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昆明血案后中国政局聚焦八个敏感点

【大纪元2014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导)3月1日的昆明血腥事件发生后,中共江泽民集团与中南海现任最高当权者习近平阵营之间的斗争已进入升级的状态。3月4日,中共云南省书记秦光荣在两会“自说自话”表态所谓昆明事件属于“圣战”,李克强在两会脱稿发言却没有提到任何新疆字眼。

3月8日,王岐山高调宣布云南副省长落马,亲习近平阵营的《新京报》曝这位刚刚落马的副省长曾擅自“调动警力”,暗喻涉昆明血案。围绕昆明血腥事件,中南海进入史无前例的你死我活的大阵仗中。

此前,《大纪元》刚刚独家报道了(昆明血腥事件的始末)。

敏感点之一、曾庆红《明报》“露面” 曝老板与江泽民集团关系

3月8日,近期未露面的曾庆红,在香港媒体《明报》上露面。《明报》称,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许崇德昨日出殡,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罕见致送花圈。而值得关注的事情是,大陆媒体对曾庆红为许崇德送花圈没有任何报导。

79岁的香港《明报》集团董事会主席张晓卿,近日也被港媒曝光,在过去几年他在中国的投资有增无减,曾经照顾他的人脉,就是他由1980年代起一度押注薄熙来。

《明报》出面老板与周永康势力有巨额交易

《前哨》杂志称,张晓卿搭上薄熙来,与近日被大举清剿的周永康石油派系有关联。张晓卿在新加坡上市的常青石油及天然气公司,2007年透过子公司京沃尔德资源,与国企中石油签订合同,合作开发吉林松辽盆地扶余一号范围的石油资源,面积达204.9平方公里。中石油旗下著名的大庆油田和吉林油田,都在松辽盆地,属国有资产。

当年,薄熙来是商务部长,他的盟友周永康已晋身政治局常委。当时中石油的第一把手,就是因严重违纪正被中纪委调查的蒋洁敏。张晓卿与中石油的合作,2008年获商务部批准,但仍要过国务院发改委的最后一关。

由签订合同至今6年,常青已在该处探了99个油井,但一直未作正式开采及商业生产。中共规定包括原油及天然气等能源投资项目,必须由发改委审核后再呈交国务院核准,但常青和中石油的合作计划尚未开最后绿灯。

常青曾预料,发改委2013年第二季会出批文,之后又延至第四季,但至今仍未见到“圣旨”。2013年8月,即薄熙来被捕一年多后,便爆出了习近平清剿“周永康派系”,多名中石油高干因贪腐问题堕马,除了蒋洁敏,还有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等,周永康亦在薄熙来审讯完毕后,2013年底传出被扣押。

虽然项目未上马无收益,但常青在中国投放的资产,却高达1亿1千8百万美元,未有交代具体细节。年报提及,常青与中石油的合作,须负责前期评估及开发成本,并与中石油分担营运开支。目前,常青在印尼、马来西亚都有投资石油及天然气,2012年营业额为8600万美元,利润为610万美元,集团负债则达l亿4千万美元。

张晓卿在大连搭上薄熙来

张晓卿与薄熙来的关系,源于1980年进军中国,结果张晓卿成功在薄熙来主理大连时,在当地投资做木板。《星洲日报》曾经提及两人相识:“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期间,张晓卿也在大连投资木材下游工业。”报导又引述薄熙来2009年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时,如此形容张晓卿:“我跟首席会长(世界中文报业协会)张晓卿认识多年,我们算是‘同志’了,因为我们都在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大家都在为中国作出贡献。”

薄熙来与张晓卿一直维持友好关系,张晓卿的石油项目签订后,薄熙来就由商务部调到重庆,张晓卿亦同时大力唱好重庆。

2009年2月,张晓卿的《亚洲周刊》率先提出“重庆模式”这个词语,由资深特派员纪硕鸣撰文,赞扬薄熙来领导的重庆在金融海啸后,以内需促经济增长、加快城镇化、维持低税率等措施,“重庆的创新思维既汲取沿海经验,又回避风险,成为中国抗击金融危机的新路径。”

