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公民推宪政会议

尽管太阳花学运占领国会行动已落幕,但学生们表示将持续关注并推动其所提出的诉求。图为太阳花学运10日退出议场,立法院周边举行“转守为攻,出关播种”晚会的现场。(摄影╱梁淑菁)

【大纪元2014年04月29日讯】(新纪元周刊374期,记者赵芷菱报导)太阳花学运占领国会已落幕,但学生们提出的诉求“公民宪政会议”涉及健全处理两岸协议的宪政体制,和建构符合社会正义与自由安全的国家愿景,普获各界共识。在守卫民主的关键时刻,全体公民应主动关注,以集结强大民意督促政府。

太阳花学运占领国会行动已落幕,但学生们预示:退场不代表结束,他们将持续关注并推动其所提出的诉求,其中“公民宪政会议”涉及健全处理两岸协议的宪政体制,和建构符合社会正义与自由安全的国家愿景,普获社会各界共识,纷纷响应学生诉求,已有公民团体、学术界等筹组开议,但马政府竟仅以召开“经贸国是会议”虚应人民诉求。台湾公民惟有自主力量避免台湾的民主遭受侵害,在守卫民主的关键时刻,吁全体公民主动关注,形成共识,集结强大民意力促政府当局、朝野立委响应人民的诉求。

宪政体制不清 总统权大无责

从去年9月马王政争,到黑箱服贸,以及张庆忠强硬将《服贸协议》送院会存查等一连串事件,可以发现国家从上游的宪政体制,到下游的国会运作都出现了问题。政治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李酉潭表示:“台湾宪政体制不清,既非总统制也非内阁制,但若是属于半总统制,则与法国可换轨的总理-总统制有所不同,而是被舒葛特(M.S.Shugart)与卡黎(John M.Carey)两人评为不佳的总统-议会制,其实就是具备古代皇帝-宰相制度的特质,即总统有权无责,行政院长有责无权。

而不当的选举制度设计,采日本‘单一选区两票制’的运作下,则让获得50%左右选票的政党,有可能分配到70%的席次,造成大党太大,中党变成小党,而小党变成微小党,例如2012年选举,台联党得票数9%,仅获不分区三席立委,但若按德国选举制度则可分得12席次。”

党产为宪政之癌、民主之瘤

回顾2008年马英九当选总统,提出“全面执政、全面负责”时,李酉潭表示其已隐约感到不安,他认为:当马英九将“党产归零”与“不兼任党主席”两个承诺失信于民时,必然造就了现在“绝对权力、绝对腐化”的情势。换言之,权责不相当的宪政体制,配上比例失衡的国会选举制度,再加上以庞大“党产”为后盾的党纪约束之下,必然容易造成这次“太阳花学运”前后所发生的国会多数暴力与行政权暴力镇压公民和平抗争运动的事件。

李酉潭认为,当务之急应将整个焦点转移至要求国民党“党产归零”上面。可以说“国民党党产”乃是台湾宪政之癌与民主化的毒瘤,甚至党国体制的阴魂未散,也是其背后最大的因素。他说,倘若没党产,马英九总统敢发动对王金平院长的斗争吗?倘若没党产,不满党中央与党主席的国民党立法委员会不会选择离开,而让国民党不再拥有国会的多数?

因此李酉潭建议,若国民党党产不归零,那至少要做到由公正的第三方来监督党产的信托,不可再让党产成为台湾选举竞争不公平的重要因素,若能除去此害,方能建构一个立基于公平正义原则的法治社会,也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础。

国立台北大学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陈耀祥也认为:“党意之所以会高于民意,最大问题在于党掌控‘提名权’及‘竞选经费’,若‘党产归零’的转型正义不能实践,那国会改革再谈十年,恐怕也很难解决。”

陈耀祥表示,从去年的9月马王政争中可看出,总统权限已大到无法节制,还包括两岸关系、政府体制及社会正义等,已属宪改层次问题,惟有全面持续推动体制外的“公民宪政会议”,号召所有公民正视参与,减少外来阻力,形成遍地开花宪改氛围,最后推回到体制内作修宪,先由代议的立委提案、同意后,再交附全国人民复决。

民主必需前行 公民力量要持续

中央研究院政治所助理研究员徐斯俭认为:“这次宪政危机,一来由于总统信赖度太低又坐拥过大权力,身兼党主席,以党纪绑架蓝委,佐以国会的多数暴力,掏空了立法院对民意应负起的责任,让权力分立的制衡机制失灵。从去年的马王政争,暴露出检察机关的滥权,肆意监听不当起诉,是司法权的堕落。监察院则对黄世铭案及张通荣案弹劾未过,引起人民对其彻底失望。

而更甚者,在面对这些政治危机,却发现无法启动任何宪政机制来解套,公投门槛太高、总统不能主动解散国会、倒阁又被上次使用后一年期限卡住、总统罢免更是难上加难(需立院三分之二通过),一个九趴的总统镇压过半的民意,而竟无制度上的解决方法,这已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宪政危机。”

政府原订6月举行的“经贸国是会议”,可能延后至7月召开,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呼吁政府不要回避问题,应召开“公民宪政会议”,把权力还给人民。前主席蔡英文也批,“经贸国是会议”层级低,不会有实质效果。

徐斯俭认为:“其实执政党里许多的首长、委员、议员、党员等都已表态呼应民意的需求与感受压力。台湾的年轻世代不是害怕竞争,只是不愿被这种政商垄断、国共黑箱的方式出卖,不愿台湾的民主窒息,不愿社会世代正义沦丧。台湾的民主必须继续前行,台湾的公民没有选择,我们只能乐观、没有悲观的权力。”◇

本文转自第374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