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外交家》评太阳花:看到台湾未来

反服贸学生、群众3月30日穿黑衣上凯道,头绑“捍卫民主、退回服贸”头巾、手拿太阳花,表达反黑箱服贸的诉求。(陈柏州/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4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捷瑄编译报导)绰号白狼的前竹联帮大老张安乐3月31日率领约500名民众前进立法院,扬言要要“夺回”立法院,此举与持续两周,有组织有纪律的太阳花学运形成鲜明对比。在《外交家》(The Diplomat)杂志驻台北记者寇谧将(J. Michael Cole)看来,历史已做了选择,前者意味着有中共及独裁鬼影的包袱将被抛弃,取而代之的是立院内将领导未来台湾的政治菁英。

白狼及其群众与青年学生同时出现,让深谙台湾民主发展与两岸关系的寇谧将看到了台湾的“过去与未来”,并断言:“成功占领立法院显示(台湾与中共)和平统一将是梦幻泡影”。

〈再见了,“和平统一”!〉(Say Goodbye to ‘Peaceful Unification’)一文写到2013年6月,台湾与“一个不承认台湾主权”的中共政府签署“服贸协议”以来,人们对产业及其政治影响的忧虑就与日俱增。

好几个月来,政府不能采纳批评意见,使得太阳花学运在3月30日成功地吸引了35万民众与学生。《海峡两岸服务与贸易协议》成了3月18日占领立院行动的摧化剂,台湾民众对政府机构感到失望,发现政府现在只是为了两岸极少部份人的利益而运作。

“健康的起飞”

这个学生领导的运动得到了许多知名学者、律师及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尽管学生持的理由也常被在野的民进党提出,但学运是独立于政党之外的。值得注意的是,太阳花学运是台湾长期政党政治之后,一个“健康的起飞”,且其中心思想是“经济实用主义”与“公民民族主义”的混合体。 这个运动的领导人来自台湾的顶尖大学,成员有贫有富、有国民党也有民进党的支持者,还有许多人不到投票的年纪。运动的2名年轻领袖,林飞帆与陈为廷已经展现了杰出的口才,在巨大的压力及媒体关注下,还有与政府高层官员辩论时,表现得可圈可点。

立法院中的学生分工井然有序,俨然一座有着现场音乐演出,布置著海报与横幅、标语的“巨大的露天教室”,这里教授与辩论从经济学到民主的学科。

部份学运参与者在行政院遭到警察的暴力驱离,但绝大多数民众在支持学生,民调显示63%的受访者希望协议取消、重新谈判。对此,一些观察家认为,支持度为9%的总统马英九拒绝学运提出的要求,且行为越来越独裁。

台湾青年已经证明,这些关乎他们生活及生存方式的议题,他们完全有能力站到执政者面前,他们不是“北京可以用利益收买的、不关心政治的泛泛之辈”。最重要的是“学生已经证明了,对于两岸关系,北京对台湾的发展没有一丝影响力”。

此外,随着危机深化,马英九显得越来越无力与被孤立,国民党内的派系分歧越来越强烈,最后可能迫使马让步,以化解危机,这将重创他对北京的信誉。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这场危机可能阐明现在到马英九卸任的2016年,所有与中国(共)的协议都将终结。

白狼与学生对比

另一方面,顶着“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头衔的张安乐,显然找不到原先声称的2千人,据说在每人有500元的号召下,勉强凑到了500人。其中半数超过65岁,其他一半年轻人据说与犯罪组织有关,他们身上显著的刺青、边嚼著槟榔的眼神呆滞。他们与立院中学运青年的对比再强烈不过了,这些人显然不是台湾的未来。

最后,寇谧将写到,立院的学生与黑道应该抺去 了台湾与中国(共)在非强制性条款下统一的选项。未来的台湾领导人,其中许多现在就在立法院内,将不会默默接管国家及得来不易的民主。可以预见的是“马英九或其继任者试图与北京进行政治协商时,这些人民会有什么反应”。

(责任编辑:毕儒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