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外交家》評太陽花:看到台灣未來

反服貿學生、群眾3月30日穿黑衣上凱道,頭綁「捍衛民主、退回服貿」頭巾、手拿太陽花,表達反黑箱服貿的訴求。(陳柏州/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04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捷瑄編譯報導)綽號白狼的前竹聯幫大老張安樂3月31日率領約500名民眾前進立法院,揚言要要「奪回」立法院,此舉與持續兩週,有組織有紀律的太陽花學運形成鮮明對比。在《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駐台北記者寇謐將(J. Michael Cole)看來,歷史已做了選擇,前者意味著有中共及獨裁鬼影的包袱將被拋棄,取而代之的是立院內將領導未來台灣的政治菁英。

白狼及其群眾與青年學生同時出現,讓深諳台灣民主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寇謐將看到了台灣的「過去與未來」,並斷言:「成功佔領立法院顯示(台灣與中共)和平統一將是夢幻泡影」。

〈再見了,「和平統一」!〉(Say Goodbye to 『Peaceful Unification』)一文寫到2013年6月,台灣與「一個不承認台灣主權」的中共政府簽署「服貿協議」以來,人們對產業及其政治影響的憂慮就與日俱增。

好幾個月來,政府不能採納批評意見,使得太陽花學運在3月30日成功地吸引了35萬民眾與學生。《海峽兩岸服務與貿易協議》成了3月18日佔領立院行動的摧化劑,台灣民眾對政府機構感到失望,發現政府現在只是為了兩岸極少部份人的利益而運作。

「健康的起飛」

這個學生領導的運動得到了許多知名學者、律師及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儘管學生持的理由也常被在野的民進黨提出,但學運是獨立於政黨之外的。值得注意的是,太陽花學運是台灣長期政黨政治之後,一個「健康的起飛」,且其中心思想是「經濟實用主義」與「公民民族主義」的混合體。 這個運動的領導人來自台灣的頂尖大學,成員有貧有富、有國民黨也有民進黨的支持者,還有許多人不到投票的年紀。運動的2名年輕領袖,林飛帆與陳為廷已經展現了傑出的口才,在巨大的壓力及媒體關注下,還有與政府高層官員辯論時,表現得可圈可點。

立法院中的學生分工井然有序,儼然一座有著現場音樂演出,布置著海報與橫幅、標語的「巨大的露天教室」,這裡教授與辯論從經濟學到民主的學科。

部份學運參與者在行政院遭到警察的暴力驅離,但絕大多數民眾在支持學生,民調顯示63%的受訪者希望協議取消、重新談判。對此,一些觀察家認為,支持度為9%的總統馬英九拒絕學運提出的要求,且行為越來越獨裁。

台灣青年已經證明,這些關乎他們生活及生存方式的議題,他們完全有能力站到執政者面前,他們不是「北京可以用利益收買的、不關心政治的泛泛之輩」。最重要的是「學生已經證明了,對於兩岸關係,北京對台灣的發展沒有一絲影響力」。

此外,隨著危機深化,馬英九顯得越來越無力與被孤立,國民黨內的派系分歧越來越強烈,最後可能迫使馬讓步,以化解危機,這將重創他對北京的信譽。現在已經很清楚了,這場危機可能闡明現在到馬英九卸任的2016年,所有與中國(共)的協議都將終結。

白狼與學生對比

另一方面,頂著「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頭銜的張安樂,顯然找不到原先聲稱的2千人,據說在每人有500元的號召下,勉強湊到了500人。其中半數超過65歲,其他一半年輕人據說與犯罪組織有關,他們身上顯著的刺青、邊嚼著檳榔的眼神呆滯。他們與立院中學運青年的對比再強烈不過了,這些人顯然不是台灣的未來。

最後,寇謐將寫到,立院的學生與黑道應該抺去 了台灣與中國(共)在非強制性條款下統一的選項。未來的台灣領導人,其中許多現在就在立法院內,將不會默默接管國家及得來不易的民主。可以預見的是「馬英九或其繼任者試圖與北京進行政治協商時,這些人民會有什麼反應」。

(責任編輯:畢儒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