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法輪功學員做活體藥物試驗迫害(一)

在中共的勞教所裡,警察給法輪功學員注射迫害中樞神經的毒針。圖為真善忍美展作品《光明與黑暗》。(明慧網)

【大紀元2014年03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我覺得中共在法輪功學員活人身上系統地實施藥物迫害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法輪功學員劉志平靜地說。

今年53歲的劉志是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從2009年10月22日至2010年7月5日在瀋陽第一看守所,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3月8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中共的獄警對劉志進行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使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

2013年3月8日中共獄警怕劉志死在監獄,強迫家屬將其接回家。即使這樣,中共也沒有達到使其放棄信仰的目的。經過2個月零20天的修煉法輪功,她又重新恢復了健康。「法輪大法在我身上顯現出奇蹟。當我被迫害得全身動不了時,我的頭腦是清醒的,我怎麼會離開法輪大法呢?我捨不得啊!」劉志動情地說。

因拒穿囚衣遭電擊、腳鐐定位等迫害

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女學員劉志,因為送給一位學員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帶,被中共當局於2009年10月22日綁架進瀋陽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獄警欲給其拍照,劉志不配合,遭看守所四小隊隊長趙瑩帶著多名警察用數根大電流電棒長時間電擊。電棍火星四濺,劉志被電得痛苦地滿地打滾。


年輕時的劉志。(明慧網)

在看守所,劉志認為自己不是犯人,不喊報告,不背監規,不穿囚衣,抵制所有看守所的所有規矩。趙瑩領著十幾個人強行給其穿囚衣,十幾人滿頭大汗,囚衣依然沒能穿上。

劉志告訴大紀元記者:「我當時放下生死。但我沒有仇恨,跟他們對抗了這麼久,我又累又渴,我走到水池邊喝水,然後很善意地問她,你喝不喝水?我看到趙瑩原本仇恨的目光立刻暗淡下去了。她轉身走了。」

之後,劉志被戴上幾十斤重的腳鐐用地環固定在監倉裡「定位」9天。


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今年53歲的劉志,在被關押瀋陽第一看守所和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被中共的獄警實施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今年53歲的劉志,在被關押瀋陽第一看守所和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被中共的獄警實施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慘烈迫害下依然堅持講真相

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劉志見到人就講法輪功真相,並為監倉裡關押的30多人做了「三退」,即退黨、退團、退少先隊等組織。

每天劉志堅持在監倉裡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遇到上級部門檢查看守所,依然在喊。之後,看守所每逢有人參觀、檢查時,劉志被單獨叫到辦公室,派十幾名獄警監視,對她封鎖有人檢查的消息。

獄警對劉志抵制看守所的一切規定恨之入骨。有一天,趙瑩提起劉志的腳將她拖到辦公室後面放雜物的小黑屋,數根電棒電了劉志一個多小時,然後將劉志扔在地上,用腳踩在劉志的臉上,兇狠地暴打她,劉志昏死過去,醒來後劉志發現,她的人中已經被掐爛了。

在中共對劉志非法判刑前夕,因劉志不停止地講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她被獄警強制「定位」26天,不被允許上廁所。

劉志說:「『定位時』獄警不允許我洗漱;每次我要大便時,就大聲喊,揭露中共耍流氓不讓我上廁所的醜惡嘴臉。有一次,我從星期五要求上廁所,一直喊到下星期一才被允許上廁所。因為我一直在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看守所不給我水喝,我每天喊,聲音洪亮,看守所的幾座樓,都能聽到。」

看守所在飯菜裡給劉志下毒

在瀋陽第一看守所關押的人員是「對盤」吃飯,即兩個人相對而坐,共同吃一碗湯。後來看守所讓劉志單獨吃飯,劉志經常感到飯菜有異味,警號103775的獄警總是領著看守所的獄醫給劉志看病,有一次她嘔吐的東西中有凝血。

劉志大聲揭露獄警在她的飯菜中下毒,為了掩蓋犯罪事實,獄警命令管倉的倉頭(在押人員)與劉志「對盤」吃飯,幾天下來,倉頭渾身長疙瘩,奇癢無比。獄警立即停止倉頭與劉志「對盤」吃飯,讓劉志單獨吃。

