扣押。

雖然項目未上馬無收益,但常青在中國投放的資產,卻高達1億1千8百萬美元,未有交代具體細節。年報提及,常青與中石油的合作,須負責前期評估及開發成本,並與中石油分擔營運開支。目前,常青在印尼、馬來西亞都有投資石油及天然氣,2012年營業額為8600萬美元,利潤為610萬美元,集團負債則達l億4千萬美元。

張曉卿在大連搭上薄熙來

張曉卿與薄熙來的關係,源於1980年進軍中國,結果張曉卿成功在薄熙來主理大連時,在當地投資做木板。《星洲日報》曾經提及兩人相識:「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張曉卿也在大連投資木材下游工業。」報導又引述薄熙來2009年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如此形容張曉卿:「我跟首席會長(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張曉卿認識多年,我們算是『同志』了,因為我們都在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大家都在為中國作出貢獻。」

薄熙來與張曉卿一直維持友好關係,張曉卿的石油項目簽訂後,薄熙來就由商務部調到重慶,張曉卿亦同時大力唱好重慶。

2009年2月,張曉卿的《亞洲週刊》率先提出「重慶模式」這個詞語,由資深特派員紀碩鳴撰文,讚揚薄熙來領導的重慶在金融海嘯後,以內需促經濟增長、加快城鎮化、維持低稅率等措施,「重慶的創新思維既汲取沿海經驗,又迴避風險,成為中國抗擊金融危機的新路徑。」

《亞洲週刊》的報導,隨即引來重慶報章及中國新聞社呼應引用「重慶模式」這個詞語,乘勢吹捧薄熙來。之後薄推唱紅打黑,紀碩鳴又再寫道:「今天,重慶『打黑舉紅』,是要重拾共產黨的理念和對人民的承諾,倡導富民、公平、公正旗號下的『紅色GDP』。」

薄熙來在2012年被抓後,《亞洲週刊》立即緊跟政治大勢,狠批谷開來「核心就是對法治的踐踏」。張曉卿雖在2013年1月也撰文稱,「薄熙來案件展示,唱紅打黑的群眾動員是開時代的倒車」,但是此後張至今沒有放棄江澤民利益派系中堅的「不倒翁」黃奇帆。

敏感點之二:打腐敗牌已無法讓對手致命

去年年底中南海對海外釋放抓捕周永康的消息。進入2014年,最近官方集中在對周永康的貪腐、黑社會問題的揭露。1月21日,「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發佈關於中國大陸和香港的離岸投資者的「機密資料」稱:「至少有五名現任與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親屬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和庫克群島等離岸金融中心持有離岸公司,其中包括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常委溫家寶、李鵬、胡錦濤以及鄧小平。」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陣營和江澤民集團雙方都在準備下一階段更殘酷的決鬥。從薄熙來案已可看出,現政權當局以貪污腐敗等經濟問題打不垮江澤民集團,但反過來講,江澤民集團用貪污腐敗等經濟問題也對現政權無可奈何,從離岸公司事件也可證明這點。

在中共黨內抱團腐敗的情況下,曝光經濟問題只是讓中國人多了個談資,無法達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也無法逼迫對方徹底屈服。換句話說,這張貪腐牌已經失去了意義。

敏感點之三、兩會習江暫妥協起因

此前《大紀元》已經報導,中南海高層內部已斷定3月1日的昆明恐怖事件就是江澤民集團所為。江澤民集團精心策劃了昆明恐怖襲擊事件。原本同時將在5個城市進行,但是出現意外之後,其餘4個城市並未有所動作。

據知情人透露,這些暴徒都是武警,並非疆獨勢力,跟種族仇殺沒有任何關係,都是來自農村的基層士兵,想陞官發財,遭到江澤民集團用毛思想的洗腦。行動前,每人獲得一筆金錢,還許諾事成之後封官,還告訴他們行動開始15分鐘之後有後援來接走他們。結果這次行動根本沒有後援,導致4人被殺4人被抓。被抓的16歲女子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要讓這齣戲看起來更加真實。

