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民运人士:服贸协议的背后是中共套牢台湾的阳谋

3月25日,在纽约的部份来自大陆的64学运领袖及民运人士,以及来自纽约台湾社区的人士举行座谈会,对太阳花学运的发生原因及其影响作进行了探讨。(杜国辉/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3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杜国辉纽约报导)3月18日在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生运动在全世界有华人聚居的各地引起震动,3月25日,在纽约的部份来自大陆的64学运领袖及民运人士,以及来自纽约台湾社区的人士举行座谈会,对太阳花学运的发生原因及其影响作进行了探讨,人们普遍认为,这场学运对台湾的民主具有积极作用,显示出更多的人了解到与中共共舞的危险。

学生的诉求

大陆的网络名人北风表示,这次引发的事件跟台湾的主体性、本身的地位有莫大的关系,就是说按台湾现行的政治结构,两岸协议不属于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它不能够送立法院审查,所以如果打包审查,就涉嫌违宪,逐条审查,又没有法源的基础,所以它只能当作行政命令交到立法院,由各委员会来审议,并且设定三个月的期限,之后突然说三个月期满,要送交立法院备查,结束程序,是升级了整个抗争性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学生诉求的一个重点是要设立两岸协议谈判的一个监督协议。也就是在说要从台湾的主体性来确立与大陆的关系是一个国际协议。

服贸协议的背后是中共套牢台湾的阳谋

旅美著名争论学者陈破空表示,欧美舆论在解读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未死抠细节,比如,学生肯定是违法了,占领行政院,政府是驱离了等,它主要看的是台湾对共产党说不,台湾人民反感两岸协议,这是问题的实质,服贸只是个导火索,在服贸背后是国共两党私相授受。再后面是共产党企图以经济统合台湾,进而从政治统合台湾。在经济上套牢台湾,在政治上套牢台湾,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阳谋。

这次学运超越党派

陈破空认为,太阳花运动并非八九民运,以台湾人民的理性、温和及国民性,不至于要推倒政府,或是要赶跑政府。另外,台湾政治民主化到这种程度,台湾是华人中的一个民主样板,不至于开枪镇压学生。如果说,服贸协议的审查中,一直以来有党派政治,但是这次超越了党派,市民在这次站出来了,学生站出来了。这个是超越政党的。

我们看到台湾有一种第三种力量,确实有一种运动叫公民运动,它是超越蓝绿,它是不分统独,不分蓝绿的,他们的视野中没有蓝绿,像这次学生也说了,你民进党不要占我们这个边,我不是给你们民进党站台的,也不是给你们民进党背书的,我们学生就是学生,他们叫做公民力量,或新公民运动,他们这里给冤死的军士叫洪仲丘说话,还有这个大浦岛这个拆迁事件说话等。

陈破空介绍,台湾政府解释说,服贸协议有多少条,对台湾,世界贸易组织这个规定对台湾呢是非常的让利,台湾呢对大陆有世界贸易组织的协议,就是说呢,占大陆的便宜,为什么要占这个便宜,为什么不签订平等条约? 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给你好处,这个背后是有目的、是有套子的。背后它不是一个经济协议,它是一个政治协议。

香港是个例子,中共进去之后,所有的太子党、高干子弟、红二代都在那里洗钱,都在那里有企业,凡是中共的高官,在香港是都有关系,香港成了共产党洗钱的中心,接下来就是台湾,台湾就是成为中共的洗钱中心。

服贸协议与中共的渗透

服贸协议的实质就是2,300万人给共产党打工,在大陆银行是偏袒国营企业,而国营企业是什么,是红二代,是高干子弟。中国90%以上亿万富翁是红二代是高干子弟,在香港他们就控制了这个经济命脉。台湾跟大陆都开放市场,大陆是以国营企业为主,台湾是以民营企业为主。民营企业怎么斗国营企业,而国营企业还有政府补贴,台湾能搞得起吗?久而久之,台湾的经济就统合到中国的经济轨道上来了,那就像香港一样被统合了。

