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九天看師父講法 三十年哮喘病沒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紀元資料)

我是黑龍江省依春市人,一九六八年我在汽運廠上班時,突然喘不上氣來,經醫院確診,是肺氣腫病。

從那以後,我十天一大犯,三天一小犯。只要是陰天下雨,氣候稍有變化,一冷一熱,我就喘不上氣來,必須得蹲在院子裏,或跪著趴在地上,風大了不行,沒風還不行,冷了喘,熱了也喘,三百六十五天,沒有幾天好日子過。晚上能躺下睡覺的時候也很少。西藥一把一把的吃,吃得我手腳顫抖,渾身無力。

西醫不行找中醫,中醫不行就到處找偏方、秘方,連跳大仙的都弄家來了,又是買紅布又是殺雞的,還搞甚麼殺豬還願,錢花了不老少,病卻一點都不見好。後來我信基督教,信了兩年,也沒效果,又信佛教,學了一年半,經常跑廟裏去燒香。聽別人說燒頭爐香管用,我一大早三點鐘就去天龍寺,人家大門還沒開,身上被露水打的拉拉濕,買最貴最高的香,祈求神佛保祐讓我的病好,越折騰病越重。我尋死的心都有了。

在這些年裏,也有不少人給我介紹過法輪功。我的一個鄰居得了糖尿病,一開始兩個人攙著他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不幾天病好了。鄰居讓我也煉。我說:「我整天吃這麼多的藥都沒好,看看書煉煉功就好了?!我不信。」鄰居一遍遍勸我,我一遍遍的回絕,說急眼了,我還罵人家,就是不信。

這三十年來,我被折騰的皮包骨頭,原來體重一百五十六斤,後來只剩下六十來斤,病一年比一年重。

給我治病的大夫看我喘的可憐,就勸我說:「聽說法輪功祛病特別快,你不妨去試一試,好用了你就煉,不好用咱就不學唄,法輪功也不收費。你看你遭這個罪。」我聽著也有點道理,可心裡就是不動心。

一九九八年春天的一個傍晚,天淅淅瀝瀝下著小雨,我又喘不上氣來,就蹲在院子裏大口小口的喘著。我的鄰居小孫姑娘跟我說:「趙嬸呀,你又在蹲院子哪。趙嬸,在王大夫家有放法輪功錄像的,你去聽聽吧,說不定管用呢。」我大口小口的喘的難受極了,連回她話的力氣都沒有。這時我的小外孫一蹦一跳的過來,牽著我的手,嚷嚷著說:「姥姥,我要去看錄像。去嘛去嘛。」拽著我就往外走。我強忍著痛苦,走三步兩步就得停下來喘一會兒,就這樣停停喘喘,跌跌撞撞的來到王大夫家,聽了一個半小時的課,晚上回家收拾收拾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鄰居小孫姑娘問我:「趙嬸,昨天晚上又蹲院子了吧?」我說:「沒有啊。」小孫姑娘吃驚的說:「怎麼沒有啊,昨天晚上下雨了呢。」我說:「哪下雨了?」小孫姑娘說:「你看院子裏的水還沒乾呢,現在還在滴答著小雨呢。」我朝院子裏一看,是呀,現在還在下著毛毛雨呢。我突然一驚:下著雨,我怎麼沒蹲院子呢?怎麼昨晚上還睡得好好的呢?小孫姑娘也不解的看著我,那怎麼回事呢?

這時,我突然明白了。我拿起掃帚把正房地中間掃了一塊乾淨地,「撲嗵」一下跪在地上,朝天磕頭:「老天爺呀,大慈大悲的老天爺呀,您是不是知道我這輩子沒做壞事、沒坑害過人,您來救我來了、幫我來了呀?三十年了,我都是跪著睡覺啊,我昨天晚上終於能躺下睡覺了,我終於能躺著睡了。」幸福感恩的淚水一個勁的淌啊淌啊。我不知道我磕了多少個響頭。小外孫眼裏也浸滿了淚水,在我旁邊連聲說:「姥姥,姥姥,你怎麼啦?」

第二天,我開始跑廁所,一晚上跑了十一趟廁所。以前拉肚子,去個三趟兩趟就渾身冒冷汗,眼睛冒金花,今晚上跑了十一趟也沒覺得哪不舒服,真是怪事啊!

第三天去看錄像的時候,跟放錄像的王大夫說這件事。王大夫說:「趙嬸呀,這是好事啊,是師父開始管你了,是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哪!」我這才反應過來,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呀。

一連九天,我把師父的講法看完,我的哮喘病就徹底好了。

自從我的身體奇蹟般的好了,我的親戚、朋友,很多都走上了修煉道路,我老伴也走上了修煉道路。

從九八年到二零一四年這十五年來,我的身體一直都非常好,非常硬朗,七十四歲的人,從來不感冒,不得病。孩子都說:「我媽越活越年輕、老當益壯啊!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媽第二次生命。我們全家都感謝李洪志大師!」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古容)