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民運人士:服貿協議的背後是中共套牢臺灣的陽謀

3月25日,在紐約的部份來自大陸的64學運領袖及民運人士,以及來自紐約臺灣社區的人士舉行座談會,對太陽花學運的發生原因及其影響作進行了探討。(杜國輝/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03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杜國輝紐約報導)3月18日在臺灣爆發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在全世界有華人聚居的各地引起震動,3月25日,在紐約的部份來自大陸的64學運領袖及民運人士,以及來自紐約臺灣社區的人士舉行座談會,對太陽花學運的發生原因及其影響作進行了探討,人們普遍認為,這場學運對臺灣的民主具有積極作用,顯示出更多的人瞭解到與中共共舞的危險。

學生的訴求

大陸的網路名人北風表示,這次引發的事件跟臺灣的主體性、本身的地位有莫大的關係,就是說按臺灣現行的政治結構,兩岸協議不屬於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它不能夠送立法院審查,所以如果打包審查,就涉嫌違憲,逐條審查,又沒有法源的基礎,所以它只能當作行政命令交到立法院,由各委員會來審議,並且設定三個月的期限,之後突然說三個月期滿,要送交立法院備查,結束程序,是升級了整個抗爭性的一個最根本的原因。

學生訴求的一個重點是要設立兩岸協議談判的一個監督協議。也就是在說要從臺灣的主體性來確立與大陸的關係是一個國際協議。

服貿協議的背後是中共套牢臺灣的陽謀

旅美著名爭論學者陳破空表示,歐美輿論在解讀這些事情的時候,並未死摳細節,比如,學生肯定是違法了,佔領行政院,政府是驅離了等,它主要看的是臺灣對共產黨說不,臺灣人民反感兩岸協議,這是問題的實質,服貿只是個導火索,在服貿背後是國共兩黨私相授受。再後面是共產黨企圖以經濟統合臺灣,進而從政治統合臺灣。在經濟上套牢臺灣,在政治上套牢臺灣,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陽謀。

這次學運超越黨派

陳破空認為,太陽花運動並非八九民運,以臺灣人民的理性、溫和及國民性,不至於要推倒政府,或是要趕跑政府。另外,臺灣政治民主化到這種程度,臺灣是華人中的一個民主樣板,不至於開槍鎮壓學生。如果說,服貿協議的審查中,一直以來有黨派政治,但是這次超越了黨派,市民在這次站出來了,學生站出來了。這個是超越政黨的。

我們看到臺灣有一種第三種力量,確實有一種運動叫公民運動,它是超越藍綠,它是不分統獨,不分藍綠的,他們的視野中沒有藍綠,像這次學生也說了,你民進黨不要佔我們這個邊,我不是給你們民進黨站臺的,也不是給你們民進黨背書的,我們學生就是學生,他們叫做公民力量,或新公民運動,他們這裡給冤死的軍士叫洪仲丘說話,還有這個大浦島這個拆遷事件說話等。

陳破空介紹,臺灣政府解釋說,服貿協議有多少條,對臺灣,世界貿易組織這個規定對臺灣呢是非常的讓利,臺灣呢對大陸有世界貿易組織的協議,就是說呢,佔大陸的便宜,為甚麼要佔這個便宜,為甚麼不簽訂平等條約? 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給你好處,這個背後是有目的、是有套子的。背後它不是一個經濟協議,它是一個政治協議。

香港是個例子,中共進去之後,所有的太子黨、高幹子弟、紅二代都在那裏洗錢,都在那裏有企業,凡是中共的高官,在香港是都有關係,香港成了共產黨洗錢的中心,接下來就是臺灣,臺灣就是成為中共的洗錢中心。

服貿協議與中共的滲透

服貿協議的實質就是2,300萬人給共產黨打工,在大陸銀行是偏袒國營企業,而國營企業是甚麼,是紅二代,是高幹子弟。中國90%以上億萬富翁是紅二代是高幹子弟,在香港他們就控制了這個經濟命脈。臺灣跟大陸都開放市場,大陸是以國營企業為主,臺灣是以民營企業為主。民營企業怎麼鬥國營企業,而國營企業還有政府補貼,臺灣能搞得起嗎?久而久之,臺灣的經濟就統合到中國的經濟軌道上來了,那就像香港一樣被統合了。

