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畫探微(下)

五代.黃筌〈溪蘆野鴨圖〉(網路圖片)

五代與兩宋院體畫與文人畫並起

五代、兩宋的繪畫,絢麗多彩。它繼承了唐代豐富的傳統,竭力創造,出現了大步邁進的氣象。尤其是兩宋繪畫的蓬勃發展,成為中國繪畫史上的鼎盛時期。


五代.徐熙〈豆花蜻蜓圖〉(網路圖片)

五代的繪畫,在唐代至北宋中起著承前啟後的作用。當時的人物畫、山水畫、花鳥畫都作為獨立的畫科而逐漸壯大。花鳥畫中產生以黃荃為代表的設色濃豔,和以徐熙為代表的水墨淡彩兩大風格,世稱「黃家富貴,徐熙野逸」。


五代南唐.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物畫中,周文矩的〈重屏會棋圖〉和顧閎中的〈韓熙載夜宴圖〉堪稱典範,作品中,對人物的刻畫已不是一般泛泛描繪,而是著重內心世界的表現,從而加深思想深度的表達。


五代.周文矩〈重屏會棋圖〉(網路圖片)

山水畫中,荊浩、關仝強調師法造化、「搜妙創真」,通過「遠取其勢,近取其質」的表現方法,開創了大氣磅礡的「全景山水」。其成就,對後世山水畫的發展均產生較大的影響。

兩宋,為中國繪畫史上的鼎盛時期,為宮廷服務的院體畫和文人大夫藉以抒情遣興的文人畫,都有很大發展。在題材方面,盛行山水畫和花鳥畫。院體畫講究法度、強調形似,文人畫則重傳神、抒情和寫趣。

由於畫院畫家來自四方,並重寫生,保持留心現實事物的變化作為繪畫表現根據的良好風氣,所以一直是推動兩宋繪畫發展的主流。


宋.馬遠〈踏歌圖〉(局部)(網路圖片)

繪畫發展到宋代,出現了很多水平很高的典範作品,如〈朝元仙杖圖〉、〈錢塘觀潮圖〉、〈水墨枇杷小鳥〉、〈五馬圖〉、〈維摩詰圖〉、〈清明上河圖〉、〈潑墨仙人〉、〈瀟湘圖〉、〈秋山問道圖〉、〈夏山圖〉、〈踏歌圖〉、〈長江萬里圖〉、〈江山秋色圖〉、〈果熟來禽圖〉、〈荷花〉、〈寒禽圖〉等等。

著名畫家有郭熙、李成、范寬、董源、巨然、易元吉、張擇端、武宗元、文同、蘇軾、李公麟、李唐、劉松年、馬遠、夏圭、粱楷、趙伯駒等。


清.八大山人〈長江萬里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繪畫藝術的繁榮,帶來了繪畫美學探討升溫,此時期的重要論述著作達20餘篇,由於當時繪畫的主要題材是山水花鳥之類,因此,論山水花鳥畫就成了繪畫美學探討的主要內容。

如《聖朝名畫評》、《圖畫見聞志》、《林泉高致》、《山水純全集》、《畫梅法》、《夢溪筆談》等等。這些論著對關於寫形傳神問題、對現實世界的認識方法問題、畫家在繪畫創作中的所起的作用問題、表現技巧問題、對待古人遺產問題以,及繪畫藝術的社會作用問題,都提出許多具體而深刻的見解,至今仍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文人畫與元明清繪畫


元.錢選〈山居圖〉(網路圖片)

到了元、明、清時期,隨著人類道德的下滑,繪畫藝術的總趨勢是走下坡路,但這段時期也有兩個對畫壇較有影響的時期,即文人畫的興起,和八大、石濤的畫壇影響。

文人畫興起於元代,當時,蒙古族入侵中原,一些拒不仕元的畫家借繪畫來寫愁寄恨、明志遣興。因此,重抒情,輕寫實,重筆墨情趣,輕刻意求似,重瀟灑簡逸,輕繁縟工整的畫風盛極一時。


元.趙孟頫〈浴馬圖〉(網鹿絡圖片)

便於抒情寫趣而無須強調形似的山水畫,宜於發揮筆墨並適合抒發堅貞高逸之志的梅蘭竹菊,成為當時廣為採用的題材。繪畫文學化,因此,繪畫上的題跋用印也開始被看作畫面美的組成部分,因而受到重視。


明.杜堇〈古賢詩意圖〉(網路圖片)

由於文人對繪畫的廣泛參與,因而主張書畫相通、書法入畫、畫貴有書卷氣,蔚然成風。元代的山水畫家多隱居山林、參禪修道,蘊含著「出世」的感悟精神。這時的作品,儘管有真山真水的依據,但不論春夏秋冬、崇山峻嶺或淺汀平坡,總是給人以冷落、清淡或荒寒的感覺。

在筆墨藝術效果的表現中,充分體現了文人畫家對社會人生的態度,對大自然更深層的認識及對藝術的敏感。文人畫的興起,突破了宋代院體畫主統畫壇的局面,促使中國繪畫史上畫風的大轉變。其中主要代表畫家有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鎮。


清.石濤〈羅漢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八大山人、石濤,均為清代畫家,由於出身於明朝王室後裔,家世悲慘,內心充滿複雜的矛盾和隱痛,最後出家為僧。在他們的繪畫作品中,傾其種種思緒,造型奇特、筆法恣縱、不落陳規、追求新異,但感覺此時畫風已開始了變異。

中國畫是神傳給人的,純正的中國畫令人嘆服,其美的形像、畫面,美的筆觸、墨痕、色調,美的思緒、哲理、詩意,構成了它獨有的俊逸神韻,歌頌神;鞭撻罪惡,歌頌美好、光明的內涵對道德、社會維護起著無與倫比的作用。


清.八大山人〈山水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我們從中國畫中能看到流光溢彩、造化無窮的大千世界,能領略到神的慈悲與人間善惡是非,得到智慧的啟迪與心靈的淨化。


清.八大山人〈山水圖〉(國立故宮博物院)

中國畫的個性精神是強烈而突出的,古往今來,每一個傑出的中國畫家,每一件優秀的藝術作品,從來都不是囿於某一具體的表現描繪,而是努力探求人與神的深層聯繫和對生命真諦的感悟,並通過比興、寓意、象徵等手法來表達某種思緒、心態。即「借景抒情」、「狀物言志」。

因此,中國畫這一藝術瑰寶的光輝,不僅僅來自於它的藝術技巧和形式美法則,更來自於藝術家深厚的生活體驗和修養境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