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功重病痊癒 王士芹屢遭迫害含冤離世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長春市榆樹市法輪功學員王士芹,遭受中共十幾年的迫害,包括非法勞教、八年冤獄、無數次的綁架、洗腦、騷擾,幾次被迫害得舊病復發,又幾次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得以康復。然而,多年來,中共的殘忍迫害和顛沛流離的生活,造成王士芹的身心受到極大折磨和傷害,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離開了人世。

一、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

王士芹,女,今年六十六歲,家住榆樹市培英街,曾在榆樹五金廠上過班。三十多歲時,王士芹就患有嚴重的類風濕性心臟聯合瓣膜病,兩個手指彎曲,嚴重時,會突然背過氣去。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情越來越嚴重了,家人帶她到哈醫大一院、二院、哈爾濱中醫學院,都無法治療。

一九八四年,王士芹又到北京阜外醫院、中國心血管研究院治療,確診為風心病,如果手術得換三個瓣膜,主動瓣、二尖瓣等,醫生說,一萬個心臟病人中,能有三、四個這樣重的,那時是外國醫生主刀,救治兼有做實驗的性質,因為沒人能保證能夠治癒她,還得需要二十萬元的手術費。主治醫生對王士芹及家人說:回去吧,也許能多活幾年,手術時不一定能下得了手術台。沒辦法,王士芹只好回來,採取保守治療,活一天算一天了。

那時,王士芹瘦得無法形容,臉和紫蘿蔔一個顏色,腰直不起來。從八四年到九五年,每年都在榆樹醫院住幾次,在醫院過了六個大年,一年最多住過九次院,造成家庭經濟困難,拖累親人,她曾說過,如果當時不是看孩子小,都不想活了。

正在王士芹絕望之際,法輪大法的法光普照了這個小城,九五年,在榆樹公園,王士芹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按照大法的要求,學法煉功,修心向善。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學法煉功只有一個月,她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了。王士芹從一個即將死去的人,變成了一個健康的好人,面色紅潤,走路生風,做家務、做生意,甚麼都行。

王士芹說過,她以前做生意,為了掙錢,不講道德,短斤少兩,以次充好,自從學法後,她再也不幹坑人的事了。過去,因為她經常住院,單位每年都得拿出一定的醫療費,她修煉大法後,單位再也不用給她報銷醫療費了。她單位的領導說:「不管別人說法輪功好不好,能讓王士芹的身體好了,就是好功法。」

王士芹身體的康復和心靈的改變,在當地引起很大的轟動,親朋好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很多人通過這個實例,紛紛走入大法修煉。

二、屢遭中共迫害 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師父極盡造謠誣陷,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王士芹深深知道法輪大法好,教人重德行善、身體健康,這是她自己親身的體驗,面對造謠誣陷、打壓,王士芹沒有被嚇倒,本著善念,幾次去省政府、去北京上訪,想找國家領導人說明情況,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是偉大的、超常的。從此,王士芹家無寧日,幾次被中共不法人員綁架、抄家、拘留、罰款、勞教、判刑、關洗腦班。

1、一九九九年 遭國保警察毆打致腦袋出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王士芹去長春省政府上訪,因沒有結果,她就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去了北京,到北京信訪辦、天安門證實大法,後來幾次往返去北京。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王士芹被北京警察綁架,被吉林省駐京辦事處送到長春,被榆樹公安局接回來。
在榆樹公安局,王士芹被國保警察石海林打得腦袋出血,還有一個姓馬的司機,用拖布桿兒往王士芹的胸部打、用拳頭打。最後,國保警察強行收取車費三百七十元。王士芹在當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2、二零零零年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內:電棍電、毆打、勒索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王士芹和當地許多法輪功學員到榆樹公園集體煉功,被警察非法抓捕到榆樹拘留所。在拘留所,因煉功,王士芹被警察打、凍,吃的飯不如豬食,就是這樣,王士芹從來不叫苦,總是樂呵呵的。

後來王士芹被非法勞教,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因王士芹堂堂正正做好人,參加集體煉功,被獄警電棍電,不讓吃飯,用打書頁的木板打。當勞教所得知她以前的嚴重心臟病時,害怕她犯病給勞教所帶來麻煩,在非法關押三個月後,就讓她回家了。王士芹被迫交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二千元押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因給法輪功學員送經文,王士芹在家被當地培英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留一個月,被當地公安局政保科罰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士芹和另外四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保壽鄉插「法輪大法好」的小旗,被警察綁架,遭到當地派出所毒打。王士芹在榆樹看守所被迫害三個多月。

3、二零零一年再被非法勞教一年 遭勒索、精神傷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士芹被迫流離失所。八月三日家中無人,門鎖著,警察撬窗抄家,拿走錄音機、煉功帶、電話本等,把公爹嚇得犯了心臟病住院。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培英派出所的警察姜偉、盧海濤還有保壽鄉派出所的警察、朱達村的治保主任任立柱到位於保壽的王士芹的娘家綁架了她。王士芹當時帶著不滿兩歲的孫女,說等家人來把孩子領走,警察都不等,強行把她綁架關押到看守所。九月二十四日,王士芹被非法勞教一年。因勞教所不收,國保大隊向王士芹家人索要二千元錢,沒開票。

4、二零零二年綁架、逼供 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因長春電視插播法輪大法真相,那天晚上,培英派出所的警察姜偉、盧海峰三次到王士芹家騷擾。三月六日早八點左右,國保大隊的石海林、刑警隊的姓吳的、姓孫的等五人到王士芹家非法抄家,到處都翻遍。後來,把王士芹綁架到國保大隊,石海林、孫、吳等十幾個人逼供,王士芹當時犯了心臟病,她小兒子去公安局看她,把媽媽搶回來了。從此,王士芹又開始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榆樹光榮大街走路,王士芹被姜偉、盧海峰等三人開著出租車綁架,送到看守所。

5、二零零三年看守所迫害 突發性吐血

因當地資料點被破壞,牽涉到王士芹,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在當地看守所,王士芹被迫害,突發性吐血,連毛孔都滲血,頭髮都讓血液粘在一起。到哈爾濱某大醫院搶救時,醫生都覺得沒有多大希望了。正常人血小板是十萬~三十萬,而王士芹的血小板只有一千。

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她難逃此劫。王士芹能活過來,真是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蹟。

6.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 非法判刑八年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 生命垂危

二零零三年三月,王士芹被榆樹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監獄檢查身體不收,拒收一個半小時,可是石海林簽字:死了與監獄無關。

在監獄,一次不讓王士芹穿棉衣,挨凍四個多小時,王士芹的身體越來越差,到了二零零六年,嚴重的腹脹,肚子像氣球一樣臌的大大的,吃不下東西,監獄看她實在不行了,怕她死在監獄,就給她辦了「保外就醫」。

從監獄回來後,通過學法煉功,她的身體又恢復了健康。可是,獄警仍不放過她,監獄幾次打電話騷擾,到家裏查看,帶她到長春醫院檢查身體,聲稱身體好了,就把她再次收監。

7、二零零九年劫持到洗腦班

二零零九年,當地辦洗腦班,「六一零辦公室」(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特權機構、秘密組織。)的頭子李鳳林親自帶人把王士芹抓到洗腦班,同時把她不修煉的丈夫也抓去陪著,後來她丈夫替她寫了「保證」,才把她放回家。

由於當地派出所、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對王士芹經常的騷擾、非法關押、酷刑折磨,使她的身心受到一般人難以承受的痛苦,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她不堪身心的傷害,含冤離開了人世。

(責任編輯:謝正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