當局耍花招 劉志被「寄存」在監獄10天 連續被下毒

瀋陽市「六一零」、公、檢、法等部門阻止兩位北京律師為劉志做無罪辯護,2010年4月,瀋陽市和平區法院將劉志非法判刑四年。劉志被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體檢時,走路吃力,一搖三晃,必須扶著東西才可行走。她經常渾身抽搐。監獄體檢時,她從樓上滾了下來,遼寧省女子監獄以「體檢不合格」拒收。

送劉志到監獄的趙瑩極力遊說,在下午2、3點鐘時,劉志被單獨關押在監獄的一間小黑屋裡。劉志躺在地上,聽到趙瑩對監獄的警察說,「這個人沒人管。」每天有人打開牆上的洞口,扔進來一塊帶苦味的發糕。

劉志表示:「有一天,從洞口送進來一盤特別香的豆腐,我吃完後,坐在那裏,聽到自己打『呼嚕』。之後,我就整天發呆,連帶『苦味』的發糕都不知道拿了。」

10天後,劉志被帶回看守所,每天被打三瓶不明藥物。從監獄回來後,劉志口齒不清,眼睛睜不開,整天不說話,飯也不知道吃了,兩條腿不會支撐站住,根本沾不了地。看守所從精神病院開藥給劉志吃。有一次,在劉志旁邊,趙瑩接到護士向她請教如何為劉志配藥的電話,趙瑩看看劉志,做賊心虛地不敢出聲。護士居然向看守所不懂醫術的獄警討藥方。

劉志被秘密羈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的10天裡,正是她被非法判刑4年後提出上訴期間。家屬委託兩位律師去看守所見劉志,可是律師在看守所找不到劉志。看守所的警察說,劉志被送遼寧省女子監獄了,監獄又說查無此人。

劉志的哥哥向看守所要人,聽到看守所警察與監獄警察通電話,監獄警察說:「你們不是說劉志沒人管嗎?所以才寄存在監獄裡。」劉志的哥哥大聲反駁道:「我妹妹是大活人,不是東西,怎麼能叫寄存呢?那叫羈押。」

家屬在一週內往返監獄與看守所5次,最後才從造化看守所得知:瀋陽中級法院在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非法維持原判,看守所接到判決書後把劉志送到女子監獄,劉志抵制體檢,他們強制給劉志打所謂的「鎮靜藥」,體檢不合格後,造化看守所又將劉志帶回。

劉志上訴後,當局根本不敢開庭,就在看守所直接找了幾個警察宣讀,根本沒有通知家屬。

劉志生命垂危 當局強迫家屬接回

劉志被秘密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10天後被帶回看守所,吃不了東西,總是往外嘔吐。看守所的獄醫檢查,發現劉志的上牙膛和嗓子全部潰爛。獄醫為劉志紮上點滴後,特意說「不許叫我」,便走了,結果針扎歪了,劉志的整條胳膊腫了起來。


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今年53歲的劉志,在被關押瀋陽第一看守所和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被中共的獄警實施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今年53歲的劉志,在被關押瀋陽第一看守所和遼寧省女子監獄期間,被中共的獄警實施了系統的藥物試驗式迫害,她從一個體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婦女,變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動的體重只有70多斤脫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隨後劉志身體每況愈下,人已經不會行走,瘦弱得不行,眼看要出人命了,瀋陽市看守所、瀋陽市和平區法院匆匆為劉志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並逼迫家屬去看守所接人。2010年7月5日,生命垂危的劉志被家人接回。

通過繼續修煉法輪功,劉志很快恢復了健康。她走到哪裏,就將法輪功被誣陷、遭迫害的真相講到哪裏。很多瀋陽的百姓因此明白了法輪功真相。

劉志是千千萬萬被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她被司法獄警系統的實施藥物迫害至完全脫去人形,失去自理生活能力,是中共十多年來在無數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下毒進行試驗的結果。

劉志被迫害的案例,只是揭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系統的進行藥物神經迫害的冰山一角,隨著法輪功學員親歷者對中共所犯反人類罪行的揭露,中共超越人類道德底線、反人類的本質將為更多的人所認識,如今中國大陸已經有一億六千萬人「三退」,唾棄中共。這引起中共極大地恐慌。

隨著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在國際被曝光,多國政要、國際社會眾多團體紛紛譴責中共所犯的反人類罪行。中共的末日已經為期不遠了。

(責任編輯:劉曉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