《亚洲周刊》的报导,随即引来重庆报章及中国新闻社呼应引用“重庆模式”这个词语,乘势吹捧薄熙来。之后薄推唱红打黑,纪硕鸣又再写道:“今天,重庆‘打黑举红’,是要重拾共产党的理念和对人民的承诺,倡导富民、公平、公正旗号下的‘红色GDP’。”

薄熙来在2012年被抓后,《亚洲周刊》立即紧跟政治大势,狠批谷开来“核心就是对法治的践踏”。张晓卿虽在2013年1月也撰文称,“薄熙来案件展示,唱红打黑的群众动员是开时代的倒车”,但是此后张至今没有放弃江泽民利益派系中坚的“不倒翁”黄奇帆。

敏感点之二:打腐败牌已无法让对手致命

去年年底中南海对海外释放抓捕周永康的消息。进入2014年,最近官方集中在对周永康的贪腐、黑社会问题的揭露。1月21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发布关于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离岸投资者的“机密资料”称:“至少有五名现任与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亲属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库克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持有离岸公司,其中包括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常委温家宝、李鹏、胡锦涛以及邓小平。”

大纪元获悉,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双方都在准备下一阶段更残酷的决斗。从薄熙来案已可看出,现政权当局以贪污腐败等经济问题打不垮江泽民集团,但反过来讲,江泽民集团用贪污腐败等经济问题也对现政权无可奈何,从离岸公司事件也可证明这点。

在中共党内抱团腐败的情况下,曝光经济问题只是让中国人多了个谈资,无法达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也无法逼迫对方彻底屈服。换句话说,这张贪腐牌已经失去了意义。

敏感点之三、两会习江暂妥协起因

此前《大纪元》已经报导,中南海高层内部已断定3月1日的昆明恐怖事件就是江泽民集团所为。江泽民集团精心策划了昆明恐怖袭击事件。原本同时将在5个城市进行,但是出现意外之后,其余4个城市并未有所动作。

据知情人透露,这些暴徒都是武警,并非疆独势力,跟种族仇杀没有任何关系,都是来自农村的基层士兵,想升官发财,遭到江泽民集团用毛思想的洗脑。行动前,每人获得一笔金钱,还许诺事成之后封官,还告诉他们行动开始15分钟之后有后援来接走他们。结果这次行动根本没有后援,导致4人被杀4人被抓。被抓的16岁女子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要让这出戏看起来更加真实。

据悉,传这些武警参加过多次行动,前面几次都得到保护,顺利脱离险境,所以他们这次行动非常大胆。但是这次4人被击毙,导致其它城市的袭击没能发生,目前中南海高层已经抓捕了其余4个城市的这部份人。

两会期间,现在北京已经布满军队,进入全面戒备,人民大会堂的所有地下通道都有军队,所有代表团暗处也有军队把守。局势非常紧张,所有高层都在北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行刺刘进图也与近期的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激烈争斗的局势有关。江泽民集团的目的是在香港制造混乱,捆绑及威胁现政权,激发香港民众对北京不满,最关键还是在周永康案件如何公开定性这类敏感问题上威胁习近平阵营。

在两会敏感时刻,3月2日,也就是昆明血腥事件第二天,香港黑衣大游行途中,《中国廉政建设网》突然头条发布:中央下发《关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的通报》。

消息称,此举是习近平暂时答应江泽民集团的条件,而被迫作出无奈之举,目的是为了在两会期间暂停各地的恐怖暴力行为,不然会使得整个社会处于失控的状态。并告诉江泽民集团,两会后将以这种方式公布周永康案,现在可以收手了。

之所以不通过《新华社》刊发对周永康通报,是因一旦发布,将来就无法再收回。现在习近平的这个举动对于双方来说都留下了变量,习近平阵营依然留有升级周永康案的余地,江泽民集团也可以继续升级将来的恐怖袭击。

敏感暂时平衡无法维持

3月5日,李克强在中共人大会议开幕仪式上做政府工作报告,作出一个不寻常的举动--脱稿谴责云南3.1事件的恐怖份子,大陆媒体披露在两会代表委员和记者拿到的工作报告中没有这段话。

李克强故意脱稿,以“你懂的!”方式对在座的所有官员发出警告:中共的政局处于极度危险的阶段,高层已经出现了重大变故,让所有的官员做个准备。昆明的事情并不是新疆人干的,“你懂的!”

