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华:台湾反服贸 护民主

【大纪元2014年04月21日讯】导语:单一政党同时控制立法多数和行政权,并在其政党内部实行列宁式党纪处分,刻意消弭立法对行政的制衡功能,是马江政府强推服贸过程中,对台湾民主制度造成的最根本的危害。


抗议两岸服务业贸易协定黑箱作业规避民主监督,台湾学生三月十八日占领立法院,爆发自二十四年前野百合学运终结万年国代加速台湾民主化进程以来,最大规模的太阳花学运。三月三十日,数十万黑衫抗议者聚集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声势浩大,引致西方主流媒体多次大幅报导。反观主政的国民党籍总统马英九和阁揆江宜桦,却始终无意检讨原有立场,并在民众示威高潮暂退时期,多方反击。两造僵持,直指民主体制的核心原则。台湾民主正在遭遇宪政危机的严重考验。

学运的动员能量

这次学运持续时间之长,动员能量之大,远远超出所有资深政界人士的预料。在野民进党大佬纷纷到现场声援,但也只能甘居外围。即使学运在四月初略现疲惫,攻击谣诼纷起,仍有50%以上民众支持学生占领立院。如此强大的动员能量,来自何处?社运人士指出,台湾追求贸易自由化,结果得益的只是大资本,十六年来劳工实质薪资不升反降,大学生或面临毕业即失业,或被迫进入低薪无保障的派遣工行列,前景黯淡的年青人早已不满。张铁志将学运动机提升到精神层面,精彩分析了学生群体后物质主义的代际特征:他们崇尚个体和自由,却遭遇疑团重重的服贸协议,不得不起而捍卫自己的生活价值。陈嘉映更强调了其中的政治自觉,认为这是国民主权的实践,是参与式民主宪政的实质开端。

在这些多层面的学运动机之外,还应该记住,马江政府的强悍独霸行径,以及海峡对岸持续的傲慢反应,都是令民众警觉的重要原因。媒体追踪学运即时发展的同时,常常忽略掩没了这些线索的相关性。马英九两年前连任执政后,很快甩掉了以往无能好人的形象,成为自私冷漠执拗的代名词。护卫第四核电厂续建的奥步公投,显示出他无视参与性民主政治,有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一面。几位得力幕僚,先后陷入巨额贪腐案,他除了与这些人切割,没有任何实质反省,面对公众也完全没有要承担责任的表示。马英九当面“谢谢指教”,之后毫无作为,已经使这句汉语谦辞变味,成为逃避责任的讽刺性标识。更有甚者,苗栗县长刘政鸿大埔征地强拆,江宜桦任内政部长时曾参与协商,但事件重燃时却回避当年承诺,而且马江等人还专门向刘政鸿示好,换取刘在去年年底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支持。

马英九颟顸执拗,大陆反响同样火上浇油。在一系列外交事项上,中共政权目前都奉行一种放纵民间逞狂,但正式场合发言中庸,同时配以暗室交易的多端反应方式。与台湾的服贸协议也不例外。重启商务协议谈判,可能旷日持久,但在国际经济体之间,极为常见。太阳花学运提出“退回服贸”的要求,北京官方并没有正式宣布绝对关闭重启谈判的大门,而是任由各种媒体出头,既论证不可行,也攻击台湾学运,甚至即时封杀支持学运的港台艺人。服贸还没通过,就能诉诸民族主义民粹,以观点不同为由,撕毁公司间的商务合同──如若包含出版、印刷、娱乐业的服贸原样通过,情况将会如何,看在学运支持者眼里,能不预感“老大哥”的降临?

