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外媒”两会屡获提问权 中共渗透海外媒体内幕

“澳大利亚环球凯歌传媒”跟大陆国营媒体有密切关系,其记者在记者会上屡获提问机会。(STR/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4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3月13日,中共两会在昆明血案的血腥恐怖氛围中闭幕,总理李克强的答记者会各方关注。会后外媒记者踢爆中共对外新闻发布会被精心安排的内幕。此前更有报导指,曾庆红收买的海外媒体,在关键时刻为其站台,刊登谎言和谣言。江泽民集团收买海外媒体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消息“出口转内销”使用。

知名博客作家丁咚近日撰文评论称:“死要面子,不惜造假以粉饰自身,令其看上去体面光鲜,是中国的标志性形象,然而如此露骨的做法,也使得西洋镜揭穿后,更加显得滑稽可笑,乃至可恨!”

自窃取政权后,中共一直依靠谎言洗脑欺骗民众、煽动仇恨,用暴力、恐吓维持政权。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15年来在国际国内超过1亿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以及《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中共的谎言已难以掩盖其政权摇摇欲坠的事实。

两会答记者问都经过事先审查

今年中共两会最后一天,李克强在人大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诸如住房、污染、马来西亚失联的航班等十几个提问。据一些几个月前就参与了与中共外交部谈判的外国记者表示,这次总理答记者问,有几个问题绝对不能出现:不能问本月初发生在昆明火车站的持刀砍人事件;不许提西藏的自焚事件;不能提原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案等敏感问题。

会后,香港《南华早报》的报导也证实,多名参与该记者会的海外记者在会前被警告,不要提出关于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被查的问题,否则将来可能在记者会提问方面被封杀。据称,受访记者引述官员对他们说,要问关于周永康的事,时候还未到。

《法广》文章披露说,所有的问题都事先经过了审查,外交部的官员和外国记者早就谈判好了,允许讨论哪些话题,还有,可以接受的问题该怎样措辞。“这个活动是事先编排好的,而且得到一些最受尊敬的西方媒体的配合。”

CBS新闻的记者塞思.多恩(Seth Doane) 爆料说,他被告知他的问题被排在第八位,但是他需要每次都举手,让他的被点名看起来是偶然的。

“外国媒体”拥有中国背景或者中国投资

知名博客作家丁咚近日撰文《中共两会上的假洋鬼子记者》表示,这次招待会记者的问题经过了审查和“过滤”,对提出问题的记者事先作了精心挑选。

文中举例说,比如在周小川参与的记者招待会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记者在多位中国记者受邀提出问题后,用中文在现场大喊:给外国媒体一个机会,随后自我调侃式地说,“我是真外媒,不是冒牌货!”

“这位记者显然是知情者,捅破了真相,它所意指的‘假外媒’,就是在此次记者招待会上首个提问的‘澳大利亚环球凯歌传媒’,该机构记者肯尼除了在此次记者会上首提问题外,在离它几天前的财政部记者招待会上,同样获得提问机会。”

文章披露,“环球凯歌国际传媒集团4年前成立,在澳洲墨尔本设有办公室,跟大陆国营媒体有密切关系。大半股权是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持有,环球凯歌官网列有在北京的住址和电话号码。”

“就像‘澳大利亚环球传媒’一样,很多在中国政府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提问的记者所在‘外国媒体’拥有中国背景或者中国投资。

它们使人联想起,中国国内媒体经常就中国敏感事务援引的外媒报导,或者采访的外国专家,都是‘出口转内销’的‘冒牌货’,受中国控制或者影响的。”

中共渗透海外中文媒体的方式

事实上,中共渗透、收购海外媒体早为公众所知。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中共政府的宣传越来越趋于“精致化”,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加强其宣传,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途径。中共不断向被作为“敌对势力”的媒体或西方权威媒体进行渗透,也开始直接或间接地投资海外办各种形式的媒体。

美国独立非营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2001年11月《中国短信》,一篇题为〈中国政府是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的〉文章指出中共渗透海外媒体有四种方式:

1.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
2.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
3.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
4.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于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中共控制香港媒体三步骤:

