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平: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大纪元2014年04月19日讯】台湾反“服贸”学生进住立法院,50万人上街支持,引起世界关注。学生的敏锐和勇气得到世界的赞许和支持。学生的和平理性和韧性,取得了圆满的结果,立法院答应了学生的正当要求——先立法后审服贸,学生和平退出立法院。
两岸服贸协议,那是马英九总统受骗上当,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里了,学生在救他,在救中华民国。

表面来看,在协议中台湾占了很大的便宜,大陆开放80项台湾只开放60项,台湾可以凭资金、技术、管理的优势赚得盘满钵满。

大陆也在宣传要买回台湾,那么中共真的要通过经济买回台湾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也无可厚非。其实中共哪有那么好心肠!

马总统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中共不是一个正常的党派,它是流氓中的流氓。它的任何承诺都是不可信的,说是80项,只要中共愿意,它可以连一项都无法实施。历史的教训还少吗?

中共出卖的土地超过台湾面积的多少倍,中共根本不是迫切需要台湾的那点土地。而台湾的人民经历了正常的民主生活,民主意识深入骨髓,这是中共最恐惧甚至要消灭的,中共在大陆掌权后搞的“镇压反革命”和“反右”就是消灭这种人的。中共难道还会笨到要请2300万民主人士回来闹民主革命吗?这些民主人士回来还会启发大陆人民的民主意识。

那为中共什么还要统一台湾呢?

早就听说过,中共有三怕:死了的孙中山和蒋介石、没出息的国民党、偏安了的中华民国。

中共在大陆掌权后,控制媒体,篡改历史,编造谎言,污蔑蒋介石在峨嵋山等桃子摘不抗日、“四大家族”贪污国家财产、国民党反动派,污蔑中华民国是什么“万恶的旧社会”。看看中共的教科书、电影和电视,每一个都是这样骂的,从它掌权一直到今天。

现在由于网络的发展、人民的觉悟,中共要完全封闭人民已经不可能。蒋介石和国民党对中华民族的巨大贡献,渐渐被中国人所了解,民主社会的美好渐渐为人们所接受,中共对大陆人民的巨大谎言在解体,并对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产生质疑,这就造成中共的巨大危机。国民党不除、民国不灭,中共就灭亡,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中共很怕,由怕生恨!消灭中华民国,它才能高枕无忧。

由此可见,中共统一台湾的真正目的是:整垮台湾、收编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民主的民国)。

中共武力有限,只能假装用经济手段,反正如果真的花钱花的也是中国人的钱又不是中共的。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中都有中共的代言人。国民党的丘X能暴出阿扁的许多料,会不会是阿扁身边的中共间谍通过北京提供的?民进党与中共联系更多,更像中共的外围组织,成立之初的元老级党员很多都有与中共的某些关系。台湾无论是统一或者是独立,对中共来说都是的喜信,别看它天天喊统一,台湾独立更是它的最高追求,既消灭了中华民国,断了大陆人民的希望,又去掉2300万民主人士,还可以用动武来恐吓台湾,何乐而不为呢?

中共通过操作统独对立,分裂台湾的族群,让台湾人民内斗不断,使它有可趁之机。中共暗中支持民进党搞分裂,让不想台湾独立的国民党狂奔中共怀抱。类似的手法,中共历史上多次使用,获利丰厚。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把国民党划分为左右两派,挑逗互相斗争。抗战时,种鸦片、勾日本、污蔑蒋介石为顽固派、污蔑顽固派就是投降派。内战时,挑拨地方派与中央对立……

历史的经验告诉了我们:中共的任何承诺都不能信,它是流氓中的流氓,说它是流氓,那是对流氓的污辱。这里提供几段历史让马总统及国民党大佬们回味回味:

