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1)

過去15年來,中共利用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一直大規模存在,遍佈全國。圖為海外法輪功學員舉辦燭光晚會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03月11日訊】(明慧網通訊員中國大陸綜合報導)有一種「班」,有時候名頭上頂著「教育」的幌子,有時候它自己也直白地自稱「轉化班」,而實質上它是洗腦班。這些「班」的任務很明確:就是讓每一個進班的人都放棄「真善忍」,即所謂的「轉化」。它所使用的「教育」手段,不是光嘴巴說,而是酷刑,甚至精神藥物!在當今這個世界上,只有中共在開這種班,而且15年來中共一直都在針對法輪功學員開辦洗腦班!

根據本報告對357名被中共洗腦班虐殺案例和851次洗腦班迫害案例的不完全統計,15年來,中共利用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一直大規模存在,遍佈全國,共涉及全國173個城市、329個區縣、449個洗腦班!其中山東、河北、四川、湖北、遼寧等地一直是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最猖獗的地區。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廣東省茂名市「法制教育學校」、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四川省遂寧市洗腦班、吉林省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山東省淄博王村洗腦班、山東省招遠市玲瓏洗腦班、甘肅省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貴州省貴陽市爛泥溝法制學習班、河北省張家口市沙嶺子片地法制學校、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李郁莊鄉洗腦班、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河北省涿州市南馬洗腦班、陝西省西安市宣平園洗腦班等……,在虐殺法輪功學員中犯下了纍纍惡行。

中共使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嚴重違反了人類道德良知,毫無道德底線可言。善惡有報是天理!在良心面前,在世界道義面前,中共洗腦班必須全面解體,中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必須全面清算!

以下,我們將為您呈現中共洗腦班的罪惡:

一、洗腦班罪惡一直在全球曝光
二、洗腦班罪惡蔓延全中國
三、虐殺第一: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
四、虐殺第二:廣東省茂名市「法制教育學校」
五、虐殺第三:湖北省武漢市楊園洗腦班
六、慘不忍睹,人神共憤
(1)吳敬霞,哺乳期的她被洗腦班電擊乳房毒打致死
(2)羅織湘,懷著三個月身孕被洗腦班迫害致死
(3)蔣美蘭,她被洗腦班注射破壞性藥物並慘遭毒打致死
(4)李瑩秀,她的兒子被虐殺,本人被洗腦班滅口
(5)李梅,她被洗腦班毒打致死後,生前照被全部搜走
(6)王書軍:想要多少錢就挖多深的坑
(7)李秀美,她被家庭洗腦班活活掐死後還被強行摘取器官
(8)張桂好,他被洗腦班虐殺,然後當局到處散佈「上吊自殺」謠言
(9)謝德清,他被洗腦班毒殺,屍體被警察從靈堂強行搶走火化
七、全國225所洗腦班至少虐殺了281名法輪功學員
八、世界道義,我們一直在呼籲!
九、附錄

一、洗腦班罪惡一直在全球曝光

二零零零年元月,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成立「轉化看管中心」,也就是洗腦班,分設在7個不同的地方,其中一個設在城關街道辦事處撞鐘園1號樓。濰坊市退休工人、法輪功學員陳子秀因去北京為法輪功請願,於二月十七日下午被強行拘禁在撞鐘園1號樓洗腦班強制「轉化」。二十一日上午九時,陳子秀在該洗腦班被活活打死。


a、陳子秀生前和兩個孫兒合照,b、被惡徒丟棄在院落浸透著血漬的陳子秀的全部衣物。陳子秀親屬們在悲憤中攝下的,c、內襯褲上的血漬與洩出污物痕漬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伊安.約翰遜以《陳女士直到最後的日子仍說,修煉法輪功是一項權利》為題,報導了這宗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案例。伊安.約翰遜因此而獲得二零零一年「普利策」獎。


《華爾街日報》記者Ian Johnson榮獲2001年普利策獎。 (網頁截圖)

面對國際曝光,中共政府不但不追究行惡者的責任,反而藉口陳子秀女兒張學玲向記者提供了消息,以所謂的「破壞公共安全」為名拘留了張學玲,並勞教3年。而陳子秀其他同樣修煉法輪功的親人,包括婆家妹妹張玉芳與妹夫李恆男及外甥李建剛及其未婚妻孔茜,也紛紛被綁架、非法拘禁、勞教和判刑。

同時,中共在濰坊地區擴大和升級迫害,從而直接導致了14年來,山東省濰坊市以104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統計案例,在明慧網《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地市610邪惡排行榜中,位列全國第三。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中共在2001年就形成了鎮壓法輪功的三個「有效」方法:暴力、高壓宣傳和洗腦,而洗腦是關鍵。鎮壓一開始就伴隨著暴力,高壓宣傳則是藉助於反覆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最終使很多中國人相信了中共的謊話。最後也是最狠毒的一招,則是強迫學員參加洗腦班。

