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当时到北京打横幅抗议的至少有两位省部级官员,出于安全考虑这里不便透露他们的名字。他们也同样被警察抓到,在询问并核实他们的姓名和身份后,警察吓了一大跳,赶紧让原单位领了回去。这里不但反映出修炼法轮功的人遍布各个阶层,同时也反映出江泽民的独裁,连这样高级别的干部也无法向江进言。(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4年03月18日讯】《江泽民其人》第十三章:迫害大法赤膊上阵 元凶巨恶一意孤行(1999下半年)

2. 开始镇压(下)

从7月20日凌晨开始,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从各地涌向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为自己的合法炼功权利申诉。7月21日和7月22日,中南海附近、西单、六部口、北海以及天安门等地不得不戒严。610办公室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代价阻止群众上访,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严密封锁,军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然而,仍然有许多人步行或骑自行车,穿山越岭赶赴北京。一些人在进京途中被当地公安截回并拘留,另一些人则成功到达北京。数万上访的学员被临时关押在丰台和石景山的体育中心。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汇集北京城区的上访学员人数,最多时超过30万,而北京城近郊区长期以来都维持大约70万为法轮功上访请愿的人。这些人从政府官员、军人、知识份子、学生、商人到普通农民,从小孩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有。有些远在四川、云南、黑龙江、新疆的农民,甚至包括有些一辈子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也毅然踏上了千里上访的遥遥旅途。一名吉林白山的妇女,在坐车去北京上访的时候被警察截在了辽宁,并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从漫天风雪的东北,沿路要饭,走到了北京。一个四川农民在被北京的警察盘问时,打开自己的包袱,将9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说:“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当时到北京打横幅抗议的至少有两位省部级官员,出于安全考虑这里不便透露他们的名字。他们也同样被警察抓到,在询问并核实他们的姓名和身份后,警察吓了一大跳,赶紧让原单位领了回去。这里不但反映出修炼法轮功的人遍布各个阶层,同时也反映出江泽民的独裁,连这样高级别的干部也无法向江进言。

上访是中共在文革后为了解决大量冤假错案而制定的有中国特色的官民沟通渠道,是弱势群体讨一个说法的最后希望。江泽民在对待法轮功时,却制定了禁止为法轮功上访的“公安六条”。中共石家庄市“610办”在2005年农历新年之际下发了迫害法轮功的工作部署通知,该通知中有“六防”,其中最后一防就是“防止法轮功利用法律手段和上访搞对抗”。依法申诉被说成是“对抗”,就要被抓被判刑,“利用法律”就是“犯法”,这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一大隐蔽邪恶之处。可以说,江泽民在这方面是开了历史的“先河”。

江泽民感到最难以想像的是,尽管他已经下令采取了极其严厉的措施对待上访、请愿——包括罚款、监禁、开除公职,以及家庭连坐、单位牵连等手段,这些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似乎不为所动。江泽民简直无法相信世界上还有人会为了信仰而甘愿牺牲一切物质利益。这些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定,也让江更加妒嫉李先生,同时也更使他急于把法轮功镇压下去。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责任编辑:肖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