七七事变后,中共想让国民政府收编,向政府承诺:不没收地主土地(即不搞阶级斗争)和不在国军中发展地下组织。“不搞阶级斗争”:实际中共向它们的党员和群众讲,蒋介石是顽固派,代表着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利益,顽固派就是投降派(可查《毛泽东选集》)。这不就是搞阶级斗争吗?这不是有利日本人吗?“不在国军中发展地下组织”:后来在内战中起重要作用的间谍,许多正是抗日时安插入国军的。而且共军的间谍在抗战中很少出力,等待真正抗日的国军将领战死,他们就升上来掌握军权,这就是中共的“长期隐蔽,等待时机”计策,中共的这一著,把中华民族推向绝境。中共用承诺套住了国民党。所以中共的承诺是假承诺,它越信誓旦旦地承诺什么,越要小心什么。

重庆谈判,毛出发前,对共军的干部说“你们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不要担心我在重庆的安全问题。你们打得越好,我越安全”。这不就是发动内战吗?谈判期间,中共发动上党战役,消灭已经从日军手中接收了上党地区的国军3万多人。一边发动内战,一边和平谈判,骗人嘛。

重庆谈判签署双十协定,是国家民主化内容,主要是四化“政治民主化、言论自由化、政党平等化、军队国家化”,还有信仰自由化等等。中共签字完,墨迹未干,转过身来就杀地主抢财产,搞残暴血腥的土改,难道双十协定有血腥土改内容?双十协定签字的第三天,中共中央下达文件(注1)要求继续扩军。双十协定中共根本就不考虑过遵守,而国民党却信以为真并大裁军,中共用双十协定套住了国民党。

1949年国共和谈,其实是中共的缓兵之计,争取时间造木船。谈判是有意拖延时间,中共和它的地下党张治中准备了一份国民党投降书,共军准备好了马上公布,共军立刻过江,配合默契。试想如果没有和谈,国军的飞机向藏于芦苇里的共军和他们的木船投燃烧弹,共军比曹操还惨。如果当时过不了江,永远都过不了长江,因为马克思理论与经济发展规律是相违背的,朝鲜与韩国,东德与西德就是证明。江南的环境气候又比江北好,人口又比江北多,中国人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又少,中共拿什么拼?等江北的中共搞完土改、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反胡风、反胡适、大跃进、人民公社、城市工商业改造、反右、大炼钢、反瞒产、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批林批孔、评法批儒、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学大庆学大寨、反击右倾翻案风这些运动,还没等到改革开放,江南的中华民国已经是世界强国了。这时请江北的共军过江,他们拿枪去换茶叶蛋吃了。现在的韩国打朝鲜,不用子弹,用鸡蛋都能打赢。东德是社会主义中经济搞得最好的,还一夜覆灭,其他的社会主义就不用说了。毛泽东这么胡来,中共的江北可能比朝鲜还惨,朝鲜还没那么多运动呢!有江南的对比存在,江北的人民全民反共,不用江南出兵,中共就在人民的反抗中覆灭,和东德一样。

国共合作史可以简单总结为:第一次国共合作,中共附体国民党,得以发展壮大,并破坏后方阻挠北伐。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共得以躲在敌后发展,并勾结日寇破坏抗战。重庆谈判,骗得国民政府大裁军,中共得以从容扩军并发动内战。1949年国共和谈,中共麻痺人心赢得时间,最终得以轻易过长江。

国共谈判,每次国民党都是真心的,而共产党都带着阴谋诡计去的,每次国民党都被骗,每次国民党都失败。所以说国民党不是被打败的,是被谈败的。书呆子与流氓谈判,结果可知。

电视上看见马英九总统说,如果服贸协定被否决,“人家会说我们不守信用。”这句话听起来更像马总统脑袋碰到地面的叩头声。马总统想过没有,每次谈判,“人家”哪次守过信用?马主席不至于连自己党的历史都不知道吧?中华民国总统不至于连中华民国的历史都不知道吧?如果这样,马总统就会误党灭国。马总统是糊涂还是有意所为?马总统既然这么害怕“人家”不高兴,降共好了嘛,何必谈判呢?只要还没投降,“人家”就会不断压迫你,不如一步到位,一了百了,长痛不如短痛。