據悉,傳這些武警參加過多次行動,前面幾次都得到保護,順利脫離險境,所以他們這次行動非常大膽。但是這次4人被擊斃,導致其它城市的襲擊沒能發生,目前中南海高層已經抓捕了其餘4個城市的這部份人。

兩會期間,現在北京已經佈滿軍隊,進入全面戒備,人民大會堂的所有地下通道都有軍隊,所有代表團暗處也有軍隊把守。局勢非常緊張,所有高層都在北京,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事。

行刺劉進圖也與近期的習近平陣營和江澤民集團激烈爭鬥的局勢有關。江澤民集團的目的是在香港製造混亂,捆綁及威脅現政權,激發香港民眾對北京不滿,最關鍵還是在周永康案件如何公開定性這類敏感問題上威脅習近平陣營。

在兩會敏感時刻,3月2日,也就是昆明血腥事件第二天,香港黑衣大遊行途中,《中國廉政建設網》突然頭條發佈:中央下發《關於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的通報》。

消息稱,此舉是習近平暫時答應江澤民集團的條件,而被迫作出無奈之舉,目的是為了在兩會期間暫停各地的恐怖暴力行為,不然會使得整個社會處於失控的狀態。並告訴江澤民集團,兩會後將以這種方式公佈周永康案,現在可以收手了。

之所以不通過《新華社》刊發對周永康通報,是因一旦發佈,將來就無法再收回。現在習近平的這個舉動對於雙方來說都留下了變數,習近平陣營依然留有升級周永康案的餘地,江澤民集團也可以繼續升級將來的恐怖襲擊。

敏感暫時平衡無法維持

3月5日,李克強在中共人大會議開幕儀式上做政府工作報告,作出一個不尋常的舉動--脫稿譴責雲南3.1事件的恐怖份子,大陸媒體披露在兩會代表委員和記者拿到的工作報告中沒有這段話。

李克強故意脫稿,以「你懂的!」方式對在座的所有官員發出警告:中共的政局處於極度危險的階段,高層已經出現了重大變故,讓所有的官員做個準備。昆明的事情並不是新疆人幹的,「你懂的!」

據悉,這也是習近平在兩會李克強做報告時「黑臉」原因。

消息稱,昆明血腥案件的偵破並不複雜,江澤民集團知道習近平很容易破案,但是結果卻不能公佈,否則意味著共產黨即刻垮臺,這和公佈周永康政變是一個道理。江澤民集團這些事情,做得並不嚴密,但卻認準了習近平陣營不能公佈,也不敢公佈,其實就是在威脅,如果公佈周永康所涉的活摘器官和反人類罪,恐怖殺戮還會升級。

消息稱,雲南書記在兩會單方面發表昆明血案的所謂「聖戰」說,其實是雙方都在用「你懂的!」方式告訴大家,雙方都已經沒有退路。

3月8日,王岐山高調宣稱雲南副省長落馬,前一天,深度捲入曾慶紅家族的女藝人梅婷被陸媒拋出,標誌著暫時達成的平衡又遭到打破。

敏感點之四、曾慶紅釋放「恐怖」動員

顯然,曾慶紅已清楚地看到了,不論曝光多少貪腐都沒多少作用,而且時間拖得越長,江澤民集團勢力解體速度更快,即出殺手鑭,製造暴力恐怖事件,讓社會陷入混亂,以期在民怨下達到讓習近平下台,或者達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這樣江澤民集團還可能有機會上台,「糾正習近平的錯誤。」

顯然,曾慶紅接下來會有更猛烈反擊,選擇在自己的勢力範圍《明報》上露面,就是為了告訴江澤民集團的成員自己還沒被抓、還有行動自由,為江澤民勢力打氣,準備下一階段更殘酷的決鬥,發出「恐怖」大動員。

