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濟源年輕媽媽被中共殘酷迫害致死大曝光

濟源市法輪功學員們張貼小白花和輓聯悼念馬志釵,揭露中共惡人惡警的殘忍暴行。(明慧網)

【大紀元2014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報導)2012年2月25日,山東聊城市公安局、山東高唐縣公安局及派出所出動大批惡警和眾多警車,包圍了山東吉地爾集團,再次將正在上班的法輪功學員馬志釵綁架。不到半年,馬志釵就被迫害的肺功能已嚴重衰竭、皮包骨頭,在醫院裡還有3個武警把守。 2012年8月1日,這位年僅42歲的年輕母親,終於撒手人寰。其身上多處青紫,始終睜著的右眼,記錄著被害死時那慘烈的一刻。此前,馬志釵曾多次經中共當局綁架、判刑,遭到灌食、毆打、做奴役等,其中灌食直至到最後吐血,生命幾近垂危。

中共發動「2.25」大綁架

據明慧網2014年3月26日報導,2012年2月25日下午2點,山東聊城市公安局、山東高唐縣公安局及派出所出動大批惡警與眾多警車,包圍了山東吉地爾集團,將正在同廠上班的馬志釵、朱秀梅等6名法輪功學員綁架,馬志釵高喊:法輪大法好。惡人搶走他們的個人電腦、印表機、上網卡、手機、硬盤、衛星接收鍋、現金等大量私人物品。

當天還有高唐縣、 茌平縣11名法輪功學員被同時綁架並抄家。這就是中共炮製所謂「大案要案」的「2.25」大綁架。中共警察在河北、遼寧、山東三個省的15個市縣同時作案,綁架了至少99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在聊城市看守所,馬志釵因不打報告,被銬了一個星期;朱秀梅絕食6天,抗議非法關押,但每天還要逼迫做奴工。

馬志釵被殘酷迫害致死 當局掩蓋罪惡

2012年3月9日,由山東、河南兩省公安廳交接,馬志釵和朱秀梅被劫持回河南省濟源市看守所。馬志釵、朱秀梅被濟源市政法委書記趙年波等惡人構陷,被秘密、快速判刑,馬志釵5年,朱秀梅4年半。判決書下來後,她倆要寫《上訴狀》,看守所惡警不給紙筆。後來,《上訴狀》遞出去,濟源市中級法院判決:維持原判。中級法院審判長是劉強、胡向東,審判員是王紀玖、王磊,代理審判員是郝小麗、陳娟娟,書記員是王淑蕾、趙方方。

3月29日,馬志釵、朱秀梅被送往河南新鄉女子監獄。由於體檢不合格,新鄉女子監獄拒收。一星期後的4月5日,馬志釵、朱秀梅再次被送往新鄉女子監獄,仍被拒收。馬志釵要求家人幫她找北京的律師辯護。

5月上旬,馬志釵在濟源看守所已被迫害的吃不進東西了,吃了就吐,被送往濟源市人民醫院搶救。5月底,在醫院的馬志釵生命垂危,被送入重症監護室,家人去見還得經看守所允許,聽說是在胃裡插了一根管,在肺裡插了一根管。

6月底,馬志釵在重症監護室已經瘦的皮包骨頭,嚴重脫相,每天只是靠輸液維持生命,據說肺功能已嚴重衰竭,躺在床上不能動。就這樣,還有3個武警在門外輪替看守,醫生護士需要甚麼,讓他們去買,花了15萬元。

親人要去重症監護室看望馬志釵,醫院說是需要看守所批准。親人擔心馬志釵有生命危險,呼籲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給予關注,要求馬上無條件解除對馬志釵的監禁,及時搶救。

馬志釵70多歲的父親,從清豐縣老家趕到濟源,想把馬志釵接回家。7月30日,馬志釵的父親、哥嫂等家屬,去醫院找醫生問:能否治好馬志釵?醫生說:不能。家屬說:不能治好為啥不轉院?醫生說:已給公安局要求過5次,他們不轉。

7月31日下午4點,馬志釵的家屬又去了醫院,看馬志釵還好好的。馬志釵的嫂子問:接你回家行不行?馬志釵趕快點頭。醫護人員說:今天的脈挺平穩。嫂子掀開被子說:胳膊咋這麼涼?醫護人員說:馬志釵發燒了,用冰塊冰了。

8月1日上午,馬志釵的家屬到濟源市第二人民醫院聯繫,想把馬志釵轉院。二院的醫生問家屬馬志釵的病情,並要求看病歷。上午11點多,家屬從二院出來,馬志釵的哥哥給濟源市人民醫院主治醫生打電話,說要求看病歷。醫生說:得公安局或看守所說了才行。馬志釵的哥哥又給公安局張程亮打電話要求,張程亮說:你下午3點來吧。

