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華:台灣反服貿 護民主

【大紀元2014年04月21日訊】導語:單一政黨同時控制立法多數和行政權,並在其政黨內部實行列寧式黨紀處分,刻意消弭立法對行政的制衡功能,是馬江政府強推服貿過程中,對台灣民主制度造成的最根本的危害。

抗議兩岸服務業貿易協定黑箱作業規避民主監督,台灣學生三月十八日佔領立法院,爆發自二十四年前野百合學運終結萬年國代加速台灣民主化進程以來,最大規模的太陽花學運。三月三十日,數十萬黑衫抗議者聚集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聲勢浩大,引致西方主流媒體多次大幅報導。反觀主政的國民黨籍總統馬英九和閣揆江宜樺,卻始終無意檢討原有立場,並在民眾示威高潮暫退時期,多方反擊。兩造僵持,直指民主體制的核心原則。台灣民主正在遭遇憲政危機的嚴重考驗。

學運的動員能量

這次學運持續時間之長,動員能量之大,遠遠超出所有資深政界人士的預料。在野民進黨大佬紛紛到現場聲援,但也只能甘居外圍。即使學運在四月初略現疲憊,攻擊謠諑紛起,仍有50%以上民眾支持學生佔領立院。如此強大的動員能量,來自何處?社運人士指出,台灣追求貿易自由化,結果得益的只是大資本,十六年來勞工實質薪資不升反降,大學生或面臨畢業即失業,或被迫進入低薪無保障的派遣工行列,前景黯淡的年青人早已不滿。張鐵志將學運動機提升到精神層面,精彩分析了學生群體後物質主義的代際特徵:他們崇尚個體和自由,卻遭遇疑團重重的服貿協議,不得不起而捍衛自己的生活價值。陳嘉映更強調了其中的政治自覺,認為這是國民主權的實踐,是參與式民主憲政的實質開端。

在這些多層面的學運動機之外,還應該記住,馬江政府的強悍獨霸行徑,以及海峽對岸持續的傲慢反應,都是令民眾警覺的重要原因。媒體追蹤學運即時發展的同時,常常忽略掩沒了這些線索的相關性。馬英九兩年前連任執政後,很快甩掉了以往無能好人的形象,成為自私冷漠執拗的代名詞。護衛第四核電廠續建的奧步公投,顯示出他無視參與性民主政治,有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一面。幾位得力幕僚,先後陷入巨額貪腐案,他除了與這些人切割,沒有任何實質反省,面對公眾也完全沒有要承擔責任的表示。馬英九當面「謝謝指教」,之後毫無作為,已經使這句漢語謙辭變味,成為逃避責任的諷刺性標識。更有甚者,苗栗縣長劉政鴻大埔徵地強拆,江宜樺任內政部長時曾參與協商,但事件重燃時卻迴避當年承諾,而且馬江等人還專門向劉政鴻示好,換取劉在去年年底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支持。

馬英九顢頇執拗,大陸反響同樣火上澆油。在一系列外交事項上,中共政權目前都奉行一種放縱民間逞狂,但正式場合發言中庸,同時配以暗室交易的多端反應方式。與台灣的服貿協議也不例外。重啟商務協議談判,可能曠日持久,但在國際經濟體之間,極為常見。太陽花學運提出「退回服貿」的要求,北京官方並沒有正式宣佈絕對關閉重啟談判的大門,而是任由各種媒體出頭,既論證不可行,也攻擊台灣學運,甚至即時封殺支持學運的港台藝人。服貿還沒通過,就能訴諸民族主義民粹,以觀點不同為由,撕毀公司間的商務合同──如若包含出版、印刷、娛樂業的服貿原樣通過,情況將會如何,看在學運支持者眼裏,能不預感「老大哥」的降臨?

憲政危機

北京並未關死重啟談判的大門,馬英九及其幕僚應當心知肚明。但出於政治考量,馬江政府卻絕不鬆口,在巨大社會壓力下,雖然同意可以由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重新逐條審查,但同時拒絕說明,如果審查結果造成文字改動,政府將如何應對。事實上,即使服貿屬於ECFA的跟進項目,ECFA也沒有硬性規定後續協議應如何確定條款,又必須在何時簽定。台灣經濟也並非瀕臨崩潰,無法承受重啟談判,必須由馬江政府硬推服貿過關來拯救。何況,據學者考證,當代經濟體間貿易談判,一般都是先開放貨物貿易,後開放服務業。服務業目前佔台灣經濟總量高達70%,這樣關係國計民生的重大決策,本來就應該有周詳論證,嚴密把關。

