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案抛出前 黄洁夫承认伙同法院武警“强摘”器官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证实,截至目前,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没有办法说清道明。黄洁夫的这番话,将曾经掌控法院、武警等力量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摆到前台,而在大陆器官移植的来源上,中共说辞前后自相矛盾,一变再变。(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4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近日证实,截至目前,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无法说清道明。黄洁夫的这番话,将曾经掌控法院、武警等力量的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摆到前台,而在大陆器官移植的来源上,中共说辞前后自相矛盾,一变再变。

“捐献”器官本人家属俱不知情 器官来源无法说清道明

据香港《明报》3月12日报导,曾任卫生部副部长的全国政协常委黄洁夫承认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的,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中国近十几年来的器官移植数量的暴涨,其器官来源一直为国际社会所质疑。而中共官方过去曾长期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直到2007年一月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才开始承认中国存在摘取死刑犯器官;到2012年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黄洁夫承认器官来源由政法委和公安内幕运作

黄洁夫承认,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法院和武警等“局部的人”互相沟通的,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关键是背后政法委和公安的内幕运作:利用死刑犯的名义来做假文件,杀非死刑犯(法轮功学员)顶死来活摘器官;这在中国监狱很流行。

近年来媒体(包括中共地方小报)多次报导,中国看守所很多被中共处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处死囚犯中有相当数量的替身。这种情况在中国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开祕密。中国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国看守所关押过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国花大概10万到30万元人民币就可收买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说,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从社会上抓来的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和民工,其中相当部份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

他说,打死法轮功学员上头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恶从中产生,现在中国各看守所、劳教所中最容易被当作替死者的就是法轮功学员。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江泽民、罗干和周永康通过镇压法轮功的祕密组织“6.10”机构给全国各地主管公安局的政法委系统下令:“打死法轮功学员算白死”,不追究责任。

2012年5月,追查国际调查人员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导舆论宣传、属于江派的李长春通话。李长春在电话中确认,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这再次证实活摘器官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官方行为,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深涉其中。

周案升级信号再现 中共政法委自曝“捞人”黑幕

2014年2月25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发布中共中央政法委《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指导意见》,承认有的罪犯以权、钱“赎身”,并罕见运用“组织(领导、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三类罪犯”。在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抛出的前夜,再释定罪升级信号。

外界认为,中共政法体制内的“捞人”靠什么?一靠权,二靠钱,而将此应用得最为“驾轻就熟”的,当属已经被打入秦城监狱的薄熙来和即将入笼的周永康。

周永康收黑帮两亿元 下令最高法放死囚

早在2009年初,原中共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察局局长郑少东因涉嫌在金融大案中受贿被实施双规审查后,据内部消息称,首先就交待了周永康之子周滨的许多违法问题。

据郑少东交待,儿子周滨利用父亲周永康的影响力,在周曾工作过的地方或部门,大搞权钱交易。周滨还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钱财。在甘肃、山西、辽宁,他“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使一些难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获应该的审理。

据悉,在甘肃法院和北京最高法院有记录的一件案件。2006年,宁夏第二大黑帮伙同一个地产开发商进行拆迁时,绑架一名拒绝搬迁的40岁男子,该男子拒绝签协议。该黑帮头目用廿多杓热油将该男子活活烫死,事后此头目被判刑。

该黑帮透过吴兵和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向周永康行贿二亿元,以求脱罪。随后,周永康亲自介入此案,致电最高法院并签发释放命令,该名冷血杀人的黑帮头目逃离法网。

事后,宁夏检察院、公安与最高法院及最高检察院的检察官实名写信,向中纪委举报。由于当时周永康手握大权,最后此案不了了之。

十几年来,罗干、周永康一手掌控的中共政法委,无法无天,整个司法系统出现真空,社会乱象频发,把庞大的维稳经费用于镇压老百姓,天怒人怨。

周永康儿子用法轮功学员调包死囚及活摘器官

《大纪元》此前报导,周滨因其父的权势与影响力,专门从事卖官、减刑、调包死囚犯来获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顶替死囚犯被执行死刑,在行刑时器官被活摘,法轮功学员被活活疼死,而死囚犯被洗白后再回社会。

消息称,周滨在这过程中收取数额巨大的金钱利益,因他父亲是周永康,周滨只需付给相关司法人员数十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犯换成法轮功学员被执行死刑。在中国司法系统,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人民币,已是一个半公开的祕密。

周滨所涉入最大犯罪是用被关押和被祕密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顶替死囚犯而被执行死刑,在行刑时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地点,他们被活摘器官后活活疼死。因为是活摘器官,使得顶替死囚赴死的事情变得更加的隐祕。