消息還指,習近平和王岐山在3月8日,高調拿下雲南副省長,也已經做出表態。因為真的妥協,會使得江澤民集團得寸進尺,以後會發動更多的暴力恐怖事件來作為要價的手段。同時,江澤民勢力會如同打了雞血一樣亢奮起來,而習近平陣營會受到挫傷,勢力此消彼長,為權斗大忌。接下來習李當局會有更猛烈的反擊。

敏感點之五、習近平陣營被迫在近期與江澤民集團決勝負

從十八大之後,習近平陣營的策略是「溫水煮青蛙」,也就是以消耗戰的辦法,將江澤民集團的鐵桿成員,以貪腐的名義加以抓捕,用意之一是引誘江澤民集團把手中牌都出出來,以期慢慢消耗掉江澤民集團手中籌碼,想打「持久戰」。

從十八大後,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四川省政協主席李崇禧;中央610小組副組長、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湖北省副省長郭有明;江蘇省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國務院國資委主任蔣潔敏;四川省原副省長、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等江澤民集團的要員紛紛落馬。

報導稱進入2014年,習江的爭鬥更加激烈,僅僅短短的兩個月,已經發生了16起習江陣營互相之間大的交手,其中包括1月7日陳光標紐約「逼宮」事件、活摘器官重要證人、遼寧公安廳廳長李文喜被帶北京調查等。(詳見報導)

曾慶紅也看到這點,知道長久下去必死無疑,所以再不願和習近平陣營進行「持久戰」,這也是2013年開始,中國大陸不斷發生的多次恐怖襲擊的來由。

昆明事件是個標誌,血腥和激烈的程度超出過往所有事件,包括三中全會前的天安門爆炸事件、山西省委爆炸事件等。在中共重大會議前後或者期間,江澤民集團實施恐怖黑社會手段已經開始常態化,三中全會本來已經是中國大規模混亂政局的開始,但是昆明事件又將此提到新的高度,由於曾慶紅策略的改變,中共上下左右將進入全面激烈對抗的階段。

敏感點之六、曾慶紅手中掌握的資源特點

曾慶紅手中掌握著一類特殊資源,就是那些手上沾有法輪學員鮮血的人,他們已是暴力分子,以後也隨時可能成為新的暴力恐怖份子。一旦遭到清算,這些人被審判是死路一條,隨時都可能成為亡命之徒。這些亡命之徒的人數還很多,並且很多人都在政法系統和軍隊裡面,因此,如果習李當局猶豫不決,隨時都有可能反被蛇咬。

「追查國際」的報告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不是個別的、局部的偶然發生的民間謀財害命的殺人事件,而是由江澤民、周永康等中共最高當局利用國家機器統一組織下的大規模的涉及全國範圍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是在官方的組織和保護下,由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等醫療機構聯合進行的系統犯罪。實施犯罪中,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場所。

「追查國際」的證據證明,至少有23個省市自治區相關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蘇、浙江、廣州、廣西、福建、四川、雲南、貴州、陝西、甘肅、新疆等地方涉及活摘器官,以下內容來自「追查國際」:

僅以北京和錦州為例,駐北京豐台的解放軍307醫院移植科腎源聯繫人陳強曾經承認,他們是官方、警方、監獄一條龍的運作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交易,還可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供體身份的材料;

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確表示可以提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但要看出價的條件;解放軍錦州205醫院移植科主任陳榮山強調法輪功學員的供體是從法院來的,而且再三保證不透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密秘;

從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醫生、到上海、武漢、廣西的醫院器官移植科的醫生,從北到南跨越全國,都直言承認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供體,而且保證1-2週內可實施手術。上海復旦大學中山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的醫生回答患者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回答:「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勞教所中隱藏驚人罪惡 央視靠自焚偽案毒害中國人

