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重難返 財富外流會持續並且加劇

–謝田教授專訪

中國的經濟前景如何,始終是海內外華人最關心的議題之一。這不僅僅是血脈相連的故土之情,也是決定現實中如何發展的重要考慮因素。21世紀越來越多的中國富人,選擇了將自己的財產和家人轉移到海外。這種趨勢已經成為中國無法迴避的話題,反應了富裕階層的一種共識:他(她) 們對中國的未來不看好。

3721
圖:謝田博士現任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大紀元)

從表面數字上看,中國經濟規模已居世界第二,但這只是表面風光,實質上已是涸澤而漁,危機四伏。中國號稱世界工廠,當局強行壓低人力成本,以有限的資源為全球生產,造成遍地污水霧霾的環境災難。執政黨不顧及民生疾苦,利用巨大樓市泡沫吞噬國人財富積累,逼迫大眾透支未來一二十年預期收入,廣大房奴苦不堪言。

中國人自古有故土難離的戀家傳統,若非有不得已的原因,誰願意背井離鄉?本報記者就目前愈演愈烈的中國富人移民潮,以及財富外流問題採訪了知名中國經濟專家謝田博士。

謝田博士現任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多年來,他在海內外媒體發表文章500多篇,多是深度剖析中國經濟現狀及真相的文章。2013年11月,謝田博士的著作《赤龍的錢囊》,在臺北正式出版,並在全球發行。

以下是本報記者對謝田博士的專訪。

記者:最近幾年中國大量資金湧入美國各個領域,包括房市,能源,科技產業,《福布斯》雜誌最近報導,僅在2014年第一季度就有60億美元資金從中國投入到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您認為此趨勢對美國和對中國的影響?

謝田:對美國的影響我想還不是那麼顯著。中國的資金進入購買高科技產業,這個一直在發生,但是最核心的企業,或涉及到軍事工業等一些敏感的企業,他可能不能賣,在過去十幾年間實際上中國的政府或者是民間的企業都一直在試圖購買美國的高科技產業,能源公司和其他各種各樣的資源,60億美元作為企業購買來說並不是特別大,但是這個趨勢實際上是體現了中國資金外逃的一個趨勢。從購買,投資的角度看,現在很多錢購買高科技企業,高科技企業本身現在也不是特別好,矽穀的一些高科技,網際網路企業現在實際上已經普遍的在降溫,從股價來看,從它的價值和盈利來看,普遍不被看好。在降溫的情況下中國資金來購買這些企業,也許他有想趁機撿一個好交易的想法。

主要我想是因為中國國內的經濟環境惡化,很多資金在想法辦外逃。我們也看到包括李嘉誠在內的很多資本在從民用房地產,商業房地產方面撤出來。實際上,美國,韓國的一些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的撤出這幾年也越來越厲害,所以不管是外國資本還是中國資本都普遍的在從中國撤出,在離開中國市場。離開中國市場後,他們有的購買美國的房地產,有的購買科技企業,有的購買專利,這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現象。

記者:您能再詳細談一談中國現在國內的經濟形勢以及為什麼在現在這個時間會有大量的錢從國內轉移出來?

謝田:比如中國的房地產,李嘉誠他們已經看到了這個房地產的泡沫化到這個程度了,房地產的價錢推高也推不上去,政府和銀行一直在盡力的維護,但事實上他們在拖市,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有價無市的局面,現在看來泡沫的破滅已經從二三線城市蔓延到了一線城市,這種情況下那些有遠見的企業家自然就大量的脫手。

還有一個就是中國經濟的整體放緩,不光是房地產泡沫的問題,連帶著還有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還有出口減低,大規模產能過剩問題。除了經濟之外還有社會問題,環境污染這麼嚴重,不適宜居住,老百姓從政治上人民對中共的不滿,抗議,暴動也都愈演愈烈。整個從社會環境,政治環境,自然環境和經濟環境都不適於投資者,所以這些出逃不光是資金的出逃,還有人力,智力的出逃等都在加速的進行。這實際上是人民,資本家或者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對中共政權投了不信任的一票。

記者:您覺得這些出逃對於中國政治方面有哪些影響?

謝田:當然有影響。中共的貪官也在出逃,資金流失過多是任何政府都不願意看到的。中共的統治如果唯一還有一點合法性在的話,就是用所謂經濟的成就給自己的合法性增加一些磚瓦,這個合法性的基礎現在看來也很快就要崩逝掉了。所以他們現在很明確的知道,經濟的衰退,資金的外逃或者資金鍊的斷裂都可能摧毀他們合法性的經濟基礎,一旦這個經濟基礎被摧毀的話,他的政治結構也會崩潰,這是他們最擔心的問題。我想他們現在反腐的行動也是從這個角度希望能挽回一些民心了。

記者:您覺得中國資金出逃的現像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嗎?

