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外媒」兩會屢獲提問權 中共滲透海外媒體內幕

「澳大利亞環球凱歌傳媒」跟大陸國營媒體有密切關係,其記者在記者會上屢獲提問機會。(STR/AFP/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4年03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3月13日,中共兩會在昆明血案的血腥恐怖氛圍中閉幕,總理李克強的答記者會各方關注。會後外媒記者踢爆中共對外新聞發佈會被精心安排的內幕。此前更有報導指,曾慶紅收買的海外媒體,在關鍵時刻為其站台,刊登謊言和謠言。江澤民集團收買海外媒體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將消息「出口轉內銷」使用。

知名博客作家丁咚近日撰文評論稱:「死要面子,不惜造假以粉飾自身,令其看上去體面光鮮,是中國的標誌性形象,然而如此露骨的做法,也使得西洋鏡揭穿後,更加顯得滑稽可笑,乃至可恨!」

自竊取政權後,中共一直依靠謊言洗腦欺騙民眾、煽動仇恨,用暴力、恐嚇維持政權。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15年來在國際國內超過1億的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講真相,以及《九評共產黨》的廣泛傳播,中共的謊言已難以掩蓋其政權搖搖欲墜的事實。

兩會答記者問都經過事先審查

今年中共兩會最後一天,李克強在人大會議新聞發佈會上回答記者,諸如住房、污染、馬來西亞失聯的航班等十幾個提問。據一些幾個月前就參與了與中共外交部談判的外國記者表示,這次總理答記者問,有幾個問題絕對不能出現:不能問本月初發生在昆明火車站的持刀砍人事件;不許提西藏的自焚事件;不能提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案等敏感問題。

會後,香港《南華早報》的報導也證實,多名參與該記者會的海外記者在會前被警告,不要提出關於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被查的問題,否則將來可能在記者會提問方面被封殺。據稱,受訪記者引述官員對他們說,要問關於周永康的事,時候還未到。

《法廣》文章披露說,所有的問題都事先經過了審查,外交部的官員和外國記者早就談判好了,允許討論哪些話題,還有,可以接受的問題該怎樣措辭。「這個活動是事先編排好的,而且得到一些最受尊敬的西方媒體的配合。」

CBS新聞的記者塞思.多恩(Seth Doane) 爆料說,他被告知他的問題被排在第八位,但是他需要每次都舉手,讓他的被點名看起來是偶然的。

「外國媒體」擁有中國背景或者中國投資

知名博客作家丁咚近日撰文《中共兩會上的假洋鬼子記者》表示,這次招待會記者的問題經過了審查和「過濾」,對提出問題的記者事先作了精心挑選。

文中舉例說,比如在周小川參與的記者招待會上,《澳大利亞金融評論》記者在多位中國記者受邀提出問題後,用中文在現場大喊:給外國媒體一個機會,隨後自我調侃式地說,「我是真外媒,不是冒牌貨!」

「這位記者顯然是知情者,捅破了真相,它所意指的『假外媒』,就是在此次記者招待會上首個提問的『澳大利亞環球凱歌傳媒』,該機構記者肯尼除了在此次記者會上首提問題外,在離它幾天前的財政部記者招待會上,同樣獲得提問機會。」

文章披露,「環球凱歌國際傳媒集團4年前成立,在澳洲墨爾本設有辦公室,跟大陸國營媒體有密切關係。大半股權是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持有,環球凱歌官網列有在北京的住址和電話號碼。」

「就像『澳大利亞環球傳媒』一樣,很多在中國政府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提問的記者所在『外國媒體』擁有中國背景或者中國投資。

它們使人聯想起,中國國內媒體經常就中國敏感事務援引的外媒報導,或者採訪的外國專家,都是『出口轉內銷』的『冒牌貨』,受中國控制或者影響的。」

中共滲透海外中文媒體的方式

事實上,中共滲透、收購海外媒體早為公眾所知。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中共政府的宣傳越來越趨於「精緻化」,充分利用國際資源加強其宣傳,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途徑。中共不斷向被作為「敵對勢力」的媒體或西方權威媒體進行滲透,也開始直接或間接地投資海外辦各種形式的媒體。

美國獨立非營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2001年11月《中國簡訊》,一篇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文章指出中共滲透海外媒體有四種方式:

1.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台和電視台。
2.利用經濟手段影響與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
3.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
4.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於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

