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大撒把」 1999中共央視現詭異一幕

自從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命令下達以後,作為真正掌握最高行政權力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竟然從此就從電視上消失了,一連半個多月沒有露面。1999年8月中旬的一天,中央電視台播出了一則江澤民座談國企脫困的新聞。本來國企三年脫困,是朱鎔基就任總理時的豪言壯語,如今這個領域也交給了江澤民,看來朱鎔基當時心灰意冷,一切都大撒把了。(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江澤民其人》第十三章:迫害大法赤膊上陣 元兇巨惡一意孤行(1999下半年)

3. 法輪功與國際社會的反應

就在江澤民緊急動員鎮壓的時候,李洪志先生正好在澳大利亞悉尼參加世界各國部份學員主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5月2日,李先生會見了《澳洲新報》、《自立快報》、《亞洲週刊》、中華電視公司等中文媒體的記者,當天下午,又會見了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局、《悉尼晨鋒報》、法新社等媒體的記者。

李先生在開場白中說:「我認為佛法是嚴肅的,通過媒體像做廣告一樣吹,這本身就是不嚴肅,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有借用媒體來做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學員覺得好,學了之後,他就把自己心裡的感受,身體的好轉,整個狀態告訴他的親戚、朋友。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對自己的親屬撒謊,對自己的丈夫撒謊。那麼說出的話就是真實的,絕不會我受騙上當了,再叫我的妻子、兒女、親戚、朋友再去上當,絕沒有這種事情。」

李先生還表示,「學員當中有許多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科學家,有許多是博士、碩士,特別是在美國那個環境下,有很多,不下幾千人,那都是拿幾個學位的。這些人不聰明嗎?他們非常聰明。比如說,在我們中國大陸,有許多人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高級幹部,甚至於是搞政治工作的,他們經過了文化大革命,有過思想信仰,追求過,也有過盲目的信仰,也經歷了這樣、那樣的運動,這些人是傻子嗎?他絕不是,他能夠盲目地追求一個東西、盲目地信仰一個東西嗎?這些人是絕對不會。」

李先生的談話打消了國外許多人對法輪功的很多疑慮。所以江澤民在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類似的、能夠澄清法輪功事實真相的訊息截堵在國門之外。

在中國開始鎮壓的同一天,李洪志先生發表了一篇聲明,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同時希望中國政府及領導人不要把法輪功群眾當成敵人。

接下來的幾天裏,李先生接受各國媒體採訪,不斷說明一點:法輪功不會構成對任何政權的威脅,相反,對任何政府、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7月22日,法輪功明慧網發表李先生給中央和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對無辜的法輪功群眾採取打壓政策,而應該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他預言這種不計後果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將最終導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是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與國內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規模的和平請願同時發生的還有世界各國法輪功學員的聲援。7.20事件後,許多學員自發匯聚到美國首都華盛頓康乃迪大道2300號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靜坐和平請願。那以後的2個星期中,學員向美國各級政府、議員、媒體和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講述中國發生的迫害,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法輪功學員跟中國政府對話。

很快,自由社會的各國政府和人權組織就做出反應。1999年7月至12月,加拿大政府、聯合國世界公民聯合會、澳大利亞、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等紛紛通過決議,強烈抗議和譴責中共這一侵犯人權和踐踏自由的行徑,並呼籲營救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4. 中共決策層

自從鎮壓命令下達以後,作為真正掌握最高行政權力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竟然從此就從電視上消失了,一連半個多月沒有露面。1999年8月中旬的一天,中央電視台播出了一則江澤民座談國企脫困的新聞。本來國企三年脫困,是朱鎔基就任總理時的豪言壯語,如今這個領域也交給了江澤民,看來朱鎔基當時心灰意冷,一切都大撒把了。

在八月份的「人大」「三講」匯報上,李鵬說:「對法輪功人員不要追究參與沒參與,關鍵是看其思想認識是不是轉變了。這一點,一定要向同志們講明白。不要把人民內部矛盾轉化成敵我矛盾,要把握分寸。」這也是李鵬在刻意和江澤民殘酷鎮壓政策保持距離。

政治局委員們也對鎮壓不以為然。讓江澤民十分惱火的是,除山東、遼寧等少數省份外,許多省市對鎮壓不感興趣,對鎮壓的指令陽奉陰違,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廣東,到1999底仍然有「法輪功絕大多數是好人」,「在廣東不判一個」等說法。被選為第四代接班人的胡錦濤、李長春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不願和江一樣被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江澤民沒辦法,2000年2月只好親自去廣東督戰。他批評廣東對法輪功「鎮壓不力」、「軟弱」,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還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在江澤民和羅乾的高壓下,廣東終於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第一批被勞教的學員中就有胡錦濤的大學同班同學張孟業。有人對江澤民說:你這是一石二鳥,既給廣東省鎮壓法輪功開了先例(胡錦濤的同學都判了,誰還不能判?),又給胡錦濤套上了「出賣同學」、「不仁不義」的恥辱牌。

江澤民一個人在台前大跳大叫,中央許多人卻像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責任編輯:肖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