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对联妙讽江泽民 两前常委“中枪”

“三讲”其实并没有什么成效,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副对联,借用时任政治局委员(后任17届常委)吴官正和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名字说:“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讲来讲去无官正,反贪污反腐败反堕落反来反去未见行。”(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4年03月25日讯】《江泽民其人》第十三章:迫害大法赤膊上阵 元凶巨恶一意孤行(1999下半年)

5. 胁迫朱镕基

看到镇压的迟缓进展情势,薄一波给江出主意说:“政府在这件事情上工作很不力,这和镕基同志不重视、不公开表态有关。”

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句话:“马列主义一卷卷,毛泽东思想一本本,邓小平理论一篇篇,江泽民学说一句句。”实在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了。实际上,江泽民的“三讲”和“三个代表”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几十个字而已,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思想。然而,从镇压法轮功后,曾庆红开始在全国轰轰烈烈地推广“三讲”,江泽民也把“三讲”作为个人树碑立传的好机会。

按照曾庆红的想法,朱镕基在“四.二五”事件中亲自接见法轮功学员,他不出来讲话,会给外界造成党中央分裂的猜测。另外以朱的民望和信誉,如果支持镇压,可以让不少人倒向江泽民这边,也可以让那些来上访的法轮功断了希望。“三讲”运动是一个很好的强迫朱镕基表态的机会。

曾庆红把这些分析告诉江泽民后,江立即把朱镕基找去训了一次话,大意是说,国务院部门“三讲”进行得很不得力,要朱镕基把“三讲”当作维护执政党地位的运动重视起来。江泽民指责朱镕基长期以来“不知道服从政治的大局,对党中央的政策有牴触情绪,消极应付。要知道,‘三讲’中最重要的就是‘讲政治’。镇压法轮功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江说,“镕基同志,党中央要求国务院不但要‘讲政治’,而且要讲好,要把推广‘三讲’和当前最大的政治结合好,否则就是分裂党!”

从江办出来,朱镕基十分沉默。不久以后朱镕基还是违心地表态支持江泽民的镇压决定,也许他是不想再受当年被打成右派时吃的苦,或是想起了赵紫阳的凄惨状况。

“三讲”其实并没有什么成效,老百姓中流传着一副对联,借用政治局委员吴官正和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名字说:“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讲来讲去无官正,反贪污反腐败反堕落反来反去未见行。”

当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司马昭也是让贾充在前面干坏事,自己躲在后面;毛泽东发动文革是把林彪、江青和张春桥等人推在前台;但镇压法轮功这样愚蠢的毫无理性的行为,没有多少人愿意卖命,江泽民想躲在后头都不行,所以只好事事冲在前头,所有的黑锅都自己当众背上。他不但四.二五当晚连夜写信给政治局,还在9月份参加在新西兰奥克兰的亚太经合会议上,亲自给每个国家元首递上诬蔑法轮功的小册子,失尽体统。

江泽民满心希望各国元首“干涉一下中国内政”,对他的镇压表示赞同,结果碰了个大钉子。克林顿通过美国国务院早在1999年9月11日就公布了《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批评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到三个月以后,克林顿在华盛顿的一次人权演讲中,公开批评中国镇压法轮功,把逮捕法轮功成员称为压制人权的“一个麻烦例子”。当然,江泽民不明白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元首敢说他江泽民镇压有理。看到递小册子收到了反效果,江泽民随即祭起了两顶常用的大帽子,曰“干涉内政”和“反华”。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责任编辑:肖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