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座談會 專家憂開放服貿臺灣被中共併吞

自由通訊傳播協會、永社日前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舉辦《服貿》系列座談會,由左至右為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經濟所教授梁文韜、前金管會主委、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前經建會主委、臺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及臺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鍾元/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莊麗存、方惠萱臺灣臺北報導)自由通訊傳播協會、永社日前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舉辦《服貿》系列座談會,邀請10位經濟、法律、傳播界重量級學者與談,現場座無虛席。從香港移居臺灣的成功大學政治系暨政治經濟所教授梁文韜表示,反《服貿》學生、民眾本於良知,願意幫臺灣發聲,讓我們知道現在面對的是生死存亡的關頭,但最重要是「臺灣人民到底有沒有覺醒?因為開放《服貿》之後,我們最終會被併吞。」

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經濟所教授梁文韜:《服貿》是在跟魔鬼交易

梁文韜強調,《服貿》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危害臺灣未來存亡的問題。中國官員曾經明白告訴我們,不費一兵一卒買下臺灣,操縱選舉。中共政府已經沒有期待把香港一國兩製做好,來作為臺灣的示範,他們已經把臺灣定性成一國兩區(臺、中)或四區(臺、港、澳、中)中的一區。他舉例,我們簽協議的背後本來就是一國兩區的方式,很多臺灣出版品到了中國,他們已經用臺灣區的名義來出版,這個不是太顯然不過了嗎?


自由通訊傳播協會、永社日前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舉辦《服貿》系列座談會,由左至右為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經濟所教授梁文韜、前金管會主委、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前經建會主委、臺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及臺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鍾元/大紀元)

「我們不是逢中必反」,梁文韜強調,我們反的是這個殺人的獨裁政權,行政院長江宜樺下令把學生打到頭破血流,當天在大陸的廣東茂名軍隊鎮壓市民,到現在已經死了很多人。他表示,我們跟流氓打交道,最終會變成流氓,大家看到臺灣已經愈來愈流氓化了。「我們是在跟魔鬼交易;開放《服貿》之後,我們最終會被併吞。」

梁文韜表示,中國金融體系的崩壞,從金融海嘯以來4兆人民幣注入金融體系,中國銀行拚命放款蓋房子,中國二、三線城市,一堆鬼城房子沒人住;現在李嘉誠都怕了加快撤出房地產;還有中國已公布2013年財報的12家銀行,不良貸款總計達4,670億元人民幣。「這次《服貿》開放金融業,臺灣將承受中國金融體系崩壞的風險;而且中國已經是臺灣最大債務國。」

他質疑兩岸權貴勾結綿密,中共控制的中國銀行可投資臺灣金控10%,子公司20%;所以中國工商銀行可以入股永豐銀20%,而宣布參選臺北市長的國民黨中央委員連勝文以永豐金法人代表身分出任永豐銀董事。他認為,更恐怖的是未來中國銀行進來,可以直接正式辦很多銀行業務,中國企業用臺灣人的錢去併購公司、買土地,「未來將不費一兵一卒,甚至他們可以不花錢,用臺灣人的錢買下臺灣。」


自由通訊傳播協會、永社日前在臺灣大學法律學院舉辦《服貿》系列座談會,由左至右為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交通大學資工系特聘教授林盈達、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羅慧雯、臺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及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鍾元/大紀元)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北京透過《服貿》「以商逼政」並非杞人憂天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表示,中國政府箝制香港新聞自由的方法,自香港回歸至今十六年來,從未減緩,其主要的手段就是干預編輯台人事、廣告箝制、威脅記者與消息來源。他指,若當記者新聞自主權受到嚴重侵害時,進而犧牲新聞專業,直接影響到的是閱聽人與社會,對臺灣的民主及社會發展絕對是負面的。港人新聞自由年年下降,按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的報告,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由2002年全球第18位下降至2014年第61位。

他說,欠缺新聞自由,會令貪汙、特權更容易發生,削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吸引力,影響經濟發展。此外,中港經濟融合官商勾結,政府讓財閥或其親屬、代理人出任重要職位,藉此輸送利益。CEPA實施十年,香港專業服務往內地發展仍困難重重,但香港就按協議向中資企業開大門,中資逐漸滲透至香港各行各業,中資進駐也將企業人員帶到香港,循不同途徑影響香港的政策和政治,足證臺灣擔心北京透過《服貿》「以商逼政」並非杞人憂天。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鍾元/大紀元)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 :恐中並不是問題 媚共才可怕

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報告「服貿協議審查及兩岸協議監督機製法制化」,內容提到政院版的特性為無締結計畫,以說明、溝通為主要內容;不得提出修正及附款;備查轉審查,有3個月視為同意;以秘密不公開為原則;無衝擊影響評估報告義務;無聽證程序;政治性協議無公民投票機制;無人權保障機制。

他表示,民間版的特性有民間及國會參與控制的締結計畫;得提出修正及附款;無3個月視為同意的備查轉審查;資訊公開義務、以公開為於原則;衝擊影響評估提出義務、民間提出相對報告;有聽證程序;政治性協議之公民投票機制;有人權保障機制。

黃國昌認為,臺灣這幾年來他的觀察,恐中並不是問題,有些人為了私人利益出賣臺灣核心價值的「媚共」行為才是問題,他碰到很多從中國來臺的公民朋友,對於臺灣公民運動活力、民主自由發展都充滿期待,他認為「臺灣才是中共恐懼的對象」。


交通大學資工系特聘教授林盈達。(鍾元/大紀元)

