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透露驚人信息 中共研究「腦控」引爆網路

【大紀元2014年03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皮鞭與欺騙還不能全部控制人腦,這時「腦控」開始登場。在中共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劉源上將稱:「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腦控」一時間引爆網路。

3月11日,港媒《蘋果日報》報導稱,中共全國人大代表、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出席兩會時,被媒體追問當局是否在進行一項名叫「腦控」(人工大腦控制)的科學研究,劉稱「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該報導出來不久即被全面封刪,但有關視頻截圖已在網上瘋傳。

據悉,腦控是指專業、精通、研究人的大腦思維形成,心理活動規律的人,其組織稱腦控組織(間諜),該組織利用特權(警察身份)醜化受害人煽動社會孤立歧視刁難侮辱等迫害,加上暗中在油鹽米等食品裡放置慢性毒藥殘害,同時配合24小時立體監控的讀心術,長期作用可導致受害人被精神病抑鬱自殺病死癌死,更有甚者全家十來年因慢性毒藥而滅門的恐怖下場,實質上形成了有組織秘密人體實驗。

中國有萬人「腦控」受害者

2012年3月,一篇「中國大陸300多名被洗腦中(腦控)受害人網址」的文章在網上流轉。據一篇《美國之音記者已經開始採訪「衛星遠程腦控侵害」受害者了,真假難辨,機會卻鼓舞人心》的博文稱,親愛的難友們,剛才他和美國之音記者通話了。他正在河南採訪一些受害者。

因為受害者的表達不清,情緒失態。這位記者幾乎要放棄採訪。當他給記者打電話,聽到僅中國受害者的數目就超過上萬人。對方決定繼續採訪下去。需要受害者和他有更多的交流和介紹。

受害者:「腦控」可能系中共國安部所為

2014年1月,腦控受害人、曾在中共南京73211部隊服役5年的退伍傷殘軍人王焰致題為《致以習近平總書記為中共中央的申冤信》,呼籲中共當局給予重視,停止這一恐怖的、有組織秘密人體實驗。

從2008年起,王焰就遭到有組織對他慢性毒藥的殘害,到2011年他31歲時,到江蘇省人民醫院確診得了動脈硬化、高血壓、心臟病,可能伴有糖尿病。他說,毫無疑問,這病就是長期暗中下慢性毒藥並且得不到政府保護而殘害的結果。

他曾多次到北京上訪,也因此多次被強行關押精神病院折磨,最近的一次是在 2011年11月由潛山縣公安局出面強行抓進安慶市精神病醫院,關押達半年之久。8歲女兒王欣睿也有被實驗跡象。

從2007年受害至今已7年了,他後來在網上發現,他的這種受害方式叫「腦控受害」,在中國受害人數成百上千,男女老少皆有,病的病、死的死、自殺的自殺,有些受害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他也曾試圖到中國的廣州南京等異地謀生,但還是逃脫不了腦控組織的掌控。

上百所精神病院接受政治任務

大紀元曾報導,「追查國際」和「中國精神衛生觀察」聯合調查結果顯示,近五年來,中國至少上百所精神病院參與了這場迫害,目前已知至少有1,000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輪 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制注射或灌食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並遭受長時間捆綁、電擊等酷刑,導致15人死亡。
  
在「追查國際」所調查的對象中,明確承認收有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佔82.55%,明確承認沒有精神病、只為轉化而強行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超過半數,有的醫院甚至承認將這些人送入精神病院屬違法行為。
  
調查顯示,醫務工作者把「收治」法輪功學員作為一項政治任務來完成;把是否寫保證放棄修煉法輪功作為評定治療效果和出院的標準;不少受害者以所謂「犯人」與 「病人」的身份同時存在,或頻繁轉換於監獄、洗腦班與精神病院之間,有時甚至出現法輪功學員集體被送進精神病院的現象。這種「精神治療」的實質是要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據一證人證明,關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飽受電擊及強制使用大劑量精神病藥物,導致受害者說話口齒不清,癱瘓甚至死亡。據來自內部的消息,被害者往往在奄奄一息之際被送回家,不久死亡。有一些勞改營和監獄以剝奪睡眠、身體虐待、洗腦等方式強迫學員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致使受害者產生精神崩潰、創傷後緊張症和抑鬱症。

精神病藥物摧殘正常人
  
早些時候,多倫多居民曾曉南向大紀元披露,他的母親黃新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關進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管醫院,每 天強行注射精神病藥物。據曾曉南介紹,他母親連續4個月,每天被強行服用2片淥丙氰。因服用過量,造成她神智不清,且下肢行動非常困難。當曾曉南父親去探 監時,發現他母親的思維極其緩慢,動作遲鈍,說話只能一個字一個字敘述,母親反覆告訴家人,當她對注射稍有反抗時,便會遭到電擊,毒打,然後是全身長時間捆綁,直到沒有任何力氣反抗。

據明慧網最近報導,中國大陸一名原本從事檢察院科長、助理檢察員的法輪功學員表示,從99年7.22鎮壓法輪功以後,他已被三次投入精神病院。他說:「99年第一次被非法關進精神病院時,精神病院醫生當著我親戚們的面,先用鎮靜劑把我催眠,然後給我打點滴,使我昏死過去幾天。醒來後又將我綁在床上,用電針電我,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還要煉,他們就不停的電我。後來,精神病院的醫生又將我抓回去,我絕食抗議,他們就強制給我打點滴,打了點滴後,我感到十分難受,頭像要炸開一樣,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站起來就摔倒在 地。三次被投入精神病都被強行注射這種藥液,多次昏死過去。」
  
另一名河北省法輪功學員劉勇,原係邯鋼集團煉鐵分廠職工,在 1999年7.20以後因堅持信仰被送入勞教所關押,後被送入河北省保定省六院(精神病院)關押,迄今整整三年多。其間,劉勇被強制注射、服用大量精神病 患者才用的藥物。

另外,還有湖南省婦幼保健院急診科護士賀祥姑因為上訪,曾被強行送去湖南省腦科醫院(湖南省精神病院)四病室,強制注射癸酸酯長效劑,使她整個身體發殭、無力,坐立不安,同時伴有噁心、嘔吐。

腦控受害經歷

有些無辜女孩因忍受不了腦控非人折磨而自殺,如湖北柳青;有些風華正茂就被慢性毒藥殘害致病死、致癌死,最終卻改變不了死亡的結局。如湖北武漢彭公乾男大專42歲已癌死,據說全家也先後得病死亡。湖北武漢柳青女研究生29歲已自殺,湖南張家界郭汝泉女高中32歲早衰。

2009年11月04日,吳巧妍曾是一個愛唱歌愛畫畫的天真女孩,父母在大學當老師,在剛從大學本科畢業時,卻因「腦控」毀了一生。1983年生,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洪山鎮人。2008年10月在福建福州任職員時開始受害。

她的外公是她遭腦控受害的根源,他外公曾是福州交通局的工程師,估計是橋樑建築上出現質量或經濟往來不清楚等原因受到暗查盯上的,做為一個外公長期生病在床父母都不讓其靠前,一個曾經的國家幹部退休也是公費醫療,怎麼放在家裏不治療得這麼重的褥瘡還帶蛆,至於他父母用欺騙的手段將她騙到精神病院。吳巧妍父親在她外公幾年後就得腦溢血而死了,自己也自殺了。

(責任編輯:童宇)

One Response to 兩會透露驚人信息 中共研究「腦控」引爆網路

  1. 居鲁士

    06/12/2017 at 4:09 下午

    有"腦控受害人"必定有"腦控受益人"。

    腦控受益人: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list/002353.s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