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产不归零 台学者:国会改革谈10年也没用

公民监督国会联盟15日举办座谈会,台北大学公行系教授陈耀祥(右1)指出,若党产归零不能实践,再谈10年国会改革也没用。(陈柏州 /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太阳花学运冲击国内政坛,唤醒了民众对代议制失灵的省思,也让国会改革的声浪四起,不过台北大学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陈耀祥认为,党意之所以会高于民意,最大问题在于党掌控“提名权”及“竞选经费”,若“党产归零”的转型正义不能实践,再谈10年国会改革也没用。

公民监督国会联盟15日举办“太阳花学运后的国会改革”座谈会,邀请学者共同讨论国会改革的契机。中研院社会所长萧新煌指出,现今国会最大问题在于执政党透过党政运作,将手伸进立法院,导致行政权独大,他建议可请大法官释宪来厘清争议。

东吴大学政治系主任黄秀瑞表示,要谈国会改革前,须先谈宪政体制;在内阁制中,若首相的民意非常低,党内马上会要求他下台;而总统制国家,国会则是非常强势,基本上也不用党纪;但台湾的半总统制,虽然总统是民选,但行政院长却不需要国会同意,若总统再身兼党主席,就变成超级总统,权力极大却不受监督。

不过陈耀祥认为,国会改革存在“宪政体制不明”、“没落实转型正义”、“须重新检视两岸关系”等3大问题,不仅要修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的空白授权问题,还要处理两岸官方关系的隐晦不明,让人民可以清楚选择,到底是要中国化,还是维持西方民主,“这是一种价值、生活方式的选择。”

宪改需时间 陈耀祥:短期应检讨程序正当性

陈耀祥进一步表示,宪改属中长期工程,短期可检讨“半分忠”事件的法律程序正当性不足问题,重新思考议事如何进行;另外还有现行体制对少数保护不足,虽然民主政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多数却也可能违宪”;陈耀祥还点出此次学运没提到公民投票制度这项重要问题,应该要修法把“少数保护制度”与“公投制度”连结,弥补代议制失灵的不足,立院有义务还给人民真正可行使公民投票。

陈耀祥强调,立院还要落实利益回避的问题;立委虽是人民代表,但同时也是财团代表,“谁知道立委在中国有没有利益?”因此除了法案的资讯公开,还要让民众知道党团协商的过程,并落实利益冲突回避。

从2013(102)年的9月政争中可看出,〈宪法〉规定的权力分立原则已荡然无存,从“党国体制”中留下来以党领政的观念,让兼任党主席的总统,可透过党纪介入国会,“这应该要立法禁止”,最重要是“党产归零”问题,因为党掌握“提名权”及“竞选经费”来源,这是党意会高于民意的最重要原因,若问题没解决,台湾民主之瘤就没割除,也就不可能真正落实民主,“国会改革再谈10年,恐怕也很难解决。”◇

(责任编辑:韵寰)


台北大学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陈耀祥15日指出,若“党产归零”的转型正义不能实践,再谈10年国会改革也没用。(陈柏州 /大纪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