交通大學資工系特聘教授林盈達:中國吃下臺灣想掌握媒體、銀行與電信業

交通大學資工系特聘教授林盈達說,沒想到有一天會用自己的專業來救國家,《服貿》除了內容不正義外,洽簽對象又是潛在敵對國家,若中國想要吃下臺灣,只要掌握媒體、銀行、電信業就能達到,而《服貿》開放廣告業經營,可以影響媒體;也對中國開放了銀行、電信業。

林盈達強調,一旦開放第二類電信事業三項特殊業務,在臺灣的中資可透過承包、轉包、勞務派遣、政府部門、大型金融業等,臺灣產業將面臨個資外洩,甚至網路封殺、監聽;一旦重要政治人物把柄落入中國手中,就必須聽命中國。「這是資安問題,也是國安問題。

他也強調,臺灣經濟的問題在產業升級而不是簽《服貿》,臺灣簽自由貿易協定應該先與歐美日先進國家簽,因為本土企業會因為鎖定高階市場,而在產品與服務上創新提升技術與品質,因此就達到產業升級的效果,就像跟優秀的朋友多在一起,自己自然也優秀起來,如果整天跟卑鄙齷齪的朋友在一起自己當然向下沈淪,如果這個朋友很大隻,那你更變成他的跟班,這個道理經濟官員如果不懂就該下台。


自由通訊傳播協會、永社在台大舉辦服貿座談會,現場座無虛席,主辦單位還得額外追加椅子。(方惠萱/大紀元)

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羅慧雯 :《服貿》開放廣告業 中共深化影響臺媒

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羅慧雯表示,中共控制海外媒體的方式包括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台和電視台;利用經濟手段影響與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

羅慧雯強調,廣告是媒體的主要收入,媒體代理商權力大,制訂遊戲規則,電視台被收視率機制宰制,媒體置入行銷影響報導;《服貿》開放中資入主廣告業,中國到時可以藉由抽廣告威脅媒體,直接間接影響媒體出版,到時臺媒恐步香港後塵,不得不向北京靠攏。

臺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我們要用自由的靈魂去交換金錢嗎?

臺大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強調,臺灣是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她表示,臺灣的媒體靠廣告收入,且廣告市場不斷的下滑,但我們要用自由的靈魂去交換金錢嗎,「難道臺灣賺錢的來源,只會來自於中國大陸嗎?」這是臺灣面臨很大的問題。

她指,臺灣不能只靠商業電視台,公共電視如何得到更多資金揖助,成為臺灣影視的龍頭;還有臺灣產業的升級,以及我們的文化、文創業的升級,然而這些議題我們國家長期的不重視。

臺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中共極力爭取美容美髮業的開放 將影響臺灣選舉

面對臺灣的未來,臺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表示,臺灣有兩個產業相當具有潛力,第一個就是生物醫藥產業,臺灣很多相關人才,中國也搶著想要用,不過目前受限於制度層面,未能發揮實力。另一個就是資訊產業,鄭秀玲以臺灣團隊開發的whoscall被韓國Line收購為例,認為臺灣也有相當多的資訊人才。

鄭秀玲說,中國除了透過印刷跟電信外,美容美髮產業開放也會影響臺灣的選舉,臺灣有10萬家美容美髮業,到處都有,未來中共若意圖影響選舉,文宣就可以利用這些點散布,而中國也極力爭取美容美髮業的開放。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指出,馬政府想讓台灣中國化,破壞均衡狀態,帶來社會與經濟上的動盪。(徐翠玲/大紀元)

前金管會主委、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中資可控制臺灣一半金控

前金管會主委、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表示,香港與中國簽署CEPA後,香港的港資銀行只剩兩家,其他都被中資併購;政府開放中國可持股臺灣金控到10%,臺灣有16家金控,最大持股皆不超過10%,這次開放卻讓中國金控可持有臺灣8家,也就是一半的金控,對這項危機,政府卻僅回應「還可以再審查」。他舉例中信金,辜家持股只有8%,若中國工商銀行持股10%,那中信金就是中國的了,這不危險嗎?


前經建會主委、臺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鍾元/大紀元)

前經建會主委、臺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金融業若垮恐全民買單 《服貿》也會衝擊軍公教人員

前經建會主委、臺灣智庫榮譽董事長陳博志也提到,金融業具有「業者若賺到錢是自己的,若賠卻是人民的」這種特性,未來金融業若在中國倒了,將是全民買單。「《服貿》對臺灣只有電信、經濟等造成影響與衝擊?」陳博志指,《服貿》也會對軍公教造成傷害,「如果臺灣經濟真的被搞爛了,未來18%、月退,想要加薪、買房子房價高漲都會出問題」。

陳博志說,依馬政府的研究,服貿整體效益只佔GDP的0.025%,一年約30億元利益,而政府卻用納稅錢花了950多億元要協助弱勢產業,「這怎麼會划算呢?」他強調,而且損失不只是這樣,任何一個人讓你失去工作,然後政府給你救濟金,你喜歡有尊嚴的工作,還是沒有尊嚴的拿救濟金?陳博志提到,去年張忠謀說政府要珍惜臺灣已經有的產業,他呼籲,政府不要隨便把臺灣中小企業破壞掉。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中國經濟已經很糟糕 臺灣依賴中國很危險

最後,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總結表示,其實中國經濟已經到了非常糟糕的時候,外國人都講現在最大的泡沫就在中國,而且馬上就要垮了,所以臺灣逃還來不及,怎麼還依賴中國經濟呢?臺灣雖然有危機,但危機就是轉機,我們還要活下去,絕對不要失志,大家也不要再對立,「重要是我們自己要決定,我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太陽花學運就是把人找回來,現在把被賣掉的未來,也趕快把它找回來。」

(責任編輯:孫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