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懼政變 外憂假想敵 中共軍隊大換血與清洗

近日中共軍隊在悄悄進行軍隊的大換血和清洗,凸顯在前所未有的內憂外患下,中共早已是風雨飄搖。圖為在天安門前站崗的衛兵。(Feng Li/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4年0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對於信奉「槍桿子出政權」的中共來說,軍隊的掌控是當下分崩極為劇烈的中共各派爭奪的重點。在江澤民集團屢次策動政變,威脅習近平政權和東海、釣魚島等領土爭端升級,引爆國際社會強烈反彈之際,中共已在悄悄進行軍隊的大換血和清洗。此現象也凸顯在前所未有的內憂外患下,中共早已是風雨飄搖。

中共軍委副主席:軍隊改革難度前所未有

2014年3月24日,據中共軍網報導,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在「第二期全軍高級幹部學習貫徹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精神研討班」上強調,軍隊改革難度前所未有。

今年北京兩會在大陸持續爆發血腥事件中召開和結束,凸顯中共政權在你死我活的惡鬥中走到了山窮水盡。3.01昆明殺戮曝光江澤民集團利用被洗腦的武警等製造恐怖暴力,發動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在此背景下,3月15日,習近平擔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從江派手中奪回和更大力度地控制軍權。

3月14日,北京警方宣佈,全面提升北京的安保警戒級別,在東城、西城、朝陽區等十餘處繁華地區重點部署警力,派出230餘輛武裝車24小時巡邏。報導稱,每個繁華地帶佈置一個警組,每個警組5人,由警察、武警和攜犬警察組成,並配置了長短槍支、防暴警棍、警用電台等裝備。

據悉,北京武警配備的輕型裝甲車由福特E-350改裝,可抵禦「79」式微型衝鋒鎗51-1式7.62mm鋼芯彈任意距離射擊,可以裝載12人,用於日常巡邏及突發事件中快速部署和控制現場。此現象凸顯中共政局的動盪。

中共軍隊新一輪大換血 涉30餘個高級將領

3月20日,《重慶衛視》踢爆,原江澤民集團培養指定的接班人薄熙來的根據地重慶警備區悄然異將。據陸媒報導,與重慶同時更換軍事主官的還有上海警備區,何衛東稍早前已接替彭水根出任上海警備區司令員。

此前,2月20日,經中央軍委批准,《習近平關於國防和軍隊建設重要論述選編》由解放軍出版社出版並印發全軍團以上領導幹部。與此同時,中共軍隊新一輪高級將領大換血也塵埃落定。

這是繼2013年8月1日中共軍隊大軍區正職調整結束後,大軍區副職調整最密集的一次,涉及三大軍兵種以及七大軍區的30餘個高級將領。
  
據公開報導,此次調整中有6個是從集團軍軍長、政委崗位上調任,2個是從南疆軍區、雲南軍區任上晉陞,這兩個省級軍區都是邊境區域。
  
1月25日,隨著濟南軍區下轄的陸軍20集團軍軍長徐經年少將擢升為瀋陽軍區參謀長並以該職級露面後,30餘名將領均已陸續履職新崗位。
  
此前,隸屬南京軍區的第12集團軍軍長韓衛國升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瀋陽軍區第39集團軍軍長潘良時升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軍長許林平外調蘭州軍區副司令員,同樣升任蘭州軍區副司令員的還有南疆軍區司令員張建勝。
  
上述兩人原來所執掌的第38、第39集團軍都是中共軍隊主力。第38集團軍劃歸北京軍區後,是距離首都最近的一支野戰軍。

江派實施血腥恐怖之際 北京38軍換帥

2014年3月12日,中共《解放軍報》披露出陸軍第38集團軍軍長一職由隸屬北京軍區的陸軍第65集團軍軍長劉振立填補。這顯示習近平仍然把胡錦濤的嫡系北京軍區看作是自己的股肱與心腹。北京軍區第38集團軍是中南海京畿要地的衛戍部隊,有「萬歲軍」之稱。

