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高层地震 插一脚的“老老虎”是谁?

最近,三峡集团公司高层发生人事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被免,内部问题多多,触目惊心。(LIU JIN / AFP)

【大纪元2014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最近,三峡集团公司高层发生人事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被免,内部问题多多,触目惊心。有评论文章称,幕后不排除有“老虎”,甚至有“大老虎”、“老老虎”的存在。令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脚的“老老虎”是谁?众所周知,三峡工程是在外界巨大反对声浪中,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亲自下令要办成的“铁案”。

三峡高层地震 背后腐败黑幕触目惊心

3月24日下午,中共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召开干部大会上宣布:免去曹广晶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陈飞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并称曹广晶、陈飞将另有任用。由国务院三峡办公室副主任卢纯担任董事长,大唐集团副总经理王琳担任三峡集团总经理。

最近,三峡集团公司的人事大地震,引发外界对三峡工程背后的腐败黑幕及利益链的关注。

今年,3月17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向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反馈的巡视情况显示,该集团公司有的领导人员亲友插手工程建设,一些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现象比较普遍。三峡集团对公司内所有招投标资料全部进行封存备查,并要求任何人都不得对原始资料进行修改、转移。

一名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匿名人士2月份向《时代周报》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份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该报导称,“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三峡集团一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说。

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脚的“老老虎”是谁?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三峡工程大,从中出现的问题也更让人吃惊,包括“哪些工程是哪些领导的亲戚在经营、控制”、“谁是谁的人”、“哪些领域是哪些领导的势力范围”……

报导称,究竟具体涉及到哪些领导,姓甚名谁却总是很难给公众一个痛快的说法。再比如近来在诸多媒体报导中频繁出现、涉及多起重大案件的所谓“神秘富商”,对其具体情况的传言、揣测,从语焉不详到几乎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网友“新闻剑客”评论,从这次被“巡视”出的问题、被媒体透露出来的问题来看,三峡集团问题多多,幕后不排除有“老虎”,甚至有“大老虎”、“老老虎”的存在。那么,中央对三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双双换人,是不是在勾画一张“打虎路线图”?

令外界好奇的是插一脚的“老老虎”是谁?外界拭目以待。

三峡工程由江泽民亲自拍板上马 祸害无穷

三峡工程是目前为止中国最大规模的工程项目。20多年来,全中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逾5000亿元,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增加,三峡集团收入节节攀升,老百姓却没有享受到用电方面的便利,三峡工程沦为中共利益集团牟暴利的机器。

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1992年中共人大通过三峡提案距今22年间,三峡工程质量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三峡工程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却屡遭质疑,当时引发声势颇大的百万移民,民怨沸腾。

据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曾刊出一篇根据中共前总理李鹏会议录整理,带有替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的文章揭秘,当年三峡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江泽民主持上马的。1983年6月李鹏任国务院副总理后,就兼任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

据李鹏回忆,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由江泽民主持制定。

三峡工程上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赞成票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1992年中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

1992年3月18日上午,中共人大党组和中共政协党组召开“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讨论三峡工程决策。会议由李鹏主持,然后由江泽民主讲,江整整讲了两个小时。

中共的一把手,为一个具体工程的投票决策,亲自到“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去作两个小时的动员报告,这在中共的历史上是首次,在中共人大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2013年11月16日,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发表在《百家争鸣》的揭开“南水北调”工程的多个秘密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文章揭示,南水北调工程是在江泽民执政时期上马的,以给北京奥运供水为名借着北京开奥运的机会,匆匆忙忙硬批下这个工程。

不仅如此,该工程所带来的隐患无穷,既带来长江上游河流的泥沙淤积,以及水位过高,可能会在完全蓄水后将重庆市全部淹没;三峡库区也存在着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还有各种地质灾害隐患,水土流失,石漠化严重。

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造价是5,000亿人民币,是三峡工程的2.5倍,是个劳民伤财的东西。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各线工程都将对该河流的中下游环境造成浩劫性的影响。南水北调工程对环境造成的伤害,比三峡工程更为严重。

去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四级防卫条例,中央军委还抽调一个团兵力4600人保卫三峡安全,足见三峡工程的隐患。

中国已故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曾6次写信向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总理李鹏反映问题,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责任编辑:李晓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