这里想提醒马总统,投降也不会有好结果。傅作义带60万人投降,结果他多少部下被成了反革命?他多少士兵被朝鲜战争的绞肉机绞粹,他作为水利专家的弟弟被成了右派活活饿死在劳改农场,他的女儿也没有什么好结局,如果中共不是留他作招牌骗人,他连身免都难,右派这一关他就过不去。他说投降是为了保护北京古城不被破坏,中共占了北京,对北京的古建筑进行了彻底的破坏,远比战争惨烈和彻底,非常完整优美的古城墙被拆,北京城里的古庙古建筑大部被拆仅留标志性的建筑。一座曾经万国来朝之都、东方建筑的宝典之地还没到文革就这样被支离破碎,更惨的文革和破四旧还在后头。

对于个人来说,说过一次中共不愿听的话,中共永远记住,那些民主人士不懂得这一点,所以死得很难看。张东荪、储安平就是很好的例子,胡适逃台湾才得以善终,留在大陆比上面两位还惨。现在终于明白,中共出于对民主的仇恨,骗这些民主人士留下来,就是为了收拾他们。在民国时代,民主人士天天骂国民政府、骂国民党、骂蒋介石,说不民主太独裁,一点也没事,越骂越精神,越骂越健康。在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里,哪个民主人士骂过新政府,骂中共和毛,提意见也要先喊万岁才提,就算这样,哪一个又躲过了呢?听说傅作义和他的女儿后悔了,何只他,多少民主人士悔恨终身、自罪度日!马总统对于“6-四”说过什么话,“人家”不会忘记的。2300万民主人士归国,肯定比大陆普通人惨,到时中共给你们“刮骨疗毒”,你们就知道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滋味了。哈!哈!哈!

据台湾的“台商在大陆受害者协会”统计,过去十年有28000多家台商(公司和个人)在大陆受到伤害:不公平地被人家吃掉、被人家损害,最后搞得很惨,甚至有些人的安全都受到威胁。该协会理事长表示,签服贸协议等于“让一些台商到大陆送死”,他认为,掠夺台商企业是中共的国家政策,赴陆投资的台商仅不到三分之一赚钱。中共一边高唱“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一边这样整,中共巴结拉拢台湾时期尚且如此,当想整的时候又如何呢?那就不只是血本无归了。台商林志升为求生命的安全,放弃了在大陆1亿5千万元人民币的资产,逃亡3千公里,最后偷渡回台湾。马总统何不看看他写的亲身经历,体验体验在荒唐社会里被陷害、被关、被整、被诈和逃亡、偷渡的滋味。林志升能逃回台湾已是万幸。

中共是谁都骗的,骗工人说:“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是领导阶级。”结果工人长期低工资低劳保生活困苦,失业就说下岗。骗农民说:“没有农民就没有革命”、“我们是工农联盟的政权”。结果农民成了二等公民。骗民主人士说:“互相监督”、“长期共存,肝胆相照。”结果多少民主人士肝胆俱裂,照亮黄泉路。把城市青年移民到农村,解决城市失业问题,就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后面再加一句“一辈子扎根农村”。

中共信誓旦旦香港五十年不变,还没几年,就要制定第23条恶法管制香港人。香港已经从英国殖民地变成中共太子党的移民地,已经成为世界最佳洗钱良港。中共加入WTO时与国际社会签下许诺,要全面开放银行、电信、保险、金融、电影、基建、房地产等,竟然没有一项兑现。

哪个不被骗过,中共的许诺能相信吗?

中共还敢号称三个呆婊:始终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始终代表着人民的利益…。就是说大跃进、大炼钢、大饥荒、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等等所有的运动都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和人民的利益。中共这种话都敢说出来,可见中共无耻到什么地步!