在中共「兩會」前夕,3月1日江澤民集團派遣武警製造了昆明血案,3月2日習近平陣營間接證實周永康被調查,中共高層內鬥急劇升級。中共「兩會」籠罩在一片血腥恐怖的氣氛中,一百多萬軍警及各類保安人員重重圍住中南海及北京多處敏感地帶。

3月6日至8日,曾慶紅及其秘書施芝鴻、周永康助手陳冀平等江派人物分別在江派背景港媒高調「露面」、談論國安委、深改組人事,釋放「恐怖」大動員信號、挑釁中南海。

緊接著3月8日,深度捲入曾慶紅家族的女藝人梅婷被陸媒拋出,3月9日,3.01昆明血案的發生地雲南官場地震--雲南副省長沈培平被調查,12日就被快速免職。

大紀元此前報導,目前,中共江澤民集團正在試圖在中國各地殺戮平民、製造政治混亂,讓國際國內輿論譴責現當政者,其時就乘亂發動針對習近平的政變,逼習近平下台,這樣中共江派就可以順勢上台「糾正習近平的錯誤」。

而且近日,中共江派利用海外特務在境外網站發佈一篇針對習近平的網文,公開呼籲「儘快組織起來」,發動「你死我活的革命行動」。這與曾慶紅正在策劃並已經部份實施的系列恐怖襲擊事件形成呼應。

周永康政變 38軍緊急調入北京

2012年2月6日,時任重慶市副市長的王立軍攜絕密材料夜逃美領館。隨後,有關薄熙來、周永康要發動推翻習的政變密謀曝光。

據中南海核心層人士披露,2012年3月19日夜,「周永康調動北京地區附近的武警,規模非常大,包圍了新華門和天安門,並控制了中南海的新華門」。

時任中辦主任、胡錦濤的大內總管令計劃也隨即調動中央警衛局的兵力進行抵抗。周永康調派的武警在中南海門前遲疑不前,未敢有進一步的行動。

胡錦濤得知中南海突然被武警包圍起來,緊急調動38軍進入北京。目擊者說,天安門廣場和府右街上有大批士兵和裝甲運兵車。

隨後,白馬寺附近的中共中央政法委被38軍包圍。該處有一個排的武警特種部隊把守,面對特警喝問,38軍官兵回應稱:「奉軍委主席令,控制政變基地,緝拿政變首腦!」而駐守政法委的特警威脅稱:「衝擊國家要害部門等同謀反,若不馬上撤退格殺勿論!」

隨後,武警對天鳴槍示警,但是38軍的精銳部隊數秒內將武警們繳械。

原39軍軍長在周薄案中罪責難逃

資料顯示,瀋陽軍區39軍直屬防化團駐地就在瀋陽蘇家屯區。防化團的特殊性質,是使其可以隨時戒嚴某個地區。

薄熙來1999年9月任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市委書記,2001年1月任遼寧省副省長、代省長,2月當選為遼寧省省長,10月當選為第九屆遼寧省委常委、副書記,2003年1月當選為遼寧省省長,2004年調往北京任商務部部長。在中共和江開始鎮壓法輪功後,薄谷夫婦率先開始在大連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併進行販賣牟利;薄熙來高升後,他將這種罪惡擴展到整個遼寧省。有消息稱,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在遼寧省高層、瀋陽高幹子弟、醫學圈子內根本不是秘密,知道的人很多,參與者包括衛生局、軍警、公安和醫學系統及黑道中介等。而實施活摘器官罪惡最為嚴重的城市是瀋陽市,其所轄的蘇家屯區更是焦點。

2006年3月,先後有三名證人指證瀋陽蘇家屯區設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很多人先後離奇死亡,而他們的器官都被掏空出售,屍體則被焚燬。

