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評論》從余胤良案看在美華人從政心態

文/王駿

加州參議員余胤良被美國FBI抓捕和調查,震動了舊金山政界和民間,特別是華人社區。一個華裔加州參議員,作為華裔政界非常高階的參政人物,因為競選資金違法落馬,堪為一件華人社區的大事。作為華裔社區的一員,如何看待整個事件,是旁觀、是幸災樂禍、是落井下石,還是看看如何伸出援手、改進華裔參政,這個事件中,讓人看得清清楚楚。

余胤良一出事,事態還在渾沌之際,一直真心積極推動華裔參政的亞太公共事務聯盟主席尹集成的話讓人尋味。尹集成說,「華人參政很不容易,挑戰很多,也受到特別多的檢驗,過程很艱難。」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所有參政的華人,感受到了一份理解的安慰。

其實,尹集成出來這樣說,這與個人犯法不犯法沒有關係。余胤良是不是犯法,由法庭裁定,坐牢罰款自有公平的定奪。是親人的太太,簽字押房也要保釋他出來。而余胤良的朋友,當然是惋惜之餘,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尹集成倒更像一個真正關心在美華人參政的長者,對於失去一位華裔政界重磅人物而惋惜。其實,走在華裔參政艱辛路上的每一位朋友,又何嘗不是這樣同情的心態,因為這條路實在不容易呀。

遠的不說,就說SCA-5恢復平權法案。包括余胤良、劉雲平及劉璿卿在內的三位華裔州參議員,一開始投了贊同票,使得SCA-5通過了州參議院。在全國華裔一片反對和抗議聲中,余胤良、劉雲平及劉璿卿改變了態度,據他們自己說經過極大努力,說服SCA-5發起人赫爾南德斯暫時撤回,最後結果也是這樣。在SCA-5議題上華裔暫時的勝利也許是、也許不是他們的功勞,我們暫不去追究。但這些華裔議員公開高調反對SCA-5,就使角逐聯邦眾議員的劉雲平付出了失去了6位其他族裔議員背書的政治代價。

余胤良作為一位華裔參議員,在其他一些相關華裔社區重大利益的議題上,不能說沒有作為、甚至說重大作為。此時此刻,把他當成一個單個的個體、一員華裔參政的人士、或者把他從華人中開除,大家可以自己去想想。

人一出事了,就像文革時代那樣,「劃清界限」、「六親不認」、「落井下石」、「反戈一擊」,恨不得「踩上一隻腳」「批倒批臭」,這些都是文革紅衛兵的作風和做法。難道在美華人參政的圈子裡,就只剩下這樣的冰冷?在人家還是無罪之人時,就要逼得那麼急?

而且,從現在FBI提供的證據來看,余胤良鋌而走險出事極大可能就是栽在政治競選的資金上面,一是為了償還當年舊金山市長選戰的欠款,二是為了籌集加州州務卿選戰的資金。如果這是事實,那麼,尹集成說的「每次余胤良參選,我必定捐款支持」,這句話的深意更讓人尋味!

如果我們華人,這麼多有錢的華人,大家都像尹集成先生那樣,出點小錢(就每人最大捐款$500美金),去幫助那些參政華裔、在鈔票上多幫他們一把,他們又何苦走到做非法軍火中間人這樣的地步?算筆小賬,余胤良到手的這4萬~7萬美金的非法政治捐款,也就需要不到150人的支持;沒到手的做非法軍火中間人的10萬,只需要200人捐款就夠了。

週四的出庭,余胤良面帶幾乎是燦爛的笑容出來,真的不知道是不是發自內心的或者根本就是嘲笑。因為,他已經被人當成了「混雜在華裔中間的害群之馬」。要是嘲笑,余胤良笑的可能是我們華裔參政的薄弱意識、是大家沒有政治捐款的習慣、還是那些紅衛兵和頂著政協官位做壞事的人品,這些就尚不得而知。

但是,不是說罵別人不乾淨的人就沒有瑕疵。記得當年舊金山市長選戰中,余胤良陣營就曾經召開過新聞發布會,控告有人做票搞假,甚至還有當事證人出場。如今,余胤良就算進去了,他會不會重提此事,FBI會不會也要重審此事,也都是未知數。所以,人心不能太歹毒,人做得不能太過壞。

當然,不是說余胤良的罪行就可以赦免、他的政治手法就可以效仿、他的人品操持就可以去學樣。在這個關係到不僅是余胤良本人的事件中,我們在美華人從中可不可以學到一點,變得更加智慧、更加守法、更加珍惜美國價值、更加能互相提攜,因為大家畢竟血濃於水、又同是在海外打拚之華夏人。

(責任編輯:于晴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