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靜:從太陽花學運看臺灣製造

【大紀元2014年04月17日訊】太陽花世代是純牌的台灣製造,參加反服貿學運的年輕人平均年齡25歲,是「解嚴」後(1987年)長大的一代。他們視自由民主如空氣和水一樣自然,在多元文化、國際視野、人文氣息的熏陶下,與拜金而狼性的對岸相反,他們更注重生活品質,偏愛小清新的審美和小確幸的體驗。(小確幸:微小而確實的幸福,心生歡喜,滋養生命。來自村上春樹的隨筆。)

誰也想不到,這些被稱為沒吃過苦、不抗壓的草莓族,竟掀起了如火如荼的太陽花學運。獲得全球17個國家、49個城市的聲援。佔領立法院,舉世聚焦;一呼百應的50萬人凱道大遊行,煥發出新世代崛起的公民力量。

30秒通過服貿協議的黑箱操作引爆了他們的憤怒,他們醒了,挺身而出,衝到最前列。在《紐約時報》打出「木馬屠城」的全版廣告,把中共包藏的禍心曝光於天下。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捍衛民主,守護自由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拒絕並反抗中共的蠶食操控。其網路快速集結的高效性、公民不服從創舉的震撼性、分工有序的組織性、學運領袖的感召力,令人刮目相看。

林飛帆的17分鐘演講發自肺腑,敏銳而沉穩,條理清晰,表達了青年一代的思考、勇氣和擔當,沒有一點奴性。那是在黨文化氛圍裡下跪請願的「六•四」學生沒法比的。

從08年野草莓抗議到反旺中媒體壟斷大遊行,林飛帆、陳為廷們鍛練成長,從苗栗大埔、國光石化、核四、洪仲丘案到反服貿,從網路走上馬路,聚集了越來越多的青年學子的關注和吶喊,太陽花世代沛然成形。人才濟濟,能量巨大。

台灣的自由民主,是靠一代代先賢用血淚和生命拼來的,是靠各種草根社運組織的持續抗爭換來的,靠宗教團體的啟蒙而提升上來的。雖然還不夠完善,但是彌足珍貴。

立法院議場內的學生在主席台上放著鄭南榕畫像和遺言「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緬懷25年前用最悲壯的方式開啟言論自由之路的先驅。

90年的「野百合學運」結束了「萬年國會」的運作,讓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長江後浪推前浪,太陽花學運不但阻止了馬政府強令「服貿協議」闖關的企圖,更揭發了在國共兩黨私下交易的兩岸互動模式下,圖利跨海峽政商資本集團、犧牲大多數人民利益之事實,昭示了台灣人不願受中共擺佈的全民意志。

這場學生領導的公民運動獲得了台灣民眾的廣泛支持,醫生團隊、數百人的律師團隊加入了,許多知名學者、教授、作家、文藝界人士及非政府組織發聲力挺,攤販、便當店、花農、水電工,平民百姓的援助物資不斷湧入。

學運24天和平落幕,除了民主制度與獨裁暴政的區別之外,雖有不少爭議,但基本的底線是有的。從立法院院長王金平到台北市長及警官,誰都不想做中共那樣的屠夫惡人。民間對學生更是疼愛呵護,大學校長們呼籲對學生寬容,不要秋後算帳。立院修繕費外傳已有多位企業願意捐款。誰說參加學運沒工作?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王應傑表示,林飛帆、陳為廷若來求職,會優先錄用,以立國際創辦人陳聖凱公開招募學運學生,求才若渴。

太陽花學運掀起了台灣社會關於兩岸服貿協議利弊的大討論,服貿不僅為少數財團利益而犧牲多數中小企業,而且建築和電信等領域對大陸的開放衍生政治上的惡果。尤其是將會傷害到新聞和言論自由及思想多元性,傳播、出版、文化界人士上千人連署反服貿。

殷鑒不遠,看看蒙塵的東方之珠,香港多間銀行被中資收購,滲透影響高層決策。紅二代赴港洗錢、買房,炒得房價空前暴漲,除了和中共有密切關係的大企業外,一般人沒有受益反而生活越來越困難。港產片為通過大陸審查而犧牲創作空間,受意識形態限制不得不改動情節。

「共產黨沒有變,還是披著羊皮的狼」,是學運中最警醒人心的標語。據悉,大陸受害台商十年二萬八千宗,獲救僅十五宗,但沒有一宗公平解決,加害者及公檢法共犯機構沒有一個受到懲罰。台商沈柏勝十八年都討不回公道,到天安門剖腹自殺未遂。

一個喪盡天良地用活摘器官牟取暴利、殘殺信仰真善忍民眾的獨裁極權,還有甚麼底線呢?把大好山河糟蹋得污染嚴重,連呼吸個新鮮空氣,喝個乾淨水都是奢求。地溝油、毒奶粉、黃浦江漂死豬、癌症村超過400個。「再造一個輝煌的漢疆和唐土」,也不能跟魔鬼——亂我華夏的毒源禍根聯手!

其實,台灣最寶貴的是人文環境,不僅保有尚存的中華傳統文化,而且有歐風美雨的吹拂浸潤,在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上位居華人社會之首。這美麗的寶島孕育造就了多少英才俊傑、文人、藝術明星啊!

鄧麗君就是最為傳奇的台灣品牌,她清甜圓潤的歌聲不費一兵一卒就征服了文革夢魘後的大陸人,經過殘酷的政治廝殺和紅歌語錄洗腦,人們驚訝地發現溫婉玲瓏、柔情萬千的鄧麗君才是真正的女人。「六•四」學運慘遭屠戮後,鄧麗君堅決不去大陸演出,其毫不媚共的風骨、高潔的品格,贏得兩岸三地、海外華人的敬佩。

在年少時的80年代,我曾受惠於台灣文學的滋養。瓊瑤、三毛、席慕蓉、張曉風、林海音、白先勇、余光中、蘇偉貞、廖輝英、朱天文、林清玄、瓊虹……台灣文學也成為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在我印象中,最能代表台灣的是三部片子。侯孝賢《戀戀風塵》的鄉情淳樸;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原住民的野性勇猛;李安《臥虎藏龍》的飄逸,雖是合拍,但因為有李安領奧斯卡時一直感念的台灣,才有那種人文詩意。

台灣獨特的存在價值,是有其使命安排和歷史意義的。守護台灣,捍衛核心價值,有青年學子和社會良心在,可以撐起一片天,島嶼天光——台灣的希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