现在是不是变好了呢?胡锦涛要求,私营企业也要有党组织,要求村长兼任村党支部书记,实际是要求村党支部书记兼任村长,这是最阴的一招。胡时代的网络控制比江时代严。

习近平如何呢?表面要改革,自任许多改革小组长。但是他每次开完会后都会收紧媒体,打击自由言论者,什么嫖妓招数都用。现在连辩护的律师都抓起来不少。习近平对网络的控制远超过胡锦涛时代,这是向哪走啊?还能信他吗?其实人民日报天天造谣,职业性造谣,从来没有抓过。习走的是一条背离民主更加独裁的道路。现在习说中国不适合多党制,那就是说,中共绝不会走民主道路。没有民主哪还有出版自由吗?和台湾签出版服务协议,这不是明摆着骗吗?国民党还傻乎乎的信。

这次服贸,学者们只看到协议条款中的陷阱,还没有看到没有陷阱的陷阱,就是什么条款都是好好的,但是中共不执行或者反执行,就是说中共真谈判假执行。例如重庆谈判,中共认认真真地谈判,根本就不考虑执行。在双十协定的第三天,中共发了一个文件《中央关于双十协定后我党任务与方针的指示》,其第(三)条:解放区军队一枪一弹均必须保持,这是确定不移的原则。在谈判中,我方提出四十三个师,是对彼方现有二百六十三个师的七分之一。后来彼方提出编整国防军计划拟编一百二十个师,故我方答应到那时可以编为二十个师,也是七分之一。……即将来实行编整时,我方亦自有办法达到一枪一弹均须保存之目的。过去中央指示各地扩大军队整地主力计划,继续执行不变。国民党看清楚了吧,中共从来不想缩减军队,绝不减少一枪一弹,中共在20个师的名额上纠缠,只是骗国民政府裁军而已。让国民政府认为中共真的想和平,只是想多保存军力而已。而中共趁和平谈判的烟雾弹派军队狂抢地盘积累内战资本,消灭敢于抵抗的日军和国军,并与苏联合谋抢占东北。在双十协定的第三天就下发这个文件,说明在签字前就定好的,签协定只是在骗人,这就是真谈判假执行,因为中共的最终目的是用枪杆子打败国民政府,让它自己上台的,重庆谈判只是烟雾弹。国民党不懂这一点,最后吃亏。没有重庆谈判,根本就没有中共后来的胜利。现在是国共内战的延续,中共的目的和重庆谈判时一样:打败国民党,消灭中华民国。所以服贸只是策略而已。

这次学者们看出了协议条款中的陷阱,说明中共已经朝中无人了,在小处翻船,不像当年的双十协定签得那么漂亮,就是反执行,WTO签得那么漂亮,就是不执行。

其实中共也没有那么好心买回台湾,而是搞乱台湾,吸乾台湾。因为民主是中共独裁的天敌,无论是民主制度还是赞同民主制度的人,都是中共的天敌,中共必须灭之而后快。

大陆没有国营企业只有党营企业,里面都有党的组织在操控,为党的利益服务,企业内部的干部级别与政府部门级别相对应。大陆的党营企业效率非常低,靠垄断才有暴利,有政府的支持和政策的独揽,可以耍流氓。中石化为了挤垮民营加油站,甚至它成品油的批发价比它自己加油站的零售价高,让民营加油站无法经营,多数被它挤垮,现在提高零售价获得暴利。在外国这属于不正当竞争,会被告发和处罚,但是被欺负的民营加油站,连吭都不敢吭。对这种尽搞阴谋诡计的党营企业,如何与它们公平竞争?这种类似的手法应用于台湾怎么办?当年娃哈哈集团想以50亿元进入加油站行业,最终打消念头,储油批发油不独立,进去就被挤死。