洗腦班,在中共內部有諸多名稱,如:「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教育轉化學習班」、「關愛教育中心」等。無論叫甚麼名字,其共同特徵是,被辦班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禁,辦班過程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洗腦班不屬於任何政府部門(儘管有時會有政府部門出面舉辦)、執法機構、社會團體、未經登記註冊,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黨政文件確認其性質、地位,不受任何機構監督,擁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而拘禁任何一名法輪功學員的權力,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打死法輪功學員也無需負法律責任。其不合法性和殘酷性甚至超過了文革時期的「隔離審查」和「毛澤東思想學習班」。

二零零四年,「追查國際」發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的調查報告》,通過詳細調查和彙集,系統地揭露了中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存在形式和手段。根據該報告的調查,中共洗腦班廣泛使用各種酷刑和精神藥物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大規模的「轉化」迫害,就在二零零一年前十個月,僅北京市朝陽區一地就辦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200多期。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網發表《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統計了3653名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其中11%共746名學員在生前遭到過中共洗腦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監獄)共851次迫害。另外,根據該報告的統計,在2383個被中共關押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中,有365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監獄)直接酷刑虐殺致死(表1),占所有被中共關押迫害致死案例的15%:


根據《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統計,在被洗腦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監獄)關押迫害致死的學員中,被洗腦班強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藥物或者毒藥致死的比例最高,占統計樣本的32%,其次被洗腦班毒打致死,佔20%,還有19%在洗腦班多種酷刑手段的共同折磨下致死:


中共在其下發的《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人類最大的邪教組織)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地宣稱,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正是中共的這些惡毒「參考建議」,導致了「精神藥物/毒藥」成為洗腦班虐殺法輪功的最主要手段。

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們從明慧網共搜索到有洗腦班欄位的文章共51867篇。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迫於國內外的壓力,中國大陸各省市勞教所陸續解散,但很多省市又開始大規模增設洗腦班以作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替代品。根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發表《2013年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報告,二零一三年下半年明慧網報導出來被中共綁架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為1044人,是二零一三年上半年的五倍多(上半年不完全統計為181人)。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有的並沒有因為勞教所的解散而被釋放,而是被直接從勞教所轉入洗腦班繼續迫害,比如:北京法輪功學員張一粟,四川袁斌,吉林的朱景雲,陝西的黃筱琴,等等。另外,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明慧網發表《2013年:迫害與惡報》調查報告,統計了二零一三年以來,明慧網所報導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及惡報案例,結果顯示,二零一三年以來,平均每天有2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覆蓋全國27個省、區、市,共涉及全國157個洗腦班,其中山東省以24個洗腦班被明慧網曝光排第一,湖北省17個排第二,黑龍江13個排第三。

直到今天,直接參與酷刑虐殺山東省濰坊市法輪功學員陳子秀的四名兇手:王繼美(男,時年50餘歲,時任山東省濰坊市濰城區政法委書記,後調任市糧食局一把手)、高新功(男,時年40餘歲,99年從農村軍埠口鎮調至濰坊市濰城區城關街道辦任基層政法委書記,後被當地樹為「轉化」先進、模範)、鄧萍(女,時年40餘歲,曾當過百貨大樓售貨員,後任城關街道辦胡家牌坊居委會主任)、劉光明(男,時年30餘歲,曾任南關派出所聯防大隊長),沒有一人在中國國內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僅僅這四名兇手,15年來,所有參與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或者還在繼續行惡,或者其罪惡繼續被中共包藏著,無一人因此在中國國內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洗腦班罪惡蔓延全中國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全面、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前,中共就在開始使用洗腦班這種形式迫害法輪功學員。張運清(54歲),河北省武安市人,曾經患白血病,多方治療不見好轉,在修煉法輪功後,身體恢復了健康。張運清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參加中南海萬人大上訪,回來後即在武安被當局強制辦學習班洗腦三天。不幸,張運清在中共高壓逼迫下於二零零三年皇歷臘月十六日含冤離世。

我們結合明慧網《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統計的3653個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統計到其中有746名學員在生前遭到過中共洗腦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監獄)共851次迫害,其中367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直接迫害致死(367例中,有2例屬於2013年下半年洗腦班迫害致死案例,為本報告新增,以下同)。在這851次洗腦班迫害中,有753例記錄到明確的洗腦班開始迫害時間,我們按年份對此進行了匯總統計,結果顯示,在中共公開全面迫害法輪功的一九九九年,洗腦班就已經被大規模地應用到迫害法輪功之中,一九九九年有107例,二零零零年146例,二零零一年188例達到高峰(圖1):

有關746名學員在生前遭到中共洗腦班共851次迫害的更多資料請參見「附件1:被迫害致死學員生前遭受851次洗腦班迫害情況匯總」。

在圖1統計到的一九九九年洗腦班迫害的107例案例中,有97例案例記錄到了具體被洗腦班迫害的開始月份,我們對此進行了統計,結果顯示(圖2),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洗腦班這種迫害形式在七月這一個月一下子就上到最高峰,顯示使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的情況是從迫害開始的那一天就迅速覆蓋了全國。例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中共正式對外宣佈全面迫害法輪功的第二天,黑龍江省依蘭縣珠山鄉政法委書記李傳富和村幹部等人就按照中共的迫害政策成立了一個臨時洗腦班,對當地愛民村等煉法輪功學員搞人人過關,通過心理和暴力恐嚇等手段強迫學員放棄修煉。九月二十九日,愛民村原法輪功煉功點輔導員趙喜春(男)因此死亡。

