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劍平:服貿協議是巨大的陷阱

【大紀元2014年04月19日訊】台灣反「服貿」學生進住立法院,50萬人上街支持,引起世界關注。學生的敏銳和勇氣得到世界的讚許和支持。學生的和平理性和韌性,取得了圓滿的結果,立法院答應了學生的正當要求——先立法後審服貿,學生和平退出立法院。
兩岸服貿協議,那是馬英九總統受騙上當,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陷阱裡了,學生在救他,在救中華民國。

表面來看,在協議中台灣佔了很大的便宜,大陸開放80項台灣只開放60項,台灣可以憑資金、技術、管理的優勢賺得盤滿缽滿。

大陸也在宣傳要買回台灣,那麼中共真的要通過經濟買回台灣嗎?如果真的是這樣,也無可厚非。其實中共哪有那麼好心腸!

馬總統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中共不是一個正常的黨派,它是流氓中的流氓。它的任何承諾都是不可信的,說是80項,只要中共願意,它可以連一項都無法實施。歷史的教訓還少嗎?

中共出賣的土地超過台灣面積的多少倍,中共根本不是迫切需要台灣的那點土地。而台灣的人民經歷了正常的民主生活,民主意識深入骨髓,這是中共最恐懼甚至要消滅的,中共在大陸掌權後搞的「鎮壓反革命」和「反右」就是消滅這種人的。中共難道還會笨到要請2300萬民主人士回來鬧民主革命嗎?這些民主人士回來還會啟發大陸人民的民主意識。

那為中共甚麼還要統一台灣呢?

早就聽說過,中共有三怕:死了的孫中山和蔣介石、沒出息的國民黨、偏安了的中華民國。

中共在大陸掌權後,控制媒體,篡改歷史,編造謊言,污衊蔣介石在峨嵋山等桃子摘不抗日、「四大家族」貪污國家財產、國民黨反動派,污衊中華民國是甚麼「萬惡的舊社會」。看看中共的教科書、電影和電視,每一個都是這樣罵的,從它掌權一直到今天。

現在由於網路的發展、人民的覺悟,中共要完全封閉人民已經不可能。蔣介石和國民黨對中華民族的巨大貢獻,漸漸被中國人所瞭解,民主社會的美好漸漸為人們所接受,中共對大陸人民的巨大謊言在解體,並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產生質疑,這就造成中共的巨大危機。國民黨不除、民國不滅,中共就滅亡,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中共很怕,由怕生恨!消滅中華民國,它才能高枕無憂。

由此可見,中共統一台灣的真正目的是:整垮臺灣、收編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民主的民國)。

中共武力有限,只能假裝用經濟手段,反正如果真的花錢花的也是中國人的錢又不是中共的。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中都有中共的代言人。國民黨的丘X能暴出阿扁的許多料,會不會是阿扁身邊的中共間諜通過北京提供的?民進黨與中共聯繫更多,更像中共的外圍組織,成立之初的元老級黨員很多都有與中共的某些關係。台灣無論是統一或者是獨立,對中共來說都是的喜信,別看它天天喊統一,台灣獨立更是它的最高追求,既消滅了中華民國,斷了大陸人民的希望,又去掉2300萬民主人士,還可以用動武來恐嚇台灣,何樂而不為呢?

中共通過操作統獨對立,分裂台灣的族群,讓台灣人民內鬥不斷,使它有可趁之機。中共暗中支持民進黨搞分裂,讓不想台灣獨立的國民黨狂奔中共懷抱。類似的手法,中共歷史上多次使用,獲利豐厚。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把國民黨劃分為左右兩派,挑逗互相鬥爭。抗戰時,種鴉片、勾日本、污衊蔣介石為頑固派、污衊頑固派就是投降派。內戰時,挑撥地方派與中央對立……

歷史的經驗告訴了我們:中共的任何承諾都不能信,它是流氓中的流氓,說它是流氓,那是對流氓的污辱。這裡提供幾段歷史讓馬總統及國民黨大佬們回味回味:

