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座谈会 专家忧开放服贸台湾被中共并吞

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永社日前在台湾大学法律学院举办《服贸》系列座谈会,由左至右为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经济所教授梁文韬、前金管会主委、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施俊吉、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前经建会主委、台湾智库荣誉董事长陈博志及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钟元/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庄丽存、方惠萱台湾台北报导)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永社日前在台湾大学法律学院举办《服贸》系列座谈会,邀请10位经济、法律、传播界重量级学者与谈,现场座无虚席。从香港移居台湾的成功大学政治系暨政治经济所教授梁文韬表示,反《服贸》学生、民众本于良知,愿意帮台湾发声,让我们知道现在面对的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但最重要是“台湾人民到底有没有觉醒?因为开放《服贸》之后,我们最终会被并吞。”

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经济所教授梁文韬:《服贸》是在跟魔鬼交易

梁文韬强调,《服贸》不只是经济问题,而是危害台湾未来存亡的问题。中国官员曾经明白告诉我们,不费一兵一卒买下台湾,操纵选举。中共政府已经没有期待把香港一国两制做好,来作为台湾的示范,他们已经把台湾定性成一国两区(台、中)或四区(台、港、澳、中)中的一区。他举例,我们签协议的背后本来就是一国两区的方式,很多台湾出版品到了中国,他们已经用台湾区的名义来出版,这个不是太显然不过了吗?


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永社日前在台湾大学法律学院举办《服贸》系列座谈会,由左至右为成大政治系暨政治经济所教授梁文韬、前金管会主委、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施俊吉、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前经建会主委、台湾智库荣誉董事长陈博志及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钟元/大纪元)

“我们不是逢中必反”,梁文韬强调,我们反的是这个杀人的独裁政权,行政院长江宜桦下令把学生打到头破血流,当天在大陆的广东茂名军队镇压市民,到现在已经死了很多人。他表示,我们跟流氓打交道,最终会变成流氓,大家看到台湾已经愈来愈流氓化了。“我们是在跟魔鬼交易;开放《服贸》之后,我们最终会被并吞。”

梁文韬表示,中国金融体系的崩坏,从金融海啸以来4兆人民币注入金融体系,中国银行拚命放款盖房子,中国二、三线城市,一堆鬼城房子没人住;现在李嘉诚都怕了加快撤出房地产;还有中国已公布2013年财报的12家银行,不良贷款总计达4,670亿元人民币。“这次《服贸》开放金融业,台湾将承受中国金融体系崩坏的风险;而且中国已经是台湾最大债务国。”

他质疑两岸权贵勾结绵密,中共控制的中国银行可投资台湾金控10%,子公司20%;所以中国工商银行可以入股永丰银20%,而宣布参选台北市长的国民党中央委员连胜文以永丰金法人代表身分出任永丰银董事。他认为,更恐怖的是未来中国银行进来,可以直接正式办很多银行业务,中国企业用台湾人的钱去并购公司、买土地,“未来将不费一兵一卒,甚至他们可以不花钱,用台湾人的钱买下台湾。”


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永社日前在台湾大学法律学院举办《服贸》系列座谈会,由左至右为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交通大学资工系特聘教授林盈达、世新大学传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罗慧雯、台大新闻所教授张锦华及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员黄国昌。(钟元/大纪元)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北京透过《服贸》“以商逼政”并非杞人忧天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表示,中国政府箝制香港新闻自由的方法,自香港回归至今十六年来,从未减缓,其主要的手段就是干预编辑台人事、广告箝制、威胁记者与消息来源。他指,若当记者新闻自主权受到严重侵害时,进而牺牲新闻专业,直接影响到的是阅听人与社会,对台湾的民主及社会发展绝对是负面的。港人新闻自由年年下降,按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的报告,香港的新闻自由排名由2002年全球第18位下降至2014年第61位。

他说,欠缺新闻自由,会令贪污、特权更容易发生,削弱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吸引力,影响经济发展。此外,中港经济融合官商勾结,政府让财阀或其亲属、代理人出任重要职位,借此输送利益。CEPA实施十年,香港专业服务往内地发展仍困难重重,但香港就按协议向中资企业开大门,中资逐渐渗透至香港各行各业,中资进驻也将企业人员带到香港,循不同途径影响香港的政策和政治,足证台湾担心北京透过《服贸》“以商逼政”并非杞人忧天。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员黄国昌。(钟元/大纪元)

中央研究院法律所副研究员黄国昌 :恐中并不是问题 媚共才可怕

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员黄国昌报告“服贸协议审查及两岸协议监督机制法制化”,内容提到政院版的特性为无缔结计画,以说明、沟通为主要内容;不得提出修正及附款;备查转审查,有3个月视为同意;以秘密不公开为原则;无冲击影响评估报告义务;无听证程序;政治性协议无公民投票机制;无人权保障机制。

他表示,民间版的特性有民间及国会参与控制的缔结计画;得提出修正及附款;无3个月视为同意的备查转审查;资讯公开义务、以公开为于原则;冲击影响评估提出义务、民间提出相对报告;有听证程序;政治性协议之公民投票机制;有人权保障机制。

黄国昌认为,台湾这几年来他的观察,恐中并不是问题,有些人为了私人利益出卖台湾核心价值的“媚共”行为才是问题,他碰到很多从中国来台的公民朋友,对于台湾公民运动活力、民主自由发展都充满期待,他认为“台湾才是中共恐惧的对象”。


交通大学资工系特聘教授林盈达。(钟元/大纪元)