第一步:透过亲共人士收买媒体,如报纸、电台等。香港大部份主流媒体的高层,均在北京任以公职,或特区政府授以勋衔,或是在大陆经营庞大生意。
第二步:打压独立记者,形成寒蝉效应。2006年新加坡海峡时报特派员程翔,因报导中国问题被当局控以间谍罪,被判处5年徒刑。
第三步:媒体自我设限,减少或拒绝报导敏感议题。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公布,59%的人认为传媒批评中共有所顾忌。

“小骂大帮忙”关键时刻为中共起作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表示,“一个时期来,这类‘特殊媒体’,除了在海外华人社会呼风唤雨‘营造舆论’,其‘出口转内销’的技巧,也被广泛的运用在引导国内舆论和影响高层政治权力斗争方面。 ”

“这类‘特殊媒体’的真实目标是什么呢?那就是‘小骂大帮忙’。这也是传统中国政治文化的特色之一,如果讲它在中国国内的主要功能是‘帮凶’,在海外就更多的表现为‘帮闲’了,因为它包装得非常专业非常精致,令许多人不知不觉地中了毒,甚至还称赞其办得成功。他平时的‘骂’其实是一种铺垫,与西方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和言论自由完全是两回事,其目的是为了在关键时候、关键问题上‘大帮忙’准备的,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韬光养晦,只有在其主子需要的时候才出手,届时就能起到中宣部和中国官方媒体所起不到的作用。 ”

中共渗透美国四大中文媒体

詹姆斯通基金会的《中国短信》有一章专门报导中共对美国中文媒体的渗透, 介绍目前美国四大中文报纸的“红色”背景,包括《侨报》、《星岛日报》、《明报》及《世界日报》,其中《侨报》为中共的海外喉舌,《星岛日报》则被中共收买和直接控制,而《明报》与《世界日报》则间接受控于中共。

《大纪元》早前报导指,纽约和加拿大的《华侨时报》与《星岛日报》前几年曾发表大批文章污蔑攻击法轮功,因涉嫌诽谤罪被法轮功学员多次控告。

多年来,在《星岛日报》等海外中文媒体的谎言宣传下,纽约地区的很多华人和社团深受毒害,对法轮功学员产生了恐惧和歧视、甚至仇恨,导致法轮功学员在华人社区经常无端地遭到冷遇、辱骂、甚至殴打,并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鉴于这个原因,纽约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5月17日,以诽谤罪将其告上纽约州最高法院。

詹姆斯通基金会报告指:《星岛日报》是中共在海外操控的主要“媒体”机构之一,其两任老板均是中共的政协委员,美国旧金山副总编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编辑。专家分析指,《星岛日报》完全是中共在海外的一个特务机构,中共的政治打手。

根据詹姆斯顿(Jamestown)基金会的报告,《星岛日报》1938年于香港创立,60年代进入旧金山、纽约和洛杉矶。80年代后期,《星岛日报》遇到财务危机,中共的资助使其摆脱危机。10年内该报转变为支持中共的报纸。

周、薄、谷收买海外媒体 打击对手

《大纪元》独家报导披露,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成员曾密谋发动政变,废黜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据悉,谷开来在这场预谋的政变中担任重要角色。

谷开来被捕之后为避免死刑,曾曝光她是周永康、薄熙来在海外进行对外公关的联络人,收买海外媒体,并利用海外媒体发布消息,给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治利益抬高身价,同时打击、抹黑胡温习,并为日后推翻习近平进行舆论攻势。

薄熙来倒台后,重庆市委副书记黄奇帆为和薄家撇清关系,向周围的人揭露了重庆曾花大量金钱“统战”海内外媒体,并邀请海内外作家、作者以及一些网站的编辑到重庆“开会”。薄熙来以买广告、买通编辑等手段,自2009年起主要渗透控制了一网(多维网站)、一刊(香港某刊物)、一台(一家香港电视台)。

据悉,薄熙来、谷开来早期就开始在海外收买媒体,每年投资数千万给远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而《联合早报》专设“重庆频道”,为薄“摇旗呐喊”,批汪洋(广东省委书记)、挺薄熙来、讥胡锦涛、倒习近平。有报导称,谷开来的作用就是管理薄熙来在海外的资金和负责向西方媒体“吹风”。

