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評論》舊金山拆橋也綠色

文/王駿

舊金山海灣大橋東段的新橋於去年9月開通,這座現代化的世界最大跨度的單塔自錨抗震懸索鋼橋,可能是當今最貴的一座橋梁之一。這座新橋當然有其過人之處,而拆除舊橋的工程也是可圈可點。

說到拆橋,大家印象中的就是,「轟隆一聲,一座橋塌入水中」。但是,舊金山海灣大橋舊橋的拆除有許多的講究,絕不是這樣一「轟隆」就完事了。

首先,考慮到舊橋離開新橋不是太遠,炸橋的後果不是太能夠控制,炸飛的碎片可能會傷及新橋和車輛,塌下的舊橋也許會壓向新橋墩。而水中舊橋,也許會成為水中怪物,被來往船隻撞到也說不上。所以,炸橋法絕不是一個好的選項。

而舊金山海灣更是不同,這裡綠色環保不光是一句口號。舊金山海灣的保護,已經大大超過任何人的想像,有點像一個私人的金魚缸一樣,被一群環保人士們守護 著。在這裡,漏油、有意傾倒廢油是要被重罰的,就是傾倒廢水都是不可以的。不要說一座近80年的舊橋,那時絕對不可以當廢品丟入水中的。

當然,一座老橋上面漏浸到橋面的汽油、機油,沾在橋上的油跡,一定不少。一旦落入水中,將成為永遠的汙染源。但是,最最要命的為了保護鋼材不受海鹽腐蝕,在表面塗上的一層層舊的保護油漆,那是含鉛的。

所以,建橋時,舊金山海灣保護機構,就定下了嚴格的規定。舊橋上的一根鋼釘、一根鋼樑也不許掉入海灣之中。這當然不可能、也不合理,但是,規定就是規定:「誰讓鋼釘掉下去的,就去撈上來!」

而拆橋過程,就像建一座橋一樣,路面是一塊塊地搬走,鋼梁是一根一根地拆掉運走。小心翼翼地,不能讓一塊材料掉入海灣中。為此,工程師還構建了一個全3維 的電腦模型,可以看到每根鋼樑、每個螺栓的位置和大小,每拆一根,就要看看橋穩不穩,再拆下一根。最後,連混凝土的橋墩也不許留下,也要用內爆法炸掉。因 為橋墩是空心的,所以,預計炸碎的混凝土將會被埋入海灣的淤泥之中。

如此,因為嚴苛的要求,單單拆除舊橋的費用就要花去將近3億美元(原計劃是2億8千萬,最近又追加1千2百多萬為了趕上原定工期)。整個拆除舊橋的工期,將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完成。

從舊金山拆橋可以看出,現代工程的許多花費,其實是環境保護的額外成本。如果炸橋就可能只需花上最多花上千萬就可以了,那將是現在費用的一個小小的零頭。但 是,帶有有害物質的舊橋沉入海灣中,也將成為海灣的心病,成為子孫後代的禍害。屆時,要想從海灣挖出來,將花費巨大,不是3億或者300億美元就能解決了的。

有人估計,現在不講究環保的工業,每賺到1塊錢,就立馬需要26塊錢去補救。就像覆水難收,潑出去的廢水是非常難收回來的了。如果美國的工業和發展不計環 境保護的花費,美國的總產值立馬就可以翻好幾倍、甚至幾十倍。不過真的如此,可能我們在美華人,也必須每天關注PM2.5的數據、關心出門是不是要帶口罩 了。

說到舊金山海灣大橋舊橋,還可能與中國有關。據稱,那些舊橋的材料經過簡單處理後將運到中國回收,這讓人有點不太舒服的感覺。現在的中國,每年的直接工業 廢水排污就有300億噸,用谷歌看江河都是帶灰黑色的。全程的河底汙染,生態上其實是不可逆的、是要禍害子孫到永遠的。可氣的是,現在不光是產生了這些廢 料,還要專門從美國進口幫人家處理。

這裡,我們可以去罵美國的自私,但是,可能也不能全怪美國。記得當年中國拍胸脯,可以與美國做一筆大生意,為美國處理大宗的核廢料。最後,這筆生意被海 外華人知道後作出嚴重警告而作罷。人家視廢料為廢料,我們還不知其害,還不真正懂得或者不想懂得其害。這種發展模式的後果,絕對有探討的必要。反過來看 看,舊金山這昂貴的3億綠色拆橋費,也許舊金山的子孫會感謝我們,反之則會咒罵我們。

有時想想,當許多朋友對於綠色環保人士的一些做法有些偏見時,大家其實對其應該有所包容。況且,在美國,這些綠色人士有時會非常極端才能讓美國的一些政府和工業有所收斂,那要在現代中國呢?大家可想而知。

(責任編輯:任一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