宪政危机

北京并未关死重启谈判的大门,马英九及其幕僚应当心知肚明。但出于政治考量,马江政府却绝不松口,在巨大社会压力下,虽然同意可以由立法院内政委员会重新逐条审查,但同时拒绝说明,如果审查结果造成文字改动,政府将如何应对。事实上,即使服贸属于ECFA的跟进项目,ECFA也没有硬性规定后续协议应如何确定条款,又必须在何时签定。台湾经济也并非濒临崩溃,无法承受重启谈判,必须由马江政府硬推服贸过关来拯救。何况,据学者考证,当代经济体间贸易谈判,一般都是先开放货物贸易,后开放服务业。服务业目前占台湾经济总量高达70%,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决策,本来就应该有周详论证,严密把关。

可是,服贸协议去年六月底在上海签署时,国民党立委都还被蒙在鼓里,各部会的评估报告还没有完成。这样黑箱操作的签署引起反弹,立法院才决定补办公听会。与此同时,台湾和新西兰正式签署双边经济合作协定,并于年底获立法院通过生效,是台湾首次与非邦交的发达国家订立经合关系。台纽谈判两年期间,多次发布新闻,为什么和大陆谈判就必须黑箱?比照台纽协定,不但货贸、服贸分别有相关章节,而且劳工、环境、原住民、争议处理,都有专章规定,而两岸服贸却留存许多语焉不详之处。

在社会压力下,立法院院长王金平通过立院党团协商,将公听会从原定两场增加到20场。缺乏公开透明的党团协商机制颇有可议之处,但这显然阻碍了马江让服贸迅速过关的计划。接下来,总统府八月底谈论起“马习会”可能,九月份即发生围绕司法关说和窃听国会的马王政争。国民党祭出党纪开除王金平,力求一步到位解除他院长职务的企图过于明显,结果,马英九抢占道德高地的声色俱厉,非但没有赢取社会同情,反而增长了民众在大举声援洪仲丘案之后,对政治权斗的厌恶和对马江政府虚伪冷漠的认知。马英九民调认可度下滑到9%,他却自顾我行我素,在去年十一月举行的国民党全代会上,违背当年竞选诺言,再次兼任党主席。

很清楚,这一举措的目标,是以党纪要挟党籍立委,保证国民党占多数席位的立法院可以牢牢控制在总统府手中,行政意志可以不受阻碍地通过立法程序。据传,国民党立院党鞭林鸿池曾受到马英九直接压力,一定要让服贸过关,否则将拿他是问。不少人原本就是借助国民党力量选上立委,如果得罪马英九,下一次可能就轮不到提名,直接影响个人政治生命。这是国民党党团立院行为的重要根源。这也是马英九不可能对重启服贸谈判松口的考量之一:如果党籍立委不遵从他的指示,自行决定审查和投票立场,作为低民调的总统,他就必须直接面对社会,到时恐怕除了辞职谢罪,别无他路。

护宪护民主

单一政党同时控制立法多数和行政权,并在其政党内部实行列宁式党纪处分,刻意消弭立法对行政的制衡功能,是马江政府强推服贸过程中,对台湾民主制度造成的最根本的危害。太阳花学运,不仅反对服贸直接过关,也在第一时间就要求马英九到立院道歉,正是基于这一认识。经过几个星期的坚持,学运民间逐渐形成“先立法,再审查”的思路,即,先通过监督性质的“两岸协定缔结条例”立法,再循此一新法所规定的根本原则和程序,逐条审查服贸协议,并以审查结果具优先权,决定是否要重开谈判。一时间,党派府院各方行动,出现了九个版本的条例草案。学运核心组织“黑色岛国青年阵线”制作的流程说明图文里,明确针对“行政权、立法权继续被单一政党以反民主的方式所垄断”,提出,条例必须建立在五大原则之上:“公民能参与”,“资讯要公开”,“人权有保障”,“政府有义务”,与“国会能监督”。

但是,马江政府迄今只同意重新逐条审议服贸,拒绝先立法,也拒绝承诺审议不过时重启谈判。有趣的是,沉默多日的王金平,于此时忽然大动作宣读声明,以立法院长身份宣布将依先立法后审议步骤重开议院,并进入议场慰问抗议学生,劝慰他们离场返校。

这对国民党是一次突然袭击,错愕震惊之余,立院党团再次声明,这不代表国民党,国民党仍坚持两案并行,立即开始重审服贸。耐人寻味的是,寻求年底县市长选举连任的台北市长郝龙斌和台中市长胡志强,也一并公开表示,支持王院长出面,先立法再审查,让国会早日回归秩序。这是国民党内马英九难以完全控制的实力明星,反衬出党籍立委顺从马意的委屈不堪,也更明确显示这次学运护宪护民主的重大意义和影响。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4月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