七七事變後,中共想讓國民政府收編,向政府承諾:不沒收地主土地(即不搞階級鬥爭)和不在國軍中發展地下組織。「不搞階級鬥爭」:實際中共向它們的黨員和群眾講,蔣介石是頑固派,代表著買辦大資產階級的利益,頑固派就是投降派(可查《毛澤東選集》)。這不就是搞階級鬥爭嗎?這不是有利日本人嗎?「不在國軍中發展地下組織」:後來在內戰中起重要作用的間諜,許多正是抗日時安插入國軍的。而且共軍的間諜在抗戰中很少出力,等待真正抗日的國軍將領戰死,他們就升上來掌握軍權,這就是中共的「長期隱蔽,等待時機」計策,中共的這一著,把中華民族推向絕境。中共用承諾套住了國民黨。所以中共的承諾是假承諾,它越信誓旦旦地承諾甚麼,越要小心甚麼。

重慶談判,毛出發前,對共軍的幹部說「你們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不要擔心我在重慶的安全問題。你們打得越好,我越安全」。這不就是發動內戰嗎?談判期間,中共發動上黨戰役,消滅已經從日軍手中接收了上黨地區的國軍3萬多人。一邊發動內戰,一邊和平談判,騙人嘛。

重慶談判簽署雙十協定,是國家民主化內容,主要是四化「政治民主化、言論自由化、政黨平等化、軍隊國家化」,還有信仰自由化等等。中共簽字完,墨跡未乾,轉過身來就殺地主搶財產,搞殘暴血腥的土改,難道雙十協定有血腥土改內容?雙十協定簽字的第三天,中共中央下達文件(注1)要求繼續擴軍。雙十協定中共根本就不考慮過遵守,而國民黨卻信以為真並大裁軍,中共用雙十協定套住了國民黨。

1949年國共和談,其實是中共的緩兵之計,爭取時間造木船。談判是有意拖延時間,中共和它的地下黨張治中準備了一份國民黨投降書,共軍準備好了馬上公佈,共軍立刻過江,配合默契。試想如果沒有和談,國軍的飛機向藏於蘆葦裡的共軍和他們的木船投燃燒彈,共軍比曹操還慘。如果當時過不了江,永遠都過不了長江,因為馬克思理論與經濟發展規律是相違背的,朝鮮與韓國,東德與西德就是證明。江南的環境氣候又比江北好,人口又比江北多,中國人真正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人又少,中共拿甚麼拼?等江北的中共搞完土改、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反胡風、反胡適、大躍進、人民公社、城市工商業改造、反右、大煉鋼、反瞞產、大饑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批林批孔、評法批儒、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學大慶學大寨、反擊右傾翻案風這些運動,還沒等到改革開放,江南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世界強國了。這時請江北的共軍過江,他們拿槍去換茶葉蛋吃了。現在的韓國打朝鮮,不用子彈,用雞蛋都能打贏。東德是社會主義中經濟搞得最好的,還一夜覆滅,其他的社會主義就不用說了。毛澤東這麼胡來,中共的江北可能比朝鮮還慘,朝鮮還沒那麼多運動呢!有江南的對比存在,江北的人民全民反共,不用江南出兵,中共就在人民的反抗中覆滅,和東德一樣。

國共合作史可以簡單總結為:第一次國共合作,中共附體國民黨,得以發展壯大,並破壞後方阻撓北伐。第二次國共合作,中共得以躲在敵後發展,並勾結日寇破壞抗戰。重慶談判,騙得國民政府大裁軍,中共得以從容擴軍併發動內戰。1949年國共和談,中共麻痺人心贏得時間,最終得以輕易過長江。

國共談判,每次國民黨都是真心的,而共產黨都帶著陰謀詭計去的,每次國民黨都被騙,每次國民黨都失敗。所以說國民黨不是被打敗的,是被談敗的。書獃子與流氓談判,結果可知。

電視上看見馬英九總統說,如果服貿協定被否決,「人家會說我們不守信用。」這句話聽起來更像馬總統腦袋碰到地面的叩頭聲。馬總統想過沒有,每次談判,「人家」哪次守過信用?馬主席不至於連自己黨的歷史都不知道吧?中華民國總統不至於連中華民國的歷史都不知道吧?如果這樣,馬總統就會誤黨滅國。馬總統是糊塗還是有意所為?馬總統既然這麼害怕「人家」不高興,降共好了嘛,何必談判呢?只要還沒投降,「人家」就會不斷壓迫你,不如一步到位,一了百了,長痛不如短痛。