多方消息證實,軍隊深入介入了活摘罪惡,薄熙來當政遼寧之際,中共在遼寧的駐軍第39軍兩個原軍長閆豐和艾虎生。1999年4月至2002年10月擔任39軍軍長的閆豐,對於發生的活摘罪惡就是一個知情者和參與者,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在其轉業後馬上成為遼寧省副省長,並一直任職到2008年,之後任省人大副主任等。

中國問題專家周曉輝認為:或許也正是因為與薄熙來、周永康說不清的關係,在不久前中共軍方公佈的30餘將官調整崗位的公示中,成都軍區成為變動最大的地方之一,瀋陽軍區副司令員石香元空降出任成都軍區副司令員,大概就是為了取代艾虎生。

重慶警備區司令員悄然換將

重慶衛視3月20日晚間的《重慶新聞聯播》披露,成都軍區陸軍第13集團軍副軍長高曉勇,近日接替朱和平出任省級軍區重慶警備區司令員。

曾是薄熙來勢力範圍的重慶軍區的重大人士變動是在悄然中進行,根據《重慶日報》早前的報導,2014年1月30日(大年三十),重慶警備區司令員朱和平、政委梁冬春等各級領導幹部,以代崗或與官兵一道過節等形式慰問一線官兵。由此判斷,重慶警備區此次更換軍事主官的時間應在1月30日至3月19日之間。

高曉勇履新重慶警備區之前,擔任隸屬成都軍區的陸軍第13集團軍(駐地為重慶鵝嶺)副軍長,2008年7月晉陞為少將軍銜。在此之前,高曉勇曾擔任過成都軍區駐滇某師(35208部隊)副師長、14集團軍第40叢林戰步兵師師長等職。

成都軍區高層與14軍曾涉入周薄政變

四川雅安2013年發生地震後,包括13軍和14軍等中共軍事單位進入災區,但一個月後,當時新晉的中共軍委主席習近平僅到13軍進行視察「看望」官兵,14軍則明顯受冷落。

在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爆發後,14軍顯露出參與周薄政變的跡象,而幾乎在習近平視察13軍的同時,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到成都軍區調研,對成都軍區與14軍警告、訓誡的意味濃厚。

成都軍區負責四川、貴州、雲南、重慶防務,下轄13、14兩個集團軍。其中,駐守雲南的14軍,前身為薄熙來之父薄一波參與創建和指揮過的山西新軍。

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剛剛爆發的第三天2月8日,薄熙來帶領重慶市黨政代表團去雲南滇池「喂鳥」,並到駐雲南14軍總部「緬懷先烈」,當時薄有挾14軍威脅中央之意。

而在薄熙來倒台後,重慶市長黃奇帆揭發薄熙來不止一次地對他談過掌握軍隊的問題。黃奇帆稱:「薄熙來說,現在掌握在他手裡的軍隊,至少有兩個集團軍。」14軍被認為是其中之一。

2012年4月15日,香港媒體報導,中共軍委派出5個小組調查薄熙來與成都軍區的關係,重點調查成都軍區是否捲入薄熙來事件,以及到甚麼程度、哪些軍頭和部隊參與。

中央軍委派5個小組進入成都軍區調查的一個月之後,原成都軍區副司令員阮志柏於5月13日在北京猝死,時年62歲。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爆料稱:62歲的阮志柏並非如中共官方所稱因病救治無效死亡,而是自殺。

有消息稱,阮志柏深陷周薄政變計劃之中,去年3月9日薄熙來在京開兩會期間,突然私自乘徐明的飛機回重慶策動兵變,當時就是阮志柏到機場接應的,他們隨後密謀一旦出事的應急預案。

中共軍事內憂外患
    
2014年2月14日,美國國務卿克里為期兩天的中國之行中,亮出美國在南海問題「底牌」,展現出對中共的強硬姿態。日媒稱中共對「美國插手東海南海領域爭端保持高度警惕」,凸顯中、美兩國之間在南海等其它問題上存在巨大的分歧。

