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高層地震 插一腳的「老老虎」是誰?

最近,三峽集團公司高層發生人事大地震,董事長、總經理雙雙被免,內部問題多多,觸目驚心。(LIU JIN / AFP)

【大紀元2014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最近,三峽集團公司高層發生人事大地震,董事長、總經理雙雙被免,內部問題多多,觸目驚心。有評論文章稱,幕後不排除有「老虎」,甚至有「大老虎」、「老老虎」的存在。令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腳的「老老虎」是誰?眾所周知,三峽工程是在外界巨大反對聲浪中,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親自下令要辦成的「鐵案」。

三峽高層地震 背後腐敗黑幕觸目驚心

3月24日下午,中共組織部副部長王京清在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召開幹部大會上宣佈:免去曹廣晶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職務,免去陳飛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總經理職務,並稱曹廣晶、陳飛將另有任用。由國務院三峽辦公室副主任盧純擔任董事長,大唐集團副總經理王琳擔任三峽集團總經理。

最近,三峽集團公司的人事大地震,引發外界對三峽工程背後的腐敗黑幕及利益鏈的關注。

今年,3月17日,中央第九巡視組向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反饋的巡視情況顯示,該集團公司有的領導人員親友插手工程建設,一些招投標暗箱操作,工程建設項目分包現象比較普遍。三峽集團對公司內所有招投標資料全部進行封存備查,並要求任何人都不得對原始資料進行修改、轉移。

一名多次參與三峽工程招標的匿名人士2月份向《時代週報》說:「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份都沒有經過正規招標,說暗箱操作是客氣了,實際上全是『明箱操作』」。

該報導稱,「巡查已引起集團內部大地震。在三峽內部,領導及相關親屬染指工程招標、輸送利益的事不計其數,已是公開的秘密。領導,分門別派,甚至個別退休的老領導,也繼續插手其中。目前集團上下人心惶惶,隨時牽一髮而動全身,拔出蘿蔔帶出泥。」三峽集團一名不願具名的內部人士說。

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腳的「老老虎」是誰?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三峽工程大,從中出現的問題也更讓人吃驚,包括「哪些工程是哪些領導的親戚在經營、控制」、「誰是誰的人」、「哪些領域是哪些領導的勢力範圍」……

報導稱,究竟具體涉及到哪些領導,姓甚名誰卻總是很難給公眾一個痛快的說法。再比如近來在諸多媒體報導中頻繁出現、涉及多起重大案件的所謂「神秘富商」,對其具體情況的傳言、揣測,從語焉不詳到幾乎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網友「新聞劍客」評論,從這次被「巡視」出的問題、被媒體透露出來的問題來看,三峽集團問題多多,幕後不排除有「老虎」,甚至有「大老虎」、「老老虎」的存在。那麼,中央對三峽集團董事長、總經理雙雙換人,是不是在勾畫一張「打虎路線圖」?

令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腳的「老老虎」是誰?外界拭目以待。

三峽工程由江澤民親自拍板上馬 禍害無窮

三峽工程是目前為止中國最大規模的工程項目。20多年來,全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隨著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中共利益集團牟暴利的機器。

根據巡視組和審計署的報告,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1992年中共人大通過三峽提案距今22年間,三峽工程質量問題一直是人們關注的焦點。三峽工程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卻屢遭質疑,當時引發聲勢頗大的百萬移民,民怨沸騰。

據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曾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揭秘,當年三峽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江澤民主持上馬的。1983年6月李鵬任國務院副總理後,就兼任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

據李鵬回憶,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主持制定。

三峽工程上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多的反對票和棄權票,贊成票以微弱優勢獲得通過。1992年中共國務院向全國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

1992年3月18日上午,中共人大黨組和中共政協黨組召開「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討論三峽工程決策。會議由李鵬主持,然後由江澤民主講,江整整講了兩個小時。

中共的一把手,為一個具體工程的投票決策,親自到「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去作兩個小時的動員報告,這在中共的歷史上是首次,在中共人大歷史上也是第一次。

2013年11月16日,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發表在《百家爭鳴》的揭開「南水北調」工程的多個秘密的文章在網路上流傳。文章揭示,南水北調工程是在江澤民執政時期上馬的,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藉著北京開奧運的機會,匆匆忙忙硬批下這個工程。

不僅如此,該工程所帶來的隱患無窮,既帶來長江上遊河流的泥沙淤積,以及水位過高,可能會在完全蓄水後將重慶市全部淹沒;三峽庫區也存在著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還有各種地質災害隱患,水土流失,石漠化嚴重。

南水北調東線、中線的造價是5,000億人民幣,是三峽工程的2.5倍,是個勞民傷財的東西。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各線工程都將對該河流的中下游環境造成浩劫性的影響。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比三峽工程更為嚴重。

去年9月16日,李克強簽署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四級防衛條例,中央軍委還抽調一個團兵力4600人保衛三峽安全,足見三峽工程的隱患。

中國已故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曾6次寫信向中共時任黨魁江澤民、總理李鵬反映問題,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責任編輯:李曉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