交通大学资工系特聘教授林盈达:中国吃下台湾想掌握媒体、银行与电信业

交通大学资工系特聘教授林盈达说,没想到有一天会用自己的专业来救国家,《服贸》除了内容不正义外,洽签对象又是潜在敌对国家,若中国想要吃下台湾,只要掌握媒体、银行、电信业就能达到,而《服贸》开放广告业经营,可以影响媒体;也对中国开放了银行、电信业。

林盈达强调,一旦开放第二类电信事业三项特殊业务,在台湾的中资可透过承包、转包、劳务派遣、政府部门、大型金融业等,台湾产业将面临个资外泄,甚至网络封杀、监听;一旦重要政治人物把柄落入中国手中,就必须听命中国。“这是资安问题,也是国安问题。

他也强调,台湾经济的问题在产业升级而不是签《服贸》,台湾签自由贸易协定应该先与欧美日先进国家签,因为本土企业会因为锁定高阶市场,而在产品与服务上创新提升技术与品质,因此就达到产业升级的效果,就像跟优秀的朋友多在一起,自己自然也优秀起来,如果整天跟卑鄙龌龊的朋友在一起自己当然向下沈沦,如果这个朋友很大只,那你更变成他的跟班,这个道理经济官员如果不懂就该下台。


自由通讯传播协会、永社在台大举办服贸座谈会,现场座无虚席,主办单位还得额外追加椅子。(方惠萱/大纪元)

世新大学传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罗慧雯 :《服贸》开放广告业 中共深化影响台媒

世新大学传播管理系助理教授罗慧雯表示,中共控制海外媒体的方式包括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罗慧雯强调,广告是媒体的主要收入,媒体代理商权力大,制订游戏规则,电视台被收视率机制宰制,媒体置入行销影响报导;《服贸》开放中资入主广告业,中国到时可以借由抽广告威胁媒体,直接间接影响媒体出版,到时台媒恐步香港后尘,不得不向北京靠拢。

台大新闻所教授张锦华:我们要用自由的灵魂去交换金钱吗?

台大新闻所教授张锦华强调,台湾是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自己的国家自己救。她表示,台湾的媒体靠广告收入,且广告市场不断的下滑,但我们要用自由的灵魂去交换金钱吗,“难道台湾赚钱的来源,只会来自于中国大陆吗?”这是台湾面临很大的问题。

她指,台湾不能只靠商业电视台,公共电视如何得到更多资金揖助,成为台湾影视的龙头;还有台湾产业的升级,以及我们的文化、文创业的升级,然而这些议题我们国家长期的不重视。

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中共极力争取美容美发业的开放 将影响台湾选举

面对台湾的未来,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表示,台湾有两个产业相当具有潜力,第一个就是生物医药产业,台湾很多相关人才,中国也抢着想要用,不过目前受限于制度层面,未能发挥实力。另一个就是资讯产业,郑秀玲以台湾团队开发的whoscall被韩国Line收购为例,认为台湾也有相当多的资讯人才。

郑秀玲说,中国除了透过印刷跟电信外,美容美发产业开放也会影响台湾的选举,台湾有10万家美容美发业,到处都有,未来中共若意图影响选举,文宣就可以利用这些点散布,而中国也极力争取美容美发业的开放。


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施俊吉指出,马政府想让台湾中国化,破坏均衡状态,带来社会与经济上的动荡。(徐翠玲/大纪元)

前金管会主委、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施俊吉:中资可控制台湾一半金控

前金管会主委、中研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施俊吉表示,香港与中国签署CEPA后,香港的港资银行只剩两家,其他都被中资并购;政府开放中国可持股台湾金控到10%,台湾有16家金控,最大持股皆不超过10%,这次开放却让中国金控可持有台湾8家,也就是一半的金控,对这项危机,政府却仅回应“还可以再审查”。他举例中信金,辜家持股只有8%,若中国工商银行持股10%,那中信金就是中国的了,这不危险吗?


前经建会主委、台湾智库荣誉董事长陈博志。(钟元/大纪元)

前经建会主委、台湾智库荣誉董事长陈博志:金融业若垮恐全民买单 《服贸》也会冲击军公教人员

前经建会主委、台湾智库荣誉董事长陈博志也提到,金融业具有“业者若赚到钱是自己的,若赔却是人民的”这种特性,未来金融业若在中国倒了,将是全民买单。“《服贸》对台湾只有电信、经济等造成影响与冲击?”陈博志指,《服贸》也会对军公教造成伤害,“如果台湾经济真的被搞烂了,未来18%、月退,想要加薪、买房子房价高涨都会出问题”。

陈博志说,依马政府的研究,服贸整体效益只占GDP的0.025%,一年约30亿元利益,而政府却用纳税钱花了950多亿元要协助弱势产业,“这怎么会划算呢?”他强调,而且损失不只是这样,任何一个人让你失去工作,然后政府给你救济金,你喜欢有尊严的工作,还是没有尊严的拿救济金?陈博志提到,去年张忠谋说政府要珍惜台湾已经有的产业,他呼吁,政府不要随便把台湾中小企业破坏掉。

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中国经济已经很糟糕 台湾依赖中国很危险

最后,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吴惠林总结表示,其实中国经济已经到了非常糟糕的时候,外国人都讲现在最大的泡沫就在中国,而且马上就要垮了,所以台湾逃还来不及,怎么还依赖中国经济呢?台湾虽然有危机,但危机就是转机,我们还要活下去,绝对不要失志,大家也不要再对立,“重要是我们自己要决定,我们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太阳花学运就是把人找回来,现在把被卖掉的未来,也赶快把它找回来。”

(责任编辑:孙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