下午3點,馬志釵的哥哥找到張程亮。張程亮說:人已不在了,送火葬場了,上午10點鐘搶救無效。家屬到火葬場看遺體,值班人員說:公安局送來的得他們批准才能看。

馬志釵遺體被冷凍在殯儀館,身上多處青紫,始終睜著的右眼,記錄著被害死時那慘烈的一刻。


在殯儀館冷凍的馬志釵遺體,右眼始終睜著。(明慧網)

馬志釵遺體在殯儀館冷凍1個月後才火化,據悉,中共惡人賠償了馬志釵丈夫4萬元錢,掩蓋這樁命案。

馬志釵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曝光後,濟源市法輪功學員們張貼小白花和輓聯悼念她,揭露中共惡人惡警的殘忍暴行。中共惡人、惡警非常恐懼,層層佈置,命令每天晚上九點巡邏,見到小白花就摘掉,如果摘不掉,在樹上的把樹鋸掉,在牆上的把牆挖坑。有的法輪功學員因此被綁架到看守所。


濟源市法輪功學員們張貼小白花和輓聯悼念馬志釵,揭露中共惡人惡警的殘忍暴行。(明慧網)

法輪大法讓她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中共卻開始打壓法輪功

馬志釵生於1970年的河南省清豐縣,修煉法輪功前,幾經挫折、歷盡坎坷,被生活的風浪打擊的消沉、悲觀、厭世、輕生。1999年4月,她與丈夫生氣,流浪在濟源市的大街上,準備投河自盡時,接觸並開始修煉法輪功。

大法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和世界觀,從此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變的樂觀、開朗、積極、向上,無論遇到甚麼困難和不幸,再也沒產生過輕生的念頭。


馬志釵生前照片。(明慧網)

法輪大法的法理為馬志釵打開通向歡樂的門,久違的笑容,發自內心的喜悅滋潤著她苦澀的臉和憂鬱的心。身體強健了,折磨她的耳朵流膿也不藥而癒,很短時間,她就神奇的無病一身輕了,臉上常掛著幸福的笑容。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誣蔑與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毒害了不明真相的民眾。馬志釵也曾多次被非法綁架、關押、警察從她家搶走多年來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全部家底5000多元錢、野蠻灌食、毆打等。

野蠻灌水、灌食 生命幾近垂危

馬志釵曾在濟源市四分部興華機械廠工作,由於煉法輪功,被非法剝奪了在廠工作的權利。為了生活,她帶著幼小的兒子在一建築工地打工。2004年她被非法綁架後,她開始了絕食絕水反抗,看守所的惡警就給她灌水、灌食,灌的她都不能進食,上廁大便全是血,後來發現,灌食是看守所一種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酷刑。


野蠻灌食演示圖。(明慧網)

2004年4月7日上午,她正在伙房幹活,突然進來一大幫人,他們沒開警車,沒穿警服,沒出示工作證件,像土匪強盜,搶走法輪功書籍和經文,強行將她綁架上車。

當她被帶到市公安局時才知道,綁架她的人是國保支隊的。下午她被關進了濟源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她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姓朱的女管教命令她:不許煉功、不許和法輪功說話;還指使犯人監視法輪功學員。馬志釵絕食、絕水抵制對她的非法迫害。第4天下午,看守所的支隊長劉明生一聲令下:「過來,抬過去灌」。於是「呼」一下,上來幾個惡警猛的將她騰空抬起。

在過道裡,他們將她丟在地上,然後架起胳膊、按住腿揪住辮子、扯住頭髮、捏緊鼻子、狠掐兩腮,把一盆水往她嘴裡澆,她幾乎窒息了,本能的扭頭擺脫,水流到了身上、地上。她接連被灌了兩盆水,她已經筋疲力盡,躺在水淋淋的地上喘不過氣來,渾身衣服濕透了貼在身上。

再後來,他們灌的是大米湯,有時一天要灌2次。天氣變熱了,米湯灑在身上發酵發霉,氣味熏人。有一次,她穿著秋衣秋褲躺在床上,鞋都沒穿,就被兩個男犯猛架出去灌食。正在被灌的痛苦時,一個惡警穿著皮鞋,將整個身體的重量踩在她的一隻腳上,踩一次又一次,鑽心的疼。惡警劉明生不知踢了她多少腳,還兇狠的打她耳光,打得她頭懵眼冒金星,耳朵嗡嗡響。他們幾乎每天都把她拖出去強制灌食,因為監號裡有攝像頭,他們不在監號裡灌。朱管教說:「拉出去吧,被監控錄了像,就弄不下來啦!」

幾天沒吃沒喝,加上灌食的折磨,她幾乎不能站立了。每當被灌完食,女管教還逼她罰站。當她支撐不住倒在地上,女管教就粗野的把她拽起,一次又一次穿著皮鞋使勁踢她,踢的她腿上青一塊紫一塊,傷痕纍纍。

