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央警衛局局長的恐懼洩露黨的「機密」

【大紀元2014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惠綜合報導)2014年2月18日,在炎黃春秋新年聯誼會上,大陸憲政學者曹思源在其演講時提到,就算中共體制內的高官也都存在著恐懼感,前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就是其中一例。

在中共進入紅朝末日的時候,這種恐懼感更勝以前。現政者因為恐懼中共垮臺而保黨,江澤民集團則恐懼遭到清算而不斷製造恐怖事件,中國政局面臨變數。

曹思源:前中央警衛局局長的恐懼

與會中,曹思源舉例說,「像國家主席劉少奇,頭天還是在職的國家主席,第二天就被打成人比的敵人和專政的對像,有口難辯,死無葬身之地。曾經的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警衛局局長汪東興,他當然是專政的力量,但他也曾經對他的副局長鄔紀成說過:「我們這些人不知道甚麼時候就要被抓起來。」曹還表示,「你看看,在專政制度之下,中央警衛局局長尚且如此恐懼。」

提到文化大革命時,曹思源說,「更是一個專政的鬧劇,今天你打倒我,明天我站起來了,我又打倒你,對你實行專政。任何一個公民,可能昨天還屬於人民一分子,今天就變成了敵人了,他的公民權利沒有任何保障可言了。」

中國問題專家石實稱,汪東興的話實際泄露了中共一個「祕密」,就是中共是一個內部永遠都在鬥爭的黨,在黨的體制內,沒人有安全感,哪怕是黨魁。

中共實施暴力目的是製造恐懼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明確指出:「共產主義理論來源之一是進化論。共產黨把物種競爭,推演到社會進化中的階級鬥爭,認為階級鬥爭是社會發展進步的唯一動力。」

「重複使用暴力,是共產黨政權維持統治的重要手段。暴力的目的,是製造恐懼。每一次鬥爭運動,都是共產黨的一次恐懼訓練,讓人民內心顫抖著屈服,以至成為恐懼的奴隸。

今天,恐怖主義變成了文明和自由世界的頭號敵人。但共產黨的暴力恐怖主義以國家為載體,規模更為巨大,持續時間更為長久,為禍也更為酷烈。」

江澤民集團一直有揮之不去的恐懼感

到了現在,即便曾經手握大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和其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集團也因害怕遭到清算而加深恐懼,從而不斷想要從胡錦濤和習近平手中奪權。而這些是引發近年來中共亂局的最根本原因。

江澤民從1999年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發現中南海其他高層並不十分賣力,江對此大為恐懼,對胡錦濤製造了多次暗殺,但卻未果。因為習近平手上沒有對法輪功的血債,江澤民雖然在「十七大」樹立習近平成為胡錦濤的接班人,但是暗中還安排了薄熙來在「十八大」後聯合周永康,奪取習近平大權的計劃。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攜帶機密資料出逃美國駐成都總領館,周永康、薄熙來的種種黑暗內幕,開始被揭露出來。此後多方的報導指,周永康曾策劃政變,刺殺習近平,兩年之內用薄熙來替代,但沒有成功;對胡錦濤、習近平多次刺殺未遂。中共走到今天已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

近期發生的幾起重大事件,包括昆明恐怖事件、刺殺《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事件等都是江澤民集團在背後策劃,通過收買武警和黑社會暴徒,精心安排的系列「報復社會」的行動。

在江澤民集團恐怖襲擊威脅下,中共「兩會」後,為掩蓋內部急劇混亂和崩潰實情,中南海視保黨壓倒一切,再次與江澤民集團達成表面妥協。

江澤民集團因殘酷迫害法輪功,恐懼受到清算,不斷給現任當權者攪局,不惜以「魚死網破」的方式發起政變暗殺奪權行動。經過1億法輪功學員十多年來的講清真相,以及活摘器官在國際上的不斷曝光,當權者不願也無法替江澤民集團背起這個黑鍋,法輪功問題成為中共習、江搏擊的核心焦點。

(責任編輯:林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