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在中共的劳教所里,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注射迫害中枢神经的毒针。图为真善忍美展作品《光明与黑暗》。(明慧网)

【大纪元2014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报导)“我觉得中共在法轮功学员活人身上系统地实施药物迫害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法轮功学员刘志平静地说。

今年53岁的刘志是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从2009年10月22日至2010年7月5日在沈阳第一看守所,2011年7月13日至2013年3月8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中共的狱警对刘志进行了系统的药物试验式迫害,使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变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动的体重只有70多斤脱去人形的人。

2013年3月8日中共狱警怕刘志死在监狱,强迫家属将其接回家。即使这样,中共也没有达到使其放弃信仰的目的。经过2个月零20天的修炼法轮功,她又重新恢复了健康。“法轮大法在我身上显现出奇蹟。当我被迫害得全身动不了时,我的头脑是清醒的,我怎么会离开法轮大法呢?我舍不得啊!”刘志动情地说。

因拒穿囚衣遭电击、脚镣定位等迫害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刘志,因为送给一位学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法录音带,被中共当局于2009年10月22日绑架进沈阳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狱警欲给其拍照,刘志不配合,遭看守所四小队队长赵莹带着多名警察用数根大电流电棒长时间电击。电棍火星四溅,刘志被电得痛苦地满地打滚。


年轻时的刘志。(明慧网)


在看守所,刘志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喊报告,不背监规,不穿囚衣,抵制所有看守所的所有规矩。赵莹领着十几个人强行给其穿囚衣,十几人满头大汗,囚衣依然没能穿上。

刘志告诉大纪元记者:“我当时放下生死。但我没有仇恨,跟他们对抗了这么久,我又累又渴,我走到水池边喝水,然后很善意地问她,你喝不喝水?我看到赵莹原本仇恨的目光立刻暗淡下去了。她转身走了。”

之后,刘志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用地环固定在监仓里“定位”9天。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今年53岁的刘志,在被关押沈阳第一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被中共的狱警实施了系统的药物试验式迫害,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变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动的体重只有70多斤脱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今年53岁的刘志,在被关押沈阳第一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被中共的狱警实施了系统的药物试验式迫害,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变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动的体重只有70多斤脱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惨烈迫害下依然坚持讲真相

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刘志见到人就讲法轮功真相,并为监仓里关押的30多人做了“三退”,即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等组织。

每天刘志坚持在监仓里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遇到上级部门检查看守所,依然在喊。之后,看守所每逢有人参观、检查时,刘志被单独叫到办公室,派十几名狱警监视,对她封锁有人检查的消息。

狱警对刘志抵制看守所的一切规定恨之入骨。有一天,赵莹提起刘志的脚将她拖到办公室后面放杂物的小黑屋,数根电棒电了刘志一个多小时,然后将刘志扔在地上,用脚踩在刘志的脸上,凶狠地暴打她,刘志昏死过去,醒来后刘志发现,她的人中已经被掐烂了。

在中共对刘志非法判刑前夕,因刘志不停止地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她被狱警强制“定位”26天,不被允许上厕所。

刘志说:“‘定位时’狱警不允许我洗漱;每次我要大便时,就大声喊,揭露中共耍流氓不让我上厕所的丑恶嘴脸。有一次,我从星期五要求上厕所,一直喊到下星期一才被允许上厕所。因为我一直在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看守所不给我水喝,我每天喊,声音洪亮,看守所的几座楼,都能听到。”

看守所在饭菜里给刘志下毒

在沈阳第一看守所关押的人员是“对盘”吃饭,即两个人相对而坐,共同吃一碗汤。后来看守所让刘志单独吃饭,刘志经常感到饭菜有异味,警号103775的狱警总是领着看守所的狱医给刘志看病,有一次她呕吐的东西中有凝血。

刘志大声揭露狱警在她的饭菜中下毒,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狱警命令管仓的仓头(在押人员)与刘志“对盘”吃饭,几天下来,仓头浑身长疙瘩,奇痒无比。狱警立即停止仓头与刘志“对盘”吃饭,让刘志单独吃。

