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對聯妙諷江澤民 兩前常委「中槍」

「三講」其實並沒有甚麼成效,老百姓中流傳著一副對聯,借用時任政治局委員(後任17屆常委)吳官正和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名字說:「講政治講學習講正氣講來講去無官正,反貪污反腐敗反墮落反來反去未見行。」(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2014年03月25日訊】《江澤民其人》第十三章:迫害大法赤膊上陣 元兇巨惡一意孤行(1999下半年)

5. 脅迫朱鎔基

看到鎮壓的遲緩進展情勢,薄一波給江出主意說:「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工作很不力,這和鎔基同志不重視、不公開表態有關。」

老百姓中流傳著一句話:「馬列主義一卷卷,毛澤東思想一本本,鄧小平理論一篇篇,江澤民學說一句句。」實在是「黃鼠狼下耗子——一窩不如一窩」了。實際上,江澤民的「三講」和「三個代表」加在一起也不過是幾十個字而已,實在是算不上甚麼思想。然而,從鎮壓法輪功後,曾慶紅開始在全國轟轟烈烈地推廣「三講」,江澤民也把「三講」作為個人樹碑立傳的好機會。

按照曾慶紅的想法,朱鎔基在「四.二五」事件中親自接見法輪功學員,他不出來講話,會給外界造成黨中央分裂的猜測。另外以朱的民望和信譽,如果支持鎮壓,可以讓不少人倒向江澤民這邊,也可以讓那些來上訪的法輪功斷了希望。「三講」運動是一個很好的強迫朱鎔基表態的機會。

曾慶紅把這些分析告訴江澤民後,江立即把朱鎔基找去訓了一次話,大意是說,國務院部門「三講」進行得很不得力,要朱鎔基把「三講」當作維護執政黨地位的運動重視起來。江澤民指責朱鎔基長期以來「不知道服從政治的大局,對黨中央的政策有牴觸情緒,消極應付。要知道,『三講』中最重要的就是『講政治』。鎮壓法輪功就是當前最大的政治。」江說,「鎔基同志,黨中央要求國務院不但要『講政治』,而且要講好,要把推廣『三講』和當前最大的政治結合好,否則就是分裂黨!」

從江辦出來,朱鎔基十分沉默。不久以後朱鎔基還是違心地表態支持江澤民的鎮壓決定,也許他是不想再受當年被打成右派時吃的苦,或是想起了趙紫陽的淒慘狀況。

「三講」其實並沒有甚麼成效,老百姓中流傳著一副對聯,借用政治局委員吳官正和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名字說:「講政治講學習講正氣講來講去無官正,反貪污反腐敗反墮落反來反去未見行。」

當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司馬昭也是讓賈充在前面幹壞事,自己躲在後面;毛澤東發動文革是把林彪、江青和張春橋等人推在前台;但鎮壓法輪功這樣愚蠢的毫無理性的行為,沒有多少人願意賣命,江澤民想躲在後頭都不行,所以只好事事衝在前頭,所有的黑鍋都自己當眾背上。他不但四.二五當晚連夜寫信給政治局,還在9月份參加在紐西蘭奧克蘭的亞太經合會議上,親自給每個國家元首遞上誣蔑法輪功的小冊子,失盡體統。

江澤民滿心希望各國元首「干涉一下中國內政」,對他的鎮壓表示贊同,結果碰了個大釘子。柯林頓通過美國國務院早在1999年9月11日就公佈了《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批評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到三個月以後,柯林頓在華盛頓的一次人權演講中,公開批評中國鎮壓法輪功,把逮捕法輪功成員稱為壓制人權的「一個麻煩例子」。當然,江澤民不明白信仰自由是天賦人權,沒有一個民主國家的元首敢說他江澤民鎮壓有理。看到遞小冊子收到了反效果,江澤民隨即祭起了兩頂常用的大帽子,曰「干涉內政」和「反華」。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責任編輯:肖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