這裡想提醒馬總統,投降也不會有好結果。傅作義帶60萬人投降,結果他多少部下被成了反革命?他多少士兵被朝鮮戰爭的絞肉機絞粹,他作為水利專家的弟弟被成了右派活活餓死在勞改農場,他的女兒也沒有甚麼好結局,如果中共不是留他作招牌騙人,他連身免都難,右派這一關他就過不去。他說投降是為了保護北京古城不被破壞,中共佔了北京,對北京的古建築進行了徹底的破壞,遠比戰爭慘烈和徹底,非常完整優美的古城牆被拆,北京城裡的古廟古建築大部被拆僅留標誌性的建築。一座曾經萬國來朝之都、東方建築的寶典之地還沒到文革就這樣被支離破碎,更慘的文革和破四舊還在後頭。

對於個人來說,說過一次中共不願聽的話,中共永遠記住,那些民主人士不懂得這一點,所以死得很難看。張東蓀、儲安平就是很好的例子,胡適逃台灣才得以善終,留在大陸比上面兩位還慘。現在終於明白,中共出於對民主的仇恨,騙這些民主人士留下來,就是為了收拾他們。在民國時代,民主人士天天罵國民政府、罵國民黨、罵蔣介石,說不民主太獨裁,一點也沒事,越罵越精神,越罵越健康。在新民主主義的新中國裡,哪個民主人士罵過新政府,罵中共和毛,提意見也要先喊萬歲才提,就算這樣,哪一個又躲過了呢?聽說傅作義和他的女兒後悔了,何只他,多少民主人士悔恨終身、自罪度日!馬總統對於「6-四」說過甚麼話,「人家」不會忘記的。2300萬民主人士歸國,肯定比大陸普通人慘,到時中共給你們「刮骨療毒」,你們就知道甚麼叫無產階級專政鐵拳的滋味了。哈!哈!哈!

據台灣的「台商在大陸受害者協會」統計,過去十年有28000多家台商(公司和個人)在大陸受到傷害:不公平地被人家吃掉、被人家損害,最後搞得很慘,甚至有些人的安全都受到威脅。該協會理事長表示,簽服貿協議等於「讓一些台商到大陸送死」,他認為,掠奪台商企業是中共的國家政策,赴陸投資的台商僅不到三分之一賺錢。中共一邊高唱「台灣同胞,我骨肉兄弟」,一邊這樣整,中共巴結拉攏台灣時期尚且如此,當想整的時候又如何呢?那就不只是血本無歸了。台商林志升為求生命的安全,放棄了在大陸1億5千萬元人民幣的資產,逃亡3千公里,最後偷渡回台灣。馬總統何不看看他寫的親身經歷,體驗體驗在荒唐社會裏被陷害、被關、被整、被詐和逃亡、偷渡的滋味。林志升能逃回台灣已是萬幸。

中共是誰都騙的,騙工人說:「無產階級是最先進的階級,是領導階級。」結果工人長期低工資低勞保生活困苦,失業就說下崗。騙農民說:「沒有農民就沒有革命」、「我們是工農聯盟的政權」。結果農民成了二等公民。騙民主人士說:「互相監督」、「長期共存,肝膽相照。」結果多少民主人士肝膽俱裂,照亮黃泉路。把城市青年移民到農村,解決城市失業問題,就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後面再加一句「一輩子紮根農村」。

中共信誓旦旦香港五十年不變,還沒幾年,就要制定第23條惡法管制香港人。香港已經從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共太子黨的移民地,已經成為世界最佳洗錢良港。中共加入WTO時與國際社會簽下許諾,要全面開放銀行、電信、保險、金融、電影、基建、房地產等,竟然沒有一項兌現。

哪個不被騙過,中共的許諾能相信嗎?

中共還敢號稱三個呆婊:始終代表著先進生產力的發展方向、始終代表著人民的利益…。就是說大躍進、大煉鋼、大饑荒、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等等所有的運動都是代表了先進生產力的發展方向和人民的利益。中共這種話都敢說出來,可見中共無恥到甚麼地步!