謝田:會持續,並且會越演越烈。我甚至擔心有很多中國人如果現在不逃的話……因為現在的管制不是那麼嚴格,每個人可以攜帶的外匯數量有五萬美元,有的人通過地下錢莊也可以把更多的錢帶出來,但是一旦人民幣繼續貶值,房市泡沫繼續加劇,熱錢的流動也加劇的話,或銀行的錢荒問題更嚴重,所有這些都可能導致中共用行政命令收緊資金的流動,所以到那個時候沒逃出來的人就要怨天怨地了。
記者:人民幣從今年一直在貶值,您能談一下嗎?

謝田:上個月人民幣一貶就把去年一年的增值都抵消掉了。我出版了一本書,叫做《赤龍的錢囊》,我在其中談到了關於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問題,既有升值的壓力,又有貶值的壓力。

升值的壓力是因為中國的出口,大量的貿易出超,這個實際上是中共人為控製造成的,他不是讓進出口市場自然的調節,他是要出口創匯,賺錢,賺外匯,造這種畸形的情況。作為西方國家政府來講,他們認為你出口這麼多就應該允許人民幣升值,所以他們一再敦促中國政府要求人民幣升值,所以中共在過去一年中讓人民幣升了一些。

貶值的壓力是中共濫印鈔票,從2008年刺激經濟到現在,看來現在李克強又要繼續擴大信貸,擴大印鈔來刺激經濟。中國的通貨膨脹已經很高,我認為已經達到兩位數了,他如果再這樣繼續印鈔票的話,通貨膨脹一定會導致人民幣下跌,貶值。

這兩個力量角力的結果就是,經濟如果進一步惡化的話,這個貶值的趨向就會凸顯出來,現在看來這個貶值很可能已經朝著這個方向走了。

記者:那人民幣貶值對於資金出逃的影響?

謝田:人民幣貶值的話,人們會希望把手中的錢換成美金,把美金帶出海外,進一步加強人民幣的拋售,這個過程本身可能又會造成人民幣繼續貶值。如果人民幣繼續貶值,美國政府和西方政府可能又不高興了,由於中共政府允許人民幣貶值,在刻意的使中國的出口更有競爭力,這樣會加劇貿易的不平衡,所以他們對中共會施加更大的壓力。

記者:最近有跡象顯示美國的經濟正在復甦,您的看法?
謝田:美國現在已經走出衰退了,這是毫無疑問的。失業率也在持續下降,現在只有6%-7%左右,這已經進入比較正常的區間了。一般經濟學家認為,零失業率並不是最好的,全員就業意味著企業可能找不到合適的人了,恰當的失業率在5%左右,會對就業市場,對生產效率來講是好事,現在美國的失業率已經接近這個水準了。可能會持續緩慢的複蘇,但是我想沒有什麼動力會快速的增長。很多分析家還在看美國政府的量化寬鬆政策是否會縮手,因為經濟繼續復甦的話,他可能就停止QE3,那麼QE3停止會不會使的美國經濟增長放緩,這個是人們擔心和關注的問題,但是基本上講美國經濟不會有太快的增長,因為他的主要貿易夥伴歐洲和日本都沒有顯著的增長,所以美國經濟包括世界經濟可能還會持續低迷一段時期。

記者:最近幾年很多中國資產來投資美國地產,不管是買來自住的也好,還有大金額的商業地產交易也好,有的房地產經紀人反應當地的房價已經受到中國來的投資而水漲船高,您認為中國客對美國房市的投資會對美國的房市產生影響嗎?

謝田:談不上。以前香港97年回歸之後有大批香港人湧入加拿大,但他們不是去很多地方,而是集中在溫哥華還有溫哥華南邊的地方,如果大量的資金流入這麼小小的一個地方,可能會對溫哥華的房價有這種影響,我們是看到的。

其實美國的房地產市場正在走出原來的衰退,在慢慢恢復,恢復還是很小,也沒有完全達到2006年和2007年的高峰的點,因為這個市場很大,中國人用現金買豪宅也好,這個對華人聚集的城市,比如說舊金山和新澤西等地的當地市場會有一些小小的衝擊,整體來說我想沒有那麼大的衝擊。大部分房地產市場也不會為這一點錢就產生波動。

記者:美國經濟的複蘇以及大陸資金和人才大量湧入美國,您認為這對於在美國當地的華人來說面臨哪些新的機遇與挑戰?
謝田:我想談不上什麼挑戰,但是對於一些行業比如律師,移民,房地產等會帶來一些新的機會。對其他的一般的華人民眾,他就是按步就班,他來了一個中國有錢人做鄰居住在百萬豪宅裡,對他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文 龔薇薇、淩雲

責任編輯:趙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