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他人不顾己利 黄国昌谈台学生哽咽

一直陪着学运学生站在第一线的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员黄国昌,在节目上谈及学生为了非关自己的利益而奋战,冲撞现行体制,罕见地难掩哽咽,差点落泪。(陈霆/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太阳花学运进入第17天,总统马英九甚至欲追究学生“强占公署罪”。近日学生领袖林飞帆、陈为廷不断上谈话性节目论述学生们为何而战,一直陪着学生站在第一线的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员黄国昌,在节目上谈及学生为了非关自己的利益而奋战,冲撞现行体制,罕见地难掩哽咽,差点落泪。

对于马英九和学生迟迟无法对话,甚至还要向学生究责,“其实我心里很难过”,黄国昌说,当立委张庆忠在3月17日以30秒视为通过审查〈服贸协议〉时,有人积极护航,额手称庆,甚至担心自己个人的利益,未来可能无法被提名,或许有批评,但是没有积极采取任何手段去改正错误。

这群没有权力的年轻人,很清楚地知道占领国会必须承担法律责任,但是他们扛下了,所展现的勇气、为台湾社会思考的高度,远远高过这些掌握权力的人,“对比这一群年轻人做的事情,(掌权的人)真的一点点惭愧都没有吗?”

警维护白狼 黄国昌感慨

对于白狼4月1日号召的游行,看到中正一分局警分局长方仰宁,对白狼“不举牌、不警告,诸多维护之词”让他更相当感慨。

他举出,马总统主导九月政争时毁宪乱政,他曾号召学生聚集总统府抗争,“我们没有开大卡车冲撞,只有拉布条,甚至没有宣传车,更不会在总统府前像白狼说出那种不堪入耳的话”,但方仰宁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举了三次牌,用很激烈的手段,把这些学生拖上了镇暴车;黄国昌批评,“基层警察都很辛苦,甚至也很支持我们,但是什么样的权力结构,让一个掌握警察控制权的分局长做出这样的差别待遇?”

姚立明:马应谦卑自省错误

对于外界批评学生不该强占国会,应遵循现行体制发声,回学校读书等论调。姚立明则提出更具深度的看法,他说,马英九只是从负面看学生,“但从另一个正面角度来看,这叫做‘学生的代价’,学生为什么甘愿付出这些代价?”

他指出,餐风露宿、甚至要休学,还有刑事的代价,甚至要坐牢,“哪有一个人花这么高的代价,去完全为一个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他难道没有公义的内容,难道完全没有价值在里头吗?”“只要这样想,就应该很谦卑地下来问他(学生),到底我们(政府)做错了什么?”◇

(责任编辑:尚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