現在是不是變好了呢?胡錦濤要求,私營企業也要有黨組織,要求村長兼任村黨支部書記,實際是要求村黨支部書記兼任村長,這是最陰的一招。胡時代的網路控制比江時代嚴。

習近平如何呢?表面要改革,自任許多改革小組長。但是他每次開完會後都會收緊媒體,打擊自由言論者,甚麼嫖妓招數都用。現在連辯護的律師都抓起來不少。習近平對網路的控制遠超過胡錦濤時代,這是向哪走啊?還能信他嗎?其實人民日報天天造謠,職業性造謠,從來沒有抓過。習走的是一條背離民主更加獨裁的道路。現在習說中國不適合多黨制,那就是說,中共絕不會走民主道路。沒有民主哪還有出版自由嗎?和台灣簽出版服務協議,這不是明擺著騙嗎?國民黨還傻乎乎的信。

這次服貿,學者們只看到協議條款中的陷阱,還沒有看到沒有陷阱的陷阱,就是甚麼條款都是好好的,但是中共不執行或者反執行,就是說中共真談判假執行。例如重慶談判,中共認認真真地談判,根本就不考慮執行。在雙十協定的第三天,中共發了一個文件《中央關於雙十協定後我黨任務與方針的指示》,其第(三)條:解放區軍隊一槍一彈均必須保持,這是確定不移的原則。在談判中,我方提出四十三個師,是對彼方現有二百六十三個師的七分之一。後來彼方提出編整國防軍計劃擬編一百二十個師,故我方答應到那時可以編為二十個師,也是七分之一。……即將來實行編整時,我方亦自有辦法達到一槍一彈均須保存之目的。過去中央指示各地擴大軍隊整地主力計劃,繼續執行不變。國民黨看清楚了吧,中共從來不想縮減軍隊,絕不減少一槍一彈,中共在20個師的名額上糾纏,只是騙國民政府裁軍而已。讓國民政府認為中共真的想和平,只是想多保存軍力而已。而中共趁和平談判的煙霧彈派軍隊狂搶地盤積累內戰資本,消滅敢於抵抗的日軍和國軍,並與蘇聯合謀搶佔東北。在雙十協定的第三天就下發這個文件,說明在簽字前就定好的,簽協定只是在騙人,這就是真談判假執行,因為中共的最終目的是用槍桿子打敗國民政府,讓它自己上台的,重慶談判只是煙霧彈。國民黨不懂這一點,最後吃虧。沒有重慶談判,根本就沒有中共後來的勝利。現在是國共內戰的延續,中共的目的和重慶談判時一樣:打敗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所以服貿只是策略而已。

這次學者們看出了協議條款中的陷阱,說明中共已經朝中無人了,在小處翻船,不像當年的雙十協定簽得那麼漂亮,就是反執行,WTO簽得那麼漂亮,就是不執行。

其實中共也沒有那麼好心買回台灣,而是搞亂台灣,吸乾台灣。因為民主是中共獨裁的天敵,無論是民主制度還是贊同民主制度的人,都是中共的天敵,中共必須滅之而後快。

大陸沒有國營企業只有黨營企業,裡面都有黨的組織在操控,為黨的利益服務,企業內部的幹部級別與政府部門級別相對應。大陸的黨營企業效率非常低,靠壟斷才有暴利,有政府的支持和政策的獨攬,可以耍流氓。中石化為了擠垮民營加油站,甚至它成品油的批發價比它自己加油站的零售價高,讓民營加油站無法經營,多數被它擠垮,現在提高零售價獲得暴利。在外國這屬於不正當競爭,會被告發和處罰,但是被欺負的民營加油站,連吭都不敢吭。對這種盡搞陰謀詭計的黨營企業,如何與它們公平競爭?這種類似的手法應用於台灣怎麼辦?當年娃哈哈集團想以50億元進入加油站行業,最終打消念頭,儲油批髮油不獨立,進去就被擠死。