大陆的银行一开始都是部队的转业军官当管理人员,这种人文化水平低下,把部队的拉关系走后门习气带到银行,对银行的管理和运作起著不良作用。银行里面管理很乱,甚至有几十年都消不了的帐,根本就不是现代化金融体系的运作方式。这些年有多少银行高级管理人员被判刑,没有一个贪污少于一亿的。这样的银行在国外早已倒闭。而在大陆,这种银行几乎是政府的派出机构,成为政权的一部份,政府强力支撑它不倒,给它政策,银行甚至出现暴利,全是垄断获得的。现在又出现银行可以自己收购自己的不良资产(坏帐),这是一项非常自肥的行为,把亏损转嫁给储户,还可能让贪污合法化。这种金融业跑到台湾后,作为中共的派出机构,凭著资金优势可以搞乱和挤垮台湾的银行,根本就不会增强台湾竞争力。记住中共与台湾打交道根本就没有纯经济的行为。金融服务协议,后果很严重。

无论号称国企或者真的党企,企业中的党书记,只懂得马列,却以为懂得了宇宙真理,无所事事而又无所不管,造成瞎指挥,并用前途利益引诱员工入党,是地地道道的老鼠会。什么好事都是党员优先,党员是提拔干部的条件,造成企业内部员工之间的不公平,最终危害企业文化和凝聚力,导致企业效率奇低和人才流失。所谓改革开放就是针对这种企业的。许多在这种企业中工作的人,对这种老鼠会现象深恶痛绝,且看不起党员,觉得他们为了利益而入党,人品有问题。大型企业中这种现象最为突出,而中共为了保住党的根子,保护了这种大型企业,给它们政策让它们垄断,使这种企业获得暴利。以成品油市场为例,如果成品油批发企业从中石油中石化分离,民资进入加油站,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将出现全线亏损。金融、电信、传媒等领域也是如此,如果允许外资、港澳台资、民资进入,中国的银行业、电信业、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将是遍地亏损、倒闭。现在大陆的企业效率奇低而利润奇高,全靠垄断。所以大陆的企业不是正常的企业,与自由经济风牛马不相及。这种企业进入台湾,将对台湾本土的企业会产生非常大的负作用。

在大陆,企业(特别是服务企业)主要精力不是用在经营管理和提高技术上,而是用在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上,这种企业来到台湾,必然对台湾的整个社会风气造成不良冲击,使台湾本土企业丧失公平竞争的环境和心态,使台湾企业整体效率低下行为扭曲,丧失与国际竞争的能力,最终使台湾的企业要么走不出国门,要么走出国门后传播黑厚文化,危害世界。这就是马总统所说的“提高台湾竞争力”!

媒体要进入大陆,却要遵守大陆的法律,当然这是世界惯例。但是中共的法律,是以马克思的阶级压迫理论(也就是人欺负人)为基础的法律,它违背了法律的公平与正义的根本原则,这在法律学上称为恶法,所以中共的法律是恶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恶法非法”,就是说恶法不是法律,不应该遵守。翻开中共的《宪法》,里面就有许多恶法条款,第1条就是恶法,虽然里面也有些冠冕堂皇的条款,如第35条言论自由,中共当政几十年了,什么时候有过这个自由?中共打算什么时候给人民这个自由,永远没有。除非中共想垮台,否则没有。有了这个自由,中共很快垮台,因为它的底大黑,它的理论太假,见光死,中共自称“伟光正”,其实它患的是“畏光症”。台湾人在大陆如果有出版自由,大陆几百本禁书,就挑几本出版,如《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延安日记》、《中共壮大之谜》、《毛泽东的私人医生》等,中共会让你出版?出版了也不给你发行,新华书店也是党企,能不为党的利益着想?现在大陆到处抗暴潮,中共让你的报纸刊登?除非中共想找台湾人回来送终。台湾人在大陆办媒体,中共会让你很快闭嘴,台湾人胆小,到时讲真话的勇气还不如《南方周未》和《炎黄春秋》。如果真要办下去,肯定是另一个《人民日报》,只能天天撒谎才能生存。所有的协议再漂亮也没有用,《宪法》的第1条就可以把它所有的不喜欢媒体关掉。出版服务协议最终结果是:大陆党营媒体占领台湾,中共编造的伪历史、马克思谬论和仇恨暴力哲学在台湾毒害民众,而台湾媒体在大陆无立锥之地。

