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畫家獄中日記:手銬 腳鐐 心中的陽光

【大紀元2014年03月15日訊】明慧網報導,廣州法輪功學員何文婷是一位女畫家,原籍湖南邵陽。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何文婷在廣州大學城向民眾派發翻牆軟體時,被人惡告而遭到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市番禺區沙灣鎮福湧看守所。何文婷絕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殘忍的暴力灌食。以下是何文婷在獄中寫下的日記,託人輾轉帶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

這些日記將要見證我被中共迫害的過程。昨天,我和功友因派送自由門翻牆軟體而被廣州外語學校保衛科綁架,我拒絕上小谷維派出所的車,被五、六人強行摁頭,抬腿,銬手塞進警車.在派出所要給我拍照,兩女一男抓我胳膊,揪頭髮,仍沒拍成。半夜一點半左右,送我們去體驗後騙說送我們回家,結果被推進番禺看守所。二點,我被推進一間昏暗的女倉,幾個女犯上來迅速扒光我的衣服,強制換囚服,不給穿內衣,內褲也是紙做的。我失聲痛哭,這是對我莫大的羞侮!

被子很薄,冷得發抖,無法入睡,手腳冰涼,高窗外一男獄警說:那個不報姓名的法輪功不給被子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一早又被拉去強制體檢,被迫戴手銬、腳銬,我們拒絕配合體驗後被送返看守所。我不是犯人,不該穿囚服,我將衣服脫下,面對著牆壁,要求穿回自己的衣服,冷得每個細胞都在抖,一刻不停地抖。姓林的獄警過來威脅女犯們輪流看管我,強制我穿上衣服,如果我不聽就懲罰她們。她們怨聲一片,都在罵我。我心裡難過,想救她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我一直絕食絕水。中午,一群獄醫來檢查我身體,我拒絕,他們抓住我的手腳按在地上,扯破我的棉衣,我大聲喊:「我是合法公民,你們無權這樣對待我,放我出去,我自己會吃會喝……」叫喊中,我的嘴唇滲出血,又乾又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今天上午被綁去強迫灌食,五、六個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腳在床上,往我鼻裡插胃管,痛得幾乎昏厥過去,嘔吐不止,眼淚不斷,我聽到自己慘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網上看到過這種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經歷著……我質問他們:「你們就忍心看著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被這樣對待嗎?你們也有妻兒老小!我只是要維護我的合法權益,還我清白,我不恨你們,不怨你們,真心希望你們良心上有個正確的選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今天兩次被迫灌食,七、八個男犯和警察抓住我的手,抬腿,戴手銬,我拚命掙扎,摔在地上,他們摁住我,在地剪我頭髮,我大吼:「你們誰有權力剪我頭髮?」剪刀嚇得彈開,一個男犯又來剪,剪得亂糟糟一團,頭髮落滿地,剪完就抬去灌食,我的鼻子被插出血來,嘔吐得滿頭滿身都是污物,女犯們遠離我,嫌我髒。她們被毒害得太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今天又是兩次被迫灌食,我的手被銬得滿是瘀青,嘔吐中帶出血來,我照樣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信仰無罪!」下午,姓楊的獄警找我談話,試圖歪曲大法給我洗腦,我一概否定,澄清真相。她惱羞成怒,她說:你就是死在這兒都沒人管你!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

今天是我第二次絕食、絕水的第六天。被灌食四次,昨天插胃管時傷到了胃,胃本能反抗,灌不進任何食物,當時幾乎昏死過去,呼吸不了。今天一早,幾個男犯又來抬我去醫務室,幾個獄醫過來將我捆綁、銬手、銬腳,我被五花大綁、張開大腿固定在床上,我睜開眼睛數了數,共有十人,按手臂、大腿、頭部,插胃管的是醫務長,插左鼻、捅到胃裡、灌食,我的胃不住地痙攣、反抗、嘔吐不止,每一次嘔吐都伴隨著劇痛和本能流下的眼淚……從上午九點到下午四點半一直插著胃管,被固定在冰冷的床上,中途灌食四次,靠嘴困難呼吸,脖子稍一動,喉嚨刀割一般疼痛,被抬回女倉時已渾身無力,站立不了。此時,我的嗓子已經嚴重沙啞,左鼻腫起來。