大陸的銀行一開始都是部隊的轉業軍官當管理人員,這種人文化水平低下,把部隊的拉關係走後門習氣帶到銀行,對銀行的管理和運作起著不良作用。銀行裡面管理很亂,甚至有幾十年都消不了的帳,根本就不是現代化金融體系的運作方式。這些年有多少銀行高級管理人員被判刑,沒有一個貪污少於一億的。這樣的銀行在國外早已倒閉。而在大陸,這種銀行幾乎是政府的派出機構,成為政權的一部份,政府強力支撐它不倒,給它政策,銀行甚至出現暴利,全是壟斷獲得的。現在又出現銀行可以自己收購自己的不良資產(壞帳),這是一項非常自肥的行為,把虧損轉嫁給儲戶,還可能讓貪污合法化。這種金融業跑到台灣後,作為中共的派出機構,憑著資金優勢可以搞亂和擠垮臺灣的銀行,根本就不會增強台灣競爭力。記住中共與台灣打交道根本就沒有純經濟的行為。金融服務協議,後果很嚴重。

無論號稱國企或者真的黨企,企業中的黨書記,只懂得馬列,卻以為懂得了宇宙真理,無所事事而又無所不管,造成瞎指揮,並用前途利益引誘員工入黨,是地地道道的老鼠會。甚麼好事都是黨員優先,黨員是提拔幹部的條件,造成企業內部員工之間的不公平,最終危害企業文化和凝聚力,導致企業效率奇低和人才流失。所謂改革開放就是針對這種企業的。許多在這種企業中工作的人,對這種老鼠會現象深惡痛絕,且看不起黨員,覺得他們為了利益而入黨,人品有問題。大型企業中這種現象最為突出,而中共為了保住黨的根子,保護了這種大型企業,給它們政策讓它們壟斷,使這種企業獲得暴利。以成品油市場為例,如果成品油批發企業從中石油中石化分離,民資進入加油站,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將出現全線虧損。金融、電信、傳媒等領域也是如此,如果允許外資、港澳台資、民資進入,中國的銀行業、電信業、黨報黨刊、電台電視台將是遍地虧損、倒閉。現在大陸的企業效率奇低而利潤奇高,全靠壟斷。所以大陸的企業不是正常的企業,與自由經濟風牛馬不相及。這種企業進入台灣,將對台灣本土的企業會產生非常大的負作用。

在大陸,企業(特別是服務企業)主要精力不是用在經營管理和提高技術上,而是用在請客送禮拉關係走後門上,這種企業來到台灣,必然對台灣的整個社會風氣造成不良衝擊,使台灣本土企業喪失公平競爭的環境和心態,使台灣企業整體效率低下行為扭曲,喪失與國際競爭的能力,最終使台灣的企業要麼走不出國門,要麼走出國門後傳播黑厚文化,危害世界。這就是馬總統所說的「提高台灣競爭力」!

媒體要進入大陸,卻要遵守大陸的法律,當然這是世界慣例。但是中共的法律,是以馬克思的階級壓迫理論(也就是人欺負人)為基礎的法律,它違背了法律的公平與正義的根本原則,這在法律學上稱為惡法,所以中共的法律是惡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惡法非法」,就是說惡法不是法律,不應該遵守。翻開中共的《憲法》,裡面就有許多惡法條款,第1條就是惡法,雖然裡面也有些冠冕堂皇的條款,如第35條言論自由,中共當政幾十年了,甚麼時候有過這個自由?中共打算甚麼時候給人民這個自由,永遠沒有。除非中共想垮臺,否則沒有。有了這個自由,中共很快垮臺,因為它的底大黑,它的理論太假,見光死,中共自稱「偉光正」,其實它患的是「畏光症」。台灣人在大陸如果有出版自由,大陸幾百本禁書,就挑幾本出版,如《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延安日記》、《中共壯大之謎》、《毛澤東的私人醫生》等,中共會讓你出版?出版了也不給你發行,新華書店也是黨企,能不為黨的利益著想?現在大陸到處抗暴潮,中共讓你的報紙刊登?除非中共想找台灣人回來送終。台灣人在大陸辦媒體,中共會讓你很快閉嘴,台灣人膽小,到時講真話的勇氣還不如《南方周未》和《炎黃春秋》。如果真要辦下去,肯定是另一個《人民日報》,只能天天撒謊才能生存。所有的協議再漂亮也沒有用,《憲法》的第1條就可以把它所有的不喜歡媒體關掉。出版服務協議最終結果是:大陸黨營媒體佔領台灣,中共編造的偽歷史、馬克思謬論和仇恨暴力哲學在台灣毒害民眾,而台灣媒體在大陸無立錐之地。

