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十六年 喜得法輪大法獲新生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青蓮(化名)今年四十九歲,是一九九九年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曾經患兩腳脈管炎、嚴重的心臟病、嚴重的胸膜炎積水、乳腺癌等吃藥、打針十六年,沒有把病治好,學法不到兩個月,一身的病痊癒。

一九八三年十月份,經大夫檢查,青蓮被確診為兩腳脈管炎,大夫說,嚴重時就得截肢。聽到這一消息,如晴天霹靂,當時青蓮剛二十歲,兩隻腳痛的在地上來回走,大夫都沒有辦法,只好挺著。兩隻腳病沒好,又患上嚴重的心臟病,每天呼吸都困難,說一句話得喘半天,才能說第二句話;躺在炕上要想起來,那得一點一點的慢慢起來,坐起來那心砰砰跳,喘好長時間才能下地。年末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脹得肚皮一摸都疼,例假也沒了,身體一點勁也沒有,連握拳的勁都沒有,吃藥、打針也不見效果。八四年三月份,經大夫檢查確診為,結核性胸膜炎積水,需要立即穿刺(抽水),抽出醫院最大的針管七管水,醫生說來晚了,剩下的只能靠身體一點一點的恢復了。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份,胸積水一公斤,需要二次抽水,經醫生檢查,骨縫已感染,不能二次抽水,二次抽水醫生說容易得骨癌,慢慢吸收吧。

當時青蓮的病情很嚴重,患有嚴重的胸膜炎積水、抽水一次,腦供血不足、腸結核、心臟病、腎炎、痔瘡、流鼻血、婦科病、脈管炎、腦膜炎、乳腺癌等,省城各大醫院走了不少家,也沒有把她的病治好,不但沒治好病,還增加新的病情。只要聽說哪有能治病不管花多少錢她都去,甚麼算卦、大神、讓供甚麼就供甚麼,錢也花了不少,病情反而越來越嚴重,每天晚上成宿睡不著覺,身體沒有不難受的時候。

丈夫看她成天有病,每天早晨吃完飯就出去找地方打麻將,家裏的一切瑣事全然不管,不管她病情如何嚴重,每天也得自己做飯,洗衣服、做一頓飯每次都要二—三個小時才能把飯做好。他有時回到家裏看飯沒做,就發火,指責青蓮:你的病哪來的那麼快,你的病在兜裡揣著,說來病就來病,要死你就早點死。他以為青蓮裝病哪。一九九九年時,白天青蓮一個人在家,沒有人來看一眼,姐妹六、七個、爸爸、媽媽都有,離她家都很近,從來沒有人來看看她,她在心裡怨上帝對她不公平,不想死,自己才剛三十五歲。隨著病情的加重,脾氣變得越來越冷酷無情,怨恨家裏的所有人,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活一天,得一天。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幾號的一天,上午十點多鐘,與每天一樣,丈夫出去打麻將,青蓮獨自一人坐在炕上,這時耳邊傳來一個聲音說:你去潘明(化名)家。青蓮以為聽錯了,家裏沒有人,誰跟她說話;這時又聽到:你去潘明家、去吧,去吧。青蓮當時也沒害怕,因為她很喜歡上廟、磕頭燒香,家裏供觀音菩薩像,心想是神跟她說話,那潘家今天有甚麼事哪,讓她去。

潘家離青蓮家不到二百米,要過年了,外面的風很大、地上厚厚的雪,哪敢出去呀。耳邊又傳來祥和的聲音說:你去潘明家,去吧、去吧。

青蓮猶豫了好長時間決定去潘明家,穿上長大衣、帶上圍巾、把臉和嘴捂的嚴嚴的,推開房門,風吹的她上氣接不上下氣的,轉身回屋裡把衣服脫掉,不去了。剛要上炕,耳邊又傳來祥和的聲音:去吧、去吧。

青蓮是一次次的把衣服穿上,又一次次的脫掉三次,這個聲音在耳邊一次次響起:去吧、去吧。最後決定不管外面天氣多冷、風多大、自己都要去看一看,早去早回,不能讓丈夫知道。

青蓮穿好衣服,邁著艱難的腳步走到潘明家。當屋門打開時,她驚呆了:屋裡有很多人,但她都不認識。潘家嫂子說:「你怎麼來了?」嫂子知道她有病,她喘了一會說:你家怎麼這麼多人。

嫂子指著一位不到六十歲的老頭說:他是我四舅,煉法輪功。我四舅和舅媽以前常年有病、每年得花四到五千元錢醫藥費,打針、吃藥的,自從學法輪功以後,身體好了,也能幹活了。我四舅知道我有高血壓病,告訴我煉法輪功。正好你來了,你還有病,你也煉法輪功吧。青蓮說:我都是一個要死的人了,還煉甚麼功。