《明报》老板与江氏集团势力有巨额交易

近日,79岁的香港《明报》集团董事会主席张晓卿被港媒曝光 。《前哨》杂志称,张晓卿搭上薄熙来,与近日被大举清剿的周永康石油派系有关联。

张晓卿与薄熙来的关系,源于1980年进军中国,结果张晓卿成功在薄熙来主理大连时,在当地投资做木板。《星洲日报》曾经提及两人相识:“在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期间,张晓卿也在大连投资木材下游工业。”

薄熙来与张晓卿一直维持友好关系,张晓卿的石油项目签订后,薄熙来就由商务部调到重庆,张晓卿亦同时大力唱好重庆。

2009年2月,张晓卿的《亚洲周刊》率先提出“重庆模式”这个词语,由资深特派员纪硕鸣撰文,赞扬薄熙来领导的重庆在金融海啸后,以内需促经济增长、加快城镇化、维持低税率等措施,“重庆的创新思维既汲取沿海经验,又回避风险,成为中国抗击金融危机的新路径。”

薄熙来在2012年被抓后,《亚洲周刊》立即紧跟政治大势,狠批谷开来“核心就是对法治的践踏”。张晓卿虽在2013年1月也撰文称,“薄熙来案件展示,唱红打黑的群众动员是开时代的倒车 。”

曾庆红在关键时刻选择在《明报》上露面

3月8日,近期未露面的曾庆红,在香港媒体《明报》上露面。《明报》称,前《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许崇德昨日出殡,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罕见致送花圈。而值得关注的事情是,大陆媒体对曾庆红为许崇德送花圈没有任何报导。

今年3月1日的昆明血腥事件发生后,中共江泽民集团与中南海现任最高当权者习近平阵营之间的斗争已进入升级的状态。曾庆红已清楚地看到,周永康案时间拖得越长,江泽民集团势力解体速度越快,只能拿出“杀手镧”,制造暴力恐怖事件,让社会陷入混乱,以期在民怨沸腾下,达到让习近平下台或者达到“要死一起死”的效果。

曾庆红接下来会有更猛烈反击,其选择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明报》上露面,就是为了告诉江泽民集团的成员自己还没被抓、还有行动自由,为江泽民势力打气,准备下一阶段更残酷的决斗,发出“恐怖”大动员。

此前《大纪元》报导,中南海高层内部已断定3月1日昆明恐怖事件就是江泽民集团所为。

被中共渗透海外中文媒体背后的秘密

海外的中文传媒在激烈竞争中陷入财务困境是常事。中共适时乘虚而入,通过特工人员在台湾、香港、美国等地收购不少当地报纸,在关键的时候,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资金的来源多源自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

由于中共在财力上的支援,《华侨时报》、《星岛日报》、《侨报》、《大公报》及新加坡《联合早报》等早已经演变成亲共传媒。制造符合中共要求的“新闻”,这些媒体在恶毒诽谤法轮功上尤其“尽心竭力”。

根据前香港新华社(现名:中联办)一高官透露,当年经他的手,就曾直接资助在美国和香港出版的一份亲北京报纸3,000万美元。中共当年对疯狂控制海外媒体的指示是,对外宣传经费“不封顶”,即没有上限规定,需要多少,北京提供多少。

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国内媒体转载“海外媒体报导”的新闻,大多出自中共在海外自己办的媒体,或以“红色”商人名义收购的海外媒体。不少人出国多年才发现这个秘密。

中共政法委也经常组织海外“自己人”针对法轮功、民运等召开研讨、揭批会,打着“爱祖国”的幌子,在“关键时刻”发出声音;然后利用“特务”记者报导,将这些新闻通过中控海外媒体在海外传播出来,再转销入国内,误导国内百姓。

2 Responses to “假外媒”两会屡获提问权 中共渗透海外媒体内幕

  1. Pingback: 大陸商品和傳媒出口轉內銷:真的是「走出去」嗎? - dropBlog

  2. Pingback: 大陸商品和傳媒出口轉內銷:真的是「走出去」嗎? | PHP New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