一個被看成是敵人的政府,到對方沒有言論自由的地盤裡實行言論自由,既是與虎謀皮又是癡人說夢。中共的媒體在美國自由出版幾十年了,美國的媒體進入了大陸市場了嗎?默克多跑了多趟也無功而返,這就是前車之鑒。中共耍起流氓來,美國都沒招,你台灣又可奈何?中共正是靠控制媒體才活到現在,放開媒體等於自殺,因為它的歷史大黑,它的理論太假,見光死。

中共加入WTO時向國際社會許諾,要全面開放銀行、電信、保險、金融、電影、基建、房地產等,竟然沒有一項兌現。外國銀行要進來,卻讓入股大陸的國有銀行,表面上讓國外銀行持有大陸銀行的股份,銀行內部的一切運作不變,保持了黨企的核心內容。用一塊肥肉堵住了外國人的嘴,開了一個國際玩笑,國際上也沒辦法。

眾所周知,現在大陸遍地貪官,小官大貪,大官大大貪,幾乎達到無官不貪的地步。企業也是一樣,前面提過銀行高管很多被判刑,幾乎貪污沒有低於一億的,連保險公司的管理員也有主動詐險的,我就知道有平保車險理賠員主動詐險。稍為有點權都要撈一把,一付末世紀的心態。古今中外找不到一點類似的例子。這樣的企業這樣的人群到台灣後會提升台灣競爭力?馬總統真是說胡話啊!

總之,大陸的企業是最爛的,不是正常的自由經濟機構。對台灣沒有正的幫助,只有負的作用。大陸的企業還是黨企,執行黨的秘密任務,不會是純粹的經濟行為。中共的目的就是:整垮臺灣、吸乾台灣,只有這樣,才能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才能體現中共自己告訴世人它是如何偉大的。

這樣的服貿,不但使台灣的政治和安全上陷入危境,甚至也使台灣經濟陷入災難,根本就不是中共所說的「買回台灣」,而是吸乾台灣搞亂台灣。即使是兩個不可能相互吞併的國家,在領土人口相差如此巨大的情況下,簽這種協議也是大吃小的,小的會非常謹慎,哪像國民黨的黑箱作業,硬行闖關。真是「盲黨騎瞎馬,夜半臨深淵」啊。不是學生勇闖立法院,拉住瞎馬,中華民族又一次面臨萬劫難復。以前聽說,台灣有人呼籲「出賣台灣,買回大陸」。馬總統是不是在這種理論指導下做的?其實出賣了台灣,絕對買不回大陸。出賣台灣,就是出賣了中國,就是出賣了中國人民,就是出賣了世界,那是罪惡滔天的行為,將來要被以叛國罪起訴的。

打交道,首先要看清楚你的對手是甚麼東西,是一個時刻要滅掉你的大流氓,所以要處處小心。要談判,要看清細則中的陷阱,更要看清協議之外的陷阱,特別是不能讓地下黨作為談判代表,當年國民黨讓地下黨張治中當首席談判代表,能不喪權辱國嗎?有一條必需明白,流氓是欺軟怕硬的,所以對付中共這個流氓儘管硬來就行了,向邪惡妥協就是助紂為虐,就是對正義的出賣。不要怕,全中國人民與你在一起,全世界人民與你在一起。這裡也建議台灣當局邀請一些在海外的反共人士作為國策顧問,你們在平和正常的環境成長和生活,看不清中共的流氓手法,用辛灝年先生的話說,中共的謊言暴力,泡得我們火眼金睛渾身是膽。與中共打交道,我們最在行。護衛民主的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共同心願,你們不要自己獨扛。