中共控制香港媒體三步驟:

第一步:透過親共人士收買媒體,如報紙、電台等。香港大部份主流媒體的高層,均在北京任以公職,或特區政府授以勛銜,或是在大陸經營龐大生意。
第二步:打壓獨立記者,形成寒蟬效應。2006年新加坡海峽時報特派員程翔,因報導中國問題被當局控以間諜罪,被判處5年徒刑。
第三步:媒體自我設限,減少或拒絕報導敏感議題。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公佈,59%的人認為傳媒批評中共有所顧忌。

「小罵大幫忙」關鍵時刻爲中共起作用

《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張偉國表示,「一個時期來,這類『特殊媒體』,除了在海外華人社會呼風喚雨『營造輿論』,其『出口轉內銷』的技巧,也被廣泛的運用在引導國內輿論和影響高層政治權力鬥爭方面。 」

「這類『特殊媒體』的真實目標是甚麼呢?那就是『小罵大幫忙』。這也是傳統中國政治文化的特色之一,如果講它在中國國內的主要功能是『幫凶』,在海外就更多的表現為『幫閒』了,因為它包裝得非常專業非常精緻,令許多人不知不覺地中了毒,甚至還稱讚其辦得成功。他平時的『罵』其實是一種鋪墊,與西方新聞媒體的輿論監督和言論自由完全是兩回事,其目的是為了在關鍵時候、關鍵問題上『大幫忙』準備的,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平日裡韜光養晦,只有在其主子需要的時候才出手,屆時就能起到中宣部和中國官方媒體所起不到的作用。 」

中共滲透美國四大中文媒體

詹姆斯通基金會的《中國簡訊》有一章專門報導中共對美國中文媒體的滲透, 介紹目前美國四大中文報紙的「紅色」背景,包括《僑報》、《星島日報》、《明報》及《世界日報》,其中《僑報》為中共的海外喉舌,《星島日報》則被中共收買和直接控制,而《明報》與《世界日報》則間接受控於中共。

《大紀元》早前報導指,紐約和加拿大的《華僑時報》與《星島日報》前幾年曾發表大批文章污衊攻擊法輪功,因涉嫌誹謗罪被法輪功學員多次控告。

多年來,在《星島日報》等海外中文媒體的謊言宣傳下,紐約地區的很多華人和社團深受毒害,對法輪功學員產生了恐懼和歧視、甚至仇恨,導致法輪功學員在華人社區經常無端地遭到冷遇、辱罵、甚至毆打,並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鑒於這個原因,紐約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5月17日,以誹謗罪將其告上紐約州最高法院。

詹姆斯通基金會報告指:《星島日報》是中共在海外操控的主要「媒體」機構之一,其兩任老闆均是中共的政協委員,美國舊金山副總編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編輯。專家分析指,《星島日報》完全是中共在海外的一個特務機構,中共的政治打手。

根據詹姆斯頓(Jamestown)基金會的報告,《星島日報》1938年於香港創立,60年代進入舊金山、紐約和洛杉磯。80年代後期,《星島日報》遇到財務危機,中共的資助使其擺脫危機。10年內該報轉變為支持中共的報紙。

周、薄、谷收買海外媒體 打擊對手

《大紀元》獨家報導披露,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等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成員曾密謀發動政變,廢黜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據悉,谷開來在這場預謀的政變中擔任重要角色。

谷開來被捕之後為避免死刑,曾曝光她是周永康、薄熙來在海外進行對外公關的聯絡人,收買海外媒體,並利用海外媒體發佈消息,給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政治利益抬高身價,同時打擊、抹黑胡溫習,並為日後推翻習近平進行輿論攻勢。

薄熙來倒台後,重慶市委副書記黃奇帆為和薄家撇清關係,向周圍的人揭露了重慶曾花大量金錢「統戰」海內外媒體,並邀請海內外作家、作者以及一些網站的編輯到重慶「開會」。薄熙來以買廣告、買通編輯等手段,自2009年起主要滲透控制了一網(多維網站)、一刊(香港某刊物)、一台(一家香港電視台)。

據悉,薄熙來、谷開來早期就開始在海外收買媒體,每年投資數千萬給遠在新加坡的《聯合早報》,而《聯合早報》專設「重慶頻道」,為薄「搖旗吶喊」,批汪洋(廣東省委書記)、挺薄熙來、譏胡錦濤、倒習近平。有報導稱,谷開來的作用就是管理薄熙來在海外的資金和負責向西方媒體「吹風」。