一个被看成是敌人的政府,到对方没有言论自由的地盘里实行言论自由,既是与虎谋皮又是痴人说梦。中共的媒体在美国自由出版几十年了,美国的媒体进入了大陆市场了吗?默克多跑了多趟也无功而返,这就是前车之鉴。中共耍起流氓来,美国都没招,你台湾又可奈何?中共正是靠控制媒体才活到现在,放开媒体等于自杀,因为它的历史大黑,它的理论太假,见光死。

中共加入WTO时向国际社会许诺,要全面开放银行、电信、保险、金融、电影、基建、房地产等,竟然没有一项兑现。外国银行要进来,却让入股大陆的国有银行,表面上让国外银行持有大陆银行的股份,银行内部的一切运作不变,保持了党企的核心内容。用一块肥肉堵住了外国人的嘴,开了一个国际玩笑,国际上也没办法。

众所周知,现在大陆遍地贪官,小官大贪,大官大大贪,几乎达到无官不贪的地步。企业也是一样,前面提过银行高管很多被判刑,几乎贪污没有低于一亿的,连保险公司的管理员也有主动诈险的,我就知道有平保车险理赔员主动诈险。稍为有点权都要捞一把,一付末世纪的心态。古今中外找不到一点类似的例子。这样的企业这样的人群到台湾后会提升台湾竞争力?马总统真是说胡话啊!

总之,大陆的企业是最烂的,不是正常的自由经济机构。对台湾没有正的帮助,只有负的作用。大陆的企业还是党企,执行党的秘密任务,不会是纯粹的经济行为。中共的目的就是:整垮台湾、吸乾台湾,只有这样,才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才能体现中共自己告诉世人它是如何伟大的。

这样的服贸,不但使台湾的政治和安全上陷入危境,甚至也使台湾经济陷入灾难,根本就不是中共所说的“买回台湾”,而是吸乾台湾搞乱台湾。即使是两个不可能相互吞并的国家,在领土人口相差如此巨大的情况下,签这种协议也是大吃小的,小的会非常谨慎,哪像国民党的黑箱作业,硬行闯关。真是“盲党骑瞎马,夜半临深渊”啊。不是学生勇闯立法院,拉住瞎马,中华民族又一次面临万劫难复。以前听说,台湾有人呼吁“出卖台湾,买回大陆”。马总统是不是在这种理论指导下做的?其实出卖了台湾,绝对买不回大陆。出卖台湾,就是出卖了中国,就是出卖了中国人民,就是出卖了世界,那是罪恶滔天的行为,将来要被以叛国罪起诉的。

打交道,首先要看清楚你的对手是什么东西,是一个时刻要灭掉你的大流氓,所以要处处小心。要谈判,要看清细则中的陷阱,更要看清协议之外的陷阱,特别是不能让地下党作为谈判代表,当年国民党让地下党张治中当首席谈判代表,能不丧权辱国吗?有一条必需明白,流氓是欺软怕硬的,所以对付中共这个流氓尽管硬来就行了,向邪恶妥协就是助纣为虐,就是对正义的出卖。不要怕,全中国人民与你在一起,全世界人民与你在一起。这里也建议台湾当局邀请一些在海外的反共人士作为国策顾问,你们在平和正常的环境成长和生活,看不清中共的流氓手法,用辛灏年先生的话说,中共的谎言暴力,泡得我们火眼金睛浑身是胆。与中共打交道,我们最在行。护卫民主的中华民国是我们的共同心愿,你们不要自己独扛。

马总统与现在的国民党远不如蒋介石的智慧和勇敢。蒋介石仅凭一次的考察,便知共产党的邪性,何等智慧,并终身与之争斗,即使败走小岛也矢志反攻大陆拯救同胞,何等勇气。在五十年后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在共产党在全世界皆失败、共产党的暴行大部份被曝光之时,在全世界对共产党皆唾弃的之日,在几万起台商在大陆被伤害之后,在专家学者和学生甚至全民反对之下,号称揣民意顺民心以拯救大陆同胞为已任的中国国民党竟然做出这种惧共媚共之事,真令人匪夷所思,真是中了邪了。无论这次服贸结果如何,国民党的前程未来已经堪忧了。