据悉,这也是习近平在两会李克强做报告时“黑脸”原因。

消息称,昆明血腥案件的侦破并不复杂,江泽民集团知道习近平很容易破案,但是结果却不能公布,否则意味着共产党即刻垮台,这和公布周永康政变是一个道理。江泽民集团这些事情,做得并不严密,但却认准了习近平阵营不能公布,也不敢公布,其实就是在威胁,如果公布周永康所涉的活摘器官和反人类罪,恐怖杀戮还会升级。

消息称,云南书记在两会单方面发表昆明血案的所谓“圣战”说,其实是双方都在用“你懂的!”方式告诉大家,双方都已经没有退路。

3月8日,王岐山高调宣称云南副省长落马,前一天,深度卷入曾庆红家族的女艺人梅婷被陆媒抛出,标志着暂时达成的平衡又遭到打破。

敏感点之四、曾庆红释放“恐怖”动员

显然,曾庆红已清楚地看到了,不论曝光多少贪腐都没多少作用,而且时间拖得越长,江泽民集团势力解体速度更快,即出杀手镧,制造暴力恐怖事件,让社会陷入混乱,以期在民怨下达到让习近平下台,或者达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这样江泽民集团还可能有机会上台,“纠正习近平的错误。”

显然,曾庆红接下来会有更猛烈反击,选择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明报》上露面,就是为了告诉江泽民集团的成员自己还没被抓、还有行动自由,为江泽民势力打气,准备下一阶段更残酷的决斗,发出“恐怖”大动员。

消息还指,习近平和王岐山在3月8日,高调拿下云南副省长,也已经做出表态。因为真的妥协,会使得江泽民集团得寸进尺,以后会发动更多的暴力恐怖事件来作为要价的手段。同时,江泽民势力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而习近平阵营会受到挫伤,势力此消彼长,为权斗大忌。接下来习李当局会有更猛烈的反击。

敏感点之五、习近平阵营被迫在近期与江泽民集团决胜负

从十八大之后,习近平阵营的策略是“温水煮青蛙”,也就是以消耗战的办法,将江泽民集团的铁杆成员,以贪腐的名义加以抓捕,用意之一是引诱江泽民集团把手中牌都出出来,以期慢慢消耗掉江泽民集团手中筹码,想打“持久战”。

从十八大后,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中央610小组副组长、前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四川省原副省长、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等江泽民集团的要员纷纷落马。

报导称进入2014年,习江的争斗更加激烈,仅仅短短的两个月,已经发生了16起习江阵营互相之间大的交手,其中包括1月7日陈光标纽约“逼宫”事件、活摘器官重要证人、辽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被带北京调查等。(详见报导)

曾庆红也看到这点,知道长久下去必死无疑,所以再不愿和习近平阵营进行“持久战”,这也是2013年开始,中国大陆不断发生的多次恐怖袭击的来由。

昆明事件是个标志,血腥和激烈的程度超出过往所有事件,包括三中全会前的天安门爆炸事件、山西省委爆炸事件等。在中共重大会议前后或者期间,江泽民集团实施恐怖黑社会手段已经开始常态化,三中全会本来已经是中国大规模混乱政局的开始,但是昆明事件又将此提到新的高度,由于曾庆红策略的改变,中共上下左右将进入全面激烈对抗的阶段。

敏感点之六、曾庆红手中掌握的资源特点

曾庆红手中掌握著一类特殊资源,就是那些手上沾有法轮学员鲜血的人,他们已是暴力分子,以后也随时可能成为新的暴力恐怖份子。一旦遭到清算,这些人被审判是死路一条,随时都可能成为亡命之徒。这些亡命之徒的人数还很多,并且很多人都在政法系统和军队里面,因此,如果习李当局犹豫不决,随时都有可能反被蛇咬。

“追查国际”的报告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不是个别的、局部的偶然发生的民间谋财害命的杀人事件,而是由江泽民、周永康等中共最高当局利用国家机器统一组织下的大规模的涉及全国范围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是在官方的组织和保护下,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疗机构联合进行的系统犯罪。实施犯罪中,军队、武警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场所。