絕食絕水的第6天下午,家裏人送來了衣物和被子,她換上了乾淨的衣服。當天晚上,她撐起精神,打坐煉功。第7天早上,她很有精神,起床後,能夠獨自走路,但又被他們野蠻灌食。後來她發現,他們不是灌食,而是當作一種折磨她的酷刑。

絕食絕水8天,並沒感到飢渴的痛苦,只是被灌食折騰的幾乎窒息,無力支撐。由於灌食時嘴一次又一次的被撬爛,嘴唇腫得幾乎張不開口,看見食物就噁心。國保支隊頻繁的對她提審、侮辱。國保支隊長女惡警王明利無恥的說:我們沒打你。

第8天,她已是奄奄一息了,但意識很清醒。傍晚,他們將她釋放了。她回到姐姐家仍不能進食,夜裡上廁所發現大便全是血,兩腿和腳浮腫的一摁一個坑,渾身肌肉疼痛,腿部青紫,頭皮和兩腮陣痛,從內臟到表皮裡外都是傷。

半個月後,她的身體依然沒有恢復,婦科病也上來了。她想起惡警王明利曾對她說:馬志釵至少3年,勞教不成還有監獄,女子監獄,不行就判刑。所以她便強支身體,艱難的離開了姐姐家。

惡人趕盡殺絕 馬志釵再次被綁架

當得知馬志釵離開姐姐家後,國保支隊派人四處尋找她的下落,每天到馬志釵兒子所在的幼兒園騷擾,伺機綁架馬志釵。惡人們還要與馬志釵4歲多的兒子談話,被幼兒園園長訓斥拒絕。惡人還脅迫誘惑馬志釵的丈夫與其離婚,許諾離了婚給他安置工作。

當得知馬志釵住在531廠(馬志釵是5127廠531四分部的技術員)裡之後,惡人們連夜盤查。531廠保衛科長薛仁敏帶人,夥同紙房派出所惡警,撞開馬志釵緊鎖的宿舍門,把躺在床上養傷的馬志釵強行綁架到車上,送到國保支隊。國保支隊帶上早已造好的「勞動教養決定書」,於當天直接把馬志釵送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

由於馬志釵連遭綁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身體極度虛弱,在勞教所吃不進、嚥不下、嘔吐不止,勞教所帶馬志釵去鄭州市人民醫院做胃鏡檢查,發現病勢嚴重,能活的日子已是很有限了。勞教所怕擔責任,將馬志釵送回濟源,而馬志釵丈夫執意不接人。國保支隊和610惡人,又到馬志釵的姐姐家,找人在裡屋纏住馬志釵的姐姐,惡警苗東明把馬志釵背到她姐姐家的客廳,扔下就跑。馬志釵的姐姐出來送客時,才發現妹妹已經在自家客廳裡,姐姐當時就哭了。

馬志釵說:「我不能死在親戚家,我是被王明利陷害的,就是爬也要去找王明利講個明白,讓世人明白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當我爬到公安局門口時,門衛不讓進,王明利拒不理睬。圍觀的好心人見到後都流淚了。王明利無奈的下樓後,還氣急敗壞的指著她嚷道:『馬志釵,我就不信法律治不了你!』圍觀群眾喊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犯甚麼罪了?你將她置於死地,對死囚犯也不過這樣,你的人性道德哪裏去了?』」

馬志釵在家人的細心照料下,通過學法煉功,奇蹟般的好了起來。馬志釵到市場買菜,從不佔菜農的便宜,還常把菜農少收的錢如數送還。2004年10月16日,馬志釵又去買菜,一個菜農指著馬志釵,高興的對另一個菜農說:唉,人家不沾光,是信法輪功的,光行善做好事。

再次身陷黑窩 灌食灌的吐血、奄奄一息

2010年9月10日夜晚9點多鐘,馬志釵和法輪功學員朱秀梅,到濟源市長途車站後面的蟒河,在路燈桿上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標語,被惡警跟蹤,惡警說:馬志釵,你別跑,我早就認出你啦!以前打過交道。惡警用手機聯繫雙橋派出所,綁架了馬志釵二人。

在派出所,國保支隊的惡警苗東明和謝紅武將她倆強行推上車。朱秀梅問:「去哪?」苗東明踢了朱秀梅兩腳說:上車就知道了。到了看守所後,馬志釵二人被兩惡警多次提審。從批捕到開庭,所有的黑材料沒讓兩個法輪功學員看一眼,也從未簽字。苗東明、謝紅武成了構陷馬志釵二人的證人,但開庭時,兩人卻都沒露面。每次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警苗東明和謝紅武非常賣力,經他們手被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100多人。