更可笑的是,这次竟然出现了反反服贸,一位被通缉取保候审且有中共背景的黑社会头子带几百人反反服贸,这件事说明了几个问题,一、反反服贸的几百人与反服贸的50万人相比,相当1比1000,说明反服贸是台湾真正的全民共识,50万人中起码有不少国民党党员。二、国民党作为台湾最大的党而且是执政党,有108万党员,只有几百个可能被收买的贫困老人出来挺它最重要的政策,说明国民党完了,连它的党员都不支持它了。三、古人云: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就是说国家将要灭亡,必然有妖怪来帮忙,越帮忙妖气越重,国家就灭亡的越快。这次挺服贸只有黑社会出场,说明服贸彻底完了。有道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服贸将亡,必有流氓”。

服贸是彻底完了,马总统何不夹民意回马一枪,把中共撂于马下。马总统的支持率早就下跌到9%了,如果还一意孤行,国民党再次分裂就在眼前,甚至导致马总统被赶下台。

台商在大陆有那么多受到伤害,现行政府帮助过他们没有?没有。马总统吃了迷魂药了?没有监督机构,一切协议可能成为空文。我觉得台湾一定要成立协议监督机构,而且独立出来,只向国会负责不向政府负责,要具有比较广泛性,最好把“台商在大陆受害者协会”改成监督机构直接运作。

“服贸协议”不是不可以谈,而是一定要谈。主要谈出版协议的实施细则。马总统可以提出附则:鉴于大陆没有出版自由惯例,可先行在大陆试行两年,方可签定(或者执行)服贸协议。如果可以就出版几本禁书看看,赚钱兼灭共多好。把这个汤手的山芋抛给中共,让世人看到它的真面目。中共是签也死,不签也死。让服贸协议这个陷阱把中共陷进去,叫“挖阱自陷”。

世人有一个错觉:把中共当中国,中国那么大就是中共那么大。其实中共是站在中国人的对立面的,中共是中国人的死敌,它是专门迫害中国人的,它的历史、现在、将来都是在直接的迫害著中国人,并且夹中国以危害世界,它的维稳只是在保党并直接对中国人的施暴,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这种维稳理论,它的维稳费已经超过军费,可见它对中国人的施暴力度有多大,中国人是最直接的在反抗中共,如果可以用选票,中共早就被中国人选下台并且对它实施清算了。

请世人记住:中共不是中国!中共是中国人的死敌!

这里特别想转告怕事的台湾人、台湾的年轻人:不要把中共当中国,不要把讨厌中共变成讨厌中国,这正是中共所想要的,大陆人民才是最大的苦主,和平年代里我们被屠杀超过8000万人,几十年来,我们被浸泡在汗水泪水鲜血谎言暴力之中,多数人已迷失了本性。威胁台湾的是中共,中共不但威胁台湾,也威胁全世界。共产主义是人类的共同敌人,谁也不能置身事外,共产主义继续存在,人类就一天天走向灭亡。海峡两岸的未来只有两种结果可以选择:要么,中共灭亡,中华民国光复大陆;要么台湾沦陷,中华民国灭亡,跑得快的跑掉,跑得慢的和大陆人一起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当比牲口还不如的奴隶。

说大陆人牲口不如,有人说吹。狗有言论自由,大陆人有吗?猪有生仔自由,大陆人有吗?猪狗不用干活,大陆人纳税世界率奇高。看看那些地主、反革命、右派及他们的子女、被饿死的六千万农民、被抢劫财产的资本家、被坦克车压扁的青年学子、在收容所里的乞丐、被强征土地强拆房屋的农民和居民、在看守所和精神病院里被折磨的上访者和异见人士,哪一个如猪如狗啦?看看大陆的教科书,一直到今天还在向学生灌输伪历史、马克思谬论和仇恨暴力哲学,是多么扭曲和肮脏,对幼稚学子的毒害是多么深,这么毒,哪个猪狗愿意学?