馬總統與現在的國民黨遠不如蔣介石的智慧和勇敢。蔣介石僅憑一次的考察,便知共產黨的邪性,何等智慧,並終身與之爭鬥,即使敗走小島也矢志反攻大陸拯救同胞,何等勇氣。在五十年後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在共產黨在全世界皆失敗、共產黨的暴行大部份被曝光之時,在全世界對共產黨皆唾棄的之日,在幾萬起台商在大陸被傷害之後,在專家學者和學生甚至全民反對之下,號稱揣民意順民心以拯救大陸同胞為已任的中國國民黨竟然做出這種懼共媚共之事,真令人匪夷所思,真是中了邪了。無論這次服貿結果如何,國民黨的前程未來已經堪憂了。

更可笑的是,這次竟然出現了反反服貿,一位被通緝取保候審且有中共背景的黑社會頭子帶幾百人反反服貿,這件事說明了幾個問題,一、反反服貿的幾百人與反服貿的50萬人相比,相當1比1000,說明反服貿是台灣真正的全民共識,50萬人中起碼有不少國民黨黨員。二、國民黨作為台灣最大的黨而且是執政黨,有108萬黨員,只有幾百個可能被收買的貧困老人出來挺它最重要的政策,說明國民黨完了,連它的黨員都不支持它了。三、古人云: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就是說國家將要滅亡,必然有妖怪來幫忙,越幫忙妖氣越重,國家就滅亡的越快。這次挺服貿只有黑社會出場,說明服貿徹底完了。有道是「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服貿將亡,必有流氓」。

服貿是徹底完了,馬總統何不夾民意回馬一槍,把中共撂於馬下。馬總統的支持率早就下跌到9%了,如果還一意孤行,國民黨再次分裂就在眼前,甚至導致馬總統被趕下台。

台商在大陸有那麼多受到傷害,現行政府幫助過他們沒有?沒有。馬總統吃了迷魂藥了?沒有監督機構,一切協議可能成為空文。我覺得台灣一定要成立協議監督機構,而且獨立出來,只向國會負責不向政府負責,要具有比較廣泛性,最好把「台商在大陸受害者協會」改成監督機構直接運作。

「服貿協議」不是不可以談,而是一定要談。主要談出版協議的實施細則。馬總統可以提出附則:鑒於大陸沒有出版自由慣例,可先行在大陸試行兩年,方可簽定(或者執行)服貿協議。如果可以就出版幾本禁書看看,賺錢兼滅共多好。把這個湯手的山芋拋給中共,讓世人看到它的真面目。中共是簽也死,不簽也死。讓服貿協議這個陷阱把中共陷進去,叫「挖阱自陷」。

世人有一個錯覺:把中共當中國,中國那麼大就是中共那麼大。其實中共是站在中國人的對立面的,中共是中國人的死敵,它是專門迫害中國人的,它的歷史、現在、將來都是在直接的迫害著中國人,並且夾中國以危害世界,它的維穩只是在保黨並直接對中國人的施暴,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有這種維穩理論,它的維穩費已經超過軍費,可見它對中國人的施暴力度有多大,中國人是最直接的在反抗中共,如果可以用選票,中共早就被中國人選下台並且對它實施清算了。

請世人記住:中共不是中國!中共是中國人的死敵!

這里特別想轉告怕事的台灣人、台灣的年輕人:不要把中共當中國,不要把討厭中共變成討厭中國,這正是中共所想要的,大陸人民才是最大的苦主,和平年代裡我們被屠殺超過8000萬人,幾十年來,我們被浸泡在汗水淚水鮮血謊言暴力之中,多數人已迷失了本性。威脅台灣的是中共,中共不但威脅台灣,也威脅全世界。共產主義是人類的共同敵人,誰也不能置身事外,共產主義繼續存在,人類就一天天走向滅亡。海峽兩岸的未來只有兩種結果可以選擇:要麼,中共滅亡,中華民國光復大陸;要麼台灣淪陷,中華民國滅亡,跑得快的跑掉,跑得慢的和大陸人一起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當比牲口還不如的奴隸。

說大陸人牲口不如,有人說吹。狗有言論自由,大陸人有嗎?豬有生仔自由,大陸人有嗎?豬狗不用幹活,大陸人納稅世界率奇高。看看那些地主、反革命、右派及他們的子女、被餓死的六千萬農民、被搶劫財產的資本家、被坦克車壓扁的青年學子、在收容所裡的乞丐、被強征土地強拆房屋的農民和居民、在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裡被折磨的上訪者和異見人士,哪一個如豬如狗啦?看看大陸的教科書,一直到今天還在向學生灌輸偽歷史、馬克思謬論和仇恨暴力哲學,是多麼扭曲和骯髒,對幼稚學子的毒害是多麼深,這麼毒,哪個豬狗願意學?