除了活摘器官的罪惡外,在各勞教所中,監獄中,也不斷發生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僅以馬三家勞教所為例,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是江澤民從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後,因難以推行下去,尤其是東北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最多,江澤民和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急於選擇在東三省創建一個起樣板作用的殘酷迫害場所,再由此向全國推廣而建立的。

在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遼寧,勞教所曾大規模的強迫抽取法輪功學員血樣。知情者指此舉為建立活體器官移植庫而做的準備。

當時因中國鎮壓法輪功遭遇到強大阻力,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實現100%的轉化率,不惜加大迫害的殘忍度,挑戰人類道德底線。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幹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之際,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堅持修煉不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

除此之外,江澤民集團中無可救藥的惡人,還包括由「天安門自焚偽案」造謠所擴散開去的,跟著對法輪功犯下無數罪行的人。

2001年,天安門發生了震驚中外的「自焚偽案」。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上發生「自焚」時,中共當局以空前的高調進行報導,把事件栽贓在法輪功上。在當時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難以為繼的形勢下,這起栽贓法輪功的「自焚偽案」使得諸多中國大陸人被洗腦,進而對法輪功產生了負面印象。

這起政治事件,就是去年年底剛剛落馬的李東生,在擔任中共中央廣播電視局副局長期間,通過李長期控制的中央電視台新聞部,並夥同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等共同參與、策劃、指揮實施的案例,該案例中使用的許多關鍵詞彙,都在此後中共故意殺害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同時,李東生還利用自己操控央視《焦點訪談》的便利,不斷在節目中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在「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半年當中開足馬力製作了反法輪功節目70集,使得江澤民集團中之後在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問題上,增加了一大批對法輪功手握血債,已經無法再還清的亡命之徒。

敏感點之七、王岐山高調拿下雲南副省長

此前《大紀元》曾經報導,江澤民集團在製造了昆明血案的同時,也給雙方準備好了下台的台階,也就是把這起事件的責任全部推到新疆人的身上。

北京時間2014年3月1日21時左右,雲南昆明火車站出現一群戴著黑麵罩的兇殘殺手,訓練有素的砍殺買火車票的民眾,中共自稱,事件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傷。

3月2日凌晨1點40分左右,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已經發佈消息:昆明火車站襲擊事件已定性為「暴力恐怖襲擊事件」。《新華社》3月2日引用昆明市政府新聞辦的消息稱,「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勢力一手策劃組織的嚴重暴力恐怖事件。」
但是稍後,《新華網》又引述了公安部的消息,對昆明事件作出說明,沒有提到「新疆分裂勢力」。

3月5日,大陸官方媒體報導了李克強在「兩會」做政府工作報告時,脫稿譴責了昆明3.01事件的恐怖份子。李克強在1分多鐘的即興講話中,譴責暴恐分子,但並無一處提到昆明官方此前將暴徒定性的「新疆分裂勢力」,只是強調這是「挑戰人類文明底線的暴恐犯罪」和「暴力恐怖份子」。

消息稱,習李陣營和雲南地方對昆明血案的定性一直含含糊糊,習近平對「新疆分裂勢力」的說法也沒否定,其實都是在找一個下台的台階。習近平當然不願對此事負責,江澤民集團更不敢對此負責。但是李克強以間接的「你懂的!」方式向外公佈,以表達不滿。

相對應的是,雲南書記秦光榮在3月4日週二,在雲南代表團駐地透露8名涉案團伙的情況,稱他們要進行「聖戰」,與李克強的表述完全不同,但是他的言論被《人民網》刪除。秦光榮此前曾經被指和江澤民集團走得很近。

2012年5月,陳光誠事件爆發後,各省份領導人都知道事件背後涉及的水很深,一般都採取躲避的態度。

5月前後,《環球時報》發表評論,指責陳光誠為代表的民間自由人士暨維權力量「挾洋自重」,而後由《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轉載;《北京日報》發表評論指責陳光誠和美國一起抹黑中國,並將批評對像鎖定為民間維權力量。