这次国民党黑箱作业,还振振有词说为了保密。这不是军事谈判,有什么可保密?不公开老百姓怎么知道?怎么参与?怎么执行?你卖了选民怎么办?国民党还歪曲法律,说谈判是行政部门的事,不需要通过立法部门。肯定没有这种法律,就算真的如此,只能说明法律有漏洞,只能说明国民党没有犯法,不能证明国民党没有犯罪,它把中华民国推向非常危险的境地,这就是犯罪。难道国民党获得选民的信任和授权,就是为了钻法律的空子出卖选民的吗?

谈服贸协议,我看马总统不仅仅是为了台湾的经济,更可能是为了光复大陆,这当然是好事,光复大陆不仅是国民党的使命,更是大陆人民的企盼。但签这样的协议,最大的可能是台湾与大陆一起沉沦于中共的魔爪下。国民党目前没有那么大智慧和勇气,不统不独才是国民党现在唯一能做的。大陆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越维稳越不稳,现在到处抗暴潮,擦亮眼睛看看中共还能熬多久。邪不压正,共产主义一定灭亡,民主的民国一定能胜利。守住台湾,就能光复大陆,守住台湾,就是胜利,守住台湾,就能胜利。

其实打败中共很容易,送给马总统三个锦囊妙计,不费一兵一卒中共很快覆灭。

这次国民党全党上下一齐糊涂,九马齐喑,马总统一心一意向陷阱里狂奔,九牛拉不回,可能是中了中共的“国号”圈套。毛泽东生前就后悔改了国号(请看辛灏年演讲),说是他一辈子唯一的错事,邓小平还说“两岸和谈,国号都可以谈”,由此可见,就算不统一,中共也早就想盗用这个国号了。依我看,毛一辈子做了无数的坏事,只有这件事做对了,当然那是在斯大林命令下干的(斯大林说连国号都不敢改,还闹革命干什么?)。中共另立新国号,中共做的坏事就与中华民国没有关系了,保住了中华民国的圣洁。俄罗斯共和国灭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复了吗?法兰西共和国灭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复了吗?中华民国即使灭亡,也不能给中共盗用,我们不怕,多少年后必定光复。如果这个国号被中共盗用,就脏了,清算中共时,连这都得丢掉。

人民共和国这种国号本来就不伦不类,共和国已经包涵人民或者公民了,再加上人民二字岂不多余和冲突?人民是有阶级性的,不适合用于以公民为自然人基本身份的国度。目前大陆只有居民身份证没有人民身份证,也没有国民身份证。中共的许多罪行都是以人民的名义做出来的。(本人有专门文章讨论国号)。

所以如果与中共政治谈判,不谈国号(拖而不谈),只谈民主的实质内容,坚决以双十协定为样本,不谈一国两制,国号要两岸公开辩论后再定。借用一位名人的话:“先民主,后统一,真繁荣”!

中国国民党已经为中华民族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历史上有你们辉煌的业绩:你们推翻了腐败懦弱的满清王朝,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打败了分裂内耗无能的北洋政府,建立起中国人的民主和繁荣;领导积弱且分裂的中国打败了军事强国日本;与中共流氓邪+党苦斗了几十年。千万不要临老糊涂自污晚节,走一条惧共媚共降共之路,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将中华民族的未来断送。

马总统还记得这段话吧,“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之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迷途羔马,行之已远。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悬崖勒马,当是时也。回马一枪,王业必成。

希望将来不会听到有人对国民党唱那首古老的民谣:
“哥哥你不成才,卖了良心才回来”……

金剑平
2014年4月19日修改


注1:《中央关于双十协定后我党任务与方针的指示》
《毛泽东手书真迹-文稿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