当局耍花招 刘志被“寄存”在监狱10天 连续被下毒

沈阳市“六一零”、公、检、法等部门阻止两位北京律师为刘志做无罪辩护,2010年4月,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将刘志非法判刑四年。刘志被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体检时,走路吃力,一摇三晃,必须扶著东西才可行走。她经常浑身抽搐。监狱体检时,她从楼上滚了下来,辽宁省女子监狱以“体检不合格”拒收。

送刘志到监狱的赵莹极力游说,在下午2、3点钟时,刘志被单独关押在监狱的一间小黑屋里。刘志躺在地上,听到赵莹对监狱的警察说,“这个人没人管。”每天有人打开墙上的洞口,扔进来一块带苦味的发糕。

刘志表示:“有一天,从洞口送进来一盘特别香的豆腐,我吃完后,坐在那里,听到自己打‘呼噜’。之后,我就整天发呆,连带‘苦味’的发糕都不知道拿了。”

10天后,刘志被带回看守所,每天被打三瓶不明药物。从监狱回来后,刘志口齿不清,眼睛睁不开,整天不说话,饭也不知道吃了,两条腿不会支撑站住,根本沾不了地。看守所从精神病院开药给刘志吃。有一次,在刘志旁边,赵莹接到护士向她请教如何为刘志配药的电话,赵莹看看刘志,做贼心虚地不敢出声。护士居然向看守所不懂医术的狱警讨药方。

刘志被秘密羁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的10天里,正是她被非法判刑4年后提出上诉期间。家属委托两位律师去看守所见刘志,可是律师在看守所找不到刘志。看守所的警察说,刘志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了,监狱又说查无此人。

刘志的哥哥向看守所要人,听到看守所警察与监狱警察通电话,监狱警察说:“你们不是说刘志没人管吗?所以才寄存在监狱里。”刘志的哥哥大声反驳道:“我妹妹是大活人,不是东西,怎么能叫寄存呢?那叫羁押。”

家属在一周内往返监狱与看守所5次,最后才从造化看守所得知:沈阳中级法院在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非法维持原判,看守所接到判决书后把刘志送到女子监狱,刘志抵制体检,他们强制给刘志打所谓的“镇静药”,体检不合格后,造化看守所又将刘志带回。

刘志上诉后,当局根本不敢开庭,就在看守所直接找了几个警察宣读,根本没有通知家属。

刘志生命垂危 当局强迫家属接回

刘志被秘密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10天后被带回看守所,吃不了东西,总是往外呕吐。看守所的狱医检查,发现刘志的上牙膛和嗓子全部溃烂。狱医为刘志扎上点滴后,特意说“不许叫我”,便走了,结果针扎歪了,刘志的整条胳膊肿了起来。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今年53岁的刘志,在被关押沈阳第一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被中共的狱警实施了系统的药物试验式迫害,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变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动的体重只有70多斤脱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轮功学员今年53岁的刘志,在被关押沈阳第一看守所和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被中共的狱警实施了系统的药物试验式迫害,她从一个体重150多斤的身心健康的妇女,变成了皮包骨完全不能活动的体重只有70多斤脱去人形的人。(家人提供)


随后刘志身体每况愈下,人已经不会行走,瘦弱得不行,眼看要出人命了,沈阳市看守所、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匆匆为刘志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并逼迫家属去看守所接人。2010年7月5日,生命垂危的刘志被家人接回。

通过继续修炼法轮功,刘志很快恢复了健康。她走到哪里,就将法轮功被诬陷、遭迫害的真相讲到哪里。很多沈阳的百姓因此明白了法轮功真相。

刘志是千千万万被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她被司法狱警系统的实施药物迫害至完全脱去人形,失去自理生活能力,是中共十多年来在无数法轮功学员身上活体下毒进行试验的结果。

刘志被迫害的案例,只是揭开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系统的进行药物神经迫害的冰山一角,随着法轮功学员亲历者对中共所犯反人类罪行的揭露,中共超越人类道德底线、反人类的本质将为更多的人所认识,如今中国大陆已经有一亿六千万人“三退”,唾弃中共。这引起中共极大地恐慌。

随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在国际被曝光,多国政要、国际社会众多团体纷纷谴责中共所犯的反人类罪行。中共的末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责任编辑:刘晓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