中共給臺灣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臺灣和中共簽服貿協議,它才讓臺灣和別的國家簽別的協議,也就是個惡霸,就是要不要仰這個惡霸的鼻息來生存? 這是可悲的。我覺得臺灣是有相當的一票紅色代理人、親共份子或者投降派,圍繞在馬英九身邊。就算馬英九不想賣臺,看看當年傅作義的例子,傅作義在統管北平,六十萬大軍,兵不血刃,就把北平交給中共。他周圍全是共產黨啊,連他的女兒都是共產黨啊,被共產黨包圍了,他最後身不由己。

出賣臺灣人民就是出賣中國人民,因為臺灣是中國人民的民主燈塔,如果拱手讓給中共,那就意味著這個燈塔的熄滅,對中國人民在黑暗中摸索民主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共產黨拿中國人民的血汗錢讓利,它是拿中國人民在換這個利益,而中國人民根本沒有這個發言權和參與權,中國人民根本沒有任何形式來參與這個協議的制定,這就是對中國人民的出賣。

臺灣公民社會人與政黨格局的老化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表示,這次的學生運動與以往的運動都不同,參與者從事了5年到7年的社會運動,但聲音得不到關注。臺灣的政治安排已經無法表達現代公民社會的公民的訴求,政黨格局也比較老化,年輕人的失望不僅僅是對執政的國民黨, 也包括民進黨。民進黨出於競選的考慮越來越脫離民眾。

如果這些年輕人的訴求是把服貿協定打回去重新審,那他們的目的達到了,如果他們想通過這個事件「倒馬」或重創馬的選情, 他們的目的也算達到了, 所以他們可以撤了,但問題是他們有一種憤懣的情緒得不到宣洩。

臺灣學生的悲情

26歲來美讀書的臺灣留學生李翌琦表示,自己從小到大受到的都是中華民國的教育,對中華民國歷史的瞭解多過對臺灣歷史的瞭解。17歲之前甚至沒有聽說過2.28運動。她和佔領立法院的學生一樣,對中華民國的認同是自然的。現在為甚麼對中華民國認同、信任的年輕人現在做出這樣的抗爭?

她表示,臺灣的民主、自由在這幾年發生非常大的變化,看看目前各家臺灣媒體的報導,還有人會說臺灣還有媒體和言論自由嗎? 在網路如此發達的現在,馬政府還敢這麼沖、這麼強硬的對待學生,他們並不害怕!是不是在隨後的縣、市選舉中,國民黨根本不在乎臺灣人的選票?

從核四、洪仲丘案到大埔強拆,政府從沒有給大家一個哪怕是虛假的回應。

當總統命令警察毆打、驅離學生時,學生向誰去報警? 大家也看到媒體的報導,基本上都是被買通了,學生只好靠網路把裡面發生的事傳出來。

「我們也希望做個合法的好公民,按合法渠道(傳達聲音),當政府所有的法制單位都不理我們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去年馬總統來(紐約)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出來抗議,因為他們是偷偷摸摸地簽了這個服貿,如果政府去年就有一點回應,我們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老軍人:學運中的問題令人痛心

參加座談的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張國威表示,臺灣的情況很複雜, 除了國民黨、民進黨的勢力外,還有中共的地下黨,有一個現象比較令人擔憂:許多青年人在執政黨上臺後感到失落,他們參加一些社團活動,這些年輕人多數倒向綠營,讓人痛心。但無論如何,在這次學運中把國旗倒掛,這是甚麼意思呢? 是不是根本就不認同自己是中華民國的公民?

學運目前的效果

北京之春主編、資深民運理論家胡平認為,就事論事而言,馬政府強渡關山,硬性通過該協定,做法不妥儅。而學生佔據了立法院,已經達到了初步的效果,即當局有了正面的回應,當局的回應當然不會完全符合學生的要求,所以這時學生應見好就收。收並不是不抗爭,而是回到正常的方式, 畢竟佔領行政院是非常的方式,畢竟在臺灣,一般的公民還是有表達意見的場所。

胡平相信,臺灣是個民主社會,服貿協定的問題的解決無法靠街頭運動,因為街頭運動在民主社會雖然也很有必要,而且積極,但只能是個促進、激活,讓更多的人關注有關問題。所以,如果學生佔領的過長,學生原有的正當性就會流失。臺灣雖然有許多問題,但始終是華人世界民主施行的最成功、完整的地方。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對馬政府甚至對執政黨不滿的人們並不能通過這一次時間解決所有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