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李克強承認2014年經濟面臨「嚴重挑戰」

中共總理李克強週四警告經濟在2014年面臨「嚴重挑戰」。同一天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投資、零售和工廠產出的增長下滑到多年來最低。(AFP)

【大紀元2014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中共總理李克強週四承認經濟在2014年面臨「嚴重挑戰」,同時暗示個別債務違約難以避免。同一天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投資、零售和工廠產出的增長下滑到多年來最低。疲軟的數據激起外界猜測央行將放鬆貨幣政策以支持蹣跚的增長。

*頭兩個月顯著放緩

路透社3月13日報導說,李克強在中共人大會議最後一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講話,暗示北京今年將容忍更緩慢的經濟增長,同時推動旨在提供更長期和更加可持續性增長的改革。

就在他講話之後不久發佈的數據暗示,這種容忍面臨著一個早期的考驗。

根據國家統計局週四發佈的數據,投資、零售業和工廠產出的增長都下滑到多年來最低點,暗示著今年頭兩個月出現顯著的放緩。

中國工業產出在今年頭兩個月比一年前增長8.6%。未達到市場預期9.5%的增長。這標誌著中國工廠產出自從2009年四月份以來的增長速度呈現最差表現。

零售業增長達到三年來最緩慢。一二月份同比增長11.8%。分析家原本預期增長13.5%。

作為經濟活動的一個重要驅動力的固定資產投資,表現的更差。它在頭兩個月同比增長17.9%,這是1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低於專家預測的19.4%。

此前,紐約時報報導,中國官員們也在過去對中國經濟統計的可靠性提出質疑。維基解密發佈的一則美國外交電文顯示,李克強在2007年說,他認為廣泛的中國經濟增長數據是 「『人為製造』的,因此不可靠。」

另外,相較於發達國家的2%、3%增長率,中國8%、甚至兩位數的增長看似不差。但這類增長多建立在數十萬億(兆)的債務危機和巨大的信貸泡沫之上,一旦爆發危機,付出的代價將更高。

*可能達不到增長目標

路透社報導說,隨著增長似乎在以比許多人預計的更急劇的速度減緩,一些經濟學家相信,中共可能實際上將達不到今年的增長目標。這將是多年來的首次。

「風暴正在來臨。」海通證券分析師高原說。澳新銀行中國經濟學家郝州說,「政策寬鬆應該迫在眉睫。」

在提問必須事先審批的精心策劃的新聞發佈會上,李克強花了大多數時間討論經濟。但是他也觸及其他話題,包括跟華盛頓的摩擦,腐敗,污染和馬航失蹤。

*允許更多違約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近年來,中國大量個人投資者投資購買理財產品。這些資金大多流向了很難從正規銀行體系得到貸款的企業和機構,比如礦商和地產開發商。

投資者們普遍相信,中共當局不會允許靠這些理財產品融資的企業崩盤。基於這種信心,中國信託市場規模已快速擴張至1.2萬億美元。

在今年1月下旬,中國一個煤炭信託產品瀕臨違約,但因為出現了神秘的接盤者,在最後一刻避免了違約。

但李克強週四在北京舉行的一個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個別違約可能是無法避免的。

路透社報導說,在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的五年債券上週五未能支付利息之後,李克強也暗示政府將允許更多的債務違約。

國內債券的第一次違約被專家稱讚為具有里程碑意義,將給市場施加更多紀律,這是突破了過去債券享有隱性擔保的做法,因為政府將救助陷入困境的公司以確保穩定。

中國企業債務增長是史無前例的。路透社對945家上市大中型非金融公司的分析顯示,從2008年12月份到2013年9月份,總債務飆升超過260%達到4.74萬億元。

中共領導人去年推出全面改革計劃,旨在把投資出口型經濟轉變為服務消費型。

*當局可能推出寬鬆政策

路透社報導說,法國興業銀行中國經濟學家姚偉在週四數據出爐之後表示, 「勢頭真的相當疲弱。」 「第一季度的GDP增長可能已經低於7.5%。政府將可能推出一些寬鬆政策。」

姚偉說,她預計央行將減少銀行儲備金要求50個基本點。大銀行目前必須存儲五分之一的現金作為儲備金。

參與內部政策討論的消息來源本週告訴路透社,如果經濟增長進一步放緩,央行準備削減銀行儲備金。但是他們說政策行動可能只會發生在第二季度。

*容忍低於目標的增長速度

路透社報導說,李克強技巧性的避開有關在北京介入支持性政策之前,它將容忍經濟下滑到甚麼程度的問題。但是仍然,他暗示他將容忍低於目標的增長速度,只要創造足夠的就業。

「GDP增長目標大約是7.5%。『大約』意味著有一些彈性,我們有一些容忍度。」他說,增長的底限必須確保創造就業。

但是,親增長的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週三說,7.5%的目標已經是政府的底限。

李克強說政府將採取區別對待的做法而不是一刀切政策來冷卻房地產市場。

陽光外表下黯淡的心情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李克強總理在他的一年一度的新聞發佈會上說,中國今年比去年面臨著「更多的困難」。這等於是承認在他陽光明媚的外表背後,心情是黯淡的。

疲軟的採購經理人報告,下跌的房地產交易,國家的首次境內違約,以及作為風向標的銅和鐵礦石價格的暴跌都增添了中共的焦慮。一些人視人民幣引導性下跌也是決策者擔憂的跡象。短期銀行間利率下跌是央行拋售人民幣的結果,等同於隱性的寬鬆貨幣政策。

(責任編輯:高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