嫂子的四舅說:你不要老想著你的病,就好像你有一個兜子,你每天都把兜子背在身上,你不累嗎?……你每天想著你的病,你心理壓力越大、病情越嚴重。學法輪大法是無求而自得,只要你學法按真、善、忍做人,師父就給你淨化身體。明天我們來給她們幾個人放長春萬人晨煉的錄像帶,你也來看一看吧,對你身體有好處。

青蓮當時看到他們來的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說話都很祥和,一心為著別人好,心想:我都是一個要死的人了,有他們這麼多人教我煉功、陪著我,也比我一個人在家好。過年就三十六歲了,找了好多算命的都說逃不過三十六歲,心想怕死也得死,不如樂樂呵呵的死哪?有這麼多好人陪我,死也不怕,煉一天得一天,明天我早點來看錄像。

第二天,早晨八點鐘放長春萬人晨煉,煉完功、記者採訪煉功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說:在煉功前身體不好常年住院,每年醫藥費近萬元,生不如死,自從學煉法輪大法不到兩個月病全好了,身體也有勁了,上樓也不累,是法輪大法救了她。這時青蓮的眼淚已經止不住了,心想自己有救了。

看完錄像帶,同修教大家煉第一套功法,同修說疊扣小腹時突然感到手心一股熱流吹到右手背上,熱呼呼的、好舒服(因為她手腳從來都是冰涼的),同修說結印,她晃晃頭說不結印,同修問為甚麼,她說:我的手從來沒有熱的時候,我要讓熱氣多吹一會。同修看到她的手不肯放下,笑著對她說: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哪,不要管它。

大家把第一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第三套功法、第四套功法,分別煉了一遍。同修臨別時說:明天上午八點鐘,我們教你們煉功,煉完功再學法,你們需要一本《轉法輪》。青蓮問同修煉功怎麼還看書哪?同修說,煉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只要你按照真、善、忍做人,師父就給你治病。青蓮趕快說:我能做到。

回到家裏,青蓮跟丈夫說:我們今天看長春萬人煉功的場景,好多人都是一身的病,吃藥、打針、住醫院、每年醫藥費近萬元也沒把病治好,煉法輪功不到三個月病全好了,沒花一分錢。明天我就開始煉法輪功。丈夫說:你煉功我不反對,每天吃藥、打針別停。

第二天,大家上午八點開始煉功,因當時沒有錄音機,同修問青蓮,把昨天煉功動作、做一遍,她說忘了。同修說你想一想。青蓮當時已有四、五年記憶力不好了,就連自己兜裡的錢剛看完,揣兜裡,丈夫問你兜裡有多少錢,她說不知道;朋友問她今年多大歲數了,她說不知道。當時她只知道自己是屬龍的,光學煉功動作就學了一個星期,才把簡單的動作記住。

因身體多處有病,每天煉功的時候站一會就站不住了,只好拿一個凳子坐著煉,休息一會再站起來,實在站不住了再坐下。北方的冬天很冷,煉功的時候卻熱的她只穿一件薄線衣,別人誰也不熱,煉第二套功法時,抱輪三分鐘也堅持不下來,中間也得坐著煉。同修看她身體這樣也沒說不讓坐著煉。

自從煉法輪功,青蓮每天晚上都能睡著覺,睡覺也不做夢了。做飯時中間也不用歇息了,以前做一頓飯二至三小時,現在一會就把飯做好了。

自從煉功學法,鼻子再沒流血。在青蓮十六歲時,開始流鼻血,不分白天、晚間、有時半夜睡覺,衣服兜裡棉花不斷,不知甚麼時候鼻子出血,晚間睡覺感覺鼻子冰涼,趕緊起身拿起枕頭邊放的棉花,把鼻子用棉花塞住。每一次流鼻血,出血很多,到醫院也沒檢查出是甚麼病,大夫說是上火了,火走一經,後來流鼻血,左側鼻子出血,用棉花塞住,右側鼻子開始流血,兩個鼻孔塞住,就從嘴裡一口一口的吐血。

就在青蓮生不如死的時候,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救了她,給了她第二次生命。親朋好友、鄰居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殊勝。

以前身體有病,幹點甚麼都費勁,現在煉功身體好了,給丈夫多做點他喜歡吃的。青蓮給他包的豬肉餡的凍餃子、雞肉餡的餃子、雞肉餡的餛飩凍好,他甚麼時候想吃,青蓮甚麼時候給他煮。青蓮對丈夫說:以前我身體不好,好吃的都叫我自己吃了,現在我學法輪大法身體沒病了,這些營養我不需要了,你吃吧,他吃剩的不吃了青蓮再吃。

青蓮每天除了學法、煉功,其他甚麼也不想,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特別高興。

(責任編輯:謝正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