在本報告結合明慧網《中共酷刑虐殺法輪功學員調查報告》統計出的367名被中共洗腦班直接虐殺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中,有360例案例記錄到了具體被洗腦班虐殺致死時間,我們對此進行了匯總統計,結果顯示,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這五年是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高峰,360例統計案例中共有250例在這五年間被洗腦班虐殺(佔70%)(圖3):

在367名被中共洗腦班虐殺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中,有356例記錄有被害學員具體的性別,我們對此進行了統計,結果顯示, 62%被洗腦班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為女性(圖4):

在367名被中共洗腦班虐殺致死法輪功學員案例中,有323例記錄有被洗腦班虐殺致死時的年齡,我們對此進行了統計,結果顯示,61到70歲高齡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迫害致死案例最多(圖5:):

一般來說,一個地區法輪功學員被洗腦班迫害致死的人數與該地區洗腦班邪惡程度可能成正比相關。也就是一個地區被洗腦班迫害致死人數越多,這個地區洗腦班就越邪惡。我們對被洗腦班虐殺的367名學員和被洗腦班實施的851次迫害按地區進行了統計,並以被洗腦班迫害致死人數作為洗腦班邪惡排名的第一標準,洗腦班迫害數作為排名的參考標準,對洗腦班迫害情況進行了全國排名,統計結果表明,中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覆蓋了除西藏外的全國所有省及直轄市,其中以山東、河北、四川、湖北、遼寧、廣東、湖南、黑龍江、吉林、北京最為嚴重,是省級/直轄市洗腦班虐殺前十惡,其中山東省被洗腦班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65例),是全國洗腦班最邪惡之地排第一,河北省以被洗腦班迫害致死59例排第二,四川省以被洗腦班迫害致死35例排第三,湖北省以被洗腦班迫害致死33例排第四(表3):


同樣,我們按城市進行了統計,結果顯示,中共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佈全國173個城市。統計表明,如果把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四大直轄市列入城市系列,則「山東省煙台市、山東省濰坊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北省武漢市、河北省保定市、北京市、重慶市、河北省唐山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河北省石家莊市」名列城市洗腦班虐殺前十惡,其中山東省煙台市以21例被洗腦班迫害致死案例名列第一,山東省濰坊市以洗腦班迫害致死21例排第二,四川省成都市以洗腦班迫害致死19例排第三(表4):


有關173個城市洗腦班虐殺人數詳細統計結果請見「附件2:全國173個城市洗腦班虐殺人數排名」。

同樣,我們按區縣進行了統計,結果顯示,中共洗腦班虐殺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佈全國329個區縣(含縣級市),其中「黑龍江省哈爾濱雙城市、山東省煙台招遠市、四川省成都彭州市、山東省濰坊安丘市、山東省煙台蓬萊市、河北省保定定興縣、山東省濰坊坊子區、四川省成都雙流縣、北京朝陽區、安徽省阜陽臨泉縣、吉林省延邊州延吉市」位列區縣洗腦班虐殺前十惡,其中黑龍江省哈爾濱雙城市以6例被洗腦班迫害致死18例生前曾遭受洗腦班迫害排第一,山東省煙台招遠市以6例被洗腦班迫害致死8例生前曾遭受洗腦班迫害排第二,四川省成都彭州市以4例被洗腦班迫害致死7例生前曾遭受洗腦班迫害排第三(表5):


有關329個區縣洗腦班虐殺人數詳細統計結果請見「附件3:全國329個區縣洗腦班虐殺人數排名」。

在被洗腦班虐殺的367名學員和被洗腦班實施的851次迫害中,有281名被洗腦班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和652次洗腦班迫害案例記錄到了實施迫害的洗腦班名稱,我們對此進行了匯總,共統計到了全國449個洗腦班參與了對這些統計案例的迫害,結果顯示,「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廣東省茂名市洗腦班、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四川省遂寧市洗腦班、吉林省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山東省淄博王村洗腦班、山東省招遠市玲瓏洗腦班、甘肅省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貴州省貴陽市爛泥溝法制學習班、河北省張家口市沙嶺子片地法制學校、河北省保定市定興縣李郁莊鄉洗腦班、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河北省涿州市南馬洗腦班、陝西省西安市宣平園洗腦班」在本報告統計到的449個洗腦班中位列洗腦班邪惡前十名:(表6)


有關全國449個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情況請見「附件4:全國449個洗腦班邪惡排名」。

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們對以上洗腦班在明慧網資料庫上按照關鍵字進行檢索,結果顯示,共有1065篇文章涉及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排第一,529篇涉及「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青菱紅霞洗腦班)」排第二,507篇涉及「甘肅省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排第三。各洗腦班明慧網關鍵字檢索結果如下(表7):


(待續)

(責任編輯:高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