2013年11月23日,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中共突然單方面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範圍涵蓋中、日有爭議島嶼釣魚島,引發日本等國的抗議和譴責。隨後的11月26日,兩架美軍B-52遠程戰略轟炸機進入東海防空識別區,沒有按照中國的規定事先向中方提交飛行計劃。之後又傳出中共企圖拋出南海防識區。

在「東海防空識別區」漸漸淡入視線,「逮捕周永康」成為中國時局焦點之際,美國媒體曝光在副總統拜登訪華的時候,中共出動一艘小型軍艦攔截美國導彈巡洋艦,導致「中、美軍艦險些在南海相撞」。

2013年12月5日,正值美國副總統拜登訪華之際,發生中、美兩艦對峙。《華盛頓自由燈塔》引述華府智庫「國際評估及戰略中心」資深研究員費雪(Rick Fisher)的話表示,中共可能故意製造事件向華府施壓,表明中方不會接受美國軍事力量存在於東亞。

大紀元之後報導了王立軍2012年2月6日逃往美領館後的一些細節,習近平2月14日訪美期間,在拜訪美國副總統拜登私宅時,拜登對習亮出薄、周奪嫡篡位的鐵證,習近平最後下決心拿下薄熙來。

美國一直以來對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江派勢力反感,原因錯綜複雜。江派控制北韓鬧事,以核武脅迫國際社會,江派軍方勢力威脅要以核武器炸毀美國,以及掌控在江繫手裡的中共統戰部在海外特務活動異常猖獗,在海外不斷鬧事,並滲透美國政、軍、商界等各領域製造事端,令美國極為不滿。

中共近期的軍事行動頻頻被認為是為了解決內部危機。過往,每當中共政權面臨危機時,常煽動反美反日情緒,企圖以「愛國」主義凝聚民心,藉樹立假想敵來苟延殘喘,並轉移內部無法調和的巨大矛盾衝突。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表示,長期以來,每當中共政權面臨危機時,中共都用煽動國內民眾的所謂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緒的手段,來轉移內部矛盾,轉嫁危機。中共煽動民族情緒,比較常用主要有幾張牌:美國、日本、台灣。三中全會時期,已經有報導顯示,中共為防止立即崩潰和轉移內部巨大的危機,正在全面部署樹敵美國,煽動中國民眾對美國的仇恨來打「愛國牌」,製造假想的戰爭危機來轉移中共的統治危機。

習江鬥核心 法輪功受迫害問題

大紀元此前報導,中共兩會後政局全面收緊,為掩蓋內部急劇混亂和崩潰實情,保黨壓倒一切。大紀元獲悉,江澤民集團還將製造系列恐怖活動。

自江澤民1999年發動殘酷鎮壓法輪功運動,至今已過去15年,法輪功學員堅持並不放棄要求清算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集團及解體中共等訴求,加速了中共的解體。現任中國當權者中相當數量高官不願意、也不敢繼續替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揹黑鍋。

在周永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反人類罪的真相將被全面曝光前夕,中共江澤民政變集團僱凶操控香港、昆明等惡性殺戮事件,以百姓生命為代價製造恐怖襲擊和社會動盪,在周永康案件如何公開定性這類敏感問題上威脅現當權者。

此番習近平政權再次對軍隊大換血與清洗,凸顯其以更大力度控制軍權。然而,中國政局的核心是法輪功問題。江派因迫害法輪功而恐懼被清算,拚死維護權力的延續,死抓當權者要保黨執政的致命弱點,全力阻擊習李改革,使其無法正常執政。當前,江派血債幫要挾習近平要以貪腐定罪周永康,而江澤民和曾慶紅最恐懼的就是習近平公佈周永康活摘器官等反人類罪惡。

(責任編輯:孫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