這些記錄了我被迫害的日記,將會像當初揭露馬三家勞教所的罪行一樣令世人震驚。在當今中國,在標誌著文明的廣州,竟然還有這樣慘無人道的事情發生!

如果人人都在強權和淫威下自動妥協,喪失良知和判斷,中國的未來還有希望嗎?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

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陽光打在我面對的牆壁前,我細數自己走過來的日子,早已像蛻去幾層人皮的感受,原來我所執著的一切都如此飄渺。想到第一個難眠的夜晚,淚水流濕了衣襟,在這之前,我還每天躺在一個溫暖的被窩裡,擁有令人艷羨的一切幸福的家庭,輕鬆的工作,似錦的前程,我會拿著畫筆去再現心中的美好……這一切,一夜之間就變了,我開始靜思自己,關於信仰,關於生命,關於此世今生。

我問自己:後悔嗎?不悔!信仰「真、善、忍」是我永生的榮耀!我只恨自己沒有更珍惜在家的修煉機會,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我問自己:怕嗎?即使身體在控制不住的顫抖,但那顆渴望歸真的心是如此明確!

在這裡,被迫穿著破舊的大衣,每天守著那一線陽光灑進來,偶爾聽得幾聲鳥鳴,不斷聽到鐵門開了又關了,女犯們日復一日地操練、吃飯,大聲而漠然的高喊:「管教好……」真像一場戲呀!我感受著這一切,如此真實,又如此遙遠。

兩個月前,我還在一場畫展上,我畫下了一位已經被迫害離世的女學員,女畫家,她美麗的笑靨……女犯們說我漂亮,皮膚真好,我說是因為修大法的原故。已經不記得多久沒有照鏡子了,這副皮囊確實沒有甚麼可執著的,甚麼社會地位,女性的優雅,名譽和金錢,在良知和正義面前,統統可以拋棄……一扇窗,隔住了兩個世界,一堵淫威高牆劫持了人們的道德和判斷,一個堅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禦驚濤駭浪。

在這裡,我絕食,被野蠻灌食,手銬、腳鐐、五花大綁固定在冰冷的床上,胃在不斷痙攣,伴隨嘔吐和本能流下的眼淚……陽光又一次灑進來,撫摸我的臉,好像師尊的期待,呵護,我對自己說:我不苦,師父苦,眾生苦……

這一刻,我好想把它畫下來,我親身經歷的一切,我看仔細了胃管的樣子,手銬的樣子,鐵窗的樣子,那些制服上的標誌!我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瘀青,嘴唇上的血痂,赤腳和頭髮上的穢物……這頁揉皺的衛生紙記載著無以言說的血淚和期盼!

窗外的人們啊!
當你們在明亮的客廳裡共享家人歡聚的溫馨時,
你們可曾想,
這裡有多少好人的家庭支離破碎?
承受著怎樣非人的磨難!
窗外的人們啊!
迫害的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
漠視和麻木會使你們成為無辜的替罪羊!
窗外的人們啊!
我偉大的師尊教我救人,包括迫害我的人,
我真心希望你們早日瞭解真相,
獲得生命的平安!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年關將至,我想將師尊的這首詩送給所有看到這張紙的人們,當我在迷茫的人生路上苦苦求索時,當我和你們一樣被中共的謊言迷惑時,是這首詩如驚雷一樣敲醒了我,在歸真的路上,徘徊時,他總能叮嚀我「不要讓遺憾成為永遠的遺憾」

《洪吟二》〈梅 元曲〉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