中共给台湾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台湾和中共签服贸协议,它才让台湾和别的国家签别的协议,也就是个恶霸,就是要不要仰这个恶霸的鼻息来生存? 这是可悲的。我觉得台湾是有相当的一票红色代理人、亲共份子或者投降派,围绕在马英九身边。就算马英九不想卖台,看看当年傅作义的例子,傅作义在统管北平,六十万大军,兵不血刃,就把北平交给中共。他周围全是共产党啊,连他的女儿都是共产党啊,被共产党包围了,他最后身不由己。

出卖台湾人民就是出卖中国人民,因为台湾是中国人民的民主灯塔,如果拱手让给中共,那就意味着这个灯塔的熄灭,对中国人民在黑暗中摸索民主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共产党拿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让利,它是拿中国人民在换这个利益,而中国人民根本没有这个发言权和参与权,中国人民根本没有任何形式来参与这个协议的制定,这就是对中国人民的出卖。

台湾公民社会人与政党格局的老化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表示,这次的学生运动与以往的运动都不同,参与者从事了5年到7年的社会运动,但声音得不到关注。台湾的政治安排已经无法表达现代公民社会的公民的诉求,政党格局也比较老化,年轻人的失望不仅仅是对执政的国民党, 也包括民进党。民进党出于竞选的考虑越来越脱离民众。

如果这些年轻人的诉求是把服贸协定打回去重新审,那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如果他们想通过这个事件“倒马”或重创马的选情, 他们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所以他们可以撤了,但问题是他们有一种愤懑的情绪得不到宣泄。

台湾学生的悲情

26岁来美读书的台湾留学生李翌琦表示,自己从小到大受到的都是中华民国的教育,对中华民国历史的了解多过对台湾历史的了解。17岁之前甚至没有听说过2.28运动。她和占领立法院的学生一样,对中华民国的认同是自然的。现在为什么对中华民国认同、信任的年轻人现在做出这样的抗争?

她表示,台湾的民主、自由在这几年发生非常大的变化,看看目前各家台湾媒体的报导,还有人会说台湾还有媒体和言论自由吗? 在网络如此发达的现在,马政府还敢这么冲、这么强硬的对待学生,他们并不害怕!是不是在随后的县、市选举中,国民党根本不在乎台湾人的选票?

从核四、洪仲丘案到大埔强拆,政府从没有给大家一个哪怕是虚假的回应。

当总统命令警察殴打、驱离学生时,学生向谁去报警? 大家也看到媒体的报导,基本上都是被买通了,学生只好靠网络把里面发生的事传出来。

“我们也希望做个合法的好公民,按合法渠道(传达声音),当政府所有的法制单位都不理我们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去年马总统来(纽约)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出来抗议,因为他们是偷偷摸摸地签了这个服贸,如果政府去年就有一点回应,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老军人:学运中的问题令人痛心

参加座谈的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张国威表示,台湾的情况很复杂, 除了国民党、民进党的势力外,还有中共的地下党,有一个现象比较令人担忧:许多青年人在执政党上台后感到失落,他们参加一些社团活动,这些年轻人多数倒向绿营,让人痛心。但无论如何,在这次学运中把国旗倒挂,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不是根本就不认同自己是中华民国的公民?

学运目前的效果

北京之春主编、资深民运理论家胡平认为,就事论事而言,马政府强渡关山,硬性通过该协定,做法不妥儅。而学生占据了立法院,已经达到了初步的效果,即当局有了正面的回应,当局的回应当然不会完全符合学生的要求,所以这时学生应见好就收。收并不是不抗争,而是回到正常的方式, 毕竟占领行政院是非常的方式,毕竟在台湾,一般的公民还是有表达意见的场所。

胡平相信,台湾是个民主社会,服贸协定的问题的解决无法靠街头运动,因为街头运动在民主社会虽然也很有必要,而且积极,但只能是个促进、激活,让更多的人关注有关问题。所以,如果学生占领的过长,学生原有的正当性就会流失。台湾虽然有许多问题,但始终是华人世界民主施行的最成功、完整的地方。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马政府甚至对执政党不满的人们并不能通过这一次时间解决所有的问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