馬志釵兩人被關進看守所的第2天,濟源市公安局副局長惡警王立新就坐鎮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說:整個所裡面焦點都在她們2人身上,24個小時放大監控女號,每個值班警察交接班,必須往上反映馬志釵和朱秀梅的情況。

2010年10月28日下午,為抵制迫害,馬志釵2人開始絕食。看守所打報告往上反映。第2天,看守所管教威脅她倆:你們不吃飯,我們有的是辦法,一個是灌食,另一個是下胃管。惡警就叫上牢頭劉紅謹和2個女犯、4個男犯共7人,一齊把馬志釵按倒在地,拿鋼杓撬開嘴灌食。一天灌3次,馬志釵的腮幫和舌頭都被撬破了。朱秀梅的上下牙都被撬壞了,一直肚子痛,腹瀉不止。過了幾天,劉紅謹打了滿滿一盆麵糊,故意放涼,凝固了,再摻自來水攪拌後,給馬志釵2人灌食。每次殘忍的灌食,都會把膽怯的犯人嚇哭。

惡警逼迫女犯人做工,每人每天要做52盒小喇叭,一盒裝200個。早上睜開眼就緊張的疊被子、搞衛生,動作慢點就吃不上飯,也得開始幹活,一直幹到晚上十點鐘才能睡覺。夜裡還要起來值班兩個小時。惡警訓話說:上面來檢查就說「好」,一個星期兩次肉,兩次雞蛋,兩次豆腐;平常以學習為主,有活隨便干,沒有任務。

在看守所3個多月,馬志釵和朱秀梅的體重減掉了40多斤。馬志釵每天灌的食物當時就吐完了。胃已經灌壞了,最後吐血。因為不吃,也不排泄大小便了。就這樣政法委惡人趙年波和王立新也不放馬志釵,說她是法輪功的骨幹。直到她倆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馬志釵都脫相了、不能站立,惡人怕她倆死在看守所,才給她倆辦了取保候審。馬志釵的哥哥簽字把馬志釵接回家。

經過學法煉功,馬志釵和朱秀梅身體有所恢復,為躲避迫害,二人到山東省聊城市高唐縣的山東吉地爾集團打工。期間,濟源惡人瘋狂追找她們,騷擾她們的家人、孩子和親友。

催人淚下的家書

馬志釵的兒子從小就生活在恐懼中,媽媽多次被無端綁架,家裏被抄家者翻的一團糟,凌亂的衣櫥、被褥、傢俱,警察冰冷威嚇的面孔,使孩子悚然無依,恐懼、孤獨籠罩著孩子幼小的心靈,刻下揮之不去的傷痛。母子只能依靠書信交流。這是2011年中秋,11歲的孩子與母親的家信:

媽,中秋了,人家都團圓了,咱家還沒團圓,別人家都一起吃月餅了,咱家卻不是一塊兒吃月餅。媽,你在那邊冷嗎?今天下大雨,你是否冷?媽我想見你,就是見不到,媽你能叫我見你嗎?

祝你中秋快樂!

天天

付出生命 為你得救

明慧網報導,年輕的馬志釵走了,撇下丈夫和年幼的兒子。幾年來,小小濟源市,上演了一幕幕驚天悲劇。2005年10月25日,年僅42歲的濟源才子原勝軍,被邪黨惡警虐殺;2012年8月1日,42歲的年輕母親馬志釵,又被殘酷迫害致死。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遭受過、遭受著邪惡的迫害?見聞這樣的悲壯慘烈,每個人都在思考,為甚麼?

中共是迫害中華兒女、破壞中華文明的惡魔,它用惡毒的謊言欺騙了無數世人,就像唐僧師徒取經路上,白骨精總要變著花招行騙。法輪功學員冒著生死告訴你法輪功的真相,不是為了自己,也不是為了你的回報,是為了使你瞭解真相 後,尊敬救世的法輪大法,選擇得救,在佛法的保佑中平安度過劫難,因為佛法不會保護不信佛法的人。勸你退出中共邪黨,是因為破壞佛法的中共,就像白骨精一 樣,終究要被佛法剷除,隨從其作惡的也將被清除。「天滅中共」是天意;「退黨保命」是真機。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是一億修煉者親身見證的高德大法。請珍惜吧!法輪功學員在用生命和鮮血為你鋪就得救的路。

相關責任單位和責任人與電話號碼

河南濟源市公安局局長 張程亮13903890390
河南濟源市公安局副局長 王立新0391-66933890391-629187613949690888
河南濟源市看守所所長 黃×× 13838918598
河南濟源市政法委書記 趙年波0391-6633611(辦)0391-6633610(辦)
河南濟源市法院(對朱秀梅和馬志釵非法判刑者)胡X 13838906969
河南濟源市中級法院 劉強 胡向東
河南濟源市人民醫院主治醫生趙寶利13721475376 王金磊15239796837

(責任編輯:孫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