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淳風與古代天文學

(Fotolia)

中國古代科技文明長期雄踞世界首位,很多成就今天仍備受矚目。其中,中國古代天文學的發展及成果,可說是世界天文史上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其體系之嚴謹、 細緻,其作用之深遠,都令人歎為觀止。

歷史上歷代也湧現出許多天文學家,《推背圖》作者之一,即唐朝的李淳風,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李淳風,唐代傑出的天文學家、數學家。陝西岐山人。生於西元602年,卒於西元670年。李淳風所處的時代,是唐朝鼎盛的前期,他父親李播,曾做過隋朝的高唐尉,精於天文、術數,曾撰〈天文大象賦〉留世,因預見隋朝即將敗亡,便棄官避入華山為道士。

李淳風在父親的教誨、影響下,「自幼爽秀,通群書,明步天曆算。」(《新唐書.方技篇》),年紀很輕時,便得到唐太宗的賞識,遷官太史丞。622年,他擔任秘閣郎中,奏請編新曆,644年編成《甲子元曆》,對後世天文、曆法和數學的發展貢獻很大。

他還著有《法象誌》,共七卷,論「前代渾天儀得失之差」,對後世產生重大影響。641年他負責編寫《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的總指導責任,他還為《隋書》、《晉書》親自撰寫《天文誌》、《律歷誌》、《五行誌》,保存古代天象變化及災害史料。

唐朝的天文學,在中國的古天文史中,佔有很重要位置,在目前碩果僅存的少量天文著作中,除近年來馬王堆出土的帛書《五星占》外,另外幾部天文著作,如: 《開元占卜》、《乙巳占》、《步天歌》等都是唐朝時期的作品。其中,中國古代最重要的兩種傳世星象學著作之一的《乙巳占》,即是李淳風所著。

《乙巳占》共十卷一百篇,中國古代的天文學,從後世留下的文獻來看,經過上古幾千年演易,至漢朝司馬遷作天官書時在理論上已始大成,而李淳風和他所處的隋唐時期,則是天文學從理論到實踐臻於成熟的全盛期,此後一千多年來再沒有變更過。

李淳風在《乙巳占》中前承張衡、司馬遷,把天空分為「三垣二十八宿」,以及其它星官的理論,又溶入自己獨特的觀天地、日月運行而明吉凶契機的絕學,包羅萬象,詳盡論述日月五星的運行變化,以及各種星宿生剋離合後對人間帶來的影響,所以《新唐書》在評論他時說:「淳風於占候吉凶,若節契然,當世術家意有鬼神相之,非學習可致,終不能測也。」深得當時和後人推崇。

在李淳風的天文著作中,他特別強調人要修德積善以應天地,《乙巳占》第十九標題就是〈修德〉,「日變修德,禮重則躬;月變眚刑,恩從肆赦;星變結和,義敦鄰睦。是以明君宰相,隨變而改,積善以應天也。」

同時強調:「夫修德者,變惡從善,改亂為治之謂也。上天垂象,見其吉凶、譴告之義。人君見機變,齋戒洗心,修政以道,順天之教也。夫人君順天者,子從父之教也。見災而不修德者,逆父之命也。順天為明君,順父為孝子。故孔子曰: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主事母孝,故事地察。天地明察,神明彰矣。」

故後人評價李淳風的人品、著作時說:「淳風雖以方技名,〈修德〉篇屢引經傳,以改過遷善為戒,〈司天〉篇深箸隋氏之失,諄諄於納諫遠佞,不失為儒者之言,非後世術士所能及也。」

李淳風還是世界上第一個把風定級的科學家。他在《乙巳占》中,把風分為八級。一千年後,英國學者才在《乙巳占》的基礎上,把風力劃分為零到十二級。

中國大陸民間,至今還廣為流傳著一個有關李淳風的故事:說有一日,唐太宗出遊,同行者有李淳風和另外一位佔大師袁天罡,他們無意中來到了一條河邊。因見一農夫欲趕一赤一黑兩匹馬過河,太宗想比較兩個人的占卜術,就吩咐道:「現在河邊有兩匹馬,卜—卜看是哪一匹先下水。」

袁天罡平時經常用《周易》占卜,立即起卦,卜得「離卦」。離為火,火為赤色。由此,袁天罡認為赤馬先入河。

李淳風聽後搖搖頭,表示異議。太宗問何以見得?李淳風道:「火未燃前先冒煙,煙為黑色,所以根據袁兄這一卦來看,黑馬應先入河。」那麼,究竟誰是誰非呢?太宗極感興趣,就傳養馬的農夫前來詢問,結果如李淳風所卜,黑馬先下河。

敗北的袁天罡毫不遲疑的言道:「李兄,你的占卜的確完全捕捉天地萬物的實面呀,妙哉!」李淳風亦謙虛道:「袁兄,請別如此說!只因為有你誠心立筮得卦,我才得以進一步突破核心。所以,不是我的占卦勝,只能算是錦上添花罷了!」大家見兩人相互謙讓,頓覺旅途疲憊逐漸消除。


《推背圖》是一部神奇的預測天書。(大紀元圖片庫)

總之,李淳風雖然不是山林隱野之士,但他一生給人留下諸多神秘、遐想與猜測。唐貞觀年間,擅長天文、地理、占星的李淳風和擅長占卜的袁天罡,一起研習後世之變局,時常聚首論易、談天說地,並在一起背靠背席地而臥,一個寫一個畫,經過精心推演,他們又為後人留下一部神奇的預測天書,那就是著名的東方大預言《推背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