這次國民黨黑箱作業,還振振有詞說為了保密。這不是軍事談判,有甚麼可保密?不公開老百姓怎麼知道?怎麼參與?怎麼執行?你賣了選民怎麼辦?國民黨還歪曲法律,說談判是行政部門的事,不需要通過立法部門。肯定沒有這種法律,就算真的如此,只能說明法律有漏洞,只能說明國民黨沒有犯法,不能證明國民黨沒有犯罪,它把中華民國推向非常危險的境地,這就是犯罪。難道國民黨獲得選民的信任和授權,就是為了鑽法律的空子出賣選民的嗎?

談服貿協議,我看馬總統不僅僅是為了台灣的經濟,更可能是為了光復大陸,這當然是好事,光復大陸不僅是國民黨的使命,更是大陸人民的企盼。但簽這樣的協議,最大的可能是台灣與大陸一起沉淪於中共的魔爪下。國民黨目前沒有那麼大智慧和勇氣,不統不獨才是國民黨現在唯一能做的。大陸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越維穩越不穩,現在到處抗暴潮,擦亮眼睛看看中共還能熬多久。邪不壓正,共產主義一定滅亡,民主的民國一定能勝利。守住台灣,就能光復大陸,守住台灣,就是勝利,守住台灣,就能勝利。

其實打敗中共很容易,送給馬總統三個錦囊妙計,不費一兵一卒中共很快覆滅。

這次國民黨全黨上下一齊糊塗,九馬齊喑,馬總統一心一意向陷阱裡狂奔,九牛拉不回,可能是中了中共的「國號」圈套。毛澤東生前就後悔改了國號(請看辛灝年演講),說是他一輩子唯一的錯事,鄧小平還說「兩岸和談,國號都可以談」,由此可見,就算不統一,中共也早就想盜用這個國號了。依我看,毛一輩子做了無數的壞事,只有這件事做對了,當然那是在斯大林命令下乾的(斯大林說連國號都不敢改,還鬧革命幹甚麼?)。中共另立新國號,中共做的壞事就與中華民國沒有關係了,保住了中華民國的聖潔。俄羅斯共和國滅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復了嗎?法蘭西共和國滅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復了嗎?中華民國即使滅亡,也不能給中共盜用,我們不怕,多少年後必定光復。如果這個國號被中共盜用,就髒了,清算中共時,連這都得丟掉。

人民共和國這種國號本來就不倫不類,共和國已經包涵人民或者公民了,再加上人民二字豈不多餘和衝突?人民是有階級性的,不適合用於以公民為自然人基本身份的國度。目前大陸只有居民身份證沒有人民身份證,也沒有國民身份證。中共的許多罪行都是以人民的名義做出來的。(本人有專門文章討論國號)。

所以如果與中共政治談判,不談國號(拖而不談),只談民主的實質內容,堅決以雙十協定為樣本,不談一國兩制,國號要兩岸公開辯論後再定。借用一位名人的話:「先民主,後統一,真繁榮」!

中國國民黨已經為中華民族作出了巨大的犧牲和貢獻,歷史上有你們輝煌的業績:你們推翻了腐敗懦弱的滿清王朝,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打敗了分裂內耗無能的北洋政府,建立起中國人的民主和繁榮;領導積弱且分裂的中國打敗了軍事強國日本;與中共流氓邪+黨苦鬥了幾十年。千萬不要臨老糊塗自污晚節,走一條懼共媚共降共之路,幹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將中華民族的未來斷送。

馬總統還記得這段話吧,「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迷途羔馬,行之已遠。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懸崖勒馬,當是時也。回馬一槍,王業必成。

希望將來不會聽到有人對國民黨唱那首古老的民謠:
「哥哥你不成才,賣了良心才回來」……

金劍平
2014年4月19日修改

注1:《中央關於雙十協定後我黨任務與方針的指示》
《毛澤東手書真跡-文稿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