“追查国际”的证据证明,至少有23个省市自治区相关医院和器官移植中心:北京、天津、上海、河北、河南、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安徽、湖南、湖北,江苏、浙江、广州、广西、福建、四川、云南、贵州、陕西、甘肃、新疆等地方涉及活摘器官,以下内容来自“追查国际”:

仅以北京和锦州为例,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曾经承认,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

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确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要看出价的条件;解放军锦州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强调法轮功学员的供体是从法院来的,而且再三保证不透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密秘;

从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医生、到上海、武汉、广西的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医生,从北到南跨越全国,都直言承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供体,而且保证1-2周内可实施手术。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回答患者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回答:“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劳教所中隐藏惊人罪恶 央视靠自焚伪案毒害中国人

除了活摘器官的罪恶外,在各劳教所中,监狱中,也不断发生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仅以马三家劳教所为例,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是江泽民从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后,因难以推行下去,尤其是东北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最多,江泽民和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急于选择在东三省创建一个起样板作用的残酷迫害场所,再由此向全国推广而建立的。

在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辽宁,劳教所曾大规模的强迫抽取法轮功学员血样。知情者指此举为建立活体器官移植库而做的准备。

当时因中国镇压法轮功遭遇到强大阻力,薄熙来为讨好江泽民实现100%的转化率,不惜加大迫害的残忍度,挑战人类道德底线。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书记罗干在马三家劳教所蹲点之际,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余者致残。

除此之外,江泽民集团中无可救药的恶人,还包括由“天安门自焚伪案”造谣所扩散开去的,跟着对法轮功犯下无数罪行的人。

2001年,天安门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自焚伪案”。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自焚”时,中共当局以空前的高调进行报导,把事件栽赃在法轮功上。在当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难以为继的形势下,这起栽赃法轮功的“自焚伪案”使得诸多中国大陆人被洗脑,进而对法轮功产生了负面印象。

这起政治事件,就是去年年底刚刚落马的李东生,在担任中共中央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期间,通过李长期控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部,并伙同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等共同参与、策划、指挥实施的案例,该案例中使用的许多关键词汇,都在此后中共故意杀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同时,李东生还利用自己操控央视《焦点访谈》的便利,不断在节目中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在“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半年当中开足马力制作了反法轮功节目70集,使得江泽民集团中之后在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问题上,增加了一大批对法轮功手握血债,已经无法再还清的亡命之徒。

敏感点之七、王岐山高调拿下云南副省长

此前《大纪元》曾经报导,江泽民集团在制造了昆明血案的同时,也给双方准备好了下台的台阶,也就是把这起事件的责任全部推到新疆人的身上。

北京时间2014年3月1日21时左右,云南昆明火车站出现一群戴着黑面罩的凶残杀手,训练有素的砍杀买火车票的民众,中共自称,事件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伤。

3月2日凌晨1点40分左右,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已经发布消息:昆明火车站袭击事件已定性为“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新华社》3月2日引用昆明市政府新闻办的消息称,“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
但是稍后,《新华网》又引述了公安部的消息,对昆明事件作出说明,没有提到“新疆分裂势力”。

3月5日,大陆官方媒体报导了李克强在“两会”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脱稿谴责了昆明3.01事件的恐怖份子。李克强在1分多钟的即兴讲话中,谴责暴恐分子,但并无一处提到昆明官方此前将暴徒定性的“新疆分裂势力”,只是强调这是“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暴恐犯罪”和“暴力恐怖份子”。

消息称,习李阵营和云南地方对昆明血案的定性一直含含糊糊,习近平对“新疆分裂势力”的说法也没否定,其实都是在找一个下台的台阶。习近平当然不愿对此事负责,江泽民集团更不敢对此负责。但是李克强以间接的“你懂的!”方式向外公布,以表达不满。

相对应的是,云南书记秦光荣在3月4日周二,在云南代表团驻地透露8名涉案团伙的情况,称他们要进行“圣战”,与李克强的表述完全不同,但是他的言论被《人民网》删除。秦光荣此前曾经被指和江泽民集团走得很近。