2012年2月6日,薄熙来的心腹王立军逃亡美领馆,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高层腐败、薄熙来策划政变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了大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材料,其中有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薄熙来为攀登权力高峰,任大连市长、辽宁省长期间,就紧跟江泽民,积极主导迫害法轮功,最先犯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的罪恶,而在得到前后两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的支持下,此罪恶在全国范围内被效仿、蔓延。

王立军曾自曝他至少参与数千例器官移植,在一次颁奖典礼上他说:“我们的科技成果是现场几千个密集移植的结晶。”然而,在活摘器官的事件中,王立军只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一个马前卒,江泽民则是他们的总后台大老板。

黄洁夫“泄密”中共人体器官移植罪恶

2013年5月11日,卫生计生委人体器官临床技术应用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中国首届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国际论坛上,称今后中国大陆“人体器官分配全部可溯源”,变相承认此前大陆庞大的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来源不明。

人体器官来历不明一直是中共备受外界谴责的罪恶黑幕之一,此次黄洁夫又自曝家丑,等于变相承认此前中国大陆用于移植的庞大的人体器官无法溯源,来历不明。

2013年2月25日,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质疑和惊讶,没建器官捐献分配体系之前,中国移植医生做移植手术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干,说明器官医生所面对国际谴责的巨大压力。

此前,据黄洁夫在湘雅三医院作专题讲座时透露:“截至2001年,我国实行的各种大器官移植手术就有4万多例次。”从这比官方公布多了近三倍的数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见一斑。

《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卫‧乔高表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他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时间内,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才能解释。

黄洁夫说,中国大陆未来3到5年内就会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但是大卫‧乔高表示,中共这样做已经13年了,数万人被杀害。这个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值50万英镑,像黄洁夫这样的医生,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

大陆移植数量呈爆炸式膨胀 与迫害法轮功同步增长

统计数据显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大陆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状态,特别在2003年至2006年间,来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数量呈现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式膨胀。有调查报导,在相对稳定、每年变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间,中共利用偷盗法轮功学员器官,才有了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根据大赦国际估计,2000年~2005年这6年间,有四万一千五百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术突然减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不得已整顿移植市场而出现的结果。

早在2001年,军医王国齐就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活摘器官。就王国齐的证词,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5年黄洁夫作为卫生部副部长,首次公开承认中国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2006年3月,大纪元发表中共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证人的证词,引起国际上强烈谴责。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同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否认称:“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然而,到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转变了说法: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据《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份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近年,黄洁夫越来越高调承认:中国一直依赖死囚犯的器官。这份“坦诚”和前几年的死不认帐有着太大的反差。

中国时政评论员玉清心表示,黄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十多年至今,他对中国器官移植业的黑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是清楚的。但是为中共站台,始终在撒弥天大谎。

升级定性周永康案的信号频现

近期,种种迹象显示,作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执行者周永康一案所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习近平阵营对此案的调查早已从经济转入政法系统这个核心。周永康的权力来自于江泽民、曾庆红,因此对周的调查势必牵扯其幕后大佬。

消息人士透露,周永康集团案涉及资金庞大的买官卖官、用钱赎死刑犯、用其他犯人顶死罪及非法活摘及贩卖器官等反人类罪;对维权人士非法打压,数百万人被劳教、判刑;对中共高官及亲属、秘书等祕密监听;还通过向中外媒体喂料来打击对批评江泽民集团的内部高官。

2月24日,中共国务院决定,免去李东生的公安部副部长职务;去年12月25日,中央决定免去李东生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等职位。中共官媒新华社旗下《参考消息》日前引述彭博社等外媒的报导,称李东生的下台预示当局的“打大老虎”大戏已进入到关键时刻。

近期,从跟随周永康10年的贴身大秘冀文林被双规,到当局铺天盖地的渲染刘汉的“特大黑社会犯罪集团”,到辽宁2个政法系统的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再到“秘书帮”沦陷,再到北京国安局局长梁克被拘捕,周永康从外围到核心的势力均遭地毯式围剿和打击,升级周案的信号频现。

综合目前官方抛出的周永康四川帮、石油帮、秘书帮、辽宁帮到黑帮的轨迹,不难发现,从中央级别高官到最底层的黑社会打手,从高层权力运作到底层社会盘剥,官、商、黑社会织成了一张巨大的“黑网”。而在这样的黑帮操作中,隐藏着最惊人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干下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目前,因为一亿法轮功学员15年来坚持不懈的传播真相,活摘器官、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在国际和国内都被众多民众熟知,中共高官和现任当权者们,大多都不敢也不愿意继续为江泽民集团揹黑锅,不愿一起遭清算。中共江泽民集团由于运用整部国家机器实施迫害,让国家经济承受四分之一的压力、法律系统被破坏、社会道德低下等,国家处于崩溃和失控的边缘。

自古以来,善恶有报应,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开始纷纷遭恶报,现在这些恶人纷纷被审判就是恶报的开始。

(责任编辑:孙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