《明報》老闆與江氏集團勢力有巨額交易

近日,79歲的香港《明報》集團董事會主席張曉卿被港媒曝光 。《前哨》雜誌稱,張曉卿搭上薄熙來,與近日被大舉清剿的周永康石油派系有關聯。

張曉卿與薄熙來的關係,源於1980年進軍中國,結果張曉卿成功在薄熙來主理大連時,在當地投資做木板。《星洲日報》曾經提及兩人相識:「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張曉卿也在大連投資木材下游工業。」

薄熙來與張曉卿一直維持友好關係,張曉卿的石油項目簽訂後,薄熙來就由商務部調到重慶,張曉卿亦同時大力唱好重慶。

2009年2月,張曉卿的《亞洲週刊》率先提出「重慶模式」這個詞語,由資深特派員紀碩鳴撰文,讚揚薄熙來領導的重慶在金融海嘯後,以內需促經濟增長、加快城鎮化、維持低稅率等措施,「重慶的創新思維既汲取沿海經驗,又迴避風險,成為中國抗擊金融危機的新路徑。」

薄熙來在2012年被抓後,《亞洲週刊》立即緊跟政治大勢,狠批谷開來「核心就是對法治的踐踏」。張曉卿雖在2013年1月也撰文稱,「薄熙來案件展示,唱紅打黑的群眾動員是開時代的倒車 。」

曾慶紅在關鍵時刻選擇在《明報》上露面

3月8日,近期未露面的曾慶紅,在香港媒體《明報》上露面。《明報》稱,前《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許崇德昨日出殯,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罕見致送花圈。而值得關注的事情是,大陸媒體對曾慶紅為許崇德送花圈沒有任何報導。

今年3月1日的昆明血腥事件發生後,中共江澤民集團與中南海現任最高當權者習近平陣營之間的鬥爭已進入升級的狀態。曾慶紅已清楚地看到,周永康案時間拖得越長,江澤民集團勢力解體速度越快,只能拿出「殺手鑭」,製造暴力恐怖事件,讓社會陷入混亂,以期在民怨沸騰下,達到讓習近平下台或者達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

曾慶紅接下來會有更猛烈反擊,其選擇在自己的勢力範圍《明報》上露面,就是為了告訴江澤民集團的成員自己還沒被抓、還有行動自由,為江澤民勢力打氣,準備下一階段更殘酷的決鬥,發出「恐怖」大動員。

此前《大紀元》報導,中南海高層內部已斷定3月1日昆明恐怖事件就是江澤民集團所為。

被中共滲透海外中文媒體背後的秘密

海外的中文傳媒在激烈競爭中陷入財務困境是常事。中共適時乘虛而入,通過特工人員在臺灣、香港、美國等地收購不少當地報紙,在關鍵的時候,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近年來資金的來源多源自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

由於中共在財力上的支援,《華僑時報》、《星島日報》、《僑報》、《大公報》及新加坡《聯合早報》等早已經演變成親共傳媒。製造符合中共要求的「新聞」,這些媒體在惡毒誹謗法輪功上尤其「盡心竭力」。

根據前香港新華社(現名:中聯辦)一高官透露,當年經他的手,就曾直接資助在美國和香港出版的一份親北京報紙3,000萬美元。中共當年對瘋狂控制海外媒體的指示是,對外宣傳經費「不封頂」,即沒有上限規定,需要多少,北京提供多少。

很多中國人都不知道,國內媒體轉載「海外媒體報導」的新聞,大多出自中共在海外自己辦的媒體,或以「紅色」商人名義收購的海外媒體。不少人出國多年才發現這個秘密。

中共政法委也經常組織海外「自己人」針對法輪功、民運等召開研討、揭批會,打著「愛祖國」的幌子,在「關鍵時刻」發出聲音;然後利用「特務」記者報導,將這些新聞通過中控海外媒體在海外傳播出來,再轉銷入國內,誤導國內百姓。

2 Responses to 「假外媒」兩會屢獲提問權 中共滲透海外媒體內幕

  1. Pingback: 大陸商品和傳媒出口轉內銷:真的是「走出去」嗎? - dropBlog

  2. Pingback: 大陸商品和傳媒出口轉內銷:真的是「走出去」嗎? | PHP New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