2012年5月,陈光诚事件爆发后,各省份领导人都知道事件背后涉及的水很深,一般都采取躲避的态度。

5月前后,《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指责陈光诚为代表的民间自由人士暨维权力量“挟洋自重”,而后由《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转载;《北京日报》发表评论指责陈光诚和美国一起抹黑中国,并将批评对像锁定为民间维权力量。

此后,大陆的各大网站在转载这篇文章后纷纷删除,但只有云南的媒体紧跟转载《北京日报》的文章,事件曝光了云南省委书记与薄熙来的特殊关系。有消息证明,《云南网》的转载是刚任省委书记不久的秦光荣的授意。

3月8日,王岐山的中纪委监察部高调发布云南副省长沈培平落马的消息。

习近平阵营释“谁替江泽民出头就打谁”信号

公开资料显示,昆明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3月2日星期日,云南副省长沈培平加班加点到联系点澜沧拉祜族自治县“调研指导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还“深入村组、农户家中走访民众”,此举“避嫌”的倾向严重。

大纪元获悉,习近平阵营在3月8日拿下云南副省长,正是对江泽民集团挑起的昆明血腥事件的一个强硬回应。此举为了表明,“谁跟着江泽民集团出头,就会打击谁。”

敏感点之八、“重新调整2013-2017年反腐规划”

昆明事件成江泽民集团与习近平阵营博弈的标志性事件,消息来源显示,曾庆红等人正在策划更加激烈恐怖袭击,中国社会将发生各类恐怖事件。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以后搏杀会更惨烈,同时以后搏杀节奏更快,曾庆红判断,时局的发展已容不得“持久战”。

此前《大纪元》的特稿《大势已去中共哪里是逃路!》指出,三中全会提到的改革问题,触及到政府不同的部委,不同的层级,不同的派系,引发巨大的权力和利益转移,也就必然导致不同派系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强烈争夺以及利益集团的阻击。

从改革权威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江系血债帮出于被清算的恐惧,全力阻击习、李改革。江系不愿看到习近平迅速巩固权力,不愿坐视习、李顺利施政。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内部分崩离析,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阵营的权力厮杀你死我活。江派因迫害法轮功而恐惧被清算,习阵营要“执政”并恐惧中共倒台,两种恐惧如影随形,是中共解不开的结。

中共已经没有了任何道德感召力,也彻底失去了民心。因此,不管中共三中全会确立何种改革路线,在回避迫害法轮功核心问题前提下,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权力和利益转移,却没有任何共识、权威、道义和信任基础,要奢望成功,无异于痴人说梦。

大纪元获悉,因这次昆明事件,已逼迫王岐山在内部重新调整2013-2017年的反腐规划。

真相是习江斗正式告终的密码

2012年,王立军携带机密材料逃往美领馆,揭开了江派周永康和薄熙来密谋政变,搞掉习近平,夺取最高权力的黑幕,事件导致中共内部分崩离析。

由于全球一亿法轮功学员15年来坚持不懈地曝光真相,中共血腥罪恶在全球范围广泛曝光,江派因迫害法轮功而恐惧失去对中共最高权力的控制而被清算,全力阻击习、李改革,甚至多次采取暗杀。其中包括在围绕废除劳教制度、上海自贸区、薄熙来案审理搅局、在利用陈光标在纽约炒作13年前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失败后,又向习、李、胡、温阵营发出“同归于尽”的死亡威胁,利用海外媒体释放中南海高层海外祕密资产的黑材料,促使局势升级,逼使习近平频频出手回击。

1999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了对上亿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来,在江“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尸源,直接火化”等的灭绝政策下,在两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的直接指示下,上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万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摘,惊人罪恶已无法掩盖。

这场江泽民集团发动的持续近15年的对一亿无辜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是造成中共当前危机的根源。 任何当权者试图回避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下谈改革,都是自欺欺人,没有任何可操作性。

法轮功团体在国际社会一直公开呼吁中国民众、中共官员及中国现任最高当权者们,尽快抛弃中共,逮捕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公布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的真相,这是现政权的唯一选择。再拖下去,只会错失历史机遇。


(责任编辑:季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