可是,服貿協議去年六月底在上海簽署時,國民黨立委都還被蒙在鼓裡,各部會的評估報告還沒有完成。這樣黑箱操作的簽署引起反彈,立法院才決定補辦公聽會。與此同時,台灣和紐西蘭正式簽署雙邊經濟合作協定,並於年底獲立法院通過生效,是台灣首次與非邦交的發達國家訂立經合關係。台紐談判兩年期間,多次發佈新聞,為甚麼和大陸談判就必須黑箱?比照台紐協定,不但貨貿、服貿分別有相關章節,而且勞工、環境、原住民、爭議處理,都有專章規定,而兩岸服貿卻留存許多語焉不詳之處。

在社會壓力下,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通過立院黨團協商,將公聽會從原定兩場增加到20場。缺乏公開透明的黨團協商機制頗有可議之處,但這顯然阻礙了馬江讓服貿迅速過關的計劃。接下來,總統府八月底談論起「馬習會」可能,九月份即發生圍繞司法關說和竊聽國會的馬王政爭。國民黨祭出黨紀開除王金平,力求一步到位解除他院長職務的企圖過於明顯,結果,馬英九搶佔道德高地的聲色俱厲,非但沒有贏取社會同情,反而增長了民眾在大舉聲援洪仲丘案之後,對政治權鬥的厭惡和對馬江政府虛偽冷漠的認知。馬英九民調認可度下滑到9%,他卻自顧我行我素,在去年十一月舉行的國民黨全代會上,違背當年競選諾言,再次兼任黨主席。

很清楚,這一舉措的目標,是以黨紀要挾黨籍立委,保證國民黨佔多數席位的立法院可以牢牢控制在總統府手中,行政意志可以不受阻礙地通過立法程序。據傳,國民黨立院黨鞭林鴻池曾受到馬英九直接壓力,一定要讓服貿過關,否則將拿他是問。不少人原本就是藉助國民黨力量選上立委,如果得罪馬英九,下一次可能就輪不到提名,直接影響個人政治生命。這是國民黨黨團立院行為的重要根源。這也是馬英九不可能對重啟服貿談判鬆口的考量之一:如果黨籍立委不遵從他的指示,自行決定審查和投票立場,作為低民調的總統,他就必須直接面對社會,到時恐怕除了辭職謝罪,別無他路。

護憲護民主

單一政黨同時控制立法多數和行政權,並在其政黨內部實行列寧式黨紀處分,刻意消弭立法對行政的制衡功能,是馬江政府強推服貿過程中,對台灣民主制度造成的最根本的危害。太陽花學運,不僅反對服貿直接過關,也在第一時間就要求馬英九到立院道歉,正是基於這一認識。經過幾個星期的堅持,學運民間逐漸形成「先立法,再審查」的思路,即,先通過監督性質的「兩岸協定締結條例」立法,再循此一新法所規定的根本原則和程序,逐條審查服貿協議,並以審查結果具優先權,決定是否要重開談判。一時間,黨派府院各方行動,出現了九個版本的條例草案。學運核心組織「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製作的流程說明圖文裏,明確針對「行政權、立法權繼續被單一政黨以反民主的方式所壟斷」,提出,條例必須建立在五大原則之上:「公民能參與」,「資訊要公開」,「人權有保障」,「政府有義務」,與「國會能監督」。

但是,馬江政府迄今只同意重新逐條審議服貿,拒絕先立法,也拒絕承諾審議不過時重啟談判。有趣的是,沈默多日的王金平,於此時忽然大動作宣讀聲明,以立法院長身份宣佈將依先立法後審議步驟重開議院,併進入議場慰問抗議學生,勸慰他們離場返校。

這對國民黨是一次突然襲擊,錯愕震驚之餘,立院黨團再次聲明,這不代表國民黨,國民黨仍堅持兩案併行,立即開始重審服貿。耐人尋味的是,尋求年底縣市長選舉連任的臺北市長郝龍斌和台中市長胡志強,也一併公開表示,支持王院長出面,先立法再審查,讓國會早日回歸秩序。這是國民黨內馬英九難以完全控制的實力明星,反襯出黨籍立委順從馬意的委屈不堪,也更明確顯示這次學運護憲護民主的重大意義和影響。

——原載《動向》雜誌2014年4月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