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手寫能力衰退 失去哪些學習潛能?

不少父母心中一直縈繞著一個問題:孩子的手寫能力重要嗎? 有些教育工作者認為,手寫的重要性不高。但新研究證明,先學會手寫字的孩子,比較快學會閱讀,比較會思考,記憶力也比較好。換句話說,這不僅關係著手寫內容,為人父母者更要關注手寫在孩童的學習過程中是如何佔有一席之地。

100413103939100445
(jeecis/Fotolia)

據《紐約時報》日前報導,美國多數州政府頒發非強制性的共同核心(Common Core)標準,要求教導易讀的手寫課程只限於幼稚園和小學一年級的幼兒階段。自此之後,教學重點便迅速轉移至熟練的鍵盤輸入技巧。然而,心理學家和神經科學家提醒,不宜過早放棄童年手寫能力的培養。新研究證明,手寫和孩子廣泛的教育發展淵源頗深。先學會手寫字的孩子,比較快學會閱讀,比較會思考,記憶力也比較好。換句話說,這不僅關係著手寫內容,為人父母者更要關注手寫在孩童的學習過程中是如何佔有一席之地。

巴黎法蘭西學院心理學家德阿納(Stanislas Dehaene)表示,當人們書寫文字時,大腦中的獨特神經迴路便會自動啟動。這涉及手寫文字形狀的核心識別能力,這是一種大腦心理模擬的認知模式。 這個迴路似乎是以人類尚未瞭解的獨特方式起作用,讓學習變得較得心應手。

書寫字形狀多變 本身便是學習方式

2012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的心理學家詹姆斯(Karin James)的研究結果也支持上述的觀點。研究人員於尚未學習閱讀和寫字的兒童面前,呈現寫有字母或近似形狀的索引卡片,同時,要求孩童以下列三種方式的其中一種,重新呈現所看見的字母:一是在紙上描繪虛線字母的形狀,二是直接在空白頁寫字,三是在電腦中鍵入字母。接著,利用腦部掃描器檢查他們的反應。

研究人員發現,初始的複寫學習至關重要。當孩子們徒手寫出字母時,他們腦中的3個區域會轉趨活躍,而成年人閱讀及書寫時,這些區域也會跟著起作用:左側紡錘狀迴 (fusiform gyrus)、大腦前端的額下葉(inferior frontal gyrus)和後頂葉皮質區 (posterior parietal cortex)。

相較之下,那些電腦打字、直接描繪字母形狀的孩子,並未出現相同的效應,他們大腦這些區域的活躍性明顯弱化。

詹姆斯博士歸因這種沒有固定形式的手寫方式。可能產生非常多變性的書寫結果。這種多變性的本身就是一種學習方式。詹姆斯博士說,「當孩子寫出字體凌亂的字母,這有助於他學會掌握字母的能力。」人類的大腦必須明白每一個重複書寫的「a」是相同的意涵,不論我們看到的a是何種手寫的形式。能夠辨認每一個雜亂的手寫a,並確立字母最終所呈現的意義,比反覆看見同樣的字母形狀更有助益。這項手寫練習的研究首次展示了大腦會因為手寫練習而改變。

手寫有助於學習

另一項研究中,詹姆斯博士比較了親自寫字的孩子,與光是看著他人寫字的孩子。發現只有實際參與寫字,才能涉及大腦運動神經的通路,並展現寫字學習的效益。這個效益遠遠超出了字母識別本身。

另一項研究中,美國華盛頓大學心理學家柏寧格(Virginia Berninger)追蹤小學二年級至五年級的孩童,證明了書寫印刷體、草寫和鍵盤上打字,都有特殊和獨立的大腦運作模式,每種皆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孩童用手寫作文比用鍵盤打字使用更多的字彙,表達更多的想法。手寫更能激發創意。手寫表現出色的孩子,其與記憶相關的神經活躍度高,其閱讀和寫作神經網路的整體活躍度都高。

就現今的發展來看,印刷體和草寫體也出現了差異,草寫在課堂中及課後日益消失,這種特殊重要性也出現了差別。通常情況下,腦部損傷後,手寫能力受損,書寫困難會呈現奇異的表現形式:有人草寫能力相對未被削弱,而另有些人保留了書寫印刷體的原有能力。

再舉失讀症(alexia)的例子,患者閱讀能力減退,有人無法讀懂印刷字,但仍可閱讀草寫體,反之亦然。 這表明兩種書寫模式刺激大腦相異的神經網路,比單一書寫模式涉及更多的認知資源。

柏寧格博士認為,無論草寫與否,寫字的好處不僅止於童年,對於成年人也有益處。一般成年人多以為打字比一般書寫快速有效率。 但事實上,這種效率會降低處理新訊息的能力。 手寫字不僅提升記憶讓學習更好,整體記憶力和學習能力均可受益。

草寫可以培養其他模式無法擁有的自我控制能力,甚至部份研究人員認為,草寫體可能是治療讀寫障礙(dyslexia)的一種途徑。2012年的一份評論表明,草寫體可能對發展性障礙(developmental dysgraphia)的個體特別有效,這種障礙是字母書寫過程產生運動控制困難(motor control difficulties),而草寫體對防止書寫字母上下顛倒和左右翻轉亦可能有所助益。

普林斯頓大學的米勒(Pam A. Mueller)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奧本海默(Daniel M. Oppenheimer)兩位心理學家的報告揭示,無論是實驗室或是真實課堂之中,學生動手做筆記的學習效果比單純鍵盤鍵入要來得好。手寫筆記有助於學生整理講課內容並重新建構重點,這種學習過程可增進理解力及記憶。

大紀元記者王明編譯報導
(責任編輯: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