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絕境中塑造我們的道德觀(2)——讀戲劇《都是我的兒子》

戲劇的魅力在於通過逐漸發展的劇情,跌宕起伏的情節,將矛盾衝突集中呈現,最後再推向高潮,給觀眾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帶給人們震撼之後的深深思索。

#U6c5f#U6559#U638801
圖1:美國最偉大的劇作家之一:阿瑟•米勒 (1915-2005)

《都是我的兒子》在戲劇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是被稱為「美國戲劇良心」的阿瑟•米勒的經典之作,首次推出就連演328場,榮獲紐約戲劇評論家獎、托尼獎最佳編劇獎等多個獎項。這部劇本對于思考社會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具有重要的意義。——這段話放在封面圖下面

#U57163:#U6c5f#U6559#U638804
圖2:《都是我的兒子》劇照

(接上期)

克裡斯回來後,就幫助父親在工廠做事。整個城市的人都覺得科勒有罪。但是因為科勒性格強悍,人們也不敢多議論。克裡斯能聽到的都是一面之詞,他不知道弟弟賴瑞為何失蹤,不知道父親和迪佛之間的事情。在他心目中,父親是個正直、公正的好公民,一直充滿著對父親的崇拜。科勒也準備將來把工廠交給克裡斯管理,他一切的努力都為著家庭,為了給太太、孩子帶來財富和幸福。

三年後,凱特知道安妮搬到紐約,一直沒有結婚,認為她沒有男朋友,應該也在等賴瑞回來。但是,安妮因為留戀小時候的朋友,一直和克裡斯聯繫,他們之間漸漸產生了愛情。克裡斯邀請安妮回到家鄉,希望找機會向母親公開戀情,徵得同意,然後結婚。但是,凱特還相信賴瑞會回來,不同意克裡斯和安妮發展感情。

確定真正的肇事者

喬治做了律師後,重新調查自己父親和科勒的案件。父親把當時情況告訴喬治,說最後做決定,將次品飛機出貨的是科勒。科勒為逃避責任,說沒來上班,否認接聽電話。喬治得知事情的原委後,非常氣憤。此時,安妮還在克裡斯家,喬治匆忙趕過來,要帶她離開。

安妮和喬治的到來引起了科勒夫婦的愧疚和心虛。他們這幾年來相對平靜的生活,於是不安寧起來了。克裡斯通過鄰居和喬治的口中了解到,父親在戰爭時,是借生病逃脫責任。後來,安妮把賴瑞最後的一封信給克裡斯看了。克裡斯痛苦萬分,不知再在這個家怎麼生活下去,於是駕車出走。克裡斯經歷著非常複雜的心理鬥爭,為了進一步弄清真相,他去探訪迪佛,確定父親是真正的肇事者。

難以承受的道德譴責

安妮找到克裡斯,要克裡斯把賴瑞的信給父親看,覺得這樣才能讓父親認識到自己的過錯,認識到他還害死了自己的兒子賴瑞。

克裡斯回到家,指責父親殺害了21位飛行員。科勒和克裡斯說:你要我去坐牢是嗎?你有沒有想過我是你的父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和這個家。你還反過來責怪我。錢對於我自己沒有任何意義。

克裡斯堅持說:你這種方式掙錢,使我無地自容,你把錢扔了吧。接著克裡斯拿出賴瑞的信,讀給科勒聽。科勒聽著兒子的遺言,完全震驚了,等待兒子歸來的期望,瞬間成了絕望,內心極為悲痛,悔過之心無法形容。

科勒上樓去拿外套,要去警局自首,一邊自言自語:「是的,賴瑞是我的兒子,那些犧牲的飛行員,都是我的兒子。是的,他們都是。我想是的。」一分鐘後,克裡斯和母親聽到槍聲,他們趕上樓,看到父親已經飲彈自盡了。劇情在這裡達到高潮。科勒意識到,是自己犯下嚴重罪過,殺害了兒子和他的戰友。科勒的希望徹底破碎,他切實的痛徹痛悟:「都是我的兒子。」他再也沒有勇氣在活下去。可以說科勒的兩個兒子,賴瑞和克裡斯身上強烈的道德感和責任感,導致了父親最後用自殺來贖罪。

在矛盾中如何抉擇?

母親凱特的角色,讓我們更真實的體會在道義面前,人性的掙紮和鬥爭。凱特不讓克裡斯把賴瑞的死和他寫的信告訴科勒,還質問克裡斯,你是不是想殺死你的父親?凱特還阻止科勒,說道:「你兒子賴瑞已經為你贖罪了!你沒有必要再去坐牢!」在科勒上樓自殺前,母親和克裡斯說:「戰爭已經結束!你不明白嗎?戰爭已經結束。」母親繼續說:「我們還能怎麼樣嗎?」克裡斯說:「你們可以更好!但是你們必須知道,在你們之外,還有一群人在這個世上,你們對他們也是有責任的。難道你們知道這個責任,還把自己的兒子給拋棄了?這就是他死去的原因。」

克裡斯一直努力希望父親自己能真實反悔。整個過程中,克裡斯說不會去告發,也不想逼著自己的父親怎麼樣。克裡斯心中,一邊是割捨不了的父子情,家庭的親情;一邊感受到正義而強烈的道德感的壓力,他的無奈和痛苦躍然紙上。全劇只有這樣的結局,才使得克裡斯略微求得安寧。

整整一周 我都沉浸在劇本中
劇本具有自身的特點:第一,場景很受局限,只是在一個舞台上,有限的幾個背景,來展開情節,敘述故事。例如,我們今天介紹的《都是我的兒子》,全部劇情都是在主人翁科勒家的後院發生;第二,人物不會過於複雜;第三,劇本不太容易表現歷史場面。所有歷史背景只能由出場人物通過語言講述和表達。第四,劇情要能抓住注意力,必須製造懸念,時刻吸引觀眾。第五,劇情一定會不斷的由平淡推動,逐漸產生劇情的高潮,然後一定會有結尾。

阿瑟•米勒的作品有著非常典型和準確的表現力,可以說將經典劇本的特徵,發揮到最高程度。他的每一部劇本都經久耐看,故事非常吸引人,將人們帶進生活的激流中,讀後使人內心波濤澎湃。記得我三十多年前,在讀研究生時,第一次讀《都是我的兒子》。當時是美國紐約大學的斯特裡教授,給我們講解這個劇本。我整整一個星期,都沉浸在劇本的矛盾衝突和道德絕境中。

感謝讀者朋友持續關注經典名著賞析欄目,也希望學生們可以參加常春藤經典名著英語班(Advanced English or Essential English)。在下個月的同一欄目中,我們將介紹菲茨傑拉德(Fitzgerald)的《了不起的蓋茨比》(The Great Gatsby)。

歡迎大家與我交流,聯繫常春藤指導(The Ivy Advisor)江宇應教授:Dr.ivyadvisor@gmail.com。您也可以通過網站與我們聯繫:www.theivyadvisors.com。

文|江宇應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