此後,大陸的各大網站在轉載這篇文章後紛紛刪除,但只有雲南的媒體緊跟轉載《北京日報》的文章,事件曝光了雲南省委書記與薄熙來的特殊關係。有消息證明,《雲南網》的轉載是剛任省委書記不久的秦光榮的授意。

3月8日,王岐山的中紀委監察部高調發佈雲南副省長沈培平落馬的消息。

習近平陣營釋「誰替江澤民出頭就打誰」信號

公開資料顯示,昆明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3月2日星期日,雲南副省長沈培平加班加點到聯繫點瀾滄拉祜族自治縣「調研指導第二批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還「深入村組、農戶家中走訪民眾」,此舉「避嫌」的傾向嚴重。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陣營在3月8日拿下雲南副省長,正是對江澤民集團挑起的昆明血腥事件的一個強硬回應。此舉為了表明,「誰跟著江澤民集團出頭,就會打擊誰。」

敏感點之八、「重新調整2013-2017年反腐規劃」

昆明事件成江澤民集團與習近平陣營博弈的標誌性事件,消息來源顯示,曾慶紅等人正在策劃更加激烈恐怖襲擊,中國社會將發生各類恐怖事件。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以後搏殺會更慘烈,同時以後搏殺節奏更快,曾慶紅判斷,時局的發展已容不得「持久戰」。

此前《大紀元》的特稿《大勢已去中共哪裏是逃路!》指出,三中全會提到的改革問題,觸及到政府不同的部委,不同的層級,不同的派系,引發巨大的權力和利益轉移,也就必然導致不同派系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的強烈爭奪以及利益集團的阻擊。

從改革權威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江系血債幫出於被清算的恐懼,全力阻擊習、李改革。江系不願看到習近平迅速鞏固權力,不願坐視習、李順利施政。薄熙來事件後,中共內部分崩離析,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陣營的權力廝殺你死我活。江派因迫害法輪功而恐懼被清算,習陣營要「執政」並恐懼中共倒台,兩種恐懼如影隨形,是中共解不開的結。

中共已經沒有了任何道德感召力,也徹底失去了民心。因此,不管中共三中全會確立何種改革路線,在迴避迫害法輪功核心問題前提下,要進行如此大規模的權力和利益轉移,卻沒有任何共識、權威、道義和信任基礎,要奢望成功,無異於癡人說夢。

大紀元獲悉,因這次昆明事件,已逼迫王岐山在內部重新調整2013-2017年的反腐規劃。

真相是習江鬥正式告終的密碼

2012年,王立軍攜帶機密材料逃往美領館,揭開了江派周永康和薄熙來密謀政變,搞掉習近平,奪取最高權力的黑幕,事件導致中共內部分崩離析。

由於全球一億法輪功學員15年來堅持不懈地曝光真相,中共血腥罪惡在全球範圍廣泛曝光,江派因迫害法輪功而恐懼失去對中共最高權力的控制而被清算,全力阻擊習、李改革,甚至多次採取暗殺。其中包括在圍繞廢除勞教制度、上海自貿區、薄熙來案審理攪局、在利用陳光標在紐約炒作13年前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失敗後,又向習、李、胡、溫陣營發出「同歸於盡」的死亡威脅,利用海外媒體釋放中南海高層海外祕密資產的黑材料,促使局勢升級,逼使習近平頻頻出手回擊。

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上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來,在江「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屍源,直接火化」等的滅絕政策下,在兩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的直接指示下,上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摘,驚人罪惡已無法掩蓋。

這場江澤民集團發動的持續近15年的對一億無辜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是造成中共當前危機的根源。 任何當權者試圖迴避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下談改革,都是自欺欺人,沒有任何可操作性。

法輪功團體在國際社會一直公開呼籲中國民衆、中共官員及中國現任最高當權者們,儘快拋棄中共,逮捕江澤民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公佈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的真相,這是現政權的唯一選擇。再拖下去,只會錯失歷史機遇。

(責任編輯:季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