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不顧己利 黃國昌談台學生哽咽

一直陪著學運學生站在第一線的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在節目上談及學生為了非關自己的利益而奮戰,衝撞現行體制,罕見地難掩哽咽,差點落淚。(陳霆/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台北報導)太陽花學運進入第17天,總統馬英九甚至欲追究學生「強占公署罪」。近日學生領袖林飛帆、陳為廷不斷上談話性節目論述學生們為何而戰,一直陪著學生站在第一線的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在節目上談及學生為了非關自己的利益而奮戰,衝撞現行體制,罕見地難掩哽咽,差點落淚。

對於馬英九和學生遲遲無法對話,甚至還要向學生究責,「其實我心裡很難過」,黃國昌說,當立委張慶忠在3月17日以30秒視為通過審查〈服貿協議〉時,有人積極護航,額手稱慶,甚至擔心自己個人的利益,未來可能無法被提名,或許有批評,但是沒有積極採取任何手段去改正錯誤。

這群沒有權力的年輕人,很清楚地知道佔領國會必須承擔法律責任,但是他們扛下了,所展現的勇氣、為台灣社會思考的高度,遠遠高過這些掌握權力的人,「對比這一群年輕人做的事情,(掌權的人)真的一點點慚愧都沒有嗎?」

警維護白狼 黃國昌感慨

對於白狼4月1日號召的遊行,看到中正一分局警分局長方仰寧,對白狼「不舉牌、不警告,諸多維護之詞」讓他更相當感慨。

他舉出,馬總統主導九月政爭時毀憲亂政,他曾號召學生聚集總統府抗爭,「我們沒有開大卡車衝撞,只有拉布條,甚至沒有宣傳車,更不會在總統府前像白狼說出那種不堪入耳的話」,但方仰寧卻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舉了三次牌,用很激烈的手段,把這些學生拖上了鎮暴車;黃國昌批評,「基層警察都很辛苦,甚至也很支持我們,但是什麼樣的權力結構,讓一個掌握警察控制權的分局長做出這樣的差別待遇?」

姚立明:馬應謙卑自省錯誤

對於外界批評學生不該強占國會,應遵循現行體制發聲,回學校讀書等論調。姚立明則提出更具深度的看法,他說,馬英九隻是從負面看學生,「但從另一個正面角度來看,這叫做『學生的代價』,學生為什麼甘願付出這些代價?」

他指出,餐風露宿、甚至要休學,還有刑事的代價,甚至要坐牢,「哪有一個人花這麼高的代價,去完全為一個跟自己無關的事情,他難道沒有公義的內容,難道完全沒有價值在裡頭嗎?」「只要這樣想,就應該很謙卑地下來問他(學生),到底我